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 江宁风月 第一百七十章 疥癣之患

上一章:卷三 江宁风月 第一百六十九章 谁家貂蝉女 下一章:返回列表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顾悟尘计划次日清晨就离开江宁去东阳,为林缚“兵备道筹粮使”的临时官衔耽搁了半天。

刘安儿聚众起事骆阳湖劫杀辅国将军秦城伯震惊朝野,但是朝野文武官吏心中,刘安儿之乱始终只是疥癣之患,不足为虑。除派使臣来江宁吊唁抚慰之外,平叛也悉数照江东郡诸府司议定之策,将李卓排除在外,以江东提督左尚荣统领长淮镇军清剿为主,淮安、维扬、东阳、濠州分域剿之。也正式同意四府编练乡勇以备乱事,为限制知府之权,编练乡勇之事使通判领之,由按察副使及佥事官监之,粮饷兵备由按察使司与诸府县筹之。东阳许编三千乡勇;濠州府许编两千乡勇;淮安有缉盗营驻,许编一千乡勇;维扬府剿匪责轻,许编一千乡勇。

仅从乡勇编练定额的安排也可以看出楚党在背后所发挥的关键作用,由于顾悟尘出身为东阳,在楚党地位日益重要的关系,东阳籍官员也理所当然的给视若楚党中人。

顾悟尘督战东阳,也理所当然成为东阳编练乡勇的监军并有筹措粮饷兵备之责。即使贾鹏羽不萌生去意,顾悟尘使林缚来担任这个兵备筹粮使,贾鹏羽也无法反对。

顾悟尘只在江宁耽搁了半天,将林缚兵备筹粮使的差事敲定,简单吃过午饭就马不停蹄的坐船去北岸赶去东阳督战去了。出乎众人意料的,顾悟尘此次去东阳,将其子顾嗣元也一同带出去历练。

顾悟尘即将升任正三品按察使,到时顾嗣元不走科考,袭门荫亦可出仕为官,他所缺的是历练与资历。顾悟尘大概也放弃让顾嗣元走科考进仕的道路,要将儿子培养成自己的助手。

林缚并不知道河口有传出顾悟尘将嫁女儿给他以示笼络的谣言,傅青河清晨带了两人就乔装打扮启程去了径直去丹阳府,林缚也想早一刻启程,但是河口诸多事情他要有妥当的部署。

集云社那边的诸多事务,林缚使林梦得、林景中、赵虎与曹子昂以及留下来监造五桅帆船的小鳅爷葛存雄以及七夫人顾盈袖商议着办,赵青山也值得信任,林家其他人此时也是与林缚也是拧作一团的。

集云社诸多事没有什么不放心的,狱岛那边由长孙庚、杨释分管之,最重要的新编武卒由赵虎亲自掌握,短时间里也没有不放心的。不过在林缚离开之后,以与顾悟尘关系之远疏来说,河口自然就应由赵勤民负责,河口这边或者江宁城里有什么事情发生,张玉伯、陈元亮也只会找赵勤民商议,甚至杨释的参与权也要强过林梦得等人。

为防止赵勤民拿着鸡毛当令箭在背地里搞小动作,胡乱变更自己对河口的部署,而林梦得他们又无法公开制约他的名义,林缚离开之前就要尽可能的将河口近期的主要工作做好决策,至少在重大事情上不给赵勤民留下权变的空间。

张玉伯为人正直,林缚与他情谊较深,河口距东华门很近,林缚将武卫带走之后,此间的防务就要张玉伯、柳西林兼顾一二。他不在江宁,就近也只有张玉伯能制约赵勤民,林缚特意将张玉伯一起请来确定河口后来的主要工作。

林缚为此在河口耽搁了好些天。

※※※※※※※※※※※※※※※※

在林缚动身前往平江府的前夕,赵舒翰与葛司虞到河口来。

“朝野都视刘安儿乃疥癣之患。”赵舒翰望着朝天荡里浑浊不堪的江水,秋浦府以西乃至江西全郡以及湖广大部地区今年皆大涝,大批流民沿江流散,涌来江宁也不在少数,时局越发的艰难,就是这朝天荡里也时不时有上游来的浮尸漂入。赵舒翰看向林缚,“你知兵事,你觉得果真是如此?”

“刘安儿部拥兵十数万多为乌合之众,这个判断暂时还是恰当的。”林缚站在江岸上迎面吹着从朝天荡里吹来的微风,在炎炎夏日稍感到些凉意,“最关键的问题是,提督左尚荣所统率的长淮镇军能比这群乌合之众强多少?此时大暑,两边都能按捺不出击,就像大家都站在水里,谁穿裤子谁没穿裤子,别人都看不出来。但是等水退去,谁穿没穿裤子就再也遮掩不住了。长淮镇军若败,乡勇编练时日又短,不足堪用,洪泽浦以西到淮上,短时间将无兵力可调用。到时要不要调陈芝虎部南下,又是朝中争议的焦点……说这些也没有用,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赵舒翰微微一叹,虽说江宁清流对林缚的排斥越来越严重,但是在他心里认为,最终能力挽狂澜的,恰恰是林缚这样的人物,而非那些只会耍嘴皮子的清流之徒。如今他看到那些只会耍嘴皮子的自诩清流者,也越发厌恶,外忧内扰,心里也积了些郁气,要么邀葛司虞来河口散心,要么就闭户在家做学问。

“不说这些了,在此长嗟短叹又无益时局,征事郎民勇之策若能行之府县,堪为治国安邦的良策。舒翰,你们一起去看民勇编训。”葛司虞从江宁工部将作厅主事任上转去龙江船场做副监,虽说还是九品芝麻小官,毕竟是项实职,林缚下定单造的两艘五桅帆船便是在葛司虞的监管之下。他在河口建了宅子,打算过些天就全家迁到河口来,心情要比赵舒翰愉快多了,怂恿着去看围拢屋西看民勇编训。

※※※※※※※※※※※※※※※※

河口安置流民以及避兵祸难民超过四千人,不仅为河口建设提供充足的劳力,也为林缚在河口编练民勇实行阶梯武备提供了人口基数。

朝廷许四府正式公开的编练乡勇,除粮饷兵备需地方筹备外,其他皆同镇军,亦授武官。河口之民绝大多数为陷落寇手的石梁县籍人,在河口编练民勇也就有天然的名义。

当然,此时大规模的编训民勇,就不再仅仅是为集云社武卫提供后备兵员,为取得林廷立等林家人与顾悟尘的支持,林缚必然要同意将来上林里乡勇亦可从河口编练民勇中捡募精壮补充战损。

如今顾悟尘、林庭立在东阳编练乡勇,势必以林济远、陈寿岩率领的两百上林里乡勇为骨干,林缚在河口编训民勇实际上也是为东阳乡勇训练后备兵员,也只有如此,林缚才能在河口便宜行事。

林缚此时整理、编撰出来的练兵细则积累已经五六十页纸,他没有瞒杨释,自然也没有瞒顾悟尘的意思。毕竟他的练兵思路与当世主流有很大的差异,顾悟尘他们一开始也没有特别的重视。

河口一战,集云武卫大多数都是新编入的林家乡勇,在林缚身先士卒的率领下却势如虎狼,战斗面貌要远强过整编前,新编武卒都是杨释亲自从流民中捡选出来的,交由林缚训练才有两个月,赵虎率之乘车船而战在朝天荡里破寇船阵如破竹,如脱胎换骨。河口之战所战的敌寇可以说都是散勇,曲家通匪案也没有对外详述曲家通匪案的细情,但是亲眼目睹河口之战的内部人员都能看到林缚身上遮掩不去的练兵才能。

杨朴、马朝等在军营长期厮混过的人也认识到,要是朝中给东阳的三千定额乡勇都能有河口之战中集云社武卫所表现出来的战斗意志,将刘安儿部从东阳府北境驱逐出来就容易多了。

顾悟尘与林庭立在东阳编练乡勇的压力很大,林缚在河口的工作其实是分担了他们的一部分压力,顾悟尘甚至拨备一万两银子给林缚专用此事。

顾悟尘是务实的,查抄曲家他这边截留下超过二十万两现银,没有什么犹豫不决的,除林缚、陈元亮、张玉伯等人私分外,他名下所得最多高达十二万两现银。顾悟尘他远强过普通官吏的地方在于,他并没有想着将这笔银子满足自家的私欲,而是打算将大部分银子都贴去编练东阳乡勇。

朝廷只给了练兵的正当名义,但是三千乡勇要练成精兵,一年粮饷就要六万两银子,辎重兵甲配备费用更是高得惊人,这些都要地方自筹。顾悟尘要成事,这时候跟地方扯皮又会延误时机,不能不先贴银子进去。

当然,顾悟尘能如此贴银子进去,东阳乡勇练成之后,也不可能不成为他的嫡系。

顾悟尘囿于党争,也有些迫不得已,就像林缚不得不依赖顾悟尘一样,顾悟尘不得不依赖朝中的张协等楚党没有选择。除此之外,他还是很有能力跟魄力的官员,要远强过他人。

所谓民勇,是林缚结合当世乡勇与后世预备役两者形式加以变化所确定。

对河口十五岁以上男子全员分批次的进行为期十天到十五天的集中军事训练,是为续备民勇。从续备民勇中捡选精壮,每个季度再进行为期十五天的集中军事训练,是为骨干民勇。以骨干民勇作为河口的基础防卫力量,以及给武卫及东阳乡勇提供一部分后备兵员。

民勇编组以围拢屋为基础,每座围拢屋保证骨干民勇四十到六十人,设武兵室一座,备竹枪、单刀、木盾、猎弓等简易兵器,训练期间,给续备民勇、骨干民勇发放伙食补贴,也要积极引导骨干民勇成为河口诸多项工作的骨干。

林缚在河口围拢屋以西辟出大片空地作为民勇训练营地,采取轮训制,不影响河口建设及其他诸多事务用工,正当训的民勇亦可作为河口日常警卫力量调用。

虽说这个工作一开始就由曹子昂在做,但是河口之前的工作重点不在这一块,没有人,也没有足够物资提供给曹子昂做这事,大量的避兵祸难民也是五月过后才涌来河口的,之前编练出来的两百民勇也没有后续民勇与骨干民勇的区别,河口之战时林缚也只敢用他们来收尸捉俘,此时则有正式开展这项工作的良机。

河口一战,林缚身先士卒率众势如破竹,击毙寇兵及曲家私兵超过二百五十人,轻伤不算,集云武卫也付出近四十人的伤亡,最终有八人未能抢救过来,其他伤者近三十人倒无大碍,暂时还无法归队。

林缚从民勇中新捡选四十名精壮编入集云武卫使其保持满编,将三十名有战斗经验的受伤武卫一起拨给曹子昂当民勇教习。这样一来,民勇训练工作就有足够的人手组织实施。河口除赵青山率领百余名林家乡勇外,也给曹子昂他们手里留一小支精锐战力以便机动。另外,林缚也要通过这种方式储备精锐战力。

推荐热门小说枭臣,本站提供枭臣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枭臣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卷三 江宁风月 第一百六十九章 谁家貂蝉女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幻夜 生在城南 越界 吞噬苍穹 全职法师 抽泣的死美人 出云传说7/8杀人事件 帝宴:逆天之战 凶案影像 未来之师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