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 江宁风月 第八十一章 简短交易

上一章:卷三 江宁风月 第八十章 巷道夜行 下一章:返回列表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走进苏湄平日会客的秀阁,小蛮再是忍不住,扑进林缚的怀里,双臂搂紧他的腰,就大哭起来。林缚轻轻抚着她的脑袋,比去年秋天时又高了一些,洁白晶莹的额尖都抵到他的下颌,小声安慰她:“我今夜就把你带走,以后就在我身边,不用再担心了……”

“本来过了今天就要四娘子出城去找你们。”苏湄不清楚情况,听了林缚对小蛮承诺的话脸上忧色还是不减,“后来听到你那边院子里有动静,四娘子过去跟柳姑娘,周爷说上话,才知道你今天进城了,也知道东市发生的事情。月初时,我看着时机成熟,就将替小蛮赎身的事情跟藩家说了,起初那边也敷衍应付着,没说肯或不肯,前天突然捎回信来说王学善之子要将小蛮赎过去当妾室……”她将其他人都遣了出去,周普与四娘子自然也要装模作样的呆着外面,她沏了茶端到林缚面前。

“谁也不知道藩家背后的主子在动什么心思,藩家这段时间在江宁除暗中积蓄势力外,其他方面倒还低调些,但也不想就遂了我的意。没有王超跳出来搅事还好,有王超跳出来搅事,藩家自然愿意将矛盾转移到我与王超之间……”林缚跟苏湄分析藩家的心思。

“只怕有些难办,今天又发生这样的事情。”苏湄蹙着秀眉,轻轻叹了一口气,王学善、王超父子必不敢带人去冲击城中大狱,但是他们心里一口恶气泄不掉,这边就绝不肯轻易放手。

“是有些难办,所以藩知美现在落在我们手里……”林缚平静地说道。

苏湄微张着嫣红的小嘴,半天没有说出话来,她实在没有想到林缚劫人要挟藩家就范。

小蛮在林缚怀里也惊诧的抬起秀额来,低声哽咽道:“小蛮不值得林大哥这样……”

“不值得什么,不值得跟王家结为死敌,不值得跟藩家结为死敌?没有雷霆手段,如何逼藩家就范?”林缚拍了拍小蛮的肩膀,跟苏湄说道:“今日发生东市之事,明日就会有三具尸体从城中大狱抬出,在旁人眼里我就是顾悟尘手里的一把尖刀,尖刀要有尖刀的自觉,我自然要更锋利一些,要说血腥,从白沙县时,何曾少过血腥啊?”

“不是有四人给送去城中大狱吗?”苏湄疑惑的问。

“王学善的幕宾赵勤民一家人刚给我送去集云居,杨朴这时候大概也将他儿子从城中大狱接出来送到集云居去了……”林缚将事情简略地说给苏湄听。

苏湄从柳月儿那里只晓得今日东市之事的大概,接下来听到的消息都是市井流闻,没想到在柳月儿回集云居之后的诸多事更加的凶险跟波澜壮阔,苏湄微蹙着眉头,身子也情不自禁的朝林缚依过来,说道:“这个赵勤民,我倒见过两回,赵勤民夜投顾宅,顾悟尘要是不利用他将王学善一下子扳倒,王学善多半要千方百计将他一家人杀了灭口……”

“是啊,就算给这边抓住把柄,杀了赵勤民也是除掉最重要的一项人证,我总不能让赵勤民一家随随便便给杀了。”林缚说道:“虱子多了不怕咬,我还怕跟藩家结下死仇不成?冷枪暗箭不断是肯定的,但只要顾悟尘在台上,还不用担心他们会明刀明枪的来。打明天起,除了茶货铺子,其他人都撤到河口去,我会在集云居那里安排两个人守宅子,这边有什么事,可以紧急支援。另外,我打算在河口多备一艘船,确保江宁这边随时有艘船备用,有什么风吹草动,我们就出海去长山岛。我这次倒想过将小蛮直接劫走送到长山岛去,只是琢磨着从出城到潜离江宁府一直到长山岛可能存在的风险更大……”

这时候就听见秀阁外脚步声凌乱,听见楼下的仆妇招呼来人:“藩老爷,宋嬷嬷,小姐跟客人在楼上用茶呢……”

“你们便当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林缚说道,还让小蛮先去里厢房回避一下,他与苏湄坐在桌边饮茶,等着藩鼎上楼来。

“怎么是藩爷亲自来了,不是说小蛮的事有藩少东主做主吗?”林缚站起来,看着藩楼藩家之主藩鼎推门进来,抱拳作揖,瞥了门外一眼,藩鼎带来的护卫将外间挤得满满当当,笑着问,“外间会不会太挤了,要不要让几个兄弟到里间来坐?”

藩鼎脸色阴沉,他看了一眼林缚解开放在桌角上的腰刀,目光制止宋道婆以及护卫跟着进房来,他走到桌旁坐下,朝苏湄点点头,说道:“麻烦苏姑娘替我沏杯茶……”

“东家真是客气。”苏湄拿些茶壶手指贴着壶壁试了试水温,给藩鼎沏了一杯茶,献到他身前,“东家,请。”

“这是小蛮姑娘的身契。”藩鼎不问其他,直接从小蛮的身契从怀里掏出来,压在茶杯下,眯眼看着林缚,“像小蛮这样的女孩子,藩楼没有一百也有八十,林举子真的就是想无论舍多少银子都要将她赎走?”

“藩爷为江宁府大豪,人人皆称藩爷一诺千金,林缚才学浅薄,只晓得此一诺,无论是对小女孩子,还是街头的乞丐,抑或是流离失所的贱民,都要做到言既出,力践行,才称得上一诺千金。”林缚嘴角依旧挂着淡淡的笑,说道:“林某人早前就承诺要替小蛮赎身,苏湄姑娘也答应我说要帮着居间说项,林某当是倾家荡产也要践行此诺——我想藩爷总不至于要我倾家荡产吧……”

“那我以一诺换一诺如何?”藩鼎将身契推到林缚身前,他的手指还压着身契,眼睛盯着林缚说道。

“藩爷言重了,藩爷跺一跺脚,江宁城就要抖上三抖,要说承诺,也是藩爷赏脸给别人,谁有资格给藩爷承诺啊?”林缚哂然笑道,从怀里掏一只锦帕包裹好的锦布团来,放到桌上,说道:“承蒙晋安侯奢少侯爷客气,得他赠送几枚南珠,这是其他两枚,这也是我身上不多的值钱物,藩爷要觉得还缺许多,许我两天时间筹来……”

藩鼎眯眼看着林缚,林缚的话不无威胁之意,却也始终无法确认藩知美就是给他们劫走的。

宋道婆来找人,藩鼎正因为揭露家丑在火头,本不想理会,却是旁人提醒他知美早就该到老宅来了,藩鼎便觉得有些不妙,心知今夜城里不安宁,亲自带人沿去江义门的路往西城找去,在永福巷找到给打晕的轿夫跟当场毙命的家仆藩义,对方手脚干净利落,除了藩义身上三个“不求财”血字外,再找不到其他痕迹。

藩鼎下意识就想到是林缚下的手,劫人赎身逼藩家就范,但是林缚如何知晓知美今夜在江义门那边的私宅里,那栋私宅还是知美近日新买的?又如何知道自己今夜会盛怒将知美找回,恰好方便他们在永福巷里下手劫人?今日江宁城里发生这么大的事情,林缚又怎么能脱开身从容布置这一切,他又从哪里抽来人手?要说林缚在江宁还藏有实力,月前河口流民惨案为何又得以发生?藩鼎心里有太多的疑问。

不管怎么说,他都不会因为一个雏妓就拿自己的儿子去冒险的。

藩鼎将一粒南珠拿在手里,对着灯火细看,仿佛就是在确认两粒龙眼大珍珠的价值,又似笑非笑地说道:“我看一粒就足够了。”将剩下的一粒南珠放在赎身契书上推到林缚面前,算是人钱两清,又拿手指夹着那粒南珠伸到烛火苗尖上炙烤,这么一粒价值十万钱的南珠就发出细微的炙裂响声在烛火炙黑损毁,藩鼎这才笑着说道:“这样的珍珠,藩楼没有一百粒也有八十粒,说实话,跟藩楼的女孩子一样,没有什么好值得珍惜的,但是不从林举子那里取一样东西也不能叫交易,你说是不是?”

林缚心想藩鼎到底比他儿子藩知美要老辣多了,彼此间狠话都说完了,交易也完成了,他站起来,说道:“夜里的风也不寒,月色也不错……”走过去将秀阁的窗户推开,让月光洒进来落在妆梳台。

“恕我告辞了……”藩鼎见林缚放出信号,也不管真假,这时候只能告辞离开,朝林缚拱了拱手,说了一声就带众护卫下了秀阁,在前院备好车正打道回府时,打开柏园的宅门,就看见当街摆着一只硕大的黑袋子,借着檐头悬挂的风灯跟天上的星月,能看见里面装了个人,之前就在许多武士就守在前院里,压根就没有听见有人在院子里停留,也压根就不知道怎么会有个人给装到袋子里丢在门外。

藩鼎滚也似的爬下马,从怀里掏出短刀来将布袋子割开,果然是他儿子藩知美给绑了结实,嘴里给塞紧了一团黑布发出声来。藩鼎回头望向柏园内秀阁方向,在这街上给院墙挡着看不到秀阁二楼传出来的灯火,这街两边也看不到能藏人的地方,林缚暗中能动用的一些人手还真是神不知鬼不觉啊。

“这里在柏园?”藩知美没有松绑,嘴里布团子给藩府扈从拔出来,抬头看向门楣上的匾额,没想到会是在柏园前,又看到他老子就蹲在他眼前,“爹,不会真是你狠心将孩儿绑到这里来吧?”

藩鼎冷眼看了儿子一眼,说道:“是你做主将苏湄侍女给王学善之子赎去当妾室的?”

藩知美再笨,听了这句话也猜到今夜是谁劫他,破口大骂:“我操他狗娘养的……”

“够了。”藩鼎扇了他儿子一记耳光,说道:“你回去还有丑事要向我交待。”也不说替儿子松绑,直接让人将给反绑的藩知美丢马车里,朝东城的藩家老宅行去。

藩知美不晓得家里还有什么丑事等着自己去承担。

推荐热门小说枭臣,本站提供枭臣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枭臣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卷三 江宁风月 第八十章 巷道夜行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唐朝绝对很邪乎 极品上门女婿 破产后我的七位死对头要和我联姻 开封府宿舍日常 居心叵测 军少掌中宝 穿成被七个Alpha退婚的Omega 偷偷藏不住 知日!知日!这次彻底了解日本01 曾文正公全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