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四 江东乱 第十七章 钓鱼作战

上一章:卷四 江东乱 第十六章 棋盘落子 下一章:返回列表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从七月下旬进入太湖流域的东海寇,对沿岸府县烧杀掳掠一直持续到八月中旬,大部分的海盗船到这时候都装满了掳掠来的金银珠宝以及女人,陆续从太湖流域撤出。

西沙岛西南滩的芦苇丛里,林缚拄刀而立,眼睛盯着岛南端的江面,又有两艘海鳅子船从远处驶来,更远处碧水横天,几点淡淡的影子像是船舶,但与那两艘海鳅子船相隔甚远。

“放饵船出去!”林缚挥手下令道。

身后护卫拉过缰绳翻身上马,沿着一条新踩出来的泥路往北驰去传达林缚的命令。不多会儿,从西南滩西侧的河汊子口扬帆驶出一艘大乌篷船往南岸行去。

没有哪个海盗会嫌抢得太多而放过游到眼前的大鱼,乌篷船吃水很深,不论是货船还是渡客船,都值得一抢。两艘海鳅子船发现乌篷船之后,随即在江心就调整风帆改变航向,径直朝乌篷船驶来。

大乌篷船看到海鳅子船来意不善,自然是调转船头往回逃。海鳅子船哪里肯轻易让肥羊从眼皮子底下溜走?紧追而来,看到河汊子口也不停顿,径直往里冲。

一般说来,海鳅子船的吃水要比大乌篷船浅,载满货物的大乌篷船能通过的河道,海鳅子船自然是毫不犹豫地往前冲,但是追进河巷子四五里远,划桨摇橹前行额外吃力时,才发觉船底触河床搁浅了。这股海盗想要调转船头离开来,才发觉刚才进来的河汊子口方向出现五六支高桅来,海鳅子船上的东海寇就算是傻子也知道掉陷阱里来。

西沙岛的河流都是天然形成,河道都浅,空船的“东阳号”在浅水河道里前行很慢,两边岸上都用百余壮勇赤膊拉纤拖着大船前行。

移到船上来的林缚也不焦急,驻刀站在甲板上,看着前方的海鳅子船越来越近。傅青河脸色苍白的站在林缚的身边,穿着轻甲布衫,左臂长袖自肘部下空荡荡的虚无一物。

傅青河断臂,身上负伤多处,失血过多而危在旦夕,在武延清都认为回天无力之际,林缚只能冒险给他进行输血。

当世也不是没有输血术,只是异常的原始跟简陋,甚至还有很大的传奇色彩在内。东胡就有剖开马腹皮肉将受伤失血严重的将领裹入其中救活的记载,林缚推测这是将马血从创口压入人体进行输血治疗在起作用,算是最原始的输血术了。当然,这样都能救活人也是祖坟冒青烟的奇迹。

林缚给傅青河做了输血手术要更接近后世,难度倒是不大,用洁净的鹅毛管将施血者的动脉与伤者静脉相连就可以做最简易的输血手术。

最关键是血型无法鉴定,在现有条件下,也很难准确观察两种血型能否相融,这种情况下的进行输血,特别是傅青河的伤势这么严重,一旦出现排斥反应,只会加速死亡,这已经跟赌命没有多大区别了。但是林缚没有其他选择,总比剖开马腹将人裹进去强些。傅青河也是幸运之人,硬是熬了过来。

林缚怕在血型无法准确鉴定的情况下,输血术流传出去会给当世郎中滥用、误用,也只让武延清看到他救治傅青河的过程。

当世的医学对人体解剖研究很不透彻,对血液的认识更是简陋得很,林缚露出这一手,自然令武延清叹为观止。以武延清一辈子的从医经历,也实难想象重伤垂死者可以这么救治。

当世的医学理论就很重视精血那一套,林缚给武延清解释血液的重要性,许多重症都能通过输血来缓解甚至治愈,武延清倒是不难理解这个。但是人体里的血液循环系统,却跟当世医学理论不合,林缚便秘密拿来一具新死的海盗尸体解剖给武延清看,算是强行给当世医学补上解剖学一课。

当世解剖尸体有违伦常,即使在敌人尸体上解剖,也类似于比处死更严厉的惩罚,事情传扬出去,林缚也难逃残暴的指责。事后,林缚还是让人将那具尸体秘密处置掉,移风易俗之事,要从长计议。

傅青河苏醒过来有十多天了,恢复了些气力,就无法安心躺在营帐里养伤,虽说还无力走动多远,林缚诱歼海盗,他便出来透透气,此时陪林缚站在“东阳号”尾舱顶甲板,冷静地看着越来越接近的海鳅子船。

敖沧海大声吆喝着,指挥甲板上的武卫做好作战准备。

秦子檀率湖盗袭岛,使当时留守西沙岛的集云武卫一次性减员超过五十人。事后,林缚从西沙岛灾民捡选五十壮勇编入集云武卫,这船上相当一部分武卫都是新卒。没经历过几次战事,武勇虽足,但是临阵难免有些慌手慌脚,敖沧海自然要多花些力气训导。

赵虎率武卒,宁则臣率乡营民勇已经列阵两岸,封锁住这股东海寇弃船逃跑的路线,等着“东阳号”接近就一起发动攻击。

这股东海寇在太湖流域流窜半个多月,在他们的强袭下,地方上零散的防卫力量都给摧枯拉朽的击溃或彻底的摧毁,几乎没有遇到几次坚决的抵抗。他们此时陷入合围也不是十分的惊慌,先拿竹篙子撑出搁浅水域,在他们看来,只要能冲过“东阳号”与“集云一”两艘船的封堵,就能顺利突围。海盗多持刀,但也有少数人持钩枪、盾牌、弓箭,气势汹汹地站在甲板上,等着接舷而战。

迎击他们的却是从三面密集射来箭羽,近距离的床弩攒射更是一场灾难。林缚等两艘海鳅子船甲板上的百余名海寇都给弓弩覆盖打残之后,才接舷使武卫登船作战,将这股海寇彻底消失掉。

敖沧海也要登船去,林缚伸手拦住他,说道:“你代我在船上指挥即可……”

战事艰难时,林缚甚至都要身先士卒鼓舞士气,杀出新局面,但是日常战斗,就不能让敖沧海等人继续拼在第一线。

林缚怕傅青河身体吃不消,先与他回船舱休息,这场战斗翻不了局,没有必要紧盯着看。

过了约半个时辰,外面的打斗声便彻底停息,敖沧海走进来,说道:“捉了二十几个活口,正在审讯。两艘船除财货外,还有二十几个年轻女人,要怎么处置?”

“活口审讯过就送崇州县衙去,不要提诱歼事,只说过路海盗袭岛。那些个年轻女子还是依老办法先安顿下来,问清楚住址后,不要声张的派人给她们家人捎信过去……”林缚说道。

敖沧海点点头,走出去处置这些事情。

这些年轻的女子给海盗俘获后是无法保住身子清白的,当世又犹重此事,一旦宣扬出去,简直是把这些女人往死路上逼。

不过即使派人给她们家人送信,家人不相认的也是居多。这六七天来,西沙岛这边一共诱歼八艘过境的海盗船,几乎每艘船上都有俘获的年轻女子,最早的一批被捋年轻女人共十二人,只有四人给接走,其他的家人都不相认。林缚挑选些手脚伶俐的给武延清送去当助手帮着照顾受重伤的士卒,其他年轻女人也都留在营地里做些轻松的杂役活。

傅青河摇头苦笑,他也同情这些年轻女孩子的命运,说道:“人穷了都吃不饱饭,讨不到老婆的穷光蛋哪里会在乎这些?武卫里大多都是光棍汉,你不如订个规矩,为卒多少年,或立功多少,许退出集云武卫,这边帮他们安家置地并撮合婚配,让武卫们多些盼头。”

兄弟共妻,甚至典妻之事在当世贫苦民众里也时常发生,贫穷人的确不会特别在乎这个,再说这些年轻女子也确实可怜。

“也应该如此。”林缚点点头,说道:“在江宁河口,我们找不到能扎根的地方,但是在西沙岛可以。日后集云武卫我会多从西沙岛选人,甚至要尽可能将原林家乡勇替换掉,替换出来的人也尽可能留在西沙岛上安置。这样才能将根越来越深的扎在西沙岛上,条件合适的,自然要让他们在这里成家立业……”

傅青河点点头,他知道林缚思路很清楚,西沙岛的面积要比长山岛大二三十倍,要培植自己的势力,西沙岛比长山岛更合适。西沙岛上都是新编户的流民,即使原先有成规模的势力集团,也在几次大难中给彻底的打散掉,他们越是给崇州地方排斥,越是会紧密的聚集在林缚的身边。治世时,权贵者视平民贱如狗,乱世时,还有比这更坚实的依靠吗?

林缚眼下要做的,就是将根系深厚的扎在西沙岛上,使血脉与西沙岛紧密相连。

观音滩这样的恶战,谁知道以后还会经历多少次?林缚要将集云武卫打造成真正的精锐,伤亡率在相当长的时间里都很难降下来。

观音滩一战,集云武卫死二十七人,再加上重伤者,超过五十人。

战死者,林缚只能补偿他们的家人。

由于当世的救治条件有限,重残者很难存活,像傅青河断臂能活下来的,已经是异常幸运。能活下来的伤者养好伤差不多都能重新返回集云武卫拿起武器作战。

不过林缚不惜暂时降低集云武力的战力,也决定将到崇州后的重伤武卫都留在西沙岛上,等他们陆续养好伤都编入西沙岛乡营,另外从西沙岛募选壮勇编入集云武卫补充不足。这么做不仅能快速提高西沙岛乡营的训练水平与战力,另一方面也是快速将根系扎入西沙岛的重要途径,只是依赖胡家,工作就太单薄了。

这时候,敖沧海、赵虎、宁则臣他们处理完海盗事,一起上船来见林缚。

“这伙人都是明州府的,看到东海寇在太湖里折腾得天翻地覆,官兵也无力清剿,才混进来浑水摸鱼。”敖沧海说道:“这些狗娘养的,比真海盗还要可恨,而且这些人定然不少……”

林缚蹙着眉头,手指轻敲着桌子考虑问题,侧过头跟傅青河说道:“最初袭击安吉县的东海寇有千余人,十二艘船,那应该是受奢家直接控制的东海寇势力,只是未竖旗号,不知道晋安侯世子在不在其中?”

“东闽十年战,奢飞熊遇战必居前,堪称智勇双全。”傅青河说道:“他们要在太湖搞出这么大的动静,奢飞熊多半不会缩在哪座岛上遥控战事……”

“现在能清楚的,在嵊泗诸岛会盟的东海寇势力有十三家。”林缚思考着说道:“十三家会盟的盟首东海鹞袁庭栋自然是奢家部属无疑,就算袁庭栋是奢飞熊本人,也不会叫人觉得意外……”

赵虎微微一笑,外人谁又能知道东海狐谭纵就是坐在这里的林缚呢?

“除东海鹞这股东海寇外,怕是还有其他东海寇是受奢家直接控制的。”傅青河说道:“不过也不会太多,弃陆走海是奢家新采取的策略,之前陆地战事吃紧时,奢家财力也岌岌可危,我想受奢家直接控制也就两三家东海寇势力。要将这几家甄别出来,只要首先打击这几家势力,才能削弱奢家对东海寇的影响,至少能最大程度拖延奢家整合东海寇的时间。”

“要做到这点,现阶段依靠西沙岛力有未逮。”林缚无奈地说道:“就算有足够的战力调动,也很难在东海寇退潮似的撤出海之际捕捉到大的战机……”

东海寇侵入太湖到后期,相继涌入洗掠府县的东海寇不下两万人,数百艘船。要是这些东海寇都是受奢家直接控制的,奢家早就除与李卓对峙外开辟第二条战线了。

实际上,林缚在西沙岛设饵钓鱼诱歼小股的过境海盗,也进一步摸清楚了一些东海寇内部的情况——此次到嵊泗诸岛会盟的十三家东海寇势力人数也有限,加起来只有四千余人。

不过能给西沙岛诱歼的也是不知道西沙岛情况的外围东海寇势力或者根本就是这一批浑水摸鱼者,从他们嘴里掏出来的情况也有限,林缚现在只初步判断出前期真正受奢家控制的很可能就是第一批奔袭安吉县那千余精锐。

就算这千余人,林缚也没有能力与之会战。

更何况东海寇在太湖流寇折腾得天翻地覆,在这个过程中,会盟的十三家东海寇势力之间也势力联系得更紧密,奢家对东海寇的控制力得到进一步加强,要是没有有效的遏制,连外围的东海寇势力都给奢家控制住,局势只会对江东郡地方越来越不利。

“这两天,我回江宁一趟,与顾悟尘见一面,看他如何处置。”林缚说道:“这边事了,我们先回观音滩吧。”

除了二十多个活口,解救了二十多个年轻女子外,二十多个活口会交给崇州县处置,但是两艘海鳅子船以及船上这股海盗从太湖沿岸府县抢掠来的财货,林缚自然毫不客气的截留下来,用于西沙岛的建设。

这几天来,林缚利用这种设饵钓鱼式的锈战法子,陆续截下八艘满载而归的海盗船。

会盟的十三家东海寇是与宁海镇水师会战,打击沿岸驻军为主要目的,对地方抢掠破坏的程度反而不及外围东海寇势力及其他浑水摸鱼者。

林缚他们截下的八艘海盗船都满载劫掠财货,多为金银铜器,甚至还有一樽重达两万多斤的铜佛。也不知道这些散寇游勇是怎么将铜佛装上船,便是将这樽铜佛熔掉铸铜钱折银就值四千余两。八艘海盗船所载财货折银差不多能有八九万两,环太湖四府之富庶,从中可见一斑。

环太湖沿岸诸府县遭此番大劫,人员伤亡且不计,财货损失折银至少达到数百万两的水平。

除奢家直接控制的东海寇势力能得到加强外,奢家在背后给其他海盗提供各种支持,这些海盗所劫掠的财货自然也会通过发泄性的消费,购买船只、兵器、战具或者销赃等种种途径流入奢家手里。

此涨彼消,奢家暗蓄实力,东南诸郡却给严重削弱,奢家弃陆走海之计果然毒辣。

但是奢家当一地之雄容易,想争天下却难。要是有选择,江东两浙的地方势力有多少会愿意投靠奢家?

林缚返回观音滩,江宁捎信过来,说顾悟尘这两天就会直接到崇州视察,也可能要渡江去平江府视察寇患。

推荐热门小说枭臣,本站提供枭臣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枭臣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卷四 江东乱 第十六章 棋盘落子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洪业:清朝开国史 化装舞会 假戏CP被迫营业撒喜糖 母亲的女儿 极品家丁 不可能犯罪诊断书Ⅰ 汉尼拔 写给不看戏的人看 海怪联盟 星际稀有物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