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 江宁风月 第一百三十章 奇袭上林里(一)

上一章:卷三 江宁风月 第一百二十九章 骆阳湖水战(三) 下一章:返回列表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东阳号”刚冲出水寨阻截的船阵时,已经是拂晓时分,四野散发出微弱青光,使得深藏了一夜的湖山林野都露出剪纸似的幽暗形状来,这时候上林里方向突然烧起大火了,火光将西南角清晨的天空烧得通红。

林缚、林庭立、林宗海、林梦得等人都是大惊,上林里是林族的扎根立本之地,这火烧得诡异,按说洪泽浦水寨势力应该分不出兵力去袭击上林里。再说他们昨夜护送秦城伯到骆阳湖遇袭时,上林里还留了乡勇三百余人,石梁县刀弓手一百余人,哪会这么容易就给别人得手?但是看上林里起火的时机,分明又是一伙人就等着骆阳湖这边水寨势力得手后再在上林里配合着发动突袭。

沈戎一箭给扎中胸口昏迷不醒,出气多出气少,船上不便施救,只能先放到舱室里让人看护好,梁左任也受伤不轻,没有精力再参与议事。林缚这才接林宗海上船来,毕竟林庭立都在船上,在这种情况,上林里乡勇都会倾向听从林庭立的指挥,林缚再阻挠林宗海上船也没有意义。

林庭立是东阳府从五品通判,沈戎昏迷不醒,东阳府大小事自然由他来主持,不单乡勇听他指挥,残存下来的东阳府马步兵一百五十余人也唯他马首是瞻。

此外东阳乡绅中柳卫中在致仕归乡养老前曾担任正五品兵部郎中,算是东阳府极有声望的名士,遇敌时他一直在楼船上,也侥幸未受半点伤。将柳卫中接上船来,问寒问暖过几句,才知道他竟然是柳西林的叔爷。柳家在东阳算不上大家族,柳卫中在官场混迹了一辈子致仕也才是正五品兵部郎中,还恩荫不到后人,到柳西林这一代人读书不成,反而好武事,进了东阳府军当了武官。柳卫中在兵部任职多年,与军中有些渊源,曾在秦城伯帐下任职,所以在东城尉一职的人选中,秦城伯才替柳西林说话。

梁左任无法参与议事,卢东阳乃石梁县正八品教谕,石梁县的大小事务自然也由他暂时代梁左任处置。

除东阳官绅外,林缚最终救下的秦家人也不少,共救下随秦城伯到江宁赴任的次子,幼子以及长孙,长孙女以及秦城伯的妻妾,儿媳,丫鬟,女婢以及秦府幕僚,随扈及家属将近百人。但是想比秦城伯离开江宁北上是浩浩荡荡千余人的队伍,秦家此次受挫已经不能用凄凉来形容了。秦城伯以下秦家直系亲属及妻妾伤亡或被俘就有近百人,秦家多年来所私养的近五百名随扈武士几乎是伤亡殆尽,大量携带北上的金银财宝都落入敌手,秦家虽说在钟离县仍有些实力,但也是元气大伤,特别是秦城伯死去,秦家就难以再恢复往日的荣光了。

林缚将林庭立,柳卫中,卢东阳,林宗海等人请到尾舱顶层甲板上议事,林梦得没有功名,官职在身,所以没有资格参与议事。骆阳湖惨败已经定局,上林里也必定是遇到敌人的突袭,石梁县城方向尚是平静,辅国将军秦城伯在骆阳湖被劫杀一案,短时间之内就会震动朝野,洪泽浦诸水寨会马不停蹄的招兵买马举事,接下来要怎么做,林缚也无法乾坤独断,这时候要尊重林庭立,柳卫中,卢东阳他们的意见了。

上林里情况不明,柳卫中,卢东阳都建议停船靠岸,取道直接去石梁县,东阳府尚有七百余马步兵驻守石梁县,兵合一处,将有一千两三百人,他们都希望能守住石梁县待援。

林缚自然要快马加鞭赶回上林里去,盈袖,赵虎以及孙敬堂等人都留在上林里,他此时十分担心他们的安危,他说道:“天还昏黑,我们奋战了一夜,都十分的疲惫,都要在船上吃些东西稍加休息才行,不然没有马匹,徒步走回县里,要是路上遇到伏兵如何是好?兵卒还好,桨手近百人,秦家脱劫家属百余人,要他们乱糟糟的下船走路,怕是够呛,我看下路走路,还不如将上林里的贼寇杀退,再从上林里坐船回县里快捷!”就算上林里遇袭,偷袭上林里的贼寇也势必料不到他们会这么快从骆阳湖脱身,林缚决计要快船杀回上林里,他邀林庭立,柳卫中,卢东阳,林宗海等人上顶层甲板来议事,却没有让船停下来。

赶到上林里在船上还能歇息一两个时辰,再说这边的主力就是上林里近三百乡勇,要这些乡勇弃上林里不顾而去石梁县,也不大可能。

柳卫中,卢东阳都看向林庭立,林庭立既是林族能做主的人,也是目前东阳府能主事的人。林庭立蹙着眉头,于公来说,他应该以稳定东阳局势为第一要务,去石梁县将那里的七百马步兵掌握在手里并立时调兵遣将清剿洪泽浦水寨势力才算是处置得当,但是叫他弃上林里于不顾也不可能,三百乡勇都眼巴巴的看着这边,他怎么能将这三百乡勇都拉到石梁县去?

“我与卢大人上岸直接去石梁县,东阳马步兵我们带走。”林庭立看着林缚说道:“东阳官绅不愿跟我们走的,就留在船上,与秦家人你要一并照顾好,三百名乡勇我都留给你,我让宗海跟我去石梁县……”

沈戎命悬一线,及时能保一命,短时间内也难主事,更何况沈戎还要承担辅国将军命折骆阳湖的罪名,林庭立只要此时处置得当,补东阳知府缺在南面主持清剿洪泽浦水寨势力是当然之事。

林庭立此时根本不担心林缚能跟他争夺族权,让林宗海留在身边带去石梁县,将乡勇大胆交给林缚指挥,就是希望林缚能果断处置好上林里的一切变故,他此时对林缚的能力,心计再无轻视。骆阳湖之变,上林里同时遇袭,对林族既是大危机也是大机遇,林庭立知道渡过危机,抓住机遇,此等关键时刻就不能再束缚林缚的手脚。

分兵也是无奈之举,林缚当下不再犹豫,也不用停船,拿绳梯将林庭立,卢东阳,林宗海等人送到马步兵快桨船上,柳卫中等官绅怕上林里祸福难卜,想着折去石梁县城更安全一些,十多人都上了快桨船,受重伤昏迷的沈戎以及梁左任也交给他们一起带走。

将那两艘快桨船的缆绳解开,“东阳号”行速又快了一些,林缚率领三百乡勇与劫后余生的秦府百余人往上林里杀去。林梦得与赵青山、林济远、陈寿岩等乡勇头领俱十分焦急,但是沿途没有看到有贼寇北窜,林缚反倒安心下来,表明上林里虽说遇袭,还没有完全失陷。

上林里是市镇,没有堡垒,但是林家大宅建得比一般的堡垒还要坚固,要说上林里最后要还有什么地方没有失陷敌手,就应该是林家大宅了。贼寇偷袭上林里,要不能将林家大宅攻下来,意义就不大。这应该是上林里方向起火一个多时辰却没有流寇北窜的原因。

林缚昨夜借护送之名随秦城伯去骆阳湖时,就担心洪泽浦水寨势力一旦在骆阳湖顺利得手会趁势进攻上林里拿下洪泽浦以南的这个要津,所以要赵虎与顾盈袖十分的小心。赵虎她娘,媳妇以及两个妹妹都直接住到林家大宅去,跟在顾盈袖的身边,赵虎带着十名武卫在村西头观望形势,稍有风吹草动,他也会先带人去林家大宅跟顾盈袖汇合。另外顾盈袖掌权以来,也招揽了二三十名庄客,加上其他护院,仆役,在林家大宅固守一段时间没什么问题。

另外,西河会的乌篷漕船装好几艘新茶先回江宁去了,但是孙敬堂还带着不少人留在上林里,一旦遇变,孙敬堂他们要是没有给偷袭,要么驾船远避,要么会去找赵虎联络。林缚觉得孙敬堂等西河会的人也应该没有大事。毕竟乡勇营地在上林溪南岸,贼寇偷袭上林里,应该先偷袭乡营才是,将乡营击溃才能任由他们在上林里肆意妄为。此外昨天给梁左任丢在上林里的一百多名石梁县刀弓手倒没有多大用处,甚至有可能跟着趁火打劫。

船到下林里,遇到从上林里逃出来的村民,才知道偷袭上林里的这一伙人马不多,但是具体多少人,逃难出来的村民也不清楚,有说两三百人,有说四五百人,关键是谁也没有想到这伙人马会对上林里突然下手。给偷袭,乡勇猝不及防吃了大亏,给夺了营,二公子林续宗也给对方一刀杀死,在北岸上林渡的石梁县百多余刀弓兵也是没有大用,一击就溃,只有数十名乡勇与一些村民及时逃进林家大宅固守待援,这路人马一面围住林家大宅,一面在上林里烧杀掳掠,似乎并不急着将林家大宅强攻下来。

“赵能!”林缚与林梦得听到这个名字汗毛都炸了起来,倒不是怕他,只是万万没有想到这个奴才会成为心腹大患还给上林里带来这么一场大灾难。林缚与林梦得面面相觑,倒不难猜出其中的蹊跷来。

去年林缚设计将顾悟尘遇刺的嫌疑转移到二公子林续宗的头上,迫使二公子林续宗将私养的七八十名骑兵逐出东阳府,以免使林族受刺顾案的牵连。林续宗当时怕这些私兵离开东阳府之后就无法控制,特意让当时给打伤臀腿的赵能一起跟过去控制这股骑兵。这些私兵都林续宗拿重金收买的异乡人,绝大多数是打家劫舍给官府通缉在自己家乡无法安身,被迫脱逃异乡者,这些私兵说到底只向银子孝忠,谁给奶谁就是娘。但是林缚与林梦得没有想到,赵能这个林族家生子能在半年时间里将这支骑兵掌握在手里,还反过来凶狠地咬林家一口。

林缚这时候也能够判断,赵能率领这支私兵在洪泽浦西北山地当流寇时应与洪泽浦水寨势力勾结上,这时候才会配合洪泽浦水寨偷袭上林里。赵能不急着攻克林家大宅,是想等洪泽浦水寨势在骆阳湖获胜之后派人马过来一起攻打林家大宅能少些伤亡。赵能去年离开上林里时,随他而走的私兵不过七八十,现在虽然不清楚赵能究竟带回来多少人,但应该不少于两百人,说不定赵能已经给洪泽浦水寨势力完全拉拢过去了。

现在最有利的就是“东阳号”一路上没有耽搁片刻,赵能还不知道这边有三百乡勇已经脱离了骆阳湖战场离上林里只有不到十里的水路。

推荐热门小说枭臣,本站提供枭臣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枭臣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卷三 江宁风月 第一百二十九章 骆阳湖水战(三)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飞剑问道 闻风拾水录 唐朝工科生 老攻他以貌取人[快穿] 迷人的山顶 道君 云海鱼形兽 历史的真面目 屑老板只想赚钱不想搞事 医生杜明:没有人是干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