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 江宁风月 第八十二章 夜勤病宅

上一章:卷三 江宁风月 第八十一章 简短交易 下一章:卷三 江宁风月 第八十三章 延医上岛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簸箕巷幽寂的长街看不见半个人影,藩鼎终究是看不透林缚或者说顾悟尘在江宁城暗中藏了多少人手,今夜的形式又过于的险恶,就连按察使贾鹏羽都耍滑头抽身离开了江宁城,藩鼎当然不会无端的让藩家过深的搅和进去,更不能让背后的永昌侯府牵涉进去。

楚党在朝中渐得势,楚党新贵顾悟尘手里又握风闻奏事之权,要挑拨顾悟尘跟其他势力血刃相见才符合藩家以及永昌侯府的利益,虽说心里憋屈得很,藩鼎还是让随从将孽子藩知美丢进马车里带回旧宅去,就当今发生的事情跟藩家无关。

待藩鼎带人离开,林缚就带着小蛮与周普在宋道婆幽怨的眼神里离开柏园,在巷子角拐了个头就到了集云居。

“林梦得入夜前来过就走了,赵主事,葛书令史,张参军也来过,杨朴过来已经等了有一个时辰了,与赵先生在里面宅子里说话……”柳月儿从垂花门走出来,看着林缚与周普牵马走进前院,就站在垂花门檐下,跟林缚说起院子里的事情,眼睛看着还侧骑在马背上的小蛮。

上回相见还是林缚初到江宁时,小蛮扮成少年子,那时就觉得这女孩子清媚得很,这时候看她穿回女装,虽说眼睛哭得红肿,那张娇媚的小脸更是惹人怜惜。

林缚与周普等人都不在宅子里,这宅子里就没有其他管事的人,两个守宅人以及四个护卫武卒都以柳月儿马首是瞻。无论是安置赵勤民一家人,还是请来郎中医治赵勤民之子的伤腿,还是杨朴过来,也只有柳月儿硬着头皮站出来招呼,分派事情。虽说在石梁县里开茶酒店,柳月儿也是曾抛头露脸招揽客人,但她在林宅毕竟是厨娘身份,跟林缚不清不楚的关系,让她出面招呼人很是为难、尴尬,听着前宅门不经招呼的就打开来,知道是林缚他们回来,心里松了一口气,忙从垂花门走出来,没想到林缚拖了这么久不见人影,回来却将小蛮姑娘带了回来。

林缚将小蛮从马背上抱下来,交给柳月儿,也知道小蛮这两天都在担忧与恐惧中渡过,心力交瘁,要柳月儿安排小蛮去休息,正院就没有多准备给女眷休息的房间,柳月儿带着小蛮去后院洗漱休息。在明日出城之前,王学善随时都可能发觉赵勤民背叛一事,这边一点都不能松懈下来,院子里戒备的事情就都交给周普负责,林缚进去见杨朴与赵勤民。

赵勤民一家都安排在东厢客房里,林缚朝站在走廊里的杨朴、赵勤民做了作揖,说道:“我出去办了些私事,让杨叔与赵先生久等了。”

杨朴与赵勤民没看到小蛮,他们知道如此紧急时刻林缚还抽身去办事,这事情只怕不简单,杨朴说道:“不妨的……”他没有离开,他是担心给王学善提早发觉赵勤民背叛,这边人手可挡不住刺客夜袭,将赵晋送来之后,就没有离开,打算明天一早直接送林缚他们出城去。

“令郎伤势如何,郎中可还在?”林缚又问赵勤民,“安置在哪间屋,我过去看看……”

“多谢林大人关心……”赵勤民说道,他儿子左右小腿胫骨都给硬生生的折断,鼻梁骨挫断,挫伤多处,这都是在东市街头受的伤,在押到按察使司之后,由于在东市给打怕之后,没等用刑都一五一十的都招供出来,反而没有受到什么折磨,也幸亏及时从狱中接过来找医师治疗,小命倒是无碍,但是这么重的伤势,要想完全医治好也难。要说赵勤民心里对林缚一点怨恨也没有那是不可能,但他不是不知好歹的人,谁叫之前两边立场不同,各自为主呢?再说他一家五口能不能保住性命,都寄托在眼前这人身上。

郎中还没有走,在他们明天离城之前,也不能让郎中离开提前将消息泄漏出去,赵勤民与杨朴陪着林缚走进他儿子赵晋养伤那屋。

“……我什么都说了,你不要打我了!”赵晋正忍痛半倚坐在床头给他娘喂参汤,看见林缚进来,就如看到凶神恶煞似的,惊惧的就要往后退,碰翻汤碗,将参汤洒了一床,所幸床前两个郎中眼疾手快,按住他的下身,没有碰到断腿。就是如此,赵晋也痛得大叫,将要晕过去。

林缚看着满地的血布,也是尴尬,见赵晋妻女也都视他如凶神恶煞似的畏惧望着这边,他朝挣扎着忍痛要坐起的赵勤民幼子做了长揖,说道:“林缚今日在东市莽撞了,害赵小哥受累,特过来跟赵小哥赔罪,也希望赵小哥宽宥林缚今日之过……”

赵晋这才稍镇静些,额头痛得冷汗直冒,却不敢接林缚的话,赵勤民在旁边给林缚揖礼道:“林大人言重了,今日也是这孽子受人蛊惑做下错事,所幸还有悔过自新的机会……”

“说这些都无益。”林缚看着赵勤民之子赵晋的眼睛里惊惶之色犹在,说道:“赵小哥真要感激有这么一个能担当的父亲……”走过去将盖住赵晋双腿的被褥掀开,见赵勤民妻女脸色惶然,笑着说道:“林缚略知医术,我看看断骨接得正不正……”

坐在床边的两个郎中的脸色都有些不喜,但是在主人家也不便说什么,就站了起来,将位子让给林缚,冷眼看着他给伤者察看断腿正骨处。

当世士医不分,读书人读几本医书会些粗浅医术甚至直接就给人看病抓药都是很正常的,这两位连夜给请来的郎中都是江宁城里的名医,一个姓张,一个姓武,他们才不信这位在东市逞凶断人手脚的东阳举子林缚会什么高明的医术,只是看了片刻,就觉得诧异,见他的诊骨手法虽然跟传统的正骨术有些差别,但也堪称熟练。

林缚的浅薄医术当然不能跟江宁城里的名医相提并论,但谈到对人体肌骨的认识以及对外伤、骨折伤的处理,当世还真没有几个名医能跟他相比。当世的传统中医正骨术也的确不容小觑,赵晋双腿断骨接得很正,没有什么不当。

林缚站起来将门外守候的人喊进来吩咐道:“去药店买石膏来,要大量的,一家药店或许不够,就多跑两家,总要凑足十斤八斤才够用……”

“林大人,清热泻火,石膏只是辅药,几钱就成,我们随身就带了一些来,何需十斤八斤?”那个以治疗跌打伤闻名江宁城的武姓郎中终究忍不住看着林缚在那里乱搞,站出来说道。

“谁说我要拿石膏下药了?”林缚反问道。他并不知道石膏何时才用于治疗骨折的固定用物,不过他读过几本医书,五六百年前的医书上就有石膏这味药,只是给当成清热泻火的辅药来用,所以药材铺子通常储备的石膏都很有限。

杨朴派了两名缉骑护送林缚派出去的人带足银子去附近的药材铺子买石膏,很快就将足量的石膏买了回来。

赵勤民等人都觉得林缚有些乱搞,他们都不信林缚的医术能比请来的这两位郎中更高明,但是林缚是如此强势之人,在这宅子里林缚真要乱搞,赵勤民也只能忍气吞声,就看着他指使人将买来的大量石膏丢到铁锅里干烧又让人拿到石磨上磨碎粉跟水搅成糊,心里也默念希望儿子能少受些折腾,怕是两条腿彻底保不住了。

两个郎中见劝说无用,也就冷眼看着林缚在那里折腾。等他们看到林缚拿树皮在伤者断腿处做成柱状的模子,将石膏糊浇进去,待树皮模子里的石膏糊在片刻之后又重新凝固成硬块,将双腿断骨处牢牢的固定住,这两个郎中才动容。

武姓郎中蹲下来检察石膏固定断骨处,激动得胡子一翘一翘的,说道:“林大人怎能想到如此绝妙的法子?老朽给人治了半辈子的跌打伤,给断骨之人接骨容易,但是养骨需数月时间,这时间里断骨伤受不得外力,一旦再受碰撞,前功尽废便是再请比老朽高明一百倍的神医也难再续断骨,老朽行医几十年,接过的断骨没有一千也有八百,但真正能伤愈不留残疾者也不过百余,便是固骨之物难求。林大人此法比柳枝术不知道要高明百倍——请恕老朽刚才轻慢,若论医术,林大人不知道比老朽高明多少。”

这武姓郎中当下站起来就给林缚作长揖赔罪,另一个郎中虽不以治打伤擅长,眼力却也是有的,一起给林缚作长揖施礼。

“两位先生客气了,我胡乱折腾罢了。”林缚笑着说道。

杨朴、赵勤民他们这才确定林缚不是在乱搞,而且接骨手法之妙甚至让江宁城里这两个有名郎中也折服。

杨朴早就知道林缚博学广识是他受顾悟尘器重的一个重要因素,以往听他跟顾悟尘交谈,也知道一些,看他治狱的手段,也知道些,到底是没有亲眼看到他亲手给赵勤民之子固定断骨并当场折服江宁城里两个有名郎中印象深刻。

赵勤民之前心里是对林缚有些怨意,但是看到林缚深夜归来不辞辛劳亲自替他儿子施治,而且接骨之术又是如此之妙,心里那些怨意也就淡了许多,心里想林缚受顾悟尘如此器重又能短时间里名扬江宁除了手段狠辣之外不是没有其他缘故的。

赵晋也是一天受了惊吓,断腿伤骨也最耗心神,虽然之前有过昏迷,终究不能补损耗心神,虽说伤腿处疼痛不消,这时候也沉沉睡去。

林缚见这边安妥,跟两位郎中说道:“夜已深,这边备了客房请两位先生暂时休息,明早奉上双倍诊金再送两位先生离开,也辛苦了半夜,我让人煮了夜宵,请两位先生吃过夜宵再休息。”

两个郎中也不是没有半点眼色的人,专治跌打伤的武姓花甲老郎中还认得赵勤民,看着宅子里的仗势也知道这时候不可能离开。不过他们也没有什么好担心的,他们只是救病扶伤,不问其他事,武姓郎中年近花甲,长须霜白,他还有过给山贼绑走替人治病再给送回的人生经历。

推荐热门小说枭臣,本站提供枭臣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枭臣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卷三 江宁风月 第八十一章 简短交易 下一章:卷三 江宁风月 第八十三章 延医上岛
热门: 个性为超高校级的幸运 蝙蝠 汉尼拔崛起 巨星重生手札 新东方快车谋杀案 血腥的盛唐5:盛极而衰,安史之乱 调教成神:昊天纪·驭灵师 死神的精确度 宠爹 大宋帝国之残阳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