卷三 江宁风月 第五十九章 填平之策

上一章:卷三 江宁风月 第五十八章 暗桩子 下一章:返回列表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林梦得离开后,林缚与周普下了江滩,踩着硌脚的卵石,走到他们选定建堆栈码头的江崖下,将护卫武卒支开到一边警戒,过了片刻,林景中将曹子昂,胡乔中以及两个衣衫褴褛,腰间扎着草绳的精壮汉子领到下面江滩来。

“林爷,这二位是前些日子我跟林爷提起的葛存信、葛存雄兄弟,他们的真姓名外人极少知晓,旁人都称白浪鳅,又称大鳅爷、小鳅爷,很得淮上渔户拥戴,却给官府恨之入骨,安排进入集云社的三十名人手,多是大鳅爷、小鳅爷手下的兄弟……”曹子昂介绍说道。

“什么白浪鳅,烂泥里的泥鳅鱼罢了,在淮上混不下去,存信、存雄请谭爷收留。”葛氏兄弟抱拳给林缚行礼。

林缚微微一怔,瞬即想明白过来,葛氏兄弟只当林缚是他的化名,东海狐谭纵才是他的真实身份。朝葛氏兄弟抱拳还了个礼:“客气了,无非是苦兄弟一起混日子,在江宁还是唤我林缚吧……”

“曹爷早有吩咐,我们在江宁唤谭爷为林大人。”葛存信说道。

“呵呵,唤什么无非称谓而已……”林缚笑了笑,就站在江滩边讨论起葛氏兄弟手下兄弟多少人编入集云社护卫多少人编入船队水手合适,最终要保证曹子昂跟葛氏兄弟能完全控制一艘三桅千石大船。

大鳅爷葛存信年纪若有四十出头,整日风里来浪里去,脸黝黑粗糙,胡茬子毛刺刺的,他们弃船跟着流民潮走陆路,瘦尖了下巴,人站在那里却很壮实,双目炯炯有神,他的印象直接当商船护卫头领正合适,小鳅爷葛存雄才三十出头,除了跟他大哥脸形相肖外,形象要厮文多了,可以跟曹子昂一起当商船管事。

事实上,小鳅爷葛存雄还真是入县学读过几年书。葛家在淮上许昌府要归入“豪民势家”一类,虽说是平民身份,但是在南汝河流域的渔户中影响力很大。许昌府设河泊所开征河捐之后,葛存雄作为进过县学的葛家子弟也因此给委任为河泊所攒典。北线战事吃紧以来,奢家又在东南起兵衅,中西部地区对民众的抽税越发严重,许昌府河捐从最初的每艘渔船两百钱提高到六百钱,除河捐之外,还加征鱼税,渔民生存维艰,与官府矛盾尖锐。葛家果断站在渔民这边,葛存雄便弃了官,与兄长葛存信以及其他葛家子弟暗中组织渔户偷渔抗捐。

流马寇陈韩三归顺官府后,许昌府一带缉盗营势力大增,葛家遭受到的打击也非常的大,葛存信三个儿子给缉盗营绞死了两个,葛存雄的妻子也撞柱死于官衙之前。

曹子昂这次回淮上拉人马,除了葛氏兄弟带着近三十人直接到江宁混入集云社外,还有葛存信的长子葛长根率领渔户拖家携口三四百人分批沿淮水出海去长山岛。

“陆陆续续的有人上岛,长山岛很快就要超过千人——光是从江宁这边单方面往长山岛输入物资消耗太大,一方面账做不平容易引起他人疑心,另一方面,集云社要长久运营下去,才能长久的作为长山岛的后盾。”曹子昂微蹙着眉头,脸上带着忧虑地说道:“我这些天一直在考虑这件事,长山岛有什么物资往江宁输送,才能维持平衡……”

“做夹舱,运盐过来!”林缚说道。

“私盐?”曹子昂眉头一跳,问道:“会不会太冒险?”

本朝盐铁茶马等货由官府专营,盐商向盐铁使纳铜三千钱领盐票一张可向盐场领盐两百斤,也就意味着不计算生产,行销成本,仅直接向盐铁使衙门缴纳的盐税就达到每斤盐十五钱,最终使江宁等地的盐价达到与肉,油等价的水平。

虽说本朝刑律贩私盐三十斤可就地正法,但是如此暴利引诱,私盐贩子也是屡禁不绝,淮安府等地甚至有世代贩私盐的豪民家族。秦承祖他们在清江浦救曹子昂,四娘子时,就从当地的私盐贩子手里获得一些援助,秦承祖他们要搞到私盐自然不难,甚至可以在长山岛组织人手煮海制盐。

搞到私盐甚至偷运到江宁都不成问题,但要在江宁将私盐秘密行销出去却是千难万难,集云社根本就没有这个基础,跟其他私盐贩子合作,又太冒险了。

“狱岛上每日役使十名囚犯拿网兜,钓竿等简单工具,每日就能捕三四百鱼,要是添加人手用渔船拉网,甚至直接向附近渔民收购鲜鱼,曹爷说狱岛每天能用多少斤鱼来制腌鱼?”林缚笑着问。

“妙,真是妙计,枉我这些天耗尽脑汁,都不及林爷这瞒天过海之策……”曹子昂给林缚一语点透,压着嗓子大呼其妙,“腌鱼一斤耗盐二两,每日腌鲜鱼两千斤,需盐四百斤,即使购一百斤官盐来掩人耳目,也可掺入三百斤私盐,一个月就能掺入上万斤私盐……”

葛氏兄弟在旁边听了也是眼神炯然,曹子昂拉他们入伙时带来秦承祖的书信,信里说东海狐是何等谋略卓绝,雄才绝世,他们心里存疑过来,此时见林缚随意就说出用腌鱼藏销私盐的妙策,心想秦承祖或许没有乱吹牛。他们听曹子昂说过狱岛跟集云社的情形,运盐,捕鱼,腌鱼以及运销几个环节分隔开来,外人怎么可能看出他们在腌鱼里做手脚?

“长山岛要是每月能运一百石盐过来,差不多就能将账做平。”林缚笑着说道,他也是费尽脑汁去想这些事情,长山岛维持上千人的规模并要保证足够的战力,就要有足够的物资保障,不然秦承祖他们再有训兵,带兵的才能,也不能使饿兵如猛虎,林缚又说道:“除了腌鱼,还有许多地方用盐,便是在岛上喂猪,百十斤草料里也要添加斤把盐才能让猪长得更快,只是这官盐太贵了,不单人吃不起,猪也吃不起……”

林缚说腌鱼养猪这些话合葛氏兄弟的脾气,听了都笑起来。

林缚又问曹子昂:“嫂子跟文龙贤侄呢?”

林缚会以集云社的名义置办一艘千石大船给曹子昂全权负责,至少在名义上,曹子昂在集云社是一号重要人物,其他势力要打探集云社的根底,根本会清查集云社的重要人物,曹子昂若是孤身一人,就算牙牌户籍编造得再完美,也会让人起疑心,他才特地将妻子从长山岛接来做掩人耳目的根脚。

“在岸上,暂时还是跟募工流民混在一起,你嫂子跟我吃惯了苦,这边条件算是好的。”曹子昂说道。

林缚便暂时不去特意去给曹子昂妻,子做特别的安排,他们商议完事情,就找了一处平缓些的地方上了江堤。这些多募工流民,肯定要临时先选一些人当头目,才能将这么多井井有条的组织起来,所以林缚,林景中将曹子昂,葛氏兄弟等人喊过去说话,其他人也不会觉得有异常。

上来之后,曹子昂,葛氏兄弟又散入募工流民之中。

这时候江岸上募工流民们人头攒动,有些一路劳累的流民家人坐在地上休息,不过更多的人都在抓紧时间多搭建几座可以遮风挡雨的窝棚出来,再稍远些,有人掘地为灶,垒起砖石,架上铁锅烧热水,也有人拿着桶到江边来汲水,淘米准备烧饭。

为了准备这些人过来,林缚在林梦得的帮助下,在河口准备了大量的物资跟工具,这时候钱小五组织人将两根旗杆子竖了起来,拉了绳子,等着天黑就将风灯点燃挂上去。今天的天色较好,但是谁也不知道明天会不会下雨,天气还没有转暖,要是下雨,这左右都没有避雨的地方,情况就会变得严峻,还是要赶夜搭建窝棚,这个一刻都不能停息的。

※※※※※※※※※※※※※※※※

虽然说知道河口事务极杂,在天黑之后,林缚还是将河口这边交给林景中,他与周普回狱岛上去,所幸曹子昂,葛氏兄弟等人正式给挑选出来当募工流民头目协助林景中,还让人稍放心些。

回到狱岛,也是有很多的事情等着处理,林缚跟周普回宅子刚要吃晚饭时,杨释就拉了赵虎一起过来跟他汇报事情。

杨释是诉苦来的,武卒每日要操练,要当值,要外出监备囚犯劳役,特别的辛苦,之前给武卒的定量伙食配给已经不能满足每天的消耗了。由于这批武卒是新调上岛的,有些怨气,但还不严重,但杨释是清楚其中辛苦的,知道长此以往下去肯定不行,这些个武卒都瘦得脱形,尖嘴猴腮的,怎么能练成精锐之师?林缚是狱岛上的最高长官,他只能过来找林缚帮他增加给武卒的伙食供给。

赵虎给杨释拉来也不会吭声,听完杨释的诉苦,林缚问道:“这会儿武卒院在用餐吧?”

“还没有开始,要不你亲自去看看?”杨释说道。

“好。”林缚门户伺候的差役喊进来,指着他与周普还没有动筷子的一桌子菜,说道:“把这些菜端到武卒院去,我今晚跟守狱武卒一起用餐!”

林缚与周普晚上的用餐算不上奢侈,才三个菜一盆汤,但是有盘红烧鱼,有碗红烧肉,就算是十分丰盛了。杨释心里想,除了当值的武卒,武卒院有四十名武卒准备用餐,一人一块肉都分不到,他要看林缚准备去跟守狱武卒共餐去……

进了武卒院,没有进用餐房,林缚站在门口外就听见里面武卒都在抱怨油水寡,吃了不抵饿。他们都是因为身材高大,身体健壮挑选出来的准精锐,饭量本来就要比常人大,更何况操练强度这么大,还要日常当值,监备。

“精兵之道有很多的因素,一个根本就是不能让兵卒们饿肚子。”林缚跟杨释,赵虎说话,让护卫武卒先将菜端进去,“都说当将帅要如何的善谋略,我翻阅前人笔记,倒是说出一个事实,那些个名将名帅做得最多的事情还就是如何解决兵卒们吃饱肚子的问题。”

听说林缚往武卒院跑,只当有事情,长孙庚也跑了过来。

看到有人将饭菜端进去,里面的武卒们就知道长官站在门外,顿时鸦雀无声,落针的声音都能听见。

“这几日严格操练还是有效果的啊。”林缚边跟杨释,长孙庚等人笑着说话,便推门走进去。

十张大方桌,四十名武卒围满五张桌子,还有一张桌子是杨释与赵虎两人所坐,林缚让人端来的四样汤菜就放这张桌子上。

林缚走过来,面向诸武卒坐下来。杨释站在门口,中气十足的训示道:“林大人体恤诸位操练,监备辛苦,特来与诸位共进晚餐——谢林大人体恤!”

“谢林大人体恤!”诸武卒齐声说道。

“什么体恤不体恤的,没能让诸位吃饱饭去操练,去守值,诸位没有在背后骂娘,就算是对林某人很客气了。”林缚说话粗爽,倒是让诸武卒神色轻松下来,林缚指着桌前空位,跟杨释,赵虎说道:“只有这一桌菜丰盛些,也坐不下全部的人,你们每人推举三个平日操练,当值最刻苦的武卒坐过来……”又指着身边的位子,跟长孙庚说道:“长孙书办,你也来一起用餐,杨典尉与赵虎先等着。”

长孙庚依林缚所言坐过去,心里想林缚有些做事的细节倒是要让这些个武卒认识到赵虎跟杨释在狱岛上的地位是平等的。

林缚又说道:“今日立两个新规矩,我只要在岛上,就不用单独给我准备饭菜,我过来跟大家一起吃饭,还有一条就是,诸武官要在武卒们都用过餐之后再用餐,要是武卒们都饿着肚子,断没有让诸武官吃饱饭的道理——你们觉得如何?”

“谨遵大人所令。”杨释与赵虎朗声应道,杨释本身就有着做名将的梦想,锐气也足,林缚说的这些,他不难接受,赵虎则更无所谓了,说实话,他还有些不习惯武官在诸武卒面前公然吃小灶。

杨释与赵虎各自从所率领的武卒里挑选三名平时操作,当值认真的武卒出来跟林缚,长孙庚一起用餐。

林缚夹起碗里一块红烧肉,倒没有急着放入口中,就放在身前盯着看了一会儿,才悠悠说道:“俗话也说皇上不差饿兵,长孙书办,这么小块的肉,要确保武卒们两餐都能吃到三块,每桌都要有条鱼,炒菜油加倍,白米饭管够,早晚两次操练,要用馒头,花卷或者肉包子加餐,能不能做到?”

长孙庚丢下碗筷恨不得走出去,不当家不知油盐贵,囚犯拨囚粮,差役拨工食银,武卒拨饷银及粮,皆有定额,定额之外还要加给,就是江岛大牢的亏空。周师德被捕之后,大牢里就剩长孙庚一名书吏,事情最终是由林缚决定,但是狱中账目却要让长孙庚头疼。

武卒供粮供菜标准已经跟普通差役看齐了,要是按照林缚所说管饱再加餐,加肉的标准,向上头申请将标准放宽两倍也未必管够,鱼能让囚犯去捕,可以不计成本,四两肉就抵三斤米钱。显然上头是不可能同意放宽哪怕一寸的,那亏空就由狱中来承担。

给囚犯改善生活所产生的亏空其实有限,毕竟役使囚犯劳作能弥补这部分亏空还有余,但是武卒放开肚子吃就足以将江岛大牢吃个大窟窿来,何况武卒是要逐渐补齐足一百五十名的。就算再额外只给武卒多准备四两肉,一斤米,半斤面,待补足武卒后,一年差不多要差一千两银子的亏空。前司狱葛祖信与周师德等狼狈为奸,强迫女囚到曲阳县妓卖身,每年也不过贪得千余两银子横财而已。

长孙庚心里再苦,众武卒却听得欢欣雀跃,振奋异常,一起大呼:“谢大人体恤!”

长孙庚本来觉得在高墙外养猪是件肮脏事,这时候却想拔腿跑到外面去看上几眼,不过他也同时确认林缚不是个贪财的人,真要贪财,每年搂一千两银子进个人囊中。一千两银子在秣陵县能买百余亩地,抵得上一户富裕人家的家产了,林缚竟是毫不心疼的让武卒们吃进肚子里去,他还要千方百计的想办法去弥补这亏空。

推荐热门小说枭臣,本站提供枭臣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枭臣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卷三 江宁风月 第五十八章 暗桩子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大唐酒徒 一念永恒 干完这票,我就退隐! 高科技军阀 汉当更强 仇恨的证明 暴君,我来自军情9处 穿书后我成了锦鲤影帝 天灾之重回末世前 强行分手之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