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 江宁风月 第一百三十九章 民生谁来计(一)

上一章:卷三 江宁风月 第一百三十八章 时局糜烂(二) 下一章:卷三 江宁风月 第一百四十章 民生谁来计(二)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按例,乡勇禁用强弓、弩器以及陌刀类的兵器,按察使司有一个好处就是监察地方武备,顾悟尘以按察副使身份以两百乡勇为护卫前往东阳府总领其境平叛剿匪之事,许多事都可以从权。

顾悟尘次日午时从北棠县北境动身前往东阳时,林济远与陈寿岩所率领乡勇从武库支领蹶张弩十件,臂张弩二十件,步弓六十件,陌刀二十件,合甲六十件,骡马车二十辆,顿时使乡勇武备焕然一新,很有模样。此外,林缚给林济远、陈寿岩各带五百两官银去东阳府以备万一。

东阳只有石梁县陷入敌手,府境大部还算平静,除了两百乡勇外,杨朴与马朝还率两百缉骑护卫顾悟尘,倒不用担心境内小股流寇的袭扰。

提督左尚荣昨天夜间就出发前往濠州府,顾悟尘用过午餐就从古棠县北的大营出发。林缚也没有在大营滞留,将顾悟尘等人送上西行道路后,他与周普及诸武卫也骑马从石梁河西岸的泥路直接前往朝天驿坐船回河口。

已经是初夏天气,沿岸古柳垂荫,野草已有没胫高,河水清漾,刚下过一阵雨,道路泥泞,林缚与周普策马缓行。

“林大人……”

听着高宗庭的声音在后面相唤,林缚勒住马回头看过,就看见十数名骑卒簇拥着一辆敞壁带柱蓬的马车而来,高宗庭坐在马车里唤他。

“高先生也回江宁?”林缚勒住马等高宗庭坐马车靠近,他要跟李卓一系保持距离,也没有必要在路上遇到不说话。

“我去朝天驿,没想到能跟林大人同行。朝天荡北岸掩留流民最多,督帅始终放心不下,怕出乱子,要我再过去看看。”高宗庭说道。

“哦。”林缚冷淡地应了一声,在李卓与顾悟尘,他只能选择顾悟尘。

“林大人对洪泽浦平叛一事,有何看法?”高宗庭对林缚的冷淡视而不见。

“林某位卑言轻,林某有什么看法不重要,重要的是督帅跟诸位大人的看法。”林缚说道。

“林大人也觉得任局势拖延下去,对社稷有利,对洪泽浦沿岸两百余万民众有利?”高宗庭不肯轻易放过林缚。

林缚轻轻的一叹,看着远处的清漾河水,说道:“我林族地被水寇侵占,我当真希望能早收复失地,但是当今圣上跟朝中大人自有定计,我等皆微末。说起社稷、民生,我上回经过朝天荡北岸是七八天前,看到多数流民都还滞留在夏季汛期水位线以往的河滩区,春后涨水以来,这些流民自发的在河滩外围筑堤,这是很凶险的一件事,想来督帅与高先生有所觉察,林缚在这里只是多一句嘴……”

“哦?!”高宗庭脊背陡然坐直,下意识地问道:“有何凶险?”

“那是林缚多虑了……”林缚不肯再说,只拿眼睛看着高宗庭。

高宗庭不是蠢人,他转念就想到林缚是在提醒什么凶险,陡然间吓了一身冷汗。

滞留河滩的流民自发筑堤自然是简陋之极的泥堤。春季涨水,朝天荡里的水是一寸寸的涨起来,水势平缓,泥堤能将水挡在河堤之外。但是一旦扬子江形成洪峰冲击下来或者水位涨到极限,泥堤便如纸糊似的易碎,此时滞留在河滩地里的十数万流民就如坐在火山口上一样凶险。

高宗庭之前一直替李卓留意观察江宁城里的事势,李卓进江宁后十数日,接管江宁守备军诸多事就足以让他们忙得人仰马翻,遇到洪泽浦乱事,他们马不停蹄地约束江宁守备军开拔到古棠县北境驻防,才过去三天,根本就没有注意到河滩地里的凶险。

“古棠官吏皆该杀!”高宗庭恨恨地骂了一句。

林缚眼望着薄阴青空,没有说什么,高宗庭一点都不诛心。

扬子江每年都有汛情,为保南岸的江宁城不受洪水的威胁,立朝以来就严禁在朝天荡北岸筑石堤,便是将朝天荡当成蓄洪区,将朝天荡北岸当成泄洪区。

两百余年来,朝天荡北岸的民众也摸出一条规律,以朝天荡湖域的蓄洪量,从朝天驿、灵岩山南麓一线筑泥堤,基本能抵挡住夏秋季涌入朝天荡的汛水。官府又沿河堤修筑西去涂州的驿道,这进一步加固了河堤。古涂驿道就成了明显的分界线,古涂驿道北侧是良田、庄园,驿道南侧的大片河滩地虽说冬季枯水期露出有数十万亩多广,但实际上与朝天荡一起,都是蓄洪期。

寻常人不知道水文,看不出其中的凶险也没有什么好奇怪。当世杂学匠术就不受重视,换成书生看到流民在河滩外侧筑泥堤,多半还要盛赞此举能圈出十数万亩养民良田呢,但是地方官吏绝不可能不知道详情。从年节前后到现在,滞留在河滩地上的流民十数万众,窝棚一座接一座,在月夜下有如森然坟林,然而数月古棠县官员装聋作哑,视而不见,对此却无只言片语的警讯,其心当然可诛。

高宗庭戟直背脊,朝林缚作揖道:“宗庭有一请求,望林大人为十数万民生计不要推脱。我先赶去朝天驿,请林大人今日在朝天驿逗留一夜……”

楚党势大,林缚借顾悟尘在江宁崛起,此时绝不可能脱离顾悟尘,他知道林缚定然不肯跟他公然一起到朝天荡北岸察看河滩的情况。但是林缚注意这个问题,有自己的看法,高宗庭希望到时候能跟他商量主意。

林缚心里轻叹一声,说道:“我到朝天驿要找左司寇张大人喝酒,今夜多半也过不了江。”这边到朝天驿还有近百里路,他们赶到朝天驿也差不多要天黑了。

高宗庭再无耽搁,他当下就弃了马车,骑上马快马加鞭赶往朝天驿。

再有一个月就进入汛期,河滩要真是凶险,要在一个月内将二十万流民不出乱子的另迁地安置,绝非一件易事。这件事本是江宁府县的职责,但是这事情没有摸清楚了然全局之前,也无法跟地方官府摊牌。

高宗庭他们不顾路途泥泞,不惜马力的快马绝尘而去,林缚胸口总堵着一股子难以吐尽的郁气,他与周普也加快行速往朝天驿赶去。令林缚料想不到的,他们走出二十里,竟然看到庆丰行几艘商船正在石梁河里缓缓南行。

看着商船主桅悬挂的庆丰行商旗,林缚在河堤上勒住马,与周普对望了一眼。

计算时间,庆丰行这几艘商船应该是在午前通过古棠县北的浮桥关卡。林缚他们从骆阳湖一路南撤,能肯定石梁河里没有什么大型商船滞留,庆丰行的这几艘商船要么在石梁县的其他河道里,要么就是在他们之后才从骆阳湖出来。

奢家暗中支持刘安儿等洪泽溥水寨势力聚众造反根本就不是什么难以让人相信的事情,奢家暗中参与也就能解释为什么上林里以南的流民会乱得这么快。

林缚发恨地鞭抽马臀,往南奔驰而去。

超过庆丰行商船时,看到船头站在几人看过来,两边相隔不过十多丈,其中一名青衫青年,林缚曾在奢飞虎身边见到过好几回,他应该是奢飞虎带来江宁的重要谋士。

林缚心里也越发肯定洪泽浦乱事里奢家有脱不开的关系。

※※※※※※※※※※※※※※※※

商船船头,青衫青年看着林缚与诸武卫驰骋而去,眉头微蹙,跟着身边中年汉子说道:“他便是林缚。他在骆阳湖进退有据,毫无慌乱,似有备而来。又有消息说洪泽浦水寨间有人隐瞒战利品,指不定就是他在里面捣鬼啊。”

“在白沙县时见过,那时他与此时气度迥异啊,这样的人物最好一刀杀了干净,免得以后成为大患。”中年汉子说道:“听说少夫人想拉拢他?”

“少夫人那边且不管。”青衫青年说道:“他身边十一人兵甲俱全,都非庸手,所骑也是好马,给你多少人能有把握不留痕迹地除掉他?”

中年汉子看了看石梁河里都是前往江宁避难的船只,河堤上报信骑卒往来不断,想要不留痕迹地扮成流寇将林缚劫杀在荒郊野外,难度很大。当然,真正要下诛杀令,也要少侯爷与少夫人点头才成。

中年汉子换了一个话题,问青衫青年:“此时暗中资助刘安儿,还派人帮他练兵,若是给他成了气候,岂不是养虎为患?”

“让他成了气候又如何?”青衫青年笑道:“要是朝廷能如此容易给推翻,你与我以及十年来死去的东闽男儿便就认命罢……”

中年汉子也释怀一笑,自己当真是想多了,都说百足之虫虽死不缰,朝野基本秩序仍在,中枢对地方的约束仍然强而有力。要说聚众造反,这十数年来,中州、淮上、晋中、西秦诸地何曾断过?最盛时,杆子多如牛毛,夺县者也时有之,东闽数万精锐过境清匪,还不是都偃旗息鼓躲入深山?

青衫青年又笑道:“眼下最重要的是要将元氏的根基一点点的挖掉使其浮动,才有天下诸雄逐鹿的机会。”

他也不确信奢家就有多大机会,但是朝廷缓过气来,多半不会容忍奢家在晋安自成一体,但是群雄并起,奢家再不济也能自保。

推荐热门小说枭臣,本站提供枭臣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枭臣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卷三 江宁风月 第一百三十八章 时局糜烂(二) 下一章:卷三 江宁风月 第一百四十章 民生谁来计(二)
热门: 怨灵 命运魔方 乡村活寡美人沟 德国式英雄 名门 欧美风聊斋 我的竹马超难搞 命犯宿敌 京极堂系列01:姑获鸟之夏 男主为我闹离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