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 江宁风月 第一百二十八章 骆阳湖水战(二)

上一章:卷三 江宁风月 第一百二十七章 骆阳湖水战(一) 下一章:返回列表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水寨船蜂拥而上,努力将“东阳号”与秦城伯所乘坐的楼船分割开来,避免两艘大船兵合一处,互为援应。

林缚见水寨船层层叠叠,也不使“东阳号”强行抢道,任让秦城伯所乘的楼船去吸引更多的火力。

楼船撤到骆阳湖南口子后,将众多水寨船都吸引到南口子这片狭窄的水域里,“东阳号”面临的压力也陡增。所幸林宗海所率领的两艘乡勇快桨船以及两艘东阳府马步兵快桨船都不敢单独远离“东阳号”去接援楼船,与“东阳号”一起且战且退,实际上替“东阳号”承担了外围压力,林缚他们在甲板只需小心远处射来的箭矢。

林缚站在甲板上观望战局,周普与两名武卫紧守在他左右,谨防流矢袭来。林缚看着秦城伯、沈戎等人所乘从的楼船此时终于是艰难的驶进河汊子口,但是洪泽浦诸家水寨仅有的四艘蒙冲战船拿钉竿牢牢的咬住楼船,四艘蒙冲战船与楼船紧紧的连在一起,洪泽浦水寨数以百计的湖盗便以四艘蒙冲战船为桥源源不断地往楼船攻去。

湖盗兵备简陋,几乎无人穿甲,赤足赤膊,手持一口刀奋不顾身的往楼船杀去,十分的勇敢。又有多艘鳅子船从空隙上穿插上去,抛钉绳、石灰、箭石、火把、油罐等物助战,闻着空气里有粪臭味,湖盗为攻下楼船无所不用其极,似乎还将粪便等污秽之物泼到楼船上去。

要换成一般的府军或镇军,在水寨如此凌厉的攻势下早就崩溃瓦解了。可惜楼船上数百精锐要么是秦城伯私养的随扈武力,要么武锋镖行的武卫,战斗意志都很强,装备与训练也不是普通湖盗能比。再说夜里水战,大家只能将楼船当成最后的依赖,在河中央逃都没处逃,只有死命抵抗。另一方面秦城伯也开出大额的悬赏,只要杀出重围,每个人额外再打赏一百两银子,也刺激得武卫与随扈武力更加奋勇作战,现时湖盗的伤亡要远远高过楼船防卫,只是湖盗人数众多,此时仍看不出他们有力竭的迹象。

“进了石梁河就好,杀不尽这些贼人!”石梁县教谕卢东阳略知兵事,他见行动迟缓的楼船终是进入石梁河,狭窄的河道能限制水寨船只大范围机动,反而能让楼船扳回些劣势来,“林大人,有此良机,我们应冲过去尾随辅国将军之后冲出重围,待到上林里稍加修整,再杀个回马枪,一定要给这个乱民贼子一个狠狠的教训才是……”

“卢大人所言甚是!”要不是林缚早就知道前方有大量的水寨船藏在暗夜里,卢东阳的建议有几分道理,林缚一边让人与林宗海通话,要求他们做好准备一齐先往河汊子方向突围,一边给楼船那边发灯火信号,要他们注意前方的伏敌。

这边打杀得如此激烈,潜伏在石梁河道时的水寨船却始终按兵不动耐心等着秦城伯楼船主动钻进陷阱,林缚也暗感洪泽浦诸家水寨势力主事的首领不简单,不过“东阳号”一直没有遭遇湖盗主力,所以也没有跟水寨首领面对面的机会。

※※※※※※※※※※※※※※※※

秦城伯、沈戎、林庭立、梁左任以及秦府诸多幕僚都在楼船二层“飞庐”之中,他们看不懂“东阳号”传来的灯火信号,自然有人解释给他们听。

“什么,前方河道可能有伏敌?”梁左任脸色骤然变得难看。刚以为冲进石梁河局势有了转机,没想到前方还可能有伏兵。他惊疑不定地看向秦城伯,等着辅国将军秦城伯拿主意。

二层舱室给湖盗将灌满油的陶罐跟火把扔上来烧过几回,秦城伯的眉发、将军袍被烧去大半,身上也挂了好几处伤,眉角也给碎石打破渗着血,脸膛十分的难看。水战爆发初时,楼船上有武卫近五百人,此时还能拿兵器御敌的仅剩半数。秦家船队共二十二艘船,此时只剩下一艘船跟着突围到石梁河,船上能站着的仆役、武卫加起来都不足四十人。秦家船队从江宁出发时,浩浩荡荡连家人加仆役、随扈以及雇佣的武卫有一千三百余人,此时其他船上的仆役、家人或坠河淹死,或给杀死,或给湖盗俘获,这两艘船上还剩下不到六百人,叫秦城伯如何有好脸色?

秦城伯凝望着远处的“东阳号”,“东阳号”上点亮的风灯不多,远远看去,只能看到船的轮廓,也看不清影影绰绰的暗影里到底谁是林缚。他啐了一口,将带血水的痰吐在船板上,恨恨骂道:“此子绝非良善,要是我逃过此劫,绝轻饶不了他……他的话只能信三分,我们眼下只能往南突围……”

秦城伯虽说贪财好色,却不能算无能之辈,之前他数次让人打信号要林缚率“东阳号”来汇合,“东阳号”却始终没能闯入楼船两百步的范围之内就给水寨船逼退。

秦城伯知道林缚若能使“东阳号”突过来与楼船汇合,就能替他分担很多的压力,有两艘在骆阳湖中占绝对优势的大船互为援应,又有数艘快桨船来回穿梭,关键“东阳号”与四艘快桨船还有四百多的生力军能够投入战斗,兵合一处,秦城伯甚至有信心将水寨战船阵反过来杀透再突出重围去。

秦城伯沉着脸,他右手拿刀,左手持牌,坐在舱室中间,舱室四壁易引火的木门窗都已经卸掉,十多名披甲武卒守在他周围。他的眼睛虎视眈眈地注视着“东阳号”方向,他也担心前方还有伏敌,要是“东阳号”此时全力杀过来与他汇合,他愿意将此船中的金银分给林缚一半,但是乱战爆发到现在,“东阳号”除了接援四艘快桨船之外,就始终远离整个战场的中心,根本就没有死战突击过来汇合,支援的意思。

在秦城伯看来,林缚完全是投机取巧之辈,他此时完全忘了在上林渡时对林缚这号小角色的羞辱,只盼望着林缚过来汇合,相互援应突围。除了打灯火信号外,秦城伯甚至让人偷偷潜水到“东阳号”上跟林缚谈判并许下重赏,只要能相互配合突出重围,不仅保荐林缚官升三级,还许美女金银财宝无数。只是林缚全无回应,“东阳号”始终在外围,没有“东阳号”做依赖,另四艘快桨船也冲不过来,偏偏水寨势力又以攻陷楼船为核心目标,战术上也只是将“东阳号”阻隔在战场中心之外。秦城伯心急如焚,恨不得一刀将林缚剁成肉酱?要不是看到“东阳号”与水寨船厮杀得也激烈,秦城伯甚至怀疑林缚与洪泽浦水寨势力早就有所勾结。

对于战场上林缚这种明哲保身,保存实力的做法,秦城伯即使痛恨也无计可施,更何况林缚根本就没有护送他的职责跟义务,秦城伯事后想直接追究他的罪责都没有办法。

秦城伯也不敢贸然停船上岸,离天亮还有一个多时辰,正是天色最暗的时间,此时弃船登岸,也许他一个人逃命没有问题,但是他满船的妻妾美婢还有诸儿孙能有几人活下命,可就难说了。

林庭立从去年林缚拔刀对林续宗一事就略知他的性子,当然知道林缚不是善茬,更不可能是良善之辈。看见秦城伯惶急如焚的模样,心里轻叹,早知今日,何必当初?要是秦城伯对林缚有稍微的重视,护送时也让他到这艘楼船上来陪同,此时林缚在这边,难道还愁“东阳号”不全力过来救援?偏偏当时对他轻视得很,此时又巴不得人家来救命。

沈戎不怀疑林缚与洪泽浦水寨势力有什么瓜葛,但是他对林缚的恨意经不比秦城伯少多少,要不是林缚坚持着说要护送秦城伯出东阳府境,他应该在石梁县里调兵遣将来救秦城伯,而不是跟秦城伯一起身陷敌阵。

※※※※※※※※※※※※※※※※

湖口子左侧近岸处停了一艘蒙冲战船,富陵湖水寨当家吴世遗站在船头,前些天一起出现在野人渡的髯须汉子孙杆子也在,他们站在一个三十三四岁的青年身侧,紧张地看向楼船与“东阳号”的方向,这个青年便是洪泽浦水寨二十一家联盟的大当家刘安儿。

刘安儿原名刘靖国,泗州刘镇人,早年贩卖马鞍,马辔为生,人称刘鞍儿,后自称刘安儿。他多年前就在洪泽浦数次聚众举事,虽说后给镇压被充军蓟北,还多次立下战功当上了军官。陈塘驿之战,官兵给东胡人杀得惨败,刘安儿率众逃回洪泽浦,在其舅父杨全的帮助,在泗州刘家堡秘密结寨壮大势力,去年年底淮安府为缉盗营筹集饷银大幅提高洪泽浦的渔税、渔捐,诱发大规模的抗捐运动,刘安儿借机联合洪泽浦诸家水寨势力筹谋再次聚众起义。

“这个林秀才看上去颇为不简单啊,他倒是看出我们在石梁河里有伏兵……”吴世遗年轻时曾给淮安府河泊所抓去当过几年的船工,对灯火传信这一套有所了解,知道“东阳号”与楼船之间信号传递代表什么含义。

“就算他们知道我们在前方设有伏兵,难道他们还会退回到骆阳湖来?”刘安儿说道,他的神色也不轻松,他没有想到秦城伯所乘楼船会如此难啃,令他们伤亡如此之惨重,以后当真要准备几艘大船才行,又说道:“接下来该我们上场了……”

“大当家,最后一战我们顶上去就行,诸多事还要你来主持。”吴世遗劝说道。

“今夜流的血已经够多了,好些兄弟连一把好刀都没有就冲上去搏杀,我焉能躲在后面坐享其成?”刘安儿让左右帮他将甲穿好,拿起陌刀,挥手下令足下这最后一艘预留蒙冲战船往秦城伯楼船冲去。

劫杀秦家船队是为夺秦家搜刮民脂民膏之财用来招兵买兵,壮大实力,可以猜测到秦城伯会将金银财宝大多数藏在他所乘坐的楼船里,再说将沈戎、林庭立、梁左任等官员全部截杀或俘获,至少能使东阳府一个月内组织不起有效的反击跟围剿,为诸家水寨招兵买马赢得时间,楼船势必要攻克才行。

※※※※※※※※※※※※※※※※

且不管林缚发出警讯,楼船已经突进石梁河,就没有回骆阳湖给水寨船围攻的道理,只有硬着头皮往前冲。石梁河给掩盖在暗沉沉的黑夜里,只有微弱的水波的反光,稍远些的岸与河面都分辨不清,秦城伯也没有多余的船只先行放哨,无法探知前方黑夜深处的虚实,只有走一步是一步。

且战且退往南行了里许,都未见有伏兵,难免要松懈一口气,毕竟这边的厮杀丝毫没见放缓,就算有伏兵也见得有多大的用处,秦城伯等人在船上难免会想林缚是在杞人忧天。

这边终于砍断两只蒙冲战船抓附楼船的钩杆,将两艘蒙冲舰甩掉,感觉起了风,秦城伯伸手扬了扬,竟然是东北方向来风,他振奋得哈哈大笑:“天不亡我!天不亡我啊!”楼船被困骆阳湖这么长时间就是因为风向不对,无法借风力扬帆回撤,这时候起了东北风,就算还给两艘蒙冲战船抓附住,秦城伯也有信心借助风帆巨大将两艘蒙冲战船一起拖出水寨船的战线单独加以灭杀。

秦城伯立即令人将湖盗赶出船去,将船尾的主桅巨帆升起来,厮杀了这么久,风帆未给纵火烧毁也是一个奇迹,却在众人以为即将脱困之时,前方黑暗深处悄然驶来十数艘的扒河船。

“伏兵!”秦城伯等人瞬时意识到水寨势力潜藏多时的伏兵终于是现身了,这十数艘扒河船都很矮,加上楼船的风灯在激战中给打灭掉大半,楼船能照出去的灯光很弱,他们居高临下看向扒河船,只看见每艘船上只有五六人拿着竹篙子撑船过来,船上再无其他人。由于楼船箭矢都已射尽,也无法阻止扒河船靠近,只有等他们人蚁附上来厮杀。扒河船靠近跟前,秦城伯就给遮住视野,看不到扒河船在楼船下做什么,就听见有刀斧的劈斫声,秦城伯疑惑不解,只下令升帆快行,将这些扒河船撞开就是,不待多时,就看见船头以及左右侧有火光升腾映照过来,秦城伯才知道这些扒河船上装的都是浇油的干草,四五艘扒河船拿铁钩子钉附在楼船腹下点火烧起,又另有十艘扒河船在前方点燃形成火障,大火又将这远近的夜空映照得通明,能看见火障之后还有二三十艘鳅子船严阵以待,将河道堵了个严严实实。这时候楼船后方又有一艘蒙冲战船拿钩杆搭过来抓附住楼船,洪泽浦水寨势力这是要前火后兵的发起最后的总攻。

秦城伯面色如沮,他朝沈戎、林庭立等人说道:“诸位请待秦某亲自将这些贼人杀退。”言语间是说不出的悲壮,他盼不到林缚驱船来救,又舍不得丢下妻妾子孙,只有亲自披甲上阵厮杀。

“恭候辅国将军杀贼归来。”沈戎、林庭立、梁左任等人此时也只能如此说,他们更想楼船能靠岸让大家弃船逃命,总比留在船上生机更大一些。

待秦城伯下舱去,沈戎抓住林庭立的衣袖,拉他到一旁小声问道:“我们若都落到水里,林缚会不会顺手搭救!”

“辅国将军命丧骆阳湖,总要有人为此承担责任……”林庭立微微一叹,此时命悬一线,也不跟沈戎斗什么心眼,他也觉得即使自己跳河逃生给林缚搭救上船,林缚也不是因为念什么同族同宗之情,而是他也需要有人来承担辅国将军在骆阳湖被劫杀,洪泽浦局势大乱的责任。如此一来,林缚这个小小的九品儒林郎在此次事件里只有大功而无过错了。

沈戎自视甚高,没想到林缚此竖子竟是如此心计,令这满船的文武将官都吃了他的洗脚水。沈戎知道这边爆发最后的激战就是“东阳号”与四艘快桨船冲出重围的最佳良机,林缚势不会错过。他们选择这个时机跳河,要是林缚过来搭救,还将有几分生存的希望,不然凭借他们几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文官想在重围中逃脱生天,是千难万难。

※※※※※※※※※※※※※※※※

林缚注视前面的战局,知道突围的时机已经到来,站在甲板上对前头快桨船上的林宗海说道:“辅国将军已难援救,我们也都尽了全力,想必辅国将军在九泉之下也不会责怪我们。悲伤无益,突出重围回马杀来给辅国将军报仇雪恨才是我们应该做的,我们能否突围在此一举,宗海叔不要有所犹豫,看着‘东阳号’打出的灯火光柱,往前冲就是……”

林宗海也不会去救秦城伯了,再大的功劳,也要有命享受才行,但是他不知道林缚所说的灯火光柱是指什么?正在他迟疑间,“东阳号”尾舱甲板上的灯塔沉寂了一夜这时候终究点燃起来,在河口仿佛一轮圆明升起,数人操纵凹面青铜镜,将灯火投射到前方,竟然将三百步远的水面照得通明如昼,照出突围的路线来。

推荐热门小说枭臣,本站提供枭臣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枭臣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卷三 江宁风月 第一百二十七章 骆阳湖水战(一)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隐形解体的传说 我风靡了星际修真两界 蔷薇犯罪事件 噩梦执行官 洪荒大佬总催更 死对头怀孕了,孩子是我的 唐朝的黑夜:解读唐朝奇幻恐怖笔记《酉阳杂俎》 穿书后反派逼我生崽[穿书] 上将夫夫又在互相装怂 恶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