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四 江东乱 第二章 相认

上一章:卷四 江东乱 第一章 风雨相援 下一章:返回列表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去年秋,东海寇破袭崇州县城,掳走县学童子三十一人勒索地方,是以为震动江东郡的崇州童子劫案。也是以此案为标志,长期以来主要在昌国县诸岛以南海域活动的东海寇开始进入昌国县诸岛海域活动,明州、嘉杭、平江、海陵诸府的寇患渐有漫延之势。

胡致诚便是崇州童子劫案的受害者,独子胡乔冠即是被劫童子之一,他兄长胡致庸的幼子胡乔中亦是被劫童子之一。两子被劫走后杳无音信九个多月,胡家人心里所受的创伤到这时还没有给抚平。

胡致诚今日江上遇险,险死还生,突然在救援船上听到侄子熟悉的声音,叫他如何能平静?拖着精疲力竭的身体冲向舱门,看着熟悉的相貌,不错,正是乔中!比以前瘦了、黑了、壮实了。他身边的少年也正是东社陈雷的儿子陈恩泽。

“乔中,真是你?!你这大半年去了哪里?既然逃出来怎么连个音信都不捎给家里?”胡致诚用力地抓住侄子的肩膀,又是惊喜又是气愤,以为胡乔中故意不回家里,“你怎么一点都不懂事啊,你知道你娘为了你差点都哭瞎了眼睛。还有你奶奶,为了你跟乔冠的事着急,跌了一跤到现在还躺床上,说是撑着不死等你跟乔冠回来。乔冠呢,可跟你们一起逃出来?”

胡乔中、陈恩泽两人经历这么事,比同龄少年要成熟多了,这时候也是泣不成声。

胡乔中哽咽说道:“乔冠尚好,此时在江宁。不是侄儿不想回家,只是侄儿与乔冠回家会给家里带去大祸,实在不能回家……”

“为何会如此?”胡致诚理所当然的以为问题出在林缚身上,回头看去,满脸疑云。

“此事说来太长。”林缚说道:“大家还是坐下说话,这里面的确有无法跟外人说甚至跟家人说的苦衷……”

胡致诚不是莽撞之辈,胡乔中、陈恩泽被劫时已经是十五岁的聪颖少年,不会轻易给人蒙蔽,他们既然都说苦衷,再说独子乔冠尚在人世,他便暂时安心坐下,听林缚解释。

“崇州县学被劫后,随后围绕此案发生的诸多事,胡先生或其他被劫童子家人有无觉得异常?”林缚问道。

“县学被劫后,那股海寇没有立即出海,县里有人看到海寇船趁夜扬帆逆流而上。我等被劫童子家人一面等海寇派人来谈索银事,一面请了十多渔家沿扬子江搜索那艘海寇船,我与乔中的父亲乘两艘船也都到扬子江搜索。在劫案发生的第五日,发现海寇船再次出现在扬子江里,我们便派人赶在前头通报了官府,宁海镇派水营战船在西沙岛西南滩截住海寇船。可惜官兵力弱,终是没有拦住海寇船。事后海寇派人来索银,各家将赎身银凑足给来人拿走,却从此音信全无……”胡致诚说道:“后来听说东海寇跟晋安奢家有关连,乔中的父亲去年冬天、今年春天抽身去了两回东闽,然而一点消息都没有,真是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乔中。”

“……不能跟外人说的苦衷就发生宁海镇水营战船在西沙岛西南滩拦截海寇船时。”林缚微微一叹,说道:“想来你也知道,当时宁海镇派出拦截东海寇的将领是宁海镇副将,宁海镇水营统领萧涛远。萧涛远所率皆是他麾下亲信,两艘快桨翼船精锐百余人,三倍于东海寇,两艘快桨翼船当时又将海寇船逼死在西沙岛西南滩河巷汊子里,又怎么会让海寇船逃脱?

“你或许奇怪我怎么知道这么清楚,其实我当时也在这艘海寇船上。这股东海寇破袭崇州城后确实没有出海,他们直接去了白沙县,同时做下另一票惊动江东的大案,就是白沙县劫案。想必胡先生对这个也不陌生,我便是白沙县劫被东海寇所劫杀而后侥幸逃生的士子林缚。当时不单我在船上,江宁苏湄及侍女、护卫三人都在船上,亲眼目睹了萧涛远拦截海寇船的过程……”

“你是猪……”胡致诚诧异之余差点“猪倌儿”一词就要脱口而出,他万万没有想到崇州童子案与白沙劫案竟是同一股东海寇所为。

“不错,我便是给江东清流所轻视的猪倌儿,按察使司金川司狱林缚,此时讨了个按察使司兵备道筹粮使的差事,到地方上为按察副使顾大人在东阳编练乡勇筹措粮饷。”林缚不介意猪倌儿这个绰号,所谓道不同不相为谋,他的性子也做不惯清流,继续说道:“萧涛远当时在西沙岛西南滩全歼东海寇,却使亲信操纵海寇船佯装东海寇逃脱出海,以便继续跟被劫童子家人勒索赎银。唯一出乎他意料的,就是他不知道白沙县劫案也是这股海寇所为,不知道我跟苏湄姑娘也在船上……

“随后发生的事情想来胡先生能猜到,萧涛远是想拿到赎身银就杀人灭口,我与乔中、恩泽等人费尽千辛万苦在他动手想杀人之前逃了出来。一是怕萧涛远派人追杀灭口,二是怕萧涛远在事情败露后率众出海为匪为患地方,更怕将此案揭开非但得不到雪冤,反而促使萧涛远对被劫童子家人下毒手。我们逃出来后故布疑阵,要使萧涛远以为童子给其他东海寇劫走,暂时也将诸童子安顿在别处。要不是这趟凑巧遇上,也不会让乔中跟胡先生你相认……

“萧涛远事后为防止事情败露,除了以防海寇名义在崇州多派了一营水营驻扎,由参与此事的心腹统领外,还派了几名亲信渗透到被劫童子家里,你胡家制糖作坊就有一名雇工实际就是萧涛远所派。或许还有更多,只是我能调用的人手也有限,无法查得特别详细。”

林缚没有提长山岛,其他事情差不多都细说给胡致诚听。

胡致诚哪里能想到此案背后会如此的曲折,他弃文从商有十多年,早就洗去书生意气,对现实有清醒的认识,背脊吓了一冷汗。

林缚在江宁已经十分高的声望,代表胡家常年走商在外的胡致诚也多有耳闻。林缚势力已成,背后还有楚党新贵顾悟尘这座大山可依靠,崇州童子劫案的真相给揭穿,对林缚不会有什么的影响。但是如今江东郡北有刘安儿之乱,东有东海寇患成灾,宁海镇水营的地位日益重要,要是此案仅仅涉及萧涛远一人还好说,萧涛远一干亲信心腹都有参与,朝廷这时候怎么可能冒着将宁海镇水营废掉甚至将宁海镇水营推给东海寇的风险替他们雪冤平反?

胡致诚想透此节,当然知道此时还远没到揭开真相的时候,更不能走漏风声给萧涛远及其亲信知道,这便是乔中、乔冠以及陈雷家小子有家不能回的苦衷。

他将侄子乔中扶到跟前,认真地端详,问道:“乔冠可好……”

“就是晒得比我更黑些,其他还好。”胡乔中说道,也将当时在岛上丧生的两名童子姓名说给三叔听。

胡致诚长叹不已,凄凉说道:“我胡家当真是多灾多难,今日折桅断帆落下水去,除了一名雇工,还有一人是你哥哥乔逸,要是救不回来,叫我怎么回去见你爹啊……”

※※※※※※※※※※※※※※※※

“集云一”、“集云二”出去搜救容易,逆着这么大的风势返航却难,直到黄昏时风势稍息才回到河巷汊里来。

雨过天晴,澄澈天空流霞如抹,却不知道有多少船舶给这场风灾损毁在扬子江中。

大鳅爷他们在江心将紧紧抓住折断帆桅的胡乔逸与胡家另一个落水的雇工救上船来,也幸亏救上来及时,当时那么大风浪,就算抓住漂浮物,不能及时靠岸,一般人的体力也是很有限的。

胡乔逸是壮实的青年,早就成家立业,比弟弟胡乔中要年长八岁,读过几年书,不是读书的材料,就跟着家里长辈在作坊里做事,人也老实持重,他在“集云一”船上休息过,回到河巷汊子口就差不多恢复过来。林缚与胡致诚商量过,便将他也请到“东阳号”上来,让他与胡乔中、陈恩泽见面,告知崇州童子劫案的真相。

胡致诚、胡乔逸叔侄这次是将胡家作坊所制的一船蔗糖运往丹阳府贩买,没想到离开崇州的第二次就在扬子江里遇到台风过境。台风像只手似的将帆桅折断,将船篷揭开,糖袋淋了雨,一船价值四百余两银的蔗糖就完全毁掉了。

胡家在崇州只能算富户,远不是能跟东阳林家,江宁曲家相比的豪族,崇州童子劫案,胡家湊了两千两赎身银已经是元气大伤。虽说一船糖的损失对胡家来说很惨重,但总不能掩去得知乔中、乔冠安然无恙的惊喜。

这次能凑巧遇上,林缚便决定先往崇州走一趟,将胡致诚、胡乔逸等人送回崇州去。此番在扬子江里遇险援救,林缚也就有一个正当的名义,先跟胡家正式建立起联系来,不怕萧涛远会起疑心。

推荐热门小说枭臣,本站提供枭臣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枭臣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卷四 江东乱 第一章 风雨相援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逆十字的杀意 神棍下山记 秘密 血腥的盛唐2:三权分立下的贞观之治 乡村留守女人 毒笑小说 校草男友大有问题[穿书] 天琴座不眠 另类间谍 穿越十个世界后我跑路失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