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 江宁风月 第一百章 四月芳菲(一)

上一章:卷三 江宁风月 第九十九章 族仇家恨 下一章:返回列表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林缚与周普、林景中等人站在狱岛东滩上看夕阳,夕阳落在灌木丛与荒滩野草之上。

东滩的荒草狂长起来差不多有半人高,虽说都是枯草,却直立不倒,倒是浸水的泥滩上有青色嫩芦发芽冒出来。

林缚看着艳红如血的夕阳,知道数月之间能有如此之局面不容易,一时间也感慨万千。

狱岛这边,日常狱事及役使囚犯劳作由书办长孙庚负责,武卒监备由杨释负责,新编武卒及武卫及战船操训由赵虎、周普负责,河口落户流民及劳工管理由曹子昂、林景中、钱小五等人负责,邀东阳乡党来河口共建由赵勤民,林梦得照应,奔走,三桅千石船及诸船工、水手的操训由大小鳅爷负责,河口这边的戒备力量薄弱,所以一直用密探暗哨监防,由乌鸦爷吴齐负责。

这诸多人中,杨释,赵勤民算是顾悟尘的亲信,林缚并没有资格将赵勤民收为己用,河口的情形也让顾悟尘相当满意。

老工官葛福及竹作匠赵醉鬼儿以及葛司虞,赵舒翰,武延清等人实际上弥补了河口建设以及狱岛役囚劳作等诸多技术上不足。

第一批招揽来募工流民的青壮也差不多拆分干净了,四十名武卫,车战船桨手四十余人,由大小鳅爷带着去龙江船场操训的船工、水手六十余人,集云社的伙计,杂役四十余人,流民惨案中致残的一些人也都安置打更,值守角楼哨钟与灯火以及看守围拢屋的大门,当然也有极少数的懒散或品性不可靠的流民给无情的驱逐出去。

东阳府紧挨着江宁,东阳人到农闲时也会大量的涌入江宁来当力工,脚夫,或到东阳乡党所办的作坊里寻工做。由于有东阳乡党的担保,这些东阳子弟能与滞留在北岸的流民区别开来得以渡江来。

林缚为避免河口这边给江宁地方上别有用心的势力渗透进来,自然尽可能使用由东阳乡党担保的本乡人。林梦得发挥很重要的作用,河口这边的大多数劳工都是他动用林记货栈名下的商货船从石梁河沿岸招募而来。

河口这边邀东阳乡党共建,东阳乡党自然也习惯用本乡子弟做工。虽说由于流民的涌入,江宁城郊力价甚贱,但是出于乡土情义,无论是集云社,还是其他东阳乡党雇佣,给本乡子弟的力价总要比当地力价高两三成,使其能在江宁混上温饱还有节余寄回家补贴家用。也正是这样的乡土情义,也使得乡党及本乡子弟能在异地牢牢地抱成团,结成势力。

三桅千石船要在龙江湖里操训半个月之久,之后还要到朝天荡里操训以便在更大的风浪操使如臂,毕竟出海遇到了风浪可不会再给你操训的时间。

三月下旬,在梅子雨季到来之前,林缚又发三艘乌篷货船,将数百石米粮,种子,布匹,药材,铁器等物以及一千两银子运往长山岛。运银子过去,也方便长山岛那边就近潜入松江与崇州等县换些紧缺物资回去,不至于眼巴巴的都指望这边运去。私藏的精良兵甲没有急着运去,说到底林缚还担心在扬子江里遇到官匪黑心劫船,乌篷货船才三五人押送,根本没有还手之力,林缚许押运之人在江面,海上若遇到劫匪逃无可逃之时可以弃船逃生。米粮,铁器,药材,布匹甚至银子都没有什么值得珍惜,都是易得之物,给人劫走就劫走,细鳞甲,精钢陌刀头等精良兵甲都是有银子也买不到好东西,还是要等千石船能驶入扬子江,备齐武卫之后再送往长山岛去稳妥些。

林景中看着荒滩这边三五日就用木桩围出一大一小两座临时驻营,营地间还有整平出来的操练场地,四艘车船给拖到浅滩上,心里想什么事情到了林缚手里还真不难。

“杨朴将顾嗣明送来了,你打算如何处置?”林景中问林缚。

“让他给赵勤民添麻烦去,他要敢在河口这边不受规矩,你再来告诉我。”林缚说道。

顾嗣明是顾悟尘堂兄之子,随顾悟尘到江宁来,顾悟尘也不能让他整日在城里游手好闲,无所事事,顾天桥给集云社打理茶货铺子甚是勤勉,年节后还将妻子与幼子接到江宁来定居,顾悟尘便让杨朴将顾嗣明送到河口,要林缚安排他做一份工。

顾悟尘将人送来,林缚自然要将人收下来,集云社与狱岛这边也自然不会让顾嗣明插手,只有丢给赵勤民了。

※※※※※※※※※※※※※※※※

到三月底,给众人议论了近半年时间的东南人事调动终于等到一锤定音。

去年陈塘驿惨败之后才获得上位的兵部侍郎岳知秋也是楚党中人,其在陈塘驿惨败之后亲自赴燕山防线监军督战,在稳定北方防线发挥重要作用,也是楚党获得今上信任并重用的中坚力量,此次再获重任,被今上委为使臣,出督东闽,提辖民政,军备,监察诸事,成为东闽郡新的总督。

按理说,岳知秋对北方防务更熟悉,若要重用他,使他提辖总督燕蓟防区更合情理,林缚与顾悟尘一席话知道其中的微妙。这一切都出自于楚党内部的安排,燕山防线此时乃社稷之重,勋贵老臣老将集中了太多,岳知秋资历尚浅,督燕蓟防务难以驾驭。再说燕山局势即使得东南精锐补充,也特别艰难,岳知秋在燕山防线若获败绩,会使楚党在朝中好不容易攒得的优势溃于一穴。与其顾忌重重,还不如让岳冷秋到东闽积累资望。

林缚颇感无言,王朝风雨飘摇之际,楚党内部仍以一派权势为当务之急,暂时稳定下来的燕蓟防区看上去依旧是危机重重,争权夺势情况严重。

原东闽总督李卓也是殊获尊荣,加太子少师,江宁兵部尚书衔出任江宁守备,原江宁守备秦城伯依惯例武勋加一级待李卓赴江宁就任后调归燕京备选。

三月下旬以至四月上旬,江宁城恢复难得的平静,似乎各家都在屏住呼吸等待李卓来江宁赴任一般,谁都不敢在这当儿惹是生非,成为李卓赴任江宁时烧的第一把火。

这些天来,林缚将河口大量的赎罪铜钱兑换成官银给陈元亮、张玉伯送去,反而集云社这边需要大量的铜钱结算工钱,将近三万斤铜钱堆积在仓库里,每日结算工钱就有数以百斤计的铜钱散出去。

竹堂,第二座围拢屋在加紧搭建,将近尾声,第三,第四座围拢屋也开始筑外墙。篱墙南门接东华门官道的车马便道迅速动手修筑起来,挖排水沟,将挖出的土夯实到路基上,铺石炭渣,募集大量的劳工,只要有大量的银子撒下去,江宁城郊物资丰富,从东华门官道往北,十步宽的车马便道每日能推进一百步远。林缚嫌速度不够快,雨季很快就要来临,淫雨菲菲的梅雨季节里筑路速度会大打折扣,便从河口篱门往南以及车马便道的中间往南北同时开工铺路。

筑路银子分别由江宁府,秣陵县,狱岛以及河口商户四家分担,王学善,陈元亮都非常干脆的将首批五百两银子送来,东阳乡党即使有一些还没有确定最后要将银子投到河口来,也都陆续认捐了五百两银,狱岛所出的五百两银子自然由集云社这边先垫着。

这大半个月来,江宁城的风波差不多完全平息下来,东城尉蛊惑市井儿冲击河口的风波中最终以首罪犯给关押进江岛大牢的三十二人也陆陆续续的放出二十余人,到四月上旬还有九人给关押在狱岛大牢里。

这些首罪犯,林缚每日都好酒好肉招待,只是大牢里给这些首罪犯提供的酒肉都不是无偿的,每放走一人,狱岛应承担的筑路银子就要他们认捐一份,折算下来,狱岛所供应的酒肉价格也就比藩楼贵一倍而已,比起城中大狱的风格,已经是收敛许多了,毕竟大头要留给顾悟尘敲诈。但是这边一点竹杠都不敲,也未免太守规矩了。林缚还特意吩咐长孙庚亲自负责这事,其他狱吏在清狱之后当真是非常的守规矩。调东阳府云骑副尉柳西林到江宁担任东城校尉的调令在三月底由江宁守备将军府,江宁府以及江东按察使司三司联合签署发出,但是柳西林要待东阳府事毕之后才能到江宁来赴任。

四月十二日,在龙江湖操训近二十天的大小鳅爷与六十名船工水手终于在龙江船场工匠的协助下,将那艘三桅千石船从龙江湖移到河口来。

由于千石船的主桅高达十丈,而横跨金川河连接东华门官道的九瓮桥主桥洞此季节水面抬高才六丈,在诸多工匠与船工、水手的操作下,硬生生的花了两个时辰压舱并倾斜着从九瓮桥主桥洞通过,沿岸数千民众都聚集过来将此当成一场难得的盛事围观。

林缚到九瓮桥来,骑马在河堤上观看千石船通过桥洞。船通过桥洞之后,在九瓮桥渡口临时停泊,林缚请赵舒翰、葛司虞、葛福、武延清,赵勤民,林梦得,顾嗣明等人登上集云社旗下的第一艘大型商货帆船,以观盛事。

大小鳅爷指挥着船工、水手迅速升帆,东南风正盛,借着风力往朝天荡快速驶去。

推荐热门小说枭臣,本站提供枭臣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枭臣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卷三 江宁风月 第九十九章 族仇家恨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我的温柔是锋芒 先秦凶猛:春秋侏罗纪 暗杀1905 第2部 怒海妖船 完全犯罪使者 我磕的CP每天都在发糖 给影后情敌当金手指GL 雅骚 小夫郎 流浪者史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