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 江宁风月 第一百二十七章 骆阳湖水战(一)

上一章:卷三 江宁风月 第一百二十六章 水寨湖盗 下一章:返回列表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东阳号”也给七八条鳅子船围上来,借着火光,林缚站在甲板上看到每艘水寨鳅子船上都站着十几二十号人,皆赤膊袒胸,嘴里咬着刀,作势要爬船,船头还有人将带钉钩的绳子抛过来想要钩住船。

普通海船所装的压舱石都是大块的长条麻石,一块有上千斤,但是“东阳号”这次所带的压舱石都是二三十斤重的石块,就是预备水战里能当落石用。两三百只石块搬上来整齐地垒在甲板上,虽说借着“东阳号”船高体庞,砸石下去,不要说将人砸得脑浆横流,说不定能将船体轻薄的鳅子船船底砸个大窟窿出来,但是林缚此时要避免引来更多的贼船围攻“东阳号”,不能太出风头,只下令让人拿斧头将鳅子船抛来的钩绳砍断,又拿尾部装有长铁钉的长竹篙子朝鳅子船戳击,避免鳅子船靠近。又让人半升风帆借风力往右摆动船体,借着船体高大,当下就将两艘鳅子船拱翻,将三四十号人都扫翻下水,对落水的湖盗也不射杀,任其逃散,只防止他们爬上船来。

湖盗弓箭少,七八艘船就八九张猎弓,稀稀疏疏的射箭过来。“东阳号”船舱侧板本来就高,乡勇拿木牌遮蔽,湖盗乱七八糟的将箭支射光,只有两名乡勇不小心一人给射中胳膊,一人给射中小腿。

鳅子船见这艘大船难整,便拿浸油的草把子点燃朝船上扔过来,又拿装满油的陶罐砸过来。油浮到甲板上通处流,烧起来就是一大片,火势十分的吓人,乡勇们都慌手慌脚要提桶打水浇灭火。林缚让赵青山、林济远、陈寿岩约束乡勇戒防敌人爬船,这种火势只是看上去吓人,甲板上蒙了熟牛皮,事先又浸湿了,这火都未必能将熟牛皮烧透。再说水灭不了油火,浇了水,油火浮在水面上会四处蔓延,更难收拾,有水战经验的战士知道要拿备好的细沙与浸湿的棉将火闷熄即可。

赵青山等人看着“东阳号”的十多名水手将大火扑熄,非常的井然有序,心里觉得惭愧。林梦得也算是见过世面的人,如此大规模的水战从没有遇到过,心慌得怦怦直跳,到这时才稍镇定下来。

这时湖盗将一艘稍大的扒河船调过来,就看见船头甲板站着身强力壮的数名汉子,拿着布兜似的长袋子,一头沉实实的装着东西。那些人将长袋子大力的抡过头顶,在头顶抡了两圈就脱手让长袋子飞砸过来。长袋子装的是棱角尖锐的石块,这边没有防备,见东西砸过来,依旧拿木牌子去挡,有人吃不这大力,顿时有两三人的胳膊给震断,沿船舷的木牌人墙也出现窟窿。就看见那艘扒河船又乌篷船舱装出十数人将手中所持短竹枪朝窟窿处掷来,同时又有几只石袋子砸过来,立时又有数人躲避不及给竹短枪,石头打中,血肉模糊。

那边是赵青山负责,他再也耐不住性子,让人将伤者抬去船舱救治,他集中手头所有的三十张弓,朝那艘扒河船攒射去。林缚也下令“东阳号”朝那艘扒河船冲撞去。东阳船底前嵴包铁还装有带尖锐刺角的撞杆,看着船速不快,但是拦腰将扒河船撞上,耳朵里就清晰的听见对方船板裂开的声音,再一波浪逐去,那艘载量不足东阳十分之一,在洪泽浦也算是大船的扒河船就给“东阳号”船嵴压过去倾翻过来。这边再不容情,借着火光,看着水下有人,拿带长铁钉的长竹篙子狠命戳去,附近水面立时给鲜血染红。

湖盗虽说没有堪与“东阳号”比肩的大船坚船,但是也有好几艘熟牛皮蒙船覆背,两厢开棹孔,左右前后都弩窗矛穴,便于水战的朦冲战船。这是水寨势力这些年秘密积攒下来的生力军,此次谁都不会藏私。但是他们此次的目标是秦城伯,让秦城伯逃脱没有关系,关键是要将秦城伯所乘的几艘船留在骆阳湖里。只要将秦府船队留在骆阳湖,届时就算“东阳号”这样的大船,他们想要造一百艘都不用皱眉头。水寨势力的主力战船都用来咬住秦府船队,那边斗得正酣,自然腾不出手来对付“东阳号”。那些小船见“东阳号”过于强悍,防御也严谨,他们爬不上船,在水面用船对船,吃亏太大,这时候也只能远远散开,只防备着不让“东阳号”过去救援秦家船只。

林缚站在甲板上,观望湖面上的形势。秦家船虽给缠住,但是仗着船体庞大坚实,一面抵抗湖盗跳船,一面缓慢地往南移动,要撤回到石梁河里来南逃。

几艘快桨船上在上林里临时雇佣的上百名桨手里果然混有水寨细作,在狭窄拥挤的快桨船,三五名细作抢过兵器乱杀一通再跳水逃命就能将快桨船搅得一团糟。更糟糕的是,其他桨手也都得不到信任,给一齐赶下水去。两艘乡勇所乘的快桨船还好一些,只是将面生的外乡人赶下水去,面熟的本乡人还留在船上操桨控舟,另四艘快桨船上东阳马步兵将桨手一齐赶下去,船没有桨手,东阳马步兵自己派人去划桨,但是划桨注重协调性,贸然派生手划桨,只能将船在水中央划得团团转。水寨船瞅准这个机会,几艘船合力从一侧撞击快桨船,片刻之间就将两艘快桨战船撞翻,百多名东阳马步兵一齐落水后只能任人宰割,就看见七八艘鳅子船在那片水域来往穿梭,长枪利矛不断地往水下刺去,伤亡惨烈令人不忍卒睹。

湖里还有许多落水的桨手,虽说这些桨手里混有细作,但是绝大多数人都是在上林渡讨生活的苦力。本乡人不能不救,林缚立时下令驱使“东阳号”往那里湖域驶去,赵青山等人也使人大喊,要桨手往这边游来。

桨手比落水的马步兵精通水性,划桨时又都赤膊薄衣,在水里灵活,听着这边船来救,都奋力游来。水寨鳅子船也不会过分为难这些苦力,在湖里只截杀官兵,任桨手游向“东阳号”。“东阳号”抛下绳梯,一边要落水桨手大声报乡籍,一边救人。船上乡勇也多数是上林里附近四乡八里的子弟,细作很难混上船来,转眼间就救了四五十人上船来,还有最早落水的十多名官绅也给救了上来。这些官绅在上林渡冷眼看着林缚给秦城伯羞辱,那时候只觉得心里痛快得紧,这时候看到林缚救他们上来,抹鼻涕抹眼泪的视林缚为再生父母。那两船的东阳官绅四五十号,此时差不多就剩他们活下来。他们都顾不上去救秦城伯,哭喊着要林缚让船往南逃,去石梁县里搬援兵。

“来啊,送诸位大人、乡老去舱休息,不要让人打搅他们……”林缚吩咐道。

“林大人,湖盗怎么突然就作乱了?”石梁县教谕卢东阳也顾不得一身湿衣有失体统,落水后逃上“东阳号”,他感觉有如二世为人,上船来比其他人稍镇静些,张眼看着骆阳湖里满当当的都是湖盗杀成一团,也不清楚天怎么就一下子就突然翻了。

洪泽浦四十八座浅湖相连,西侧群山连绵,所谓穷山恶水也,洪泽浦里的渔民、船户为抗捐,也为防盗,自发的在地形险要处结寨而居,形成洪泽浦的水寨势力,有上百年的历史。这些势力通常情况下与官府的对抗程度要比真正的土匪寨子、流寇势力弱得多,也普遍的存在淮河流域,官府对水寨势力的存在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并不将其当成乱民对待。恰恰是去年洪泽浦大幅度的提高渔税渔捐严重威胁到洪泽浦渔民、船户的生存,长达数月的抗捐抗税运动才让这些水寨势力组织变得更严紧。

对于卢东阳的疑惑,林缚也无言回答,这满甲板乱坐,有如丧家之犬的官绅们平时要少些对渔户的盘剥,何至于局势恶化到这种地步。他们只晓得这些弱民、屁民好欺负,平时恨不得对其进行敲骨吸髓式的盘剥,不留一线余地,当矛盾激化到无法调和的地步,他们又是那样的疑惑不解。

“给卢大人找件干净的衣裳来……”林缚说道。

“不,给我一把刀,我也能助你杀贼御敌的。”卢东阳说道。

林缚见卢东阳倒比其他官绅有骨气得多,让人拿来干衣裳给他换上,让他穿上一件皮甲,送了一把腰刀给他,让他站在甲板陪自己一起观望敌情。

这会儿工夫,落水的东阳马步兵也给湖盗诛杀干净。还有四艘快桨船各载乡勇一百二十人与马步兵一百五十人,由于马步兵船缺乏桨手,林宗海在船头也不敢驱使快桨船在湖里穿梭杀敌,便与马步兵船互为犄角停在湖当中御敌。快桨船一旦失去灵活机动,就顿时陷入被动。刚才令“东阳号”也中招的湖盗甩石,十数袋有棱角的石块装在袋子里飞砸过来,四艘快桨船上立时伤亡惨重。

毕竟那四艘快桨船上除了东阳马步兵外,还有一百多乡勇都是本乡子弟,就算林缚能忍心不救,赵青山、林济远、陈寿岩等人也不会坐视他们给湖盗诛杀殆尽的。林缚下令“东阳号”横冲直撞过去,驱逐快桨船右侧的水寨船只,减轻他们的压力,同时喊话要林宗海率领快浆船在附近游弋,等秦家船队冲出来汇合,不要贸然去救援。

林宗海刚才还想去立奇功,这时候见湖盗层出不穷,他站在快桨船头看不了多远,也不清楚骆阳湖里到底聚了多少湖盗,不用林缚说,他也不敢贸然去湖心接济秦家船队。

林宗海要上“东阳号”,喊话要林缚抛绳梯过去,一为“东阳号”船坚体庞,附近根本就没有能跟“东阳号”匹敌的水寨船,登上“东阳号”暂时能安全些;二为他上了“东阳号”,能更方便指挥三百乡勇作战。

林缚给猪油蒙了心才会让林宗海上船来,朗声说道:“宗海叔驾船御敌,冲锋陷阵,小侄在这里给宗海叔擂鼓助威,护庇后路,宗海叔不用担心这边……”

林宗海心想,林缚刚才能来救他们已经是念了本乡同族情义,便不再奢望这时候能上“东阳号”指挥全局。有“东阳号”可以依托,林宗海指挥一百多乡勇操纵两艘快桨船也不用担心给水寨船包抄,出击更犀利,毕竟乡勇的船与装备以及人员训练要远远强过这些水寨杂兵。

那两艘东阳府马步兵船见有大船庇护,也不再慌乱,这边送了几只长竹篙过去,撑篙总是要比划桨简单一些,他们也不用再给困在湖当中打转了,只是“东阳号”救上来的那些桨手再也不愿意去给他们操舟控船去。

秦城伯所乘的楼船经过苦战,终于移到骆阳湖南口子边上。

秦家防御力量主要集中在楼船上,楼船能载四百多人,精锐武士就有三百人,遇敌后,又有近两百人调到楼船上进行防御。相对的,其他船只的防御力量就弱了许多,一艘船分下来不足二十名武卫。东阳府的护送船队又给截断在外围,楼船撤到南口子,秦家船队的其他船只都纷纷失陷。为防止给湖盗借这些大船攻击楼船,船上人弃船逃生时,都纵了大火,此时火光映天,将不大的骆阳湖照得通明。

水寨的主力战船自然是咬住楼船不放,谁都会想当然的认为秦城伯会将最多的金银财宝都藏在楼船上,再说沈戎、林庭立、梁左任等东阳府,石梁县主要官员都陪秦城伯在楼船上,只要将他们截杀,东阳府短时间里将无人站出来组织有效的反攻,这一点对洪泽浦诸家水寨势力赢得足够的准备时机来说也非常的重要。

虽说洪泽浦周边生存着十数万渔民,但是给诸家水寨事先组织起来,经过简单训练并且配发兵械能够投入水战的不过三千多人,除了派去潜到石梁河里封堵后路的五六百人手外,他们这次在骆阳湖里算是倾巢而出。楼船未下,秦家主力仍然没有伤到筋骨,楼船与两艘秦家船仍有四百多精锐在,东阳护送船队仍有近五百战力,特别是楼船与“东阳号”快帆船在骆阳湖上的优势太大,水寨势力当然不敢马虎,将所有能调集到的战力跟大船都调集过来,而将攻陷下给纵火的秦家船交给后备人手去处置。

这些后备人手是临时组织起来的渔户,没有经过什么训练,也只是在事情发动前才通知道他们到骆阳湖来聚集,不过让他们到给纵火的船上将秦城伯欲携往燕京的物资财宝转移出来不应该是什么难事。曹子昂、葛存信就带人乘船混杂在这些船里候机浑水摸鱼。

推荐热门小说枭臣,本站提供枭臣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枭臣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卷三 江宁风月 第一百二十六章 水寨湖盗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长安十二时辰(上下册) 择天记 福尔摩斯探案全集:四签名 庄恬恬,你快跑 唐朝的黑夜2:来自唐朝黑夜的诡幻和恐怖…… 校草男友大有问题[穿书] 重生后我撩我自己 柏林谍影 龙泪:池袋西口公园9 我被三日抛男友包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