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 江宁风月 第一百四十章 民生谁来计(二)

上一章:卷三 江宁风月 第一百三十九章 民生谁来计(一) 下一章:卷三 江宁风月 第一百四十一章 林庭训之死(一)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林缚与周普及诸武卫快马加鞭,黄昏时赶到朝天驿渡口。

林缚在古棠县北境的军营前后耽搁了两天,船队已经将诸人都送去南岸安置,“东阳号”返回北岸就停靠在朝天驿渡口等林缚他们过来汇合,柳月儿、小蛮也随船到北岸来。

这两日,林缚心间始终堵着一口郁气,看到柳月儿、小蛮娇媚的脸蛋与关切的眼神,心间沁入暖流,便暂时将烦心事抛之脑后。

林缚不知道张玉伯在不在朝天驿,派人去找。他上了船,“东阳号”到河口整理过,二层舱室铺了锦榻,想来是特别照顾二女。骑快马走了一百多里地,加上这些天都没能好好的休息,身上又带了伤,林缚坐到锦榻上,闻着二女身上传来的香气,便觉得骨头都快累散架,问道:“你们怎么到北岸来了?还以为明天才能见到你们。”

“你不要怪柳姐姐,是我缠着柳姐姐过来的。听说你右胳膊受了箭伤,吃饭洗脸都不能,我跟柳姐姐不过来伺候你,你不是要多饿一天的肚子?”小蛮脆生生的说道,小巧的嘴角微微翘着,红唇微张,伸手去抹林缚的脸颊,抹下一层灰垢,“你看你,都脏在什么样子了?”也不嫌林缚身上脏,半个身子依在他身上,又俏皮伸手摸了摸他下颌的胡茬子,说道:“胡子都没有人伺候你刮。”

“我又不是两手都受了伤。”林缚说道:“这几天大家都风尘仆仆,我哪里有心思收拾仪容?”又带歉意的跟柳月儿说道:“我未料到石梁县会这么容易就失陷,也没有派人去县里将你父母兄嫂接出来,你会不会怨我?”

“最重要是你平安回来。”柳月儿轻语道。她也不说其他的,看林缚胳膊上裹伤口的白布还有渗血,问道:“箭伤怎么还没有结疤,要不要赶紧回去让武郎中看看?”

她的心思这几日都系在林缚身上,也有担心父母兄嫂的安危,总是比不上对林缚的关切,这时候给林缚提起来,又暗暗自责对父母兄嫂的关心不够。

“没什么大碍,骑快马过来,不小心崩了口子。”林缚说道。创口崩裂流血都不是什么大事,最怕伤口感染发炎,所幸没有。

※※※※※※※※※※※※※※※※

派去找张玉伯的人很快就回来了,张玉伯不在给临时征用衙署的驿馆里,说是与古棠知县梁文柏午后就去了西边的十六里铺。

林缚给张玉伯留了口信,坐船沿朝天荡北岸往西边的十六里铺行去。说是去十六里铺跟张玉伯汇合,林缚也想坐船更认真地看一看分散在朝天荡北岸河滩上的流民状况。

夕阳余晖下,从河汊子口往西,河滩上流民窝棚连绵不断,还有大片的滩地给开垦成良田。

江东种植的都是冬小麦,差不多已经到了收割的季节。此间流民大量聚集都是年节之后,开垦的荒地里多是春后补种的春小麦,此时才长有尺把高,绿油油的,生机盎然。浅水滩里的芦苇有膝盖高矮,看到有许多人拿着简陋渔具赤足站在浅水里捕鱼,林缚心想或者是李卓上任后将江宁守备军府加征的渔捐给撤了。

要是不去想汛期即至的凶险,此时江宁府县紧急采取诸多缓解主客户,地方与流民矛盾的措施之后,流民的生存艰难有所缓解,府县衙门在朝天驿、十六里铺几个大的流民聚集区都设了粥场,眼看着河滩荒地将有收成,最早到河滩上圈地的流民多半也会有滋生在这里定居的念头吧。

沿原河滩外围,流民自发筑成的泥堤断断续续有二十多里长。河堤断口多为溪口、河口,也有些区域将泥堤筑成土围子,聚集同乡流民居住。从河汊子口出来往西行了有六七里水路,明月皎洁将河滩地照得一片惨白,远远看见有好些人影子在泥堤深一脚浅一脚的走着。

泥堤上有人往这边喊:“金川司狱林大人可在船上?”

是高宗庭的声音,林缚犹豫着要不要放船过去。

他犹豫间,张玉伯也在堤上喊:“林缚可在船上?”

不知道张玉伯怎么与高宗庭碰到一起,林缚让人将“东阳号”上备有一艘轻舟放下水去,将高宗庭、张玉伯等人接上船来。“东阳号”吃水深,无法靠岸,船上备有两艘轻舟,一次可接送六七人或一两千斤货物上下“东阳号”。

与高宗庭、张玉伯一起的还有古棠知县梁文柏。

张玉伯与梁文柏前往十六里铺视察流民安置情况,回程途中遇到察视河滩泥堤的高宗庭。

“月夜清辉,清风拂面,张大人、梁大人、高先生三人真是好兴致啊……”林缚将三人迎上船来,故作糊涂地笑着说道:“船上也有好酒,朝天荡里波澜不兴,我让人将桌子摆到甲板上来,如此好兴致,总不介意多我一人吧?”

“哪里是有什么好兴致哦?有酒菜快拿出来也好,我们肚子都饿瘪了。”张玉伯与林缚说话随便,看着尾舱二层舱室明窗有丽人倩影映来,又爽朗地朝林缚笑道:“要说好兴致,你才是好兴致,何时能吃上你与柳姑娘的喜酒?还是说就凑今日?”

林缚尚未娶妻,纳柳月儿为妾不能公开举宴,只能简礼从便,择日不如撞日,今夜这顿酒便算成亲酒也无不可,张玉伯才有这样的说笑。

林缚只是笑笑,说道:“少不得请你喝酒。”

林缚不能太轻慢了柳月儿。即使不能公开请宴,也要请个媒婆说项,按八字挑选日子,彩礼备齐。

倒不是说林缚很赞同繁文缛礼,但是柳月儿是性子传统的女人,行这些礼节就是给她尊重,给她安慰。更何况柳月儿父母兄嫂都陷在石梁县里音信未知,现在也不是说嫁娶之时。

张玉伯、梁文柏、高宗庭都饥肠辘辘,柳月儿在船上烧了几样小菜,温了两壶酒在甲板上摆了一桌简席,林缚便陪他们吃喝起来。

船往朝天驿回航,林缚又使拿了些吃食送到岸上去给张、梁、高三人的随从填肚子。

要不是洪泽浦乱事扰人,要不是北岸泥堤危如累卵,此时清风明月,船行水上当真是写意。

“高先生看出这里一处凶险,经高先生提起,我也吓了一身冷汗……”张玉伯喝着酒,跟林缚说起来他与梁文柏为何与高宗庭遇到来河滩外侧的泥堤。他指着远处泥堤的蜿蜒黑影,说道:“我们走了三四里地,所看到的泥堤都单薄得很,此时朝天荡水势尚不大,有些堤坝内侧就有渗水,要是到汛季,洪峰涌来,这些个泥堤一冲就垮,到时要出大乱子的……”

“啊?!”林缚故作惊讶的应了一声,眼睛看着泥堤方向发愣。

林缚不想让别人知道这处凶险是他跟高宗庭提出的,高宗庭怕也知道这边的难处,才跟张玉伯、梁文柏这么说,也许是高宗庭故意将张玉伯、梁文柏拉到泥堤来候他。

又侧头跟古棠知县梁文柏说道:“梁大人,你当真要谢高先生啊。洪泽浦不起乱子,这边也不会有大乱子,流民给大水冲了也就冲了,县里到时候邀请乡绅世族出资出粮抚恤灾民就是。冲走些流民,也算是替府里县里解压。眼下的情势可不同,江宁这边一切以稳定为首要,诸位大人对此都有共识。真要让这十几二十万流民都泡到水里,再给大人冲走三五千人,届时要安抚流民,李帅会怎么想,我不知道,按察使司这边多半是建议要砍掉一两人的脑袋来安顿人心的。”

林缚这话说得很不客气,甚至可说是语带威胁。梁文柏心里恼恨,心想这猪倌狂士一个小小的九品儒林郎当真什么话都敢说,要砍一两人的脑袋,当然是要砍他梁文柏的脑袋。

林缚此时还是好脾气,要能让他任性妄为,他恨不得一刀将梁文柏剁成肉酱丢朝天荡里喂王八去,哪里还怕得罪他?

梁文柏在古棠县当了三年知县,本人又是江宁新元县人,怎么可能对朝天泽北岸河滩地的凶险一无所知?他明知此地凶险,还任数十万计的流民在此地聚居不加疏导,汛期到来,谁晓得会有多少生灵给卷入洪峰之中?若是以最恶意的心思揣测梁文柏,他怕还就希望能有一场洪水将这十数万流民一齐冲走,就不用他再担心地方上的治安,不用再心烦安置流民之事,不用再心烦地方上的士绅来递状纸。

梁文柏脸上青一阵红一阵,在座的就属他官职最高,资历最老,但是高宗庭代表李卓,林缚代表顾悟尘、张玉伯是顾悟尘一系的,要说权势,也说张玉伯比他稍差些。盖子现在给揭开,他想合都合不上去,日后河滩地真出了大乱子,他还想往天灾头上推也不可能。无论是李卓还是顾悟尘虽说未必能砍他的脑袋,从权立时将他身上的官袍子扒下来还是可以做到的。

梁文柏心里恼恨,却不得不站起来给高宗庭作揖施礼道谢:“多谢高先生慧眼,倘若酿成大祸,叫文柏如何面临父老乡亲?如何对朝廷交待?”他比高宗庭、张玉伯、林缚都要年长许多,此时却不得不放下姿态。

推荐热门小说枭臣,本站提供枭臣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枭臣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卷三 江宁风月 第一百三十九章 民生谁来计(一) 下一章:卷三 江宁风月 第一百四十一章 林庭训之死(一)
热门: 皇上有喜了 玉岭的叹息 血腥的盛唐5:盛极而衰,安史之乱 恶魔的饱食·续集 谍影风云 亡灵颂歌 穿成万人迷受的白月光[穿书] 非常道 将军攻略 清明上河图密码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