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 江宁风月 第一百三十七章 时局糜烂(一)

上一章:卷三 江宁风月 第一百三十六章 长驱直入 下一章:卷三 江宁风月 第一百三十八章 时局糜烂(二)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这边河堤已经改建成临时的渡口,封锁河道的浮桥也有一截能够开阖,方便船只通过。

林缚与杨朴赶到岸边,船队也刚刚通过盘查过浮桥关卡,“东阳号”已经进了浮桥关卡靠岸停泊。

诸司派出的慰问官员将秦城伯的遗孀及家人都接下船来,另外准备了三艘官船送她们先回江宁去。秦家人的去留,要等钟离秦族派人过来处置,辅国将军亡故洪泽浦,燕京多半也会有抚慰特诏过来,对秦家子弟也会有特别的抚慰。

秦家人中女眷居多,担惊受怕了这么久,在暗无天日的下舱室里压抑了这么久,上岸来看到朝廷大军驻扎在此,顿时有了主心骨似乎的,心里的惊惶、悲恸都尽情宣泄出来,岸边柿子林前的空地上哭啼声一片。

秦城伯也是知道享受之人,妻妾成群,美婢如云,除了年老色衰的几人或秦家女儿,其他女眷秀色皆佳。

秦城伯任江宁守备将军时,对下面盘剥得厉害,虽说这边大营将卒十多日都还是他的麾下,但彼此间都没有什么香火情在,对秦城伯在洪泽浦被劫杀,许多将卒甚至觉得大快人心。此时岸边聚着许多兵卒对貌美的秦家遗孀嬉皮笑脸的指指点点,更有甚者打着呼哨,负责出面抚慰的官员看不了过去,让人将嬉闹围观的将卒都赶走。

到江宁逃难的林家人、顾家人这时候也都到岸上来透风。

顾盈袖在林缚身边心里没有惊慌,气色也好,在营火的照耀下,比那些给吓坏的莺莺燕燕更是容光艳丽,自然也吸引这些将卒的目光。

顾盈袖看见林缚与杨朴走过来,在大庭广众之下也不好主动朝他们走过去,目光盈盈看过来。

“大小姐。”杨朴仍以顾盈袖在顾家时的旧称唤她,“大人不便出来,让我问候你一声,到江宁后,让你先住进府里,这边已经派人回江宁报信给你安排一座院子……”

顾盈袖看了林缚一眼,跟杨朴说道:“烦杨叔跟我二叔说一声,盈袖很感激二叔的关心,但是盈袖生是林家的人,死是林家的鬼,老爷还在用汤药,盈袖怎么能独自住到顾府去?”

杨朴心里奇怪,此时是大小姐脱离林家的良机,大小姐仍年轻貌美,待林庭训去世后,大人就可以做主再替她找一个夫婿嫁了,以后也有个依靠,不至于孤苦伶仃到老。但是大小姐坚持不肯脱离林家,杨朴这时候也不便说什么,想着待日后让大人亲自劝说她就是。

“林秀才,上林里的局势何时才能稳定下来?我们去江宁是先买块地,还是进城里租几栋院子先住下?”六夫人吃力的将十一岁的小公子林续熙抱在怀里,走过来问林缚话。

二公子林续宗已死,大公子在燕京前程无量看来不会回来,在她看来再没有人跟她儿子争家主的位子,只是她以前依靠的林宗海不在身边,她不得不跟林缚来商量,毕竟什么事情她一个妇道人家都不能抛头露面来做。她也认清了,在江宁也不得不暂时依赖林缚。

“乡勇是不可能给允许进城的,再说随林家到江宁避难的上林里乡民也有上千人,我们不能不闻不问。”林缚说道:“在江宁城外,有临时安身的地方,条件会艰苦些,就要暂时委屈六夫人了。”

这时候有许多话都不方便说,林缚将曹子昂、赵虎、周普、林梦得等人找来,让周普陪他留在军营。上林里四百多乡勇,编制整齐的林济远、陈寿岩部两百余人都也暂时留下来,赵青山部近百人整编制以及沿途收拢了百多乡勇,都由曹子昂、赵虎、林梦得等人先领去河口暂时安置下来,诸多事他们先商议着,等他回去再做决断。

吩咐过,林缚又与杨朴等人去安慰顾家人。

这时候已得到确信,石梁城县被刘安儿所部攻陷,石梁河两岸的流民也多跟着骚乱起来。虽然林缚及时派人传信过去,但是大部分顾家人都以为林缚在危言耸听,只有三五十人拖家带口逃出来,此时都后怕不已,心有余悸,也担心留在湖塘的亲友。

石梁县北境敌情不明,这边也不可能为了顾家人派一支军队进去接人。

在浮桥以南的西岸空地滞留到子夜后,宣抚使王添,按察使贾鹏羽等官员才出面来抚慰秦家人,直折腾到拂晓时分,众人才从古棠县北境坐船出发继续前往江宁。周普与十名武卫陪同林缚留在军营等候诸巨头随时召见。

按察使司在稍里侧的方位也扎了一座营地,贾鹏羽、顾悟尘与按察使司诸官吏将使司所辖千余缉骑带了六百人在身边驻扎在这里。林缚带着林济远、陈寿岩两部乡勇两百多人到这边营地暂驻。

虽说镇军战斗力低下,但是江宁守备军的营地颇有规模,按察使司的营地则要简陋、混乱得多。

林缚带着人过来时,马朝正在那里发脾气教训人,看见杨朴陪着林缚他们过来,无奈地笑道:“这些龟儿子,要是拉到燕北去打仗,只能让东胡人的刀变钝一些……”

“江宁承平以久,缉盗捕匪诸事又多委托地方,无法苛求啊。”林缚说道。

他看到营地西边还有一座独立的小营地,奇怪地问道:“那边是哪家的人?”

“那里是柳西林率领东城尉的一营兵卒,你这时未必能见到柳校尉。”杨朴说道:“李卓严禁守备军插手地方事务,古棠县刀弓手与捕快,衙役人手有限,内卫诸务只能从江宁调一营马步兵过来。柳西林刚刚接手东城尉才三五天,情形还要混乱。张玉伯也过来了,不过他这时应该跟古棠知县在朝天驿那边坐镇。谁晓得朝天驿一带的流民竟然很可能超过二十万众……”

林缚没有多说什么。

李卓虽然给缚住手脚,还是尽最大的可能稳定住朝天荡北部的局势。

朝天驿一带的流民就超过二十万人,整个古棠县里的流民怕有三四十万之多,一旦骚乱起来,局势将很难控制。

正确的处置就是在关卡、要隘派驻重兵戒备,强行割断与外界的联系,然后再加强内卫治安,增加抚慰流民的措施,缓解主客户之间的矛盾,就能将局势暂时稳定下来。

李卓严禁镇军插手地方事务的原则也是正确的,一方面能保证镇军的单纯性,另一方面就是不至于使镇军为地方事务维稳事务分散了兵力。但是江宁守备军的根子已经腐烂,也不是李卓能力不够或者威望不足,任何人要改变现状绝非一日之功。

要平定洪泽浦的局势,说起来也简单,使李卓总辖全局,将洪泽浦周边的局势先稳定下来,限制刘安儿所部势力与影响往濠州、东阳、淮安诸府腹地渗透。原东闽军陈芝虎诸部还在淮上、中州等地清匪,调一支数千人规模的精锐战力过来,大局可定。

事情要能这么简单就好了,顾悟尘直到天蒙蒙亮才从大帐议事完毕回来,林缚也没有多嘴多舌去议论平叛大略的事情。

楚党要将陈信伯驱出中枢,要千方百计的限制李卓的影响力,哪里会轻易将洪泽浦平叛大功送给李卓?

骆阳湖水战时,曹子昂、葛存信率领所伪装的四艘渔船混进去,浑水摸鱼劫获得本该属洪泽浦水寨的战利品共计精良兵甲八十余副,一千两重的私铸金球八只,一千两重的私铸银球四十一只。除去兵甲,金银折官银近十万两之巨,这笔巨额财富折重也不过三千余斤,若是计算体积,与四百斤水相当。

四百斤的水能占多大的地方?一个稍大一点的水缸都装不满,这些金银私藏到“东阳号”上,当真是神不知鬼不觉。

洪泽浦水寨所得恐怕在林缚他们浑水摸鱼所得十倍以上,再加上洪泽浦水寨又连续攻克泗州城、石梁城、上林里,所得更丰。

上林里富户很多,金银财富还是其次,上林里是江宁北面最重要的粮市之一,东阳府境内的诸多大田主,每年丰收季,除了留足自家一年所需米粮,会将余粮运到上林里来待价而沽。虽说夏收季将至,上林里诸多粮商都准备清仓收购小麦,但是市面存粮通常不会低于十万石。

此时洪泽浦沿岸,特别是石梁县以及泗州境内数计十万亩计的良田小麦收割在即,东阳府、濠州府官府与大田主们失去三四十石的税粮、租子粮,问题不是很严重,但是这批税粮跟租子粮给刘安儿所部征去,问题就严重多了。

泗州位于洪泽浦形势之中,却以产铁器闻名。石梁县城看似鸡肋,但是有助刘安儿所部控制洪泽浦以南的形势。解决洪泽浦危局,宜速不宜迟,要是给他们时日,周边又有无数可招揽的流民,谁知道他们的势力会扩大到什么地步。

看到李卓敦促江宁守备军在古棠县境内稳扎营盘,可见他对自己总辖平叛之事不抱希望,只求能稳定江宁府的形势,可见他对朝中党争的形势认识是清醒的,他恐怕也认识到朝廷不可能调他的旧部来江东平叛。

林缚从上林渡撤回来,看到古棠县北局势糜烂,而诸巨头还在这边安心商议,就知道速战速决洪泽浦已不可能,心里恨恨地骂了一声,这该死的党争!

推荐热门小说枭臣,本站提供枭臣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枭臣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卷三 江宁风月 第一百三十六章 长驱直入 下一章:卷三 江宁风月 第一百三十八章 时局糜烂(二)
热门: 风雪追击 一朵桔梗花 不装傻就要被迫嫁入豪门[穿书] 末世贸易男神 封锁 山河表里 四魔头 反派跟我穿回来啦 醒来后发现自己成了传说 云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