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四 江东乱 第三十五章 螳臂之言

上一章:卷四 江东乱 第三十四章 河口秘情 下一章:返回列表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车到竹堂西苑停下,林缚与小蛮下马车来,将宋佳随身携带的银妆刀也拿了下来,对车里佳人说道:“竹堂乃讲学之所,携刀不祥,内有专门辟来给女眷旁听的静室与大堂隔开,请少夫人、奢小姐无需拘束。若是可以,还要请少夫人代林某捎句话给奢家……”

宋佳也没有给因为给林缚胁迫过来而生气,安静地坐在那里听林缚会有什么话要说给奢家听。

“自古有言,能除民害为百姓所归者,是为民主也。奢家虽有异志,但是残暴不仁,为一己之私欲而侵害天下,戮害民生,想使天下归心,异想天开也。奢家势大,又有弃陆走海之奇谋,乍看有席卷不可挡之大势,然林缚不才,力弱如螳臂,狂念欲阻车……少夫人将这话捎给奢家便可。”

宋佳掀开车帘子,看着林缚离开的背影。

奢明月小脸侧过来看出去,这才松了一口气,不屑地说道:“他这是什么话,是要与我们奢家势不两立吗?”

给卸去兵器的车夫与丫鬟给胁裹着一起跟来,站在马车旁骇得面无血色。宋佳低声训斥道:“回去谁敢乱说话,仔细舌头给割下来!”车夫与丫鬟忙不迭地点头,不敢稍有半点违拧少夫人的意思,少夫人与小姐给猪倌强逼同乘一车,事情给少侯爷知道,指不定拿他们这些下人发脾气。

宋佳心间轻叹,心想林缚在西沙岛部署当真是要跟奢家作对到底了,心想当初就算是以明月的婚事来招揽他,多半也不能成吧?心里好像放下个心事来,纤白双手叠放在膝上,与小姑子奢明月笑道:“敢说大话的男人,总是比唯唯诺诺之人要可爱一些……”

抬头看了看前面的布帘子,写着“女室”的字样,心想河口势力还小,精兵也才三五百人,不成什么规模,林缚也是依附于顾悟尘,只是隐隐透出来的那些气度,却少有人能及,不知道爹爹看到林缚会如何评价他?

※※※※※※※※※※※※※※※※

孙文婉与文珮心里奇怪林缚突然钻进停在街边的马车里,跟在马车后面走过来,恰在月门外听到林缚对车厢里的宋佳、奢明月说出那番表明立场的话,一时愣住,等到林缚与穿了男装扮成清秀小厮模样的小蛮从里间走出来,才慌不及的稍退半步敛身施礼。

林缚见是孙文婉、孙文珮堂姐妹站在月门外,颔首示意,没有说什么就离开了。

孙文婉看着林缚离去的背影,嘴里细嚼林缚对奢家姑嫂所说的那句话——“力弱如螳臂,狂念欲阻车”,心里有莫名的感触。

孙文婉细想以林缚入江宁近一年来的行径,说他时时刻刻是妄图拿螳臂当车的狂夫也不为过,与藩家斗,与王学善斗,与曲家斗,与东海寇斗,哪一回不是以弱凌强,拿螳臂在挡车?自己也与旁人一样将他当成为博上位,为获得楚党欢心而不惜豪赌,逞凶冒险的狂夫,却从未去想他心间藏着“除民害为百姓所归”的宏愿。如今他不顾一切的将手中所有资源都往西沙岛输送,也是想挡下有一方诸侯奢家在背后支撑的东海寇啊!

想到自己在河口之战时劝父亲以西河会基业为念临阵脱身,孙文婉脸有些发烫,心想若林缚事事都自私自利,不顾大局,便不会在西沙岛救灾安置流民,便不会在暨阳浴血而战击退东海寇,届时江东大乱,西河会还怎么能独善其身?

孙文婉心里又是惭愧又是后悔,就像做错事的小女孩子,看着林缚离去的背影,什么事情都做不了。

“咦,林大人该不会怀疑我们是故意跟过来偷听吧?”孙文珮见婉娘若有所思,以为她是担心这个,“他也真是的,马车里还是女眷,他怎么就钻进别人的马车里,好像不是温雅君子所为呢?”

“也许他从来都不屑做什么正人君子吧……”孙文婉回过神来,幽幽地说道。

虽说竹堂辟有专门的女室,不过孙文婉与文珮都女扮男装,不想坐到与大堂隔开的女室里听讲,便绕过花叶残败的荷花池到大堂里去。

※※※※※※※※※※※※※※※※

林缚没有去讲学的大堂,还有些时间,他先带着小蛮去东闽。

他将竹堂东苑辟为收藏整理资料、书籍并编纂《匠典》、《将作经注》的专门场合。江宁工部主事,龙江船场副监葛司虞今日特地没有去官署当值,看见林缚走进来,拉住他说道:“西溪学社来了许多士子,奉旨回乡完婚的陈明辙也在其中,怕是来砸场子的……”

“他们要是敢胡闹,我将他们轰出去就是,要论捋袖子干架,我还怕他们不成?”林缚将袖管卷起来,笑道:“要是比论学问,又有什么好让舒翰担心的?”

长孙庚、赵勤民、顾嗣元、张玉伯、柳西林等人都聚到这里,都大笑起来。

赵舒翰也不太担心,只笑着说道:“术业有专攻,圣人还言‘三人行必有我师焉’,谁敢夸海口说腹中学问包罗万象?再说他们针对我的可能性少,针对你的可能性大,要头疼,也该是你头疼。”

林缚笑了笑,说道:“那就更没有什么好担心的,我不喜欢跟别人辩理,不动嘴皮子,便是西溪学社倾巢而出,又能奈我何?”

这时候有个青衣小厮走进来与赵勤民贴耳说话,林缚见赵勤民脸色变得难看,问道:“有什么事情?”

赵勤民尴尬说道:“马维汉与高宗庭也一同过来……”

马维汉乃江宁府尹王学善的僚席,赵勤民曾与他共伺一主,在此间遇到难免会尴尬。在顾悟尘出任按察使,稳固了在江东地位之后,赵勤民的生命威胁就得到消除,王学善再蠢也不可能在此时做出激怒顾悟尘的举动来。

马维汉、高宗庭两人都是举子出身,但是他们与林缚一样,谁也不会将他们当成微不足道的小卒来看待,许多时候,许多场合,马维汉、高宗庭就代表了他们身后的王学善、李卓。也许陈明辙是代表余心源或陈西言而来,但是陈明辙本人就是名动天下的状元郎,隐然为西溪学社青年一代的领袖人物。

林缚说道:“今日是赵大人主讲,我们就不要喧宾夺主了,嗣元可与赵大人出去一趟……”便是他再与高宗庭惺惺相惜,也不能在这种场合与他太亲近,免得传递错误信号给别人。

顾嗣元朝林缚、赵勤民、张玉伯等人拱拱手,与赵舒翰走了出去。

林缚瞥了顾嗣元离去的背影一眼,便拉葛司虞到一旁问造船事务。

他们这边态度再冷淡,马维汉、高宗庭过来,也要派人应酬一二。赵舒翰是今日讲学之人当然要出面,林缚让顾嗣元一同去应酬,也是表个姿态,承认顾嗣元在顾系里的少主地位,让他去代表河口。

从暨阳归来后,顾嗣元要变得务实许多,整个人的姿态也变得平和许多,很少有居高临下,咄咄逼人的言行,换作他日,他不大可能出席今日的场合,也许他内心对杂学匠术还是不以为然的态度。

林缚也知道彼此的隔阂很难消弭,特别是他有他的矢志不移的目标,此时道合而相谋,待他日道不合呢?就顾悟尘此时的目标,还是念着位极人臣的相位,无法跳出党争的樊笼,也无魄力起用其他派系的青年官员。

赵勤民见林缚这么安排,也只是微微一笑,没有说什么。

顾悟尘此时将主要心思都用在东阳乡勇上,只是东阳乡勇的事务不让林缚插手,也就不便阻拦他将大量资源都输往西沙岛。不管怎么说,那些流民在西沙岛扎根安顿下来,西沙岛乡营实力得到加强,总有利于东线的形势,毕竟地方编练乡勇是顾悟尘一手推动的事情,所以顾悟尘也不催促林缚将他的人手从西沙岛调回来。

赵勤民在河口这么多日子,也看不透林缚隐藏了多少实力,想来顾悟尘也是如此。对于让人看不透底细,在河口、暨阳诸战中展露出如此锋芒的部下,任是谁都不敢放手使用的。

小厮进来禀报说,赵舒翰、顾嗣元陪同马维汉、高宗庭等人直接去了西苑,林缚也便与赵勤民等人穿过走廊往讲堂进去。

赵醉鬼儿率诸匠造竹堂,占地两亩有余的竹堂浑然一体,环以长廊,虽说分隔成东西苑,实际上还是一座单体竹建筑,十分的壮观。讲学之地是十六步见方的轩堂,除四壁以及屋顶的梁架外,这么大的房间连根支撑柱都没有用,可见赵醉鬼儿用竹之巧。

轩堂里已经聚集前来听讲学的百余人,贩夫走卒、书生小吏混杂得很。林缚他们走将过来,门口一阵喧哗,有些尖着声音朝另一处通道大声问:“苏湄姑娘等会儿可会一展歌喉?”却是苏湄过来从那处过道往女室过去。

林缚感觉似有眼睛盯着他看,转过头去,陈明辙等七八名西溪士子正围聚在轩堂角落里看着他。除陈明辙外,还有二人林缚也认识,都是去年乡试一起中第的举子,只是他们去燕京参加会试落第,回江宁后也视林缚为异类,没有过接触。

虽说他们眼神不善,林缚也还抱拳而笑——告诉他们,来砸场子,尽管来就是。

推荐热门小说枭臣,本站提供枭臣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枭臣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卷四 江东乱 第三十四章 河口秘情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复仇女神 我和男配在狗血文里HE了 风雪追击 鬼望坡(刑警罗飞系列第二季) 在我成为传说中的大佬之前 民调局异闻录3·血海鬼船 平行世界·爱情故事 憎恶的化石 超·杀人事件 唐朝那些事儿7:大结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