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给我好好反省

上一章:第5章 我叫沈星捷 下一章:第7章 闯祸了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沈星捷哼着歌儿走在回去的路上,他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望着通讯录里那串新添的电话号码,唇角忍不住上翘,发出一阵呵呵的傻笑,现在的他满脑子都是尚白刚才在篮球场脱下上衣的情景,而且还自动将人家下半身的不可描述画面给补全。

大概是与自身复杂的成长环境有关,沈星捷在男女情爱这方面打小就比同龄人开窍得早,他意识到自己喜欢男生是在小学三年级,第一个性幻想对象出现在他五年级,那人是好莱坞某动作片男星,自此,他一直执着的以那位男星的身材来作为自己的择偶标准,他欣赏且喜欢身材出众的男人,然而这样的人在现实生活并不多见,之前他曾经遇到过一位勉强还算够得着及格线的,可惜为人一言难尽,后来掰了,直到今天晚上,沈星捷觉得自己那前方一片灰茫茫的爱情道路又重新出现了新的曙光。

啧啧,怎么会有这么对胃口的人呢……

沈星捷点开短信界面,打算给对方来个晚安问候,顺便聊一聊骚,信息编辑完毕准备发送出去,突然有电话从外头打了进来。

当看见备注上显示的肖毅这两个字时,沈星捷那张心情愉悦的面孔立马垮了下来,他不带一丝犹豫,把电话挂掉,将机主拉黑。

没过几秒,一个陌生号码又打了过来,沈星捷再次挂断,电话再度响起......

如此重复几遍之后,沈星捷终于摁下接听,把手机凑到耳边,用极不耐烦的语气大声道:“你打过来干嘛?烦不烦?!”

“小捷,你就那么不想跟我说话吗?”

“操……”隔着电话沈星捷朝天空反了个大白眼,“我他妈早跟你分手各走各路了,还有什么好说的?”

“难道咱们就没有机会了吗?”肖毅在那头不死心的追问。

“你在外面到处抹黑我说我是滥交货公交车还得艾滋,把我的名字在圈内彻底搞臭人见人躲,还他妈有脸打电话过来跟我说复合?别想抵赖,我知道那些谣言全都是你传出去的!”沈星捷气得说话的时候上下牙关碰得嘎吱作响,“姓肖的你听好,这笔账我早晚跟你算清算楚!”

“是我传出去的,可我当时只是一时气上心头才这么说,情侣之间吵架这不很正常吗?谁也有犯错的时候,难道我就不能得到原谅吗?”

“吵架就可以拿这种东西来乱说,就可以到处抹黑唱衰我了吗?!有你这么下作把我的照片P了拿去造谣的吗?我沈星捷不要脸啊?!”想起之前的事情沈星捷一肚子火气无处泄愤,朝路边的柱子上重重地踹了一脚,“呵,这样也好,让我趁早看清楚你是个什么垃圾货色。姓肖的我警告你,你以后别他妈在老子面前出现,否则我见你一次揍你一次!”

挂线之后,沈星捷把那个陌生号码也一同拉入了黑名单。

折腾了一晚上,沈星捷现在累得要死,他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旅馆准备好好睡一大觉,刚一进门马上察觉有些不妥。

他清楚地记得自己出去的时候,房间里的灯全关了,可此时床头那盏台灯却是亮的。床边那把椅子上坐着一个人,台灯的光线有些微弱,但沈星捷一眼就认出那是他老爸的手下庄念,沈星捷当下第一个反应就是:逃!

刚一转身准备冲出门口到时候,早已守在门口的杨拓彻底断掉了他唯一逃跑的路径。

荃兴最厉害的两个金牌打手一起来捉他,这下子任凭他沈星捷功夫再厉害也插翼难飞了。

识时务者为俊杰,沈星务立马笑脸相迎,用讨好的语气问道:“念哥,Topping哥,能不能通融通融?”

庄念从椅子上站起来,一步一步的朝他逼近,“捷少,不是我们要故意为难你,带不了你回去的话,我们没法向东爷交代。”

“念哥,给条活路成不?”沈星捷装出一副可怜巴巴的模样,向庄念低声求情,“你和Topping哥看着我从小长大,一直以来都对我照顾有加,你们怎么忍心让我回去忍受折磨?”

庄念不为所动,说话的语调依然四平八稳,“没有人会折磨你,东爷只要求你听他的话,回学校去复读而已。”

沈星捷立刻翻脸,“那跟把我推下万丈深渊有什么区别!我最讨厌就是读书!不然你们以为我为什么要离家出走?!”

“这话你可以回去以后跟东爷说,我们只是按规矩办事而已。”杨拓说道。

看得出庄念和杨拓是铁了心不会让步的了,沈星捷依旧负隅顽抗,他一屁股坐在地上抱着旁边的茶几脚不肯放,开始撒泼,“我不回去!打死我也不跟你们走!”

杨拓走上前去想把他从地上拉起来,沈星捷一把将他给甩开,“啊!我的手好痛!痛死我了!一定是你干的,你把我的手弄脱臼了!”

杨拓:“……”他冲庄念使了个眼色,意思是问对方现在要怎么办。

庄念轻轻摇头,用眼神示意杨拓立马行动,不再跟沈星捷磨叽下去。

“不好意思,捷少,得罪了。”杨拓蹲下身,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从口袋中拿出一块事先准备好的毛巾,捂住沈星捷的口鼻,沈星捷用力挣扎了十来秒之后,脸皮开始逐渐下垂,不消一会便昏睡了过去。

沈丹东吸取了上一次的教训,这回不但把沈星捷房间里的狗洞给补上,为了防止自己这个不肖子再度逃跑,还找人来把窗户焊上防盗网,房间门外24小时重兵把守那自然是不必多说的。

“这次你要敢再踏出这房门半步,我把你这双腿给打断!”沈丹东撂下狠话。

“要打你现在就打,否则我还会再走,别以为这样就能把我困住。”沈星捷双手抱臂坐在床上,即便是被俘虏了也要继续摆出誓死不从的不屑表情。

“你真以为我不敢打你是吗?!”

沈星捷继续顶撞他:“那你打啊,有种你赶紧打,说一套做一套,每次只会在那叫嚣说要打我,你哪次是真下的去手的?你要是敢把我这双腿打断,我沈星捷跟你姓!”

咦,不对哦,他本来就是姓沈的。算算算,管他呢!

“你!你个死兔崽子!简直不知好歹......”沈丹东气得满面涨红,他转身冲到外头的走廊上,看见一名佣人正在扫地,径直跑过去一把夺过她手中的扫把,重新回到房间里,举起扫把朝着沈星捷身上挥下去。

沈星捷立刻从床上蹦起来,上跳下窜的逃躲,沈丹东一边破口大骂一边追在他身后,庄念和杨拓见状赶紧走过去好言相劝。

“都别他妈拉着我!今天我非给这个死衰仔一点颜色看不可!老子不动手真当我是病猫!”

“救命啊!臭老头要家暴啊!”沈星捷四处闪躲,大嚷大闹,“你信不信我到社区妇联告你!”

……

……

鸡飞狗跳闹腾了一顿,到最后不出所料还是和谐收场。

“这几天你给我呆在这房间里好好反省自己!”

沈丹东转身离开的时候,沈星捷冲他远去的背影吐舌头做鬼脸。

吃饭的时候,沈丹东看着眼前一桌子丰盛的饭菜,胃口全无。

“东爷,捷少的复读手续已经办好了,校长答应过到时会安排捷少去一个比较好的班级,并且会给他多一些额外的照顾,你大可放心。”

沈丹东摇头重重叹了一口气,“我担心的不是学校那边,而是那个臭小子。”

杨拓安慰道:“捷少现在是青春期,是会叛逆一点的了。”

“都18岁成年人了,还青春期?”沈丹东鼻子轻哼,“他要是稍微懂事一点,我至于这样吗?一天天除了惹我生气以外就没别的好建设,真是生块叉烧好过生他。”

一想起沈星捷刚才跟自己顶嘴的情景,沈丹东好不容易才消下去一点的气立马又涌上心头,他放下碗筷,连饭都吃不下,直接回房间去了。

沈丹东来到床边坐下,他的目光落在床头柜的一个相框上,他伸手过去把相框拿起来,出神地望着照片中那盘着发髻,身着旗袍,五官精致的大美人,他抚摸着相中之人的脸庞,露出平日罕见的温柔眼神,朝她唤了一声“小鸢”。

随之又是一声无奈的轻叹,“唉,要是咱儿子的性格能够像你多一些那该多好,我现在就不用生那么多气了。”

此时此刻,正在房间里接受软禁的沈大少正以绝食来抗议暴政。

“把这些东西都给我撤走,我不吃!”

“捷少,我只是按照吩咐给你送饭,你要是不吃的话就放在一边吧,饭菜碍不着你什么事。”杨拓淡淡的说:“身体是你自己的,没必要跟自己过意不去。你也趁这几天留在房间里好好冷静冷静,为下周一回学校上学多做一做准备。”

“我说了我不会回去复读的!”

“这事可由不得你做主。”

“我18岁,是成年人了,你们不能剥夺我作为一名成年人的自由!”

“你要是能摆平东爷,我们一定会还你自由。”

“切,说来说去,你们还不是看他脸色行事,你们就只会听我老爸的,没有一点是自我判断能力。”

“毕竟是东爷付我们薪水。”

“算!懒得跟你说。”

沈星捷无聊替躺在床上,想找点事情打发时间,在口袋里摸索了半天,才发现自己的手机不在身上。

“Topping哥,你看见我的手机没?”

杨拓在门外答道:“你的手机在东爷那里,他说暂时先替你保管着。”

“靠......”

沈星捷在房间里转悠,打算找点其他乐子,结果这时候他才发现,自己房间里的电视,电脑,和游戏机全都被撤掉了,不用想这一定是他老爸干的好事,不仅如此,就连他和游戏杂志也统统换成了教科籍,书桌上还端端正正地摆着一份五年高考三年模拟习题册,完了,这简直是要让他吐血三升的节奏啊!

推荐热门小说心不由你,本站提供心不由你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心不由你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5章 我叫沈星捷 下一章:第7章 闯祸了
热门: 死神来了 凶手在隔壁 万人迷小崽崽的修仙路 亡国之盾 大唐第一相士 青发鬼 铜钱龛世 怀了隔壁班穷校草的崽之后 每天都怕被大BOSS灭口 雪鹰领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