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闯祸了

上一章:第6章 给我好好反省 下一章:第8章 劝说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礼拜一,沈星捷极不情愿的被他老爹的手下押回了学校。

鉴于沈星捷此前有过多次案底,沈丹东对自家下属千叮万嘱,务必24小时跟紧这兔崽子,少盯一秒都不行。几位跟班自是不敢怠慢,不仅亲自将沈少爷送到学校,甚至连上课时间还跟他一同坐在教室的后排听讲,极力做到三百六十五度无死角监视。

这可让班主任和其他科任老师带来了极大困扰,却因为碍于沈丹东的黑道社团背景而没人敢提出非议,加之这位老爹此前为了自家儿子,相当豪气的给学校捐赠了一幢教学楼不说,还斥巨资将全校的电器设备统统换新,哪怕是校长,也不得不让这位头号金主几分面子。

沈星捷死忍烂忍忍到了第三天,终于情绪爆发,课间的时候将那两位盯梢的跟班喊到教学楼底下一个偏僻的角落,大为恼火地训斥:“不是......你们跟着我来学校也算了,现在连我上课也要跟进来教室,你让我的脸往哪儿搁?你们不嫌丢人我还嫌呢!”

“捷少,拜托你不要为难我们了,你也知道这是东爷下的Order。”

“我爸他给了你们多少钱?我付双倍。”

那两人面露难色,不约而同道:“捷少,这真不是钱不钱的问题。”

“那行,你们监视我无所谓,但不能太过分踩过界,一句话,不要再跟着我到课室里上课!”

对方没有应话,其中一人转身拿出手机,给沈丹东打了一通电话,在征得老大同意之后,才答应把盯梢地点从教室搬到外面的走廊上,这个距离已经是讨价还价后的最大妥协,不能再退了。

第二节 是班主任的数学课,邓老师在上课铃声打响之前提早来到课室,一位身着校服的男生尾随在其身后,他身材高大,斯文秀气的黑框眼镜下是一张令人难以忽视的混血面孔,班上的同学顿时炸开了锅,你一言我一语地小声议论。

邓老师拿起粉笔,在黑板上一笔一划地书写,向大家做介绍:“这位是从国外回来的新同学,他叫尚白。未来的一年里他会跟你们在同一个教室里一块学习,然后参加高考,以后大家要好好相处。”

话语刚毕,邓老师似乎又想起什么,顺便补充一句:“尚白他中文很好,所以你们不要想着当他面说他坏话。”

“那我们背地里偷偷说。”一个比讲话多的调皮男生调侃道,其他人哈哈大笑。

“行了行了,快上课了,大家赶紧回到座位上。”邓老师在课室里头扫视一通,指着最后一排的某个座位,对尚白说:“你先坐到那个空出来的位置上吧,之后老师再根据需要来进行座位调整。”

上课铃打响了两三分钟,沈星捷才提着手里的一袋早餐从小卖铺不紧不慢地走回教学楼,他趁着老师转身写板书的时候偷偷从后门溜入课室,迅速回到座位上。

才一个课间的时间,他发现自己旁边那个空着的位置竟多了个人,他原以为是班上哪位同学坐到了这儿,但很快又发现教室里其他座位都是满的,想必这是位新同学。

沈星捷好奇的打量起自己这位新同桌,他戴着一副黑框眼镜,五官立体棱角分明,黑色的头发自带几分天然的微卷,几缕头发有些随性地垂落在额头前,那侧脸甚是好看。

沈星捷直勾勾地盯着眼前的男生,越来越觉得这人好生眼熟,倏地恍然大悟,这不就是几天前他在外面遇见的那位理想恋人吗?!

这是沈星捷头一回见尚白这副打扮,想不到仅仅是一副眼镜,竟可以对一个人的气质造成如此大的改变。架在尚白鼻梁上的那副眼镜仿佛是一个掩护体,将他身上原本那股锐利锋芒的气息严严实实的遮挡起来,给外人一种文雅内敛的错觉。

但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个人居然成为了自己的新同桌。

什么叫做缘分?这他妈就是缘分!上天果然待他沈星捷不薄。

沈星捷笑得乐不可支,他把手伸过去轻轻拍了拍尚白的肩膀,“嘿,还记得我不?”

直到这会,尚白才将注意力从黑板转移到沈星捷身上,当他看见那张熟悉的面孔时,心下也是一愣,尽管感到意外,尚白表面上仍旧保持淡定的表情。

“看来天意让我们又在一起了。”沈星捷笑着从袋子里拿出两份三明治,把其中一份递过去给尚白,“吃不吃?”

“沈星捷”站在讲台上的邓老师突然喊到他的名字,“你上来把这道题做一下。”

回教室到现在,沈星捷连课本都没翻开,天知道现在讲的是哪一题,死猪不怕开水烫的他正打算自暴自弃,旁边的尚白将自己的练习册推到沈星捷跟前,他拿起铅笔在班主任提问的那道习题上画了个圈,上面还用工整清晰的字体写出了解答全过程。

沈星捷冲他挤了挤眼,“兄弟,你帮了我一个大忙!回头我以身相许。”

微怔片刻,尚白看着那家伙屁颠儿冲上讲台的背影,理所当然的把沈星捷刚才那番话当做是个玩笑。

邓老师挑选了这道三角函数题本身就有点难度,以沈星捷这种学渣基础解不出来很正常,因此当看见黑板上那正确无误的答案,邓老师有充分的理由肯定这小子绝对请了枪手。

“这题不是你自己做的吧?”邓老师狐疑地瞄了他一眼。

“老师,原来你挺了解我嘛。”

“行了。”邓老师挥了挥手,“回到你的座位上吧。”

接下来继续讲解习题,沈星捷将课本竖在桌面上把脸遮挡住,在那吃早餐。

“这小龙虾三明治很好吃,你也尝一尝。”沈星捷把刚才的三明治放到尚白的桌面上。

尚白没有拒绝,他把三明治收进抽屉里,继续听课做笔记。

突然听见旁边传来一声“咔嚓”的快门声响,尚白抬头望过去,见沈星捷正拿起手机对准自己这边方向。

偷拍居然忘记关快门声音了,“ shit……”沈星捷低声骂了一句,很快又笑咧咧的,冲他摆摆手,“你继续听课,不用管我。”

没过多久,那位不专心听课的同桌又凑了上来,“有个问题我一直想问你,你之前是不是给错电话号码了?我打你的手机找你,接电话的是个老太婆,她说没有尚白这个人。”

“有什么事情下课之后再说。”

沈星捷拿笔戳了戳他,“你上课好认真,你是真的在听讲还是装装样子而已?”

尚白继续低头写自己的。

“你戴眼镜和不戴眼镜差别还挺大的,你近视多少度?”

尚白“啪”的一声放下手中的笔,斜眼瞪他。

沈星捷马上点头,“行行行,我不打扰你听课,有什么咱们晚点儿再说。”

本打算下课后跟尚白好好深入交流一番,结果尚白被班主任叫去了办公室,快到上课还没回来,下一节是体育课,体委跟凑小孩的老妈子似的,一遍又一遍地催促大家赶紧到操场去集合,“还没收拾好东西的同学动作快一点啦,老师要点名了。”

等不来尚白,沈星捷只好带上书包和其他同学一块离开教学楼。

跑完一百米测试之后是自由活动时间,沈星捷无聊地坐在树荫下打哈欠,忽然有人走过来往他肩膀上轻轻一拍,喊了声“学长”。

转过头去一看,是他们班的一位男生,沈星捷完全记不起对方的名字。

“什么事?”

“我们打算和隔壁班打篮球,不过还差一个人,你要不要跟我们一起?”

沈星捷站起来舒展了一下腰身,“走,这就去。”

沈星捷的体育和其文化课成绩是两个异常极端的走向,学习成绩惨不忍睹,体育项目样样全能,每次开校运会,领奖台上总能看见这小子的身影。

沈星捷的加入让三班的篮球队如虎添翼,分数遥遥领先隔壁班一大截,他轻松自如的在场上与队友们相互配合,不少同学在旁边围观喝彩。

运球的时候,沈星捷无意间朝场外匆匆一瞥,眼睛突然一亮,尚白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了边上,沈星捷决定把握机会,在帅哥面前好好炫耀一把球技,一鼓作气准备冲上去投篮,突然被隔壁班一个迎面冲过来的男生重重推了一把,沈星捷当时一心为了把球护住,结果重心一歪整个人摔倒在地上。

推他的人非但没有道歉,转身离开的时候还低声骂了一句“妈的智障”,虽然没有指名道姓,可明摆着是故意说给沈星捷听的。

“你在骂谁呢?有本事你再说一次。”沈星捷从地上站起来,追过去把那家伙拦下。

“我有说你吗?你这么急着跳出来承认干嘛?”

沈星捷指在那人胸口上,用警告的语气对他说:“给我道歉。”

“我为什么要道歉?”

“撞了人不道歉还有理在那嚣张了?”

“篮球场上发生肢体碰撞很正常,这么玻璃心就不要学别人上场打球。再说你有什么证据证明是我撞过来的,我还说是你故意碰瓷呢。”

这话可把沈星捷给惹毛了,他那脾气一蹿上来就控制不住,一把揪住那人的衣领,当场给了对方一顿狠揍……

沈丹东接到邓老师打来的电话时正准备出门跟老朋友去打高尔夫,一听闻自家儿子闯了祸,沈丹东立马推掉球局,风风火火地往学校里赶。

原来之前上体育课的时候,沈星捷和隔壁班的一个男生发生了口角,后来沈星捷朝对方动起手来,还把那个男生的眼睛给打肿了,现在那男生的班主任正陪他去医院里做检查。

办公室里头,邓老师和教务主任早已静坐在那等候着沈丹东大驾光临。刚跨入门槛,沈丹东的目光首先落在一副懒散样儿趴在桌面上睡觉的沈星捷身上,他二话不说,大步流星走到沈星捷面前,将手举到半空,一巴掌往他的后脑勺上拍下去。

沈星捷吓了一跳,整个人从椅子上跳起来,定眼一看原来是自家老爹,他捂着疼痛的脑勺,大声抱怨:“老豆,你干嘛突然打人!”

“打你就打你,还要择日子?!”

沈星捷机智地跑到邓老师身后,拿他当做挡箭牌,“老师,主任,你们都来看看我老爸这什么德行,他在家里几乎天天这样,一言不合就打我。”

“沈星捷!你还有脸先告状了?我为什么打你,你自个心中没点儿逼数吗?”

“咳咳……沈先生,这里是学校,可不可以麻烦你注意一下措辞……”教务主任轻皱眉头,好意提醒道。

“不好意思,平日说话习惯了。”沈丹东表示歉意,继续对儿子骂话:“让你回来复读,你净给我惹是生非,你真是没用!”

说完,又扬起手准备打他,邓老师和教务主任赶紧走过去把他给拉住,“沈先生,你冷静冷静,有什么事情咱们慢慢说……”

教务主任决定先让邓老师先把沈星捷带回教室,自己留下来和沈丹东单独谈话。

“沈先生,你的儿子这样,我们真的很难做。”他边说边摇头,“我们其实非常感激你对学校做出的捐赠,可是学校也有学校的规矩,这次沈星捷打架的事情,性质有点恶劣,校方肯定是要给予追究的。”

“是要追究,应该追究!”沈丹东义不容辞,朝桌面上重重一拍,“该记过的记过,不仅如此,最好还要给他一点相应的皮肉惩罚,你们尽管打他,不用跟我客气。”

主任汗颜,笑笑道:“我们不主张对学生使用暴力。”

“那就罚他劳作,打扫卫生一个学期,反正那衰仔平时在家里什么活儿也不干。”

“我们酌情考虑之后会给予他应有的处罚。”

“对了,沈先生,还有一件事情。”教务主任欲言又止。

“什么事情?你不用顾忌,直接说就是。”

“我知道你请保镖是为了看护孩子,可你觉不觉得好像有点儿过度了?他们总是在学校教学楼里进进出出,老师们现在都有意见了,说真的,这样真的很影响同学们的学习......”

“不好意思,实在很抱歉,给你们添麻烦了,回去以后我一定会好好说一说他们。”他沈丹东从没向谁低过头,如今为了自家那个衰仔,一天道的歉比过去十年加起来还多,那叫一个憋屈。

回去的路上,沈丹东坐在车里头一声不哼,车子到了家门口,沈星捷准备开门下车,沈丹东突然一声大吼:“给我站住!”

沈星捷撇撇嘴,“怎么了?”

“你才去学校几天而已?这就开始给我闹事了?”

“我发誓,这次不是我先挑起来的,那家伙打球的时候故意推我害我摔跤,他不仅不道歉还在那嘲讽我,我难道就要吞声忍气了吗?”沈星捷理直气壮的反驳,“又是你教我的,被人欺负就一定要以牙还牙,以眼还眼。”

“那你也要视情况而定啊!打他就打他,有你打得那么重手的吗?稍微给点教训不就好了,这次学校只是给你记过,下次你还这样,等着被退学吧。”

“那更好,这样我就不用读书了。”

“你想得美!老子之前说过,你一天拿不到高中毕业证,一天就得继续留在学校复读,要是这家学校不收你大不了就转去另一家!”

“你何必这么大费周章让我回去复读呢?你这么有钱干嘛不直接给我买个毕业证?”

“连高中都毕业不了,证书还得去买,你有没有出息?”

“对,我这个当儿子的就这么点出息,没你东爷有本事。”

沈星捷“啪”的一声,将车门用力甩上,头也不回走进了屋里。

在性格脾气这方面,沈星捷跟他老子简直是一模一样。沈丹东自己也很无奈,儿子的母亲很早就丢下他爷们俩离开了,他一个老大粗把孩子拉扯大已经很不容易,管教手下沈丹东很有一套,可说到教儿子,他是真的没辙。从小到大,沈星捷想要什么,他都会尽最大能力满足他的要求,沈星捷调皮捣蛋,时常在外面闯祸,虽然沈丹东老说要揍死他,可没有一次是真的下过手,他舍不得打,毕竟那是他最爱的妻子的宝贝儿子。说到底,儿子现在变得这么任性叛逆,还不是他自己一手惯出来的,唉。

推荐热门小说心不由你,本站提供心不由你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心不由你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6章 给我好好反省 下一章:第8章 劝说
热门: 空降结婚现场[快穿] 彩虹梦 香水 有海 建交异界 十一字杀人 从末世回来后我变成了小白脸 盗墓笔记 今天你洗白了吗 秦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