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 江宁风月 第一百零五章 女刺客(一)

上一章:卷三 江宁风月 第一百零四章 抵临(二) 下一章:返回列表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夜深人静,角楼灯光与夜空明月交错的倒映在朝天荡如黑绸般的水里,波光粼粼,林缚坐在江堤上听着江涛拍击岸石,狱岛方向也亮着灯火,再远处就是一道迷蒙浅淡的光影——今夜朝天荡上的霭气浓郁,看不清对岸山与水的分际。

有人走过来,也警觉到这边有人坐在暗影里,轻呵道:“谁?”

听是曹子昂的声音,林缚应了声:“是我。”

曹子昂与大鳅爷葛存信从黑暗里走出来:“这么晚还没有睡下休息?”

“坐。”林缚拍了拍身边地,要曹子昂与葛存信坐下谈话,问他们,“你们说顾悟尘与李卓通力合作,能否稳定东南局势?”

葛存信挠了挠头,哧笑道:“楚党,西秦党在朝中斗得之乎者也,不可开交,神仙打架,我这做凡人的可看不透……”葛家在淮上算是颇有声望的豪民,算是南汝河渔民船户的帮派首领,到大小鳅爷这一辈,两兄弟都读过书,小鳅爷葛存雄还做过几年河泊所攒典,大鳅爷看上相貌粗犷,对朝野形势却有几分认识,知道顾悟尘属楚党,李卓是西秦党魁陈信伯所举之人,楚党与西秦党在朝中正斗得势如水火,他哧笑一句话就将顾悟尘与李卓的关系点透。

“你觉得李卓今日出现在河口另有所图?”曹子昂一屁股坐江堤上,这一段是泥堤,四月中的夜晚,坐在泥地上一点都觉得冷,再有几天就要入梅了。

“也许吧。”林缚双扶在双膝上,看着远际浓郁得化不开的夜色,“李卓确实是近年来难得之名将,他今日以太子少师,江宁兵部尚书街领江宁守备职事,可谓位高望隆,然他所能发挥的作用实不如一郡之提督,现在能判定董原是李卓提前预下的一枚棋,按察使司手握江东郡兵备,监军之权,再加江宁府尹王学善,应能稳定江东之局势,然后两浙,江西才能无忧……”

“李卓竟然愿意向顾悟尘低头?”葛存信啧啧叫奇,李卓虽非位登极品,但也加太子少师,江宁兵部尚书衔,堂堂的正二品大员,又因主持东闽战事声望在东南一时无两,平心而论,拿顾悟尘跟李卓比,狗屎都不是,也难怪葛存信听林缚说李卓要跟顾悟尘低头要啧啧叫奇。

“唉……”林缚轻叹一声,越是如此,心里越是堵得慌。李卓若是只图名利,不顾大局,大不了学陈西言辞官卸甲静待出山时机,断不会有今日之暗示,李卓时年才四十八岁。

“顾悟尘放不下派系之争?”曹子昂听着林缚的叹息声,便猜到结果,还是忍不住多问了一声。

“嗯。”林缚又轻叹一声,至少现在他还无法做出别的选择,至少在别人看来顾悟尘对他有知遇,栽培之恩,他身上也给深深的打上楚党的标签,想要撕去却不是那么容易,除非一走了之上长山岛去。

“如此朝廷早就糜烂不可救药。”曹子昂心里却没有林缚这般纠结,心里想着顾悟尘也不过如此,但是顾及林缚的感受,没有说出来,“便是明日就葬送掉,又有什么可惜的?”

“说痛快话容易。”林缚有时候也会忧愁寡断,轻叹道:“‘兴废帝王事,离难百姓家’,自古来有几多帝王能使百姓衣足御寒,食足果腹?”

“朝廷能有中兴之治,谭爷当为治世之能臣。”葛存信在旁说道:“只是此值离乱之秋,怕是已非人力能挽狂澜了……我这些天也素敬服谭爷的本事,我就不信让谭爷此时去做辅相,就能将这匹跑歪了的马拉来到正路上来。”

“一无势力,二无人望,我登上相位,鬼会听我的话?”林缚笑道:“大鳅爷拿话挤兑我呢。”

“相机行事罢了,大不了一起去长山岛逍遥一生,长山岛可是挂着你东海狐的旗号,你肩上担子重着呢。”曹子昂轻轻一叹,站起来轻轻按了按林缚的肩膀,虽然他等对元氏王朝绝无好感,也不希望天下大乱,民众离难,给异族所趁。

“你们去休息,我再吹会儿风也回去睡觉。”林缚说道。

曹子昂与葛存信先回围拢屋去,林缚顺便往河堤那边巡哨过去。走到河堤码头上,看着月光洒下来照得河滩沙地一片雪白,起了精神,拔出刀来练了十几式。待身上出了一层暖汗,才将刀入鞘插在泥地里,叉脚解下裤腰带站在那里解溲。林缚还是用不惯夜壶,小便去茅厕还不如站在河堤上解决痛快。

林缚无趣的朝着堤下给月光照不到的黑影浇去,就听见一声娇呼:“下流胚!”一道寒光自下而上刺来。林缚来不及系腰带,侧身翻过拔起插在泥地上的腰刀就往身后撩去,也管不了对方是女非男,这世代也非没有女刺客的存在,刚才她那一刀也是直冲自己的命根子而来。林缚双腿给落下的裤子缠住,只有旋身屈足箕地还击。

对方也许是太激愤,竟然不借林缚双腿给落下裤子缠住的劣势从侧面攻击,举刀就怒劈过来。林缚举刀格击,一拳朝其小腹攒击而去。那女的终究没有想到林缚的拳头会如此力沉,吃痛连退开数步,一脚踏空直往堤内滚落。也恰是如此,林缚接下来的一刀只来得及削掉她的一片黑衣……

这边闹出动静,旁近的哨岗吹警哨迅速赶来,角楼那边听着哨音,也用青铜镜将灯光投射过来,林缚总算是在灯火照过来之前将裤腰带系好没有出丑。

黑衣女子也在河堤内侧给两名护卫武卒捉住,灯火打过来,林缚就站在那里看着人将这女子绑了个结实,示意乌鸦等暗哨不要露面,怕还有敌人伺服。这女子乌发遮脸,露出来的颈脖子给灯火与月光照着细滑柔腻,左手胳膊给林缚一刀削掉一块肉,鲜血顺着胳膊直往下滴。林缚走过去将她的头发捋开,拿手将她脸上的泥土抹掉一些,待看清这女人的脸才微微一怔,心想,这他娘的是来行刺的,还是怕自己找不到婆家送货上门来的?旁边四名护卫武卒也是一脸的诧异。

林缚看她瘸着腿,似滚下堤时伤了脚,才细看她乌衣与右肩上一片湿痕,血也溅不过去,这夜里露水还没有起来,林缚闭着眼睛也能想到她身上因何而湿,可怜他还自己憋着半泡尿,还有些许尿裤子上了。

这时候护卫武卒将女子的武器捡来,林缚拿来看了看,才两尺多长的狭脊刀,柄是银柄,十分的精致,拿来护身还差不多,拿来行刺还真要趁人不备,刺入要害才行,心里想,这女子会不会本意只是来刺探,给尿到头上才愤起出刀的?林缚这才从怀里扯出一块汗巾来将她的胳膊包扎了一下,暂时止住了血。

曹子昂、大鳅爷葛存信、林景中等人也闻警哨赶来,赵勤民这时候却不敢出围拢屋。曹子昂见这边已经将潜入刺客捉住,吩咐人手将河口左右再巡查一遍。过了片刻,便有人回来禀报西侧江堤下角楼灯火照不到的死角有一艘轻舟刚逃走,问要不要调动狱岛快船追赶,河口这边范围较大,哨岗总是照顾不过来。

“算了,总要让人回去报信才行。”林缚摇了摇头。

“会不会是来刺杀赵勤民的?”林景中疑惑地问。

林缚看了看女刺客的脸,又与曹子昂、葛存信对望一眼,三人都摇摇头。

“你知道我是谁?为何要来刺杀我?”林缚托起女刺客的下巴,看着她的眼睛,心里默念,千万不要提尿尿那档子事!

“呸。”那女子朝林缚啐了一口,闭着眼睛不说话。

林缚抹掉脸上碎末,心里也松了一口气,细思他刚才与曹子昂、葛存信谈话时的情形,应该没有给这女子偷听去,吩咐道:“将她送去岛上女监暂时关押,劳烦武先生替她医治一下,不要等不到明天审问时就让她失血死掉,也要小心莫给她伤了武先生。过了明天她还嘴硬,就送她去秣陵县衙门,我好歹也是朝廷命官……”

两名护卫武卒押着女刺客去狱岛,河口这边加了戒备,林缚要曹子昂他们先回去休息,他回到草堂,小蛮与柳月儿都乱糟糟的穿着衣裳站在那里拌嘴。

“你自己贪生怕死罢了,为何拦着不让我出去?”小蛮气鼓鼓地瞪着柳月儿,伶牙俐齿地质问她。

“呃……”林缚转身想躲开,看着柳月儿委屈要哭的样子,不得不沉下来脸来教训小蛮,“怎么这么不懂事?我不是吩咐你,若听到警讯,你们首先要保护好自己?”

“明明是听到有刺客对你不利,她还无动于衷!”小蛮辩解道。

“不管以前,还是以后,你在宅子里要听你月儿的吩咐……”

“她又不是你的妻室……”小蛮心里气未消。

“那我的话你也不听?”

小蛮抿着嘴不吭声。

林缚哭笑不得,敢情月儿真有先见之明,她还真治不住这妮子,虽说小蛮有些小女孩子心性,但总是识大体,也不忍心真就教训她什么。揉了揉她乱发蓬松的脑袋,安慰她说道:“比起我自己,我更担心你们的安危,真要让我放心,你就应该先保护好自己,知不知道?先去休息吧,刚刚抓了个女刺客,明天会有好戏看,不要睡过头错过好戏……”

小蛮抿着嘴回屋去。

柳月儿挨近过来,细声说道:“我刚才也有担心死,当真是怕出去给你添麻烦,不是……”林缚看过去,她的眼泪已经滚落下来。

林缚怜惜地将柳月儿搂到怀里,小蛮这时候却从门后面探出来,就在那里看着林缚将柳月儿搂在怀里。林缚朝她瞪了一眼,她才吐了吐舌头转身走开,却故意踩出脚步声来。

柳月儿听着声音忙不迭地从林缚的怀里挣扎开,只细声说道:“我只要你知道就好,除了你,我也没有什么好依赖的……”抹掉脸颊上的泪水,也回房休息去了。

林缚才想起还有半泡尿憋着。

推荐热门小说枭臣,本站提供枭臣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枭臣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卷三 江宁风月 第一百零四章 抵临(二)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唇齿之戏 宰执天下 刑徒 金乌每天都在忙 危险的童话 琉璃美人煞 万人迷只想给主角安静当师尊 我爱种田 把绿茶情敌娶回家 这个柱吃了烫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