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 江宁风月 第一百零九章 冰释(一)

上一章:卷三 江宁风月 第一百零八章 女刺客(四) 下一章:卷三 江宁风月 第一百一十章 冰释(二)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林缚与苏湄在前厅坐着,武延清从岛上捎信过来,说要到河口来为孙氏父女说情。虽说林缚不拘武延清与老工官葛福在岛上的行动,也不限制他们离岛,实际上民船禁止接近狱岛,狱岛所属船只的调动一般情况需要林缚的手令才行。武延清一辈子谨慎从医,也不想太擅权直接坐船到河口,所以先捎口信过来。

林缚听武延清与孙家父女认识,当然立时让派车船将武延清从狱岛接来。

武延清赶到草堂,见潘楼名妓苏湄也在场,当然能猜到是给孙敬轩请来说情,忙施礼道:“苏姑娘也在此,老朽过来唐突了……”

“武先生请坐,孙会首与孙姑娘在偏厅说话呢……”林缚请武延清入座。

苏湄不大认识武延清,她常年驻在藩楼,认识她的人多,她认识的人却不多,不过也早听说过武延清是江宁名医,又给林缚请到狱岛当医吏之事,也温恭地给他施礼。

“孙会首之妻十年前得了一场病,只是老朽医术浅薄,回天乏术,至今一直愧疚在心。孙会首也未曾责怪老朽,会中有人生病,也请老朽诊治,算是旧识。孙会首对其妻用情也深,十年来未曾续弦,只此一女,虽说娇惯了些,终究不是乖张之女,平时在宅子里帮孙会首处理会务也有分寸,对待会众以及宾客也是有节有礼,昨夜之事应是误会所致,请林大人查实其情后宽宥其过……”武延清替孙文婉求情道。

苏湄与小蛮坐在一旁含笑不语。

林缚坐立不安地说道:“武先生言重了。苏湄姑娘过来,我已经知道是误会了,还要请武先生帮我跟孙会首父女面前说几句好话,好让我的罪孽减轻些。另外,孙姑娘的脚伤没有什么大碍吧?”

“踝骨摔伤有裂口,但未断开,用心修养应无大碍,不过左手胳膊说不定会有疤痕留下来……”武延清说道。

左手臂留道伤疤能算多大的事情,又没有毁容,林缚也就放心下来,至于傅青河在信里提到说亲之事,他只当作不知情。

孙敬轩在偏厅听到武延清与林缚的对话,知道此劫总算过去,他也到前厅来谢过武延清主动帮西河会说情的情义,也再度向林缚请罪。

这时候林景中领了个武官过来,是江宁水营的一名哨官,过来对质西河会众无端聚集之事。

近百艘船,近两千会众在朝天荡无端聚集,当真不是一件小事,定个聚众鼓噪,滋扰地方的罪名就够孙敬轩与西河会吃一壶的。李卓昨夜刚进江宁,江宁守备军府诸将也都知道李卓治军之名,虽然此时还没有交接,军府诸将还不归李卓统属,但是这时候也不再敢马虎行事了,派人质问详情是必须的。

孙敬轩心里一紧,还是担心林缚不肯替西河会担当下来,提着心站在一旁。

孙敬轩要跟傅青河、武延清没有交情,林缚自然不会轻易替他开脱,此时自然一力承当下来,只对水营哨官笑道:“我邀孙会首过来洽谈事情,没有及时知会水营,是我的过错,我此时报备不知能否补过?”

李卓昨天就是在河口现身给江宁文武诸官吏迎接进城,此事军营中已经传遍,江宁诸营的战力虽弱,但是诸武将钻营的本事却不比一般官吏稍差,这位哨官也是正八品的武职,也不是一点不开窍的人,心里想着万一李卓在河口现身不是没有什么缘故,他此时刁难林缚不是一脚踢到铁板上去?再说林缚在江宁的名声,他也有听闻,如此人物,能不起冲突还是不起冲突的好。

他倒是不把孙敬轩看在眼里,只笑道:“那就麻烦林大人与孙会首补一份报备,好让我回去能够交差……”

“行,麻烦将军稍等片刻。”

林缚当即在前厅写了一份情况说明,将西河会众聚集的规模往小里说了一大半,只说邀西河众派三十艘船与一些会众来谈事情,签押用了印,又让孙敬轩签押后交给哨官,又恭送哨官到河堤码头乘巡船离开,在河堤时又往哨官手里塞了一只装十两银重锞子的小袋子,当真不能让人家白跑这一趟。

孙敬轩见危机悉数化解,这才较彻底的放下心。这时候,西河会还有近三十艘船靠河堤码头停泊,孙敬轩的副手也是他的堂弟孙敬堂也上岸来。

林缚跟孙敬轩说道:“孙会首先忙着,我中午在草堂备下薄酒替孙会首压惊,我请苏湄姑娘与武先生作陪,算是谢罪……”

“不敢当,应是我西河会跟林大人请罪。”孙敬轩说道。

江宁水营的巡船还在左近,西河会近三十艘船停在这边,还有其他船还散到朝天荡各处,虽说没有大碍了,但是乱糟糟也不像个样子,就先留在码头上没有跟林缚回草堂去。

“婉娘怎样?”孙敬堂关切地问道。

“受了些伤,也没有什么大碍。前天跟你说傅青河傅爷侥幸逃过白沙县一劫躲在乡下养伤,傅爷与林缚有交情,苏湄姑娘的面子也管用,让人想不到的是悬济堂的武延清老郎中说是回乡下养老,其实给林缚请到江岛大牢当医吏,也赶过来说情……昨夜是婉娘任性闹出误会,受了些伤,也没有其他大碍,得个教训也是应该。”孙敬轩放下心来,将事情大体跟族孙敬堂说了一遍。

“伤了腿?”孙敬堂惊问道,知道脚骨受伤最难医好,貌美如花的侄女样样都出色,要是瘸了腿真就叫人觉得惋惜,但是这事还真不能怨林缚,事情能这么解决掉,已经让他们很意外了。

“武老郎中说只要细心养有八成把握不留遗症。”孙敬轩说道:“也管不了太多,让她瘸一条腿总比丢了性命,坏了名节好!要不是有诸多渊源在,我们孙家跟西河会多半是一劫啊。”

“大哥,你不要多想。”孙敬堂说道,他背上也是冒冷汗。

西河会看上去人多势众,但在官府眼里却不值一提,“破家县令,灭门知府”这句话不是说说而已。林缚虽说才是九品小官,但是江宁众人却再也不敢拿九品小官看他,虽说林缚更多是依赖顾悟尘的权势,但是江宁城有几个九品小官敢纵容护卫光天化日之下在东市将王学善背景的东城地痞二十余人打断手脚?又有几个九品小官敢在东城尉五百人马气势汹汹开到还摆出放手一搏的姿态来?不仅将东城尉的人马吓走,还将给东城尉诱导来河口的五百多东城市井儿来了个瓮中捉鳖,那些以首罪犯给拘押的三十二名东城流氓头子最终是什么下场,孙敬堂心里是清楚的,差不多都送了上千两银子才能够脱身。

“那船上的银子?”孙敬堂问道。他们过来,也紧急筹备了一千两银子,打算以银子赎罪。

“你说呢?”孙敬轩反问道。

“别人敬我们一尺,我们也要敬别人一丈,再说攀上这关系,对西河会日后也有利。”孙敬堂说道:“我让人将银子拿过来?”

“银子也要送,但先不忙着取,我有事跟你商量。”孙敬轩说道:“你知道婉娘为何如此任性无缘无故惹下这祸?”见陈敬堂一脸疑惑,叹了一口气,将事情缘由说给他听。

孙敬堂听后愣了半晌,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

“这死妮子欺我不识字。”孙敬轩恨骂道:“她这条腿瘸,我也要打断她一条腿,平白惹来这么多事……”

“傅爷在信里说了林缚这么多好话,他的品性怕不是外面所传的那么糟糕?”孙敬堂说道。

“傅爷当不用说,苏姑娘也是心气高的一个女子,虽说还没有问武老郎中为何给林缚请来当狱医官,但不像是给强迫过来……”孙敬轩说道。

林缚这数月来在江宁攒到的名声,算不上好,毕竟得罪了很多市井儿,也给士子儒生所轻视;但也不能算得上坏,对更低一层的市井民众来说,林缚惩罚市井无赖是让他们拍手称快的事情,与藩家的矛盾,与庆丰行的矛盾,甚至与江宁府尹王学善的矛盾,也仅仅是上层人物之间的游戏。

孙敬轩归入世族一类,独女留在林缚手里,起初自然又惊又畏,怕林缚借机对西河会下手。此时没有这层担心,特别是女儿给关入狱中竟然没有受别的委屈,就使孙敬轩对林缚感观好了许多,至少他能确认林缚在苏湄过来解释清楚误会之前并不认得文婉,林缚若真是好色无耻之徒,要真让他女儿受了别的委屈,他除了将仇恨埋在心里,还真无处申冤去。

既然未成结仇,一切事情自然都好说。苏湄托傅青河的缘故,有些渊源,但算不上很熟,但是傅青河与武延清都是相熟之人,这两人与林缚走得亲近,傅青河甚至有说亲之意,孙敬轩对林缚的感观自然是彻底扭转过来了。

孙敬堂明白堂兄的意思,他孙家虽说不是官户,也不是勋贵,但是要归入世族、上户一类,他女儿也算是如花美貌,与举人出身,勋族旁支,九品官吏出身的林缚能算得上门当户对。他问道:“婉娘的意思?”

“这妮子死倔,受了委屈,一口将话头堵死。”孙敬轩说道:“只是不清楚林缚到底知不知道傅爷有替他搓和亲事的意思。要他不知道,那就算了,这妮子也是惹祸的主,不能害人家。要是他知道,又看上婉娘,这问题就有些棘手了……”

孙敬堂知道堂兄担心林缚此时的“好说话”还是冲这门亲事而来。

推荐热门小说枭臣,本站提供枭臣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枭臣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卷三 江宁风月 第一百零八章 女刺客(四) 下一章:卷三 江宁风月 第一百一十章 冰释(二)
热门: 暗黑者外传:惩罚 福尔摩斯探案全集:第二块血迹 血腥的盛唐4:走向开元盛世 北京法源寺 霸总是我事业粉 隐形解体的传说 主播天天秀恩爱[星际] 穿成影帝的炮灰前夫[穿书] 真人颜如玉[综神话] 神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