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 江宁风月 第一百五十三章 人心向背

上一章:卷三 江宁风月 第一百五十二章 草芥仇寇 下一章:返回列表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夕阳垂于远村的林梢,林缚站在围拢屋西侧的高处,看着河口的景象。

河口这边已经建成四座围拢屋,一座围拢屋可以容纳八十户到一百户民众居住。两座围拢屋用来安置最初的募工流民以及新编武卒的家眷,新建成的两座围拢屋用来安置此次流落到河口的避祸难民。

一栋独院通常安置三四户难民,两座大型围拢屋安置难民近四百户,约一千八百人。奈何河口这边滞留难民人数已经超过三千人,还是有大量难民都临时安置在安置条件更为简陋的窝棚区。

林缚使集云社一次性在西边再购入一百二十亩地,同时开工建造四座围拢屋,还专门辟出一块空地搭建临时窝棚。

林缚站在一处稍高的土台子上,看着聚集起来的闹事乡勇,过了片刻,才负手说道:“乡营遇袭,二公子遇害,此事殊难料,错不在你们,你们中无需有人为此承担责任。而且这些年来你们尽心护卫乡里,劳苦功高,我林缚生、长皆在上林里,对你们的功劳,我心里最是明白,在这里要跟你们说一声‘辛苦了’……”当下就合手朝着众人长揖。

台下的乡勇皆鸦雀无声。

林缚继续说道:“上林里遭此大难,林家损失之重也超乎想象,迫不得已要做诸多调整,也要请大家能谅解。我与本家已经谈妥,你们可以选择进入集云社充当武卫,亦可选择脱离林家离开河口。念在大家多年来尽心护卫乡里,不管谁今日决定选择离开河口,此间都会奉送上二十两银子当路资……”

这次大家闹翻脸,有些人怕林家秋后算账,希望离开也不是多么难理解的事情。

林续禄不吭声,这些乡勇是林缚一口要接手的,对那些选择离开的乡勇许下赠送路资之诺也是他的事情。

五个领头闹事的站在林缚身后,他们知道详情,知道林家遗孀以及族老们对他们这些闹事者是什么态度,要不是林缚愿意收留,他们这些乡勇真的就要给强行解散了,也根本就没有什么路资不路资的,这些银子都是林缚他私人解囊掏出来的。五人心里感动,看台下乡勇窃窃私语,见他们甚至都以为每人二十两银子的路资是本家拿出来,更是有一团热烘烘的火堵在胸口。

台下乡勇觉得林缚说出的这两个选择都还不错,一时难以决定。

二十两银子对平民百姓不能说少,在江宁可买四五十石细粮,就算拖家带口在江宁熬过难关不成问题。乡勇今日聚众闹事,只希望给解散时林家能给大家发一些安家费,甚至都没有奢望能得这么多。

“好话都说尽了,现在该将丑话说在前头了。”林缚这时候脸色沉下来,稍等片刻,等台下都安静下来,才继续说道:“尔等对林家处置有所怨意,可使人沟通商议,但是任意持械聚众相胁迫以逞私念,是为忤逆。若在战时,我会毫不犹豫调兵弹压之,便是在此时此地,亦为难容忍之大错。从犯者可既往不咎,虽说本家对首罪者也宽容,不予追责,但是我不能容忍这些人进入集云社为武卫……”

台上领头闹事的五名乡勇哪里想到林缚会突然做出这样的处置,一起跪下来恳求:“我等自知行事鲁莽,以下犯上,罪该万死,但求林大人给我们改过自新的机会,哪怕是抽几十鞭子,我们都甘愿受刑,只是不要将我们赶出河口……”

“好话,丑话都说尽了。”林缚负手说道:“今日赶你们走,我心里也不好受,陈魁立、韩采芝、苟敬忠,你们五人,我认识三个。但是没有规矩不成方圆,你们到草堂来每人领二十两银子带家人离开河口去别处安身吧,我不会留下你们的。其他选择离开河口的,将兵甲交到草堂来领二十两银子离开。选择到集云社当武卫的,将兵甲穿戴整齐也到草堂前集结,今夜有船送你们去狱岛……”

“我们走吧,让他们自己做选择吧……”林缚跟顾盈袖、林续禄、林梦得说了一声,便先下了土台子,往东边的草堂走去,将聚众闹事的乡勇都留在原处。

林续禄回头看了一眼那五个给林缚赶出河口的领头闹事乡勇,他们还跪在土台子上恳求林缚收留。其他乡勇都面面相觑不明所以:毕竟这五人领头闹事,应该更担心给林家秋后算账,能拿二十两银子带着家人到别处安顿简直就不能算是惩罚,为何竟要如此哀求林缚收留?

林续禄掌控大局的能力不强,胆色、气魄不足,有些事情却看得明白,也大概就是所谓的“眼高手低”吧。

林续禄心里微微一叹,说到底林缚只是要将闹事乡勇收归己用,又要将五个领头闹事的驱赶出去,以免留下后患日后再发生类似聚闹事件。要是硬绷绷的赶人,即使林缚暂时竖立起赏罚分明的权威,不要说给赶走的五人心里会有怨恨,其他乡勇心里也多有不服,会留下很多的后患。但是眼下呢?跪下哀求的五人竟是满脸的自责与愧疚,对林缚哪里有半点怨恨?想来其他乡勇在知道事情真相后,绝大多数人都会打消给秋后算账的顾虑选择留下来编入集云社武卫。也就是说林缚仅用百十两银子赶走五个领头的就将诸多后患都较为彻底的解决掉了,这样的手段,当真不是一般人会使。

林续禄跟在林缚后面,有些灰心丧气,他给今日之事闹得灰眉土脸,此时又真觉得差林缚当真是太远,到河口以来,自信心第一次受到这么严重的挫折。

※※※※※※※※※※※※※※※※

事情的发展也恰如林续禄所料,绝大多数乡勇在知道事情真相后都选择留下来编入集云社武卫,近一百五十人兵甲整饬到草堂前集结,林缚当即就派船将他们送到隔水相望的狱岛进行整训。

除了五个领头闹事者,还有十多名乡勇选择离开。这些乡勇选择离开也不是因为担心会给林家秋后算账,而是他们的家人没有能够逃到江宁来,他们放心不下,这时候能有机会离开,就想着潜回石梁县去找家人。

天已入夜,眉月清辉,再加上角楼投来的灯火,将草堂厅前的院子照得雪亮如昼,二十多名将离开河口的乡勇都跪在院子里跟林缚告别。

“银锞子,碎银子以及散钱,我都替你们准备了些,凑足二十两官银。刀或者长矛都不能随身携带,容易藏匿的剔骨刀我都替你们准备了一把,希望你们不要用之作恶……你们每人领一只包裹走吧。想回石梁县的,我夜里就派船送你们到古棠县北境过哨卡。想去江宁另处安生的,可以明天再走。”林缚说道。

“只求大人给我们立功戴罪的机会。”韩采芝等五名领头闹事的乡勇还是不甘心就这样离开河口,跪头哀求道。

“走吧,我不会改变主意的。”林缚硬着心肠说道。

“大人恩情,我们永记不忘……”韩采芝等人见林缚心意已决,知道再难挽回,当下叩了头离开草堂而去。其他三名领头闹事的乡勇,家人都在河口,明天会迁往另处安置,原先就有些积蓄,再有林缚给的二十两银子当路资,相互扶持、帮衬,在江宁熬过难关不是什么大问题。

韩采芝老父老母都随之逃到江宁来,但是洪泽浦乱起之时,其妻携幼子回娘家探亲,至今仍滞留在石梁县下落不明。另一名领头闹事的乡勇陈魁立,他妻儿倒是跟着逃出来了,老母却留在石梁县。韩采芝与陈魁立将在江宁的家人托给其他三人照应,他们随另十多个回去寻找家人的乡勇一起潜回石梁县去,当夜就坐林缚给他们准备的船离开了。

※※※※※※※※※※※※※※※※

事情很顺利的就解决了,近一百五十名编入武卫的乡勇也给船送上狱岛,林缚留林续禄、林续宏在草堂里简单的用过晚餐,在席间跟林续禄说道:“你要将饷银送回东阳府担心途中遇到流寇……我看这样好了,集云社两艘快帆船这两天就要正式收货,河口这边人手还算充足,过两天我送你们回东阳去。河口这边诸多事也暂时安顿下来,我要去东阳见顾大人一面。”

“东阳号”在骆阳湖里的战绩,林续禄虽然没有亲眼目睹,但是这些天听到的也多,要是有这样的三艘船护送去东阳府城,还真不用担心一般的流寇水匪。

“那这样真是再好不过了。”林续禄欣喜地说道:“我还在发愁怎样才能将银子送回去呢。”

林缚说道:“本家的事务,我本不想多说什么,但是从今天的事情来看,要将林家都交给几位夫人做主,实在不是一件恰当的事情。我这次去东阳,会跟二叔商议希望能让三哥你长久留在江宁主事。”

林续禄心里惭愧,今天事情的处置,他也不得法,只不过林缚的说辞让他心里听起来很舒坦,毕竟将责任推到别人头上是谁都忍不住想要去做的事情,林续禄心想要不是几位婶娘惊慌失措的指挥东指挥西,他也不至于失了法度。

林梦得坐在一旁不说话,林续宏心里却真正的明白林续禄当真是远不如林缚。

“上林里一时难以收复,林家在江宁的产业经营要维持,就要从别处寻找货源。各地大宗贸易都给地方势力控制,林家贸然插足进去,冲突不会少。”林缚说道:“这些冲突说起来千奇百怪,手段繁多,地方势力勾结水寇或者直接冒充水寇来打劫是较为普遍的。本家有船队,总载量计有五千石,但是多为普通木船,防御性与航速都很一般。以往船队主要走石梁河水路,不用担心太多,日后到别处寻找货源却不能如此麻痹大意。

“我希望本家多添能置武备的大船,毕竟本家在河口还有一百五十名乡勇可用,实际上本家在河口不需要留这么多的私兵,只有保留二三十人守卫宅院就可以,多余下来的乡勇都可以安排上船。明天我请三哥到‘东阳号’上看看武卫演练,就知道时局难测之际多备这样的快速坚船对林家好处更多一些。说不定将来东阳也可能用到。即使收复上林里后,用大船在石梁河运送货物,载量更大,人手更少……这些事情,我去东阳后会跟二叔仔细商量,也希望三哥也考虑一二。时间不早,我还要去岛上走一趟,毕竟人刚送过去,放心不下,就不送三哥回去了。”

林缚送林续禄、林续宏送出草堂,跟林梦得说道:“你跟三位族老接触时,也多说说备大船坚船的好处。”

江东郡地处广袤平原之间,地形之险要全在于“水”字之上,再说林缚以长山岛为根基,以扬子江水道连接长山岛与河口两处弹丸之地,自然视坚固的大帆船为广袤水域里浮动的堡垒。待过两天新船到手,林缚手里就拥有四艘千石大船。如今东海寇的主力战船也是千石载量的大帆船,虽说“东阳号”等船坚固程度以及风帆航速可能要强过东海寇的主力战船,但在海上对抗,毕竟敌不过东海寇船多势众。

林缚是希望长山岛能尽量避免跟东海寇起冲突,但是奢家整合东海寇大规模入侵沿海诸府的时间不会拖太久,他们到时候会不会容忍位于扬子江外海口的长山岛势力的存在?

林缚喜欢将筹码抓在自己手里,根据长山岛对东海寇势力的侦察,林缚希望能拥有五桅甚至八桅超大型快速帆船。在大帆船上置蝎子弩、床弩等战具,以少量的精锐战力,也能在海面取得对东海寇多艘主力战船的优势。

以“东阳号”抵御近海风浪与抗撞击能力为标准,五桅八千石载量的超大型帆船造价约一万八千两到两万两银。虽然这次林缚他们浑水摸鱼摸到近十万两现银,要是可以,林缚恨不得都用来买船,但是这笔钱绝不能大手大脚的明着花。林缚这才要千方百计的鼓动林家多买大船,至少也要现在就以林家的名义跟龙江船场下订单,大不了日后他再从林家手里将这些大船加价买回来就是。

一艘大型帆船,就算材料备全,完全造成也要半年的时间。林缚担心半年时间后,东海寇经整合后的势力差不多已经将爪牙伸到扬子江出海口了,时间真是不等人啊。

推荐热门小说枭臣,本站提供枭臣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枭臣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卷三 江宁风月 第一百五十二章 草芥仇寇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历史不忍细看 神偷天下2:靛海奇缘 杀人的祭坛 犹大之窗 解密 一寸河山一寸血01:长城以北 论元气骑士在雄英如何茁壮成长 我在兽世做直播 十方界:幽灵觉醒 战国野心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