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 江宁风月 第九十九章 族仇家恨

上一章:卷三 江宁风月 第九十八章 夜谈形势 下一章:返回列表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奢飞虎气势汹汹而来,又灰眉土脸而去,河口这边没有大的惊动,一切都如常,就像奢飞虎夫妇踏青返城里再过来问候一声。待奢飞虎率众离开之后,秣陵县才派人来,林缚才知奢家护卫在摄山西南麓设伏共狙杀刺客十二人,仅三人逃脱,秣陵县刀弓手连夜配合缉捕。林缚微微叹了一口气,没有多说什么。

髯须汉子次日拂晓时分才醒来,林缚拖到天光大亮才坐船去狱岛见他。

髯须汉子的身体当真是强壮,三支利箭刺入背胛,武延清帮他挖肉取出,身上还有大小新创十余处,虽然也用镇痛药,只是当世的镇痛药实难跟后世的麻醉药相比,救治时终究因失血过多与剧痛昏厥过去,林缚赶到狱岛竹舍时,他已经能勉强斜靠着床头说话。另一名青年伤势更重还没有醒来,脉息倒也平稳,保命倒不成问题。

林缚前来问话,除了周普外,其他人都退出竹舍外。

“敖某欠林大人三条命了……”髯须汉子吃力地开口说道。

林缚不知道他是早打听过自己的身份,还是醒来后听武延清说起,心想武延清应该已经告诉他昨夜有一人不治身亡了,还是没想到他们会不屈不挠的去行刺奢飞虎。多余的话也不多说,说道:“不说这些,昨夜你们伤势太重,不便移动,所以让你们暂时安置在这竹舍里。为方便计,要委屈你们一下,暂时将你们移入监房,你们且安心养伤,奢家还不敢杀进大牢里去……另一位兄弟,我这边先安葬到河口的墓园里。”

“林大人不问我们为什么千方百计的要刺杀奢飞虎?”髯须汉子问道。

“有些事情总归是要做的,不然自己这关就过不了。”林缚轻轻一叹,想起前世种种遭遇来,既然难以忍受苟活,做事不妨英雄气些,“就拿我来说,我心间有些人,谁要是伤害了他们,我也会千方百计取其性命的。死又何惜?奢飞虎在东闽没有什么好名声,你想杀他,有什么能让我费解的?”

“十年前蕉城敖家也是大族,奢家因子弟杀宗室获罪怕给牵连要在晋安起事邀周遭豪民势家入伙,其时朝廷在东闽仍有威信,诸家不敢随乱,奢家便灭我族立威,其时奢飞虎仅十七岁,然而在他刀下,我敖家在蕉城三百一十一口,啼乳不留,仅我率敖家商队在豫章逃过一劫。为报家仇,十年来先入邵武军,后转入南平府军,皆被奢家杀溃,李帅以江西按察副使节制江西郡诸府军后,才逐渐稳住战局,我等加入陈芝虎部前锋营。浴血十载,我等五十余破家族人只余十一人,李帅为朝廷计,要与奢家议和,我等血仇未报又添新仇,管他屁朝廷大计,在朝廷调陈芝虎率军北上清匪途中,我与十名族人又邀前锋营其他与奢家不共戴天袍泽共四十二人当了逃卒,只恨我无能啊,无能啊,杀不了贼,累得这些人白白死去……”髯须汉子虎眼里噙着泪,忍着心间的痛苦将刺杀缘故一一道出。

林缚早就猜到髯须汉子与东闽军有关。逃卒总是当世军队无法避免的现象,特别是东闽军背井离乡调往北线,更容易使兵卒产生脱逃的心思。大半年来,东闽近五万精锐经江东郡调往北线,脱逃录案者近两百众,这相对来说已经是纪律极为严明的一支精锐之师了。这两百余逃卒给军队自行抓回问斩的就是近百人,其他的也都发文给江东按察使司及逃卒户籍地的府县衙门要求配合缉捕。敖沧海是陈芝虎部前锋营副统领官,云骑尉,正七品武官,算是发生在江东境内勋衔最高的逃卒了。只是海捕文书写他是修短髭须,瘦脸,随战十载,脸滑如文士,没想到他为隐藏身份,留了络腮胡子,脸上还多了伤疤跟烧灼伤。这么个汉子,经历磨难之多,时年还只有三十六岁。

算上昨日在摄山附近给奢家护卫围杀的刺客,随敖沧海行刺奢飞虎的四十二名逃卒也就剩下敖沧海两人还活着,那名青年右手手筋受创,左腿受重击,径骨断了三截,也就能勉强保命罢了——刺杀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奢飞虎来遍地是敌的江宁,哪可能轻易给别人刺杀了?

“你们二人先安心留在狱中养伤——虽说我不会跟奢家尿一只壶里去,也不怕奢飞虎在江宁能咬我一口,但是刺杀奢飞虎之事终究牵涉太广,我同情你们的遭遇,但无力相助,你们养好伤之后就离开吧。”林缚说道,他收留刺客,还能让抓不住明证的奢飞虎忍着,反正江宁看奢家不顺眼的人多了去,但收留刺客之后还参与刺杀奢飞虎的事情中去,就不明智了。万一给抓住把柄,奢飞虎可就不是好欺负的角色了。

“不敢奢求,但等我们能坐起来之后,再给林大人叩头谢恩。”敖沧海忍着痛想要坐起来,只是周身无力,只能将谢恩之事往后拖延。

“这个不用。”林缚说道:“奢家贪婪欲吞天下,你们要有耐性,不妨看着奢家如何给天下大势反噬亡族……”

林缚与周普走出竹舍,吩咐人将敖沧海与另一个伤重未醒青年小心翼翼地转移到监房去。

江岛大牢可容留两千囚犯坐监,此时才关押四百余囚犯,甲,乙监房用来关押正常坐监的囚犯,破篱墙侵入河口台地的市井儿中有三十二人被当成首罪犯关押在丙号监房等待其家人向顾悟尘交纳赎银来领人。由于诸府县送来的坐监囚犯都受过肉刑,林缚使丁号内监房改成看护房,将受伤较重的囚犯专门集中在里面敷药养伤,林缚便将敖沧海两人安置到那里养治。

※※※※※※※※※※※※※※※※

午前,杨释将新编入一百二十名武卒坐船带到狱岛上来。

北岸滞留十数万流民,挑选武卒将其家编入军户,杨释尽可以捡好的选。这一百二十名新编入武卒虽说面带寒色,但都健壮有力,也多习拳脚,这几天来吃了几餐饱饭,精神气也足。林缚要求择村野民夫以取拙朴编入武卒,也尽可能择用乡邻使其战时更能团结御敌,他站在码头上,看着新编入的武卒从船上下来,也觉得心里满意,身体素质并不比昨天选出的四十名武卫差。

林缚将杨释喊来,跟他说道:“新编入的武卒,我欲使赵虎统领在岛东片的荒滩辟营地操练,三五月之后看操练情况再编卒伍,在此之前若无紧急之事不加调用,此间戍卫与监守之职悉你承当……”

“遵命。”杨释抱拳行礼说道。

狱岛除大牢外,尚有荒地近两千亩,荒滩三四千亩,只有高墙南端到码头一片地是熟地。狱岛上开荒的人手也有限,林缚这段时间治狱岛,都专注役使囚犯开垦狱岛西南片与河口方向相望的荒地,荒滩,东片绝大多数地方依旧是灌木丛林,草滩地。

林缚是要赵虎率领新编入的一百二十名武卒在东片荒滩上开辟出新的营地再训练,集云社这边也会派人在东片荒滩上建一座可停泊新购入的四艘武装车船的小型坞港,也会从募工流民挑选出五十名水手出来,共同训练一支陆地,水面皆堪能战的精锐之卒出来。

除了抽出来的护卫武卒之外,原先的守狱武卒则都交给杨释统领负责狱岛的日常监备工作。

杨释这几天在朝天荡北岸挑选武卒,昨天回来才知道错过了很多精彩,他心里对林缚佩服得紧,也没有刚上狱岛时对林缚的抵触心思。至少表面看来,操练新编武卒是件辛苦又无多大实权的工作,林缚如此安排,杨释并没有什么意见。

林缚也没有将收留敖沧海的事情跟杨释说,他到狱岛之后,立下规矩,除非监房里发生骚乱,一般情况下武卒不得进入监房之内。监房里事悉由差役负责,由书办长孙庚两个班头统辖其事。如此说来,清狱之后,差役还有四十个缺额没有补足,倒是牢中以囚治囚,倒不觉得人手匮乏,匮乏的是有管理能力的文吏罢了,林缚琐碎事太多,书办长孙庚身上的担子极重,却没有人来替他分担。

杨释去北岸,赵虎统领武卒守在岛上,午前与杨释交接了工作。

清狱时,有两队武卒涉罪给顾悟尘押回城去,不过兵甲都留在岛上,新编武卒上岛,便将这些兵器甲具都发给他们。

三桅千石船还要在龙江湖里操练熟了才会由大小鳅爷驶到河口来,但是四艘武装车船是轻型船只,操控简便,这边付足了船款,午前就让大小鳅爷所派的人驶回河口来。

午时,林缚与周普回河口用餐,这才算是看到了车船的实样。车船长约五丈余,宽仅一丈余,船体如梭,吃水深仅两尺,且船轻便,可以直接拖上浅滩停泊。前端包铁装有撞杆,船舷两侧共有八只脚踏车轮,八名水手踏轮驱舟,一人在船尾操橹控制航向,若觉船速还不够快,两舷还可以再装四只长桨。

从大小鳅爷手下调来四名精通水性与操舟之术的兄弟到四艘武装车船当水手头目,又从募工流民里挑选四十人出来充当车船桨手。午后,除了大小鳅爷手下那十名不用再训练都堪称精锐战力的武卫留在河口戒备外,林缚用车船将其余三十名武卫装上船又到狱岛将一百二十名新编武卒装上船,一齐运到狱岛东端的荒滩上。

这边已经积存了一堆竹木可用来建营墙,随后又用船将大量草毡,漆布,绳索,铁锅,米粮,被褥等物资也运上荒滩,林缚要与赵虎、周普先教这些新手如何在荒滩上扎营生存,之后再说训练之事。

林缚使武卫与新编武卒在荒滩新辟营地集中起来训练,一是避免凡尘烦事干扰了训练,他也不用两头兼顾,要有事情,赵虎与周普能随时抽出一人来帮他,再说有了能在水面上快速转进的车船,就算河口遇警,这边驰援过去也是眨眼间的工夫。

推荐热门小说枭臣,本站提供枭臣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枭臣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卷三 江宁风月 第九十八章 夜谈形势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不可能犯罪诊断书Ⅲ 死亡通知单2·宿命 鹰巢海角惨案 嫁给前男友他爸[穿书] 海怪联盟 北宋大表哥 逍遥游 狂澜/爆裂匹配 [综]英雄富江 余温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