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劝说

上一章:第7章 闯祸了 下一章:第9章 频频骚扰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夜幕降临,一辆银色的雷克萨斯停靠在红灯区的第一家酒吧门口,沈丹东从车子上走下来,看场子的人见到他,迎上前去毕恭毕敬的喊了声“东爷”,亲自将他领了进去。

“东爷!”正和朋友聊天的穆远走过去和沈丹东打招呼,“今天您怎么一个人过来?荃兴的其他兄弟呢?”

“没叫上他们。”沈丹东笑了笑,“你家那位呢?”

穆远当即了然,“果然又是来找文大胸聊爬宠,不过他这礼拜到外头出差去了,过几天才回来。”

沈丹东摆手否认道:“我这次过来不是找他的,我来找你,有的事情我想跟你商量商量。”

“找我?”穆远略感意外,“有什么事吗?”

沈丹东没有马上开口,穆远立即反应过来,知道他不方便当着这么多人说,便将沈丹东邀进去里头安静的包厢。

“东爷,您要喝什么随便点,我请客。”

“哎不用那么客气。”沈丹东干咳了两声,清了清嗓子,“穆远,今晚我来找你,主要是我家那兔崽子的事情。”

“小捷?话说他高考刚刚结束,他打算报考哪家学校?”

“一提这个我特么就来气!”沈丹东用力往大腿上一拍,把这些天来发生的事情一字不漏全部告诉穆远。

“卧槽,所以他现在被您强行押回学校去复读了?!”

“可不是么,连高中毕业证都拿不了,他以后还指望在这个社会上混?混吃等死就有他的份!”沈丹东突然想起穆远当年的事情,马上又道:“我说的是他,不是你,你跟那小子情况不一样。”

“没事没事。”穆远毫不在意,笑道:“不过东爷,您跟我说小捷的这些事情,我有什么可以帮得上忙的?”

“你也知道,那兔崽子平时挺崇拜你的,比起我这个亲爹,他更听你的话,你看能不能帮我劝劝他?否则按照他那隔三差五就惹是生非的德行,我怕没过多久他真的会被学校劝退。”

“你想我怎么劝他?”

沈丹东说:“我的要求不过分,就指望他老老实实在学校带一年高三,不要惹是生非,不要老是逃课,顺利参加完高考拿到个毕业证就好了。”

沈丹东的经历让穆远想起了当年同样为自己日夜操心的二叔,当一名单身父亲有太多的不容易,也正因如此,面对沈丹东的请求,穆远当即点头应允了下来。

沈星捷不知道他老爸今天到底转什么死性,平时千叮万嘱要对自己跟进跟出的那两块牛皮糖居然意外的不见了,放学的时候,沈星捷又开始动起了离家出走的歪念,不过当他出到校门口那一刻,心中的想法却又瞬间打消了。

一辆拉风的红色跑车故意横在校门口,占据最抢眼的C位,数年如一日秉持暴发户打扮的穆远戴着墨镜倚靠在车身旁边,朝沈星捷的方向招了招手。

“远哥!你怎么会在这里?”沈星捷背着书包兴冲冲跑上前去,那双圆溜溜的小眼神里全是迷弟般的崇拜和仰慕。

“来接你放学。”穆远把手搁在他的脑袋上,把他的头发揉乱,“听他们说你回来复读了。”

前一刻还兴致勃勃的沈星捷立马又焉了下去,郁闷道:“我是被迫的,还不是我的臭老爸......”

“不开心的事情就别提了。”穆远打开车门,“走,上车,带你出去玩。”

pass掉周围同学投来的好奇和艳羡目光,沈星捷一屁股坐进了副驾驶上,拉好安全带,“咱们现在去哪?”

穆远神秘兮兮地冲他挤一下眼,“一个好玩的地方,保证你会喜欢。”

说完,油门一踩,随着一声嚣张的引擎轰鸣,车子急速驶离众人的视线,驶出市区,在宽广的高速路上尽情疾驰,最后拐入一条僻静的小道,穿过两旁青葱繁茂的梧桐树,重新出来以后,视野豁然开朗。

这是一家鲜为人知的练马场,马场的主人是穆远一位朋友,穆远知道沈星捷喜欢马,今儿特意带他过来玩。

“我从小在这里出生长大,竟然都不知道这个地方还有练马场。”不出所料,沈星捷欣喜若狂。

“这家练马场是近几年才修建的,只有业内的一些知情人士才晓得,一般人很难找得到这里。”

“这里的马全都是你那位朋友的吗?”

“有一部分是,另外一部分是别的马主送过来让帮忙训练的。”穆远朝不远处的马房方向吹了一声口哨,此时一名男子正牵着一匹骝褐色的马朝他们这边走来。

“最近忙不忙?”穆远扬起下巴,冲萧城皓笑道。

“还行。”

两人击掌,相互寒暄一通。沈星捷的注意力全放在萧城皓身边那匹马身上,他瞪大眼睛发出难以置信的惊呼:“春暖花开!”

“哦?你认得它?”萧城皓对此感到有点意外。

沈星捷点头,“它是去年凯旋门大赛的冠军,对不对?”

萧城皓竖起拇指称赞,“你眼力真好,这也能够一眼认出它来。”

沈星捷挠挠头,嘿嘿笑了笑。

萧城皓又问:“你会骑马不?”

“当然会!”沈星捷拍着胸口用力点头。

“3号马房那边有几匹空闲的马,你可以过去让马工给你牵一匹出来骑乘。”

穆远在旁边歇息,由着沈星捷在赛道上策马驰骋,等他彻底过足马瘾回来之后,笑着给他递上一支矿泉水。

“觉得这个地方怎样?”

“我爱死这里!”沈星捷接过矿泉水,拧开瓶盖,咕噜咕噜的一口气灌下大半瓶,他胡乱拿手背擦掉额头上的汗水,“远哥,下次再带我过来玩好不好?”

“没问题。”

夕阳西下,两人坐在高高的空地的草垛上,看着天边一轮橘黄的日落。

“远哥”沈星捷喊道。

“怎么啦?”

“我从小的梦想就是当骑师,我根本就不想从商,可我爸他偏要我以后到他的公司当接班人。”

穆远没有打断,安静地听他往下说。

“高考那天我本来打算乘飞机去日本的,我都已经找好赛马学校了,唉,可是人算不如天算,我在机场里跟别人换错了行李,计划全毁了。”他恼道。

“你呀,脾气也是横,就爱跟你老爸对着干。”

“他那人从来都不支持我做自己喜欢的事情,他明知道我一心想当骑师,可他就是不让,我以前有试着跟他讲道理的,他不听,我也没办法。”

“所以你就事事都跟他过不去了?”

沈星捷耸肩。

穆远伸出手指在他脑门上弹了一下,“跟大人作对没有好处,你想想看,这么做到最后吃亏的还不是你自己。”

“我知道。”沈星捷扁扁嘴。

“知道那你干嘛还要这么做?你咋就不能顺一顺他的意,就算是装一下模样也好,至少在他面前的时候,你表现得听话一点,你把老爸哄好了,他心情不错,很多事情自然就有商量的余地了。相信我,你远哥也是个过来人。”

“那我要怎么把我老爸搞定?你教教我好不好?”

“你现在最主要的任务就是老实安分的把高三读完,拿到高中毕业证,用行动来向你爸证明,不要让他看扁你,觉得你是个连高中都毕不了业的没用鬼。之后你想干什么,再慢慢来也不急,凡事要沉得住气才能成就大业。否则像你这种遇事不肯妥协不懂圆滑变通的性格,就算现在让你当了骑师又怎样?你还不是会处处碰壁。”

沈星捷受教地重重点头。

穆远从口袋中拿出两根沈星捷最喜欢的巧克力棒,一根给他,一根自己吃。

“最近和学校里的新同学相处的怎么样?”

“还行,不过前几天打篮球的时候我被隔壁班一个家伙推撞了一下,我把他给打了。”

“你这脾气啊......以后真该收敛一下,知道不?”

说到暴脾气这一点,穆远其实也没啥资格责备人家,但沈星捷这个迷弟从来不对自己的偶像有半分质疑,乖乖点头,答应他:“知道啦。”

“给你爸打个电话说一声吧,今晚不回家吃饭了,远哥请你吃大餐。”

“咱们吃啥?”

“帝王蟹。”

“哇塞!谢远哥!”

沈丹东坐在客厅里头,一颗心不上不下,电视机开着,可他从头到尾没瞧过一眼,一直等到晚上十一点多的时候,穆远才把沈星捷送到家。

“回来了?”沈丹东装作漫不经心地问了一句。

“嗯。”换过拖鞋后,沈星捷将打包的一盒东西递到沈丹东面前,“我和远哥今晚去吃帝王蟹,给你带了一份,要不要吃?”他的话语里头已经没有了平时那股针锋相对的火药味。

“放那吧,我一会儿吃。”

两人一阵静默。

“老豆”

“干嘛?”

沈星捷决定按照穆远说的,向东爷服个软,“我想过了,你其实也是为了我好,我知道的。我会回学校好好复读,把毕业证拿到手。不过我以后也有我自己想做的事情,你暂时不要逼我当什么接班人,ok不?”

沈丹东一听儿子居然向自己妥协,心里简直乐开了花,差点儿没感动得哭出来,唉,要是儿子平时有这么好说话,什么事情不能拿出来商量呢?

沈丹东努力稳住情绪,淡淡地开口:“那就看你的表现,表现好的话可以考虑考虑。”

“这可是你说的。”

一直相互对峙的父子两在今天晚上总算达成了共识,空气中剑拔弩张的压迫气氛逐渐消散。

“明天要不要上课?”

“明天周末呢,学校放假。”

“那陪我看场电影吧,上次那部恐怖片我还没看完。”

沈星捷趿拉着拖鞋跑进厨房叮了一碗爆米花,然后从冰箱里头找出两罐冰可乐,再把沈叮咚也抱了过来,和老爸一块坐在沙发上熬夜看起了恐怖片。

推荐热门小说心不由你,本站提供心不由你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心不由你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7章 闯祸了 下一章:第9章 频频骚扰
热门: 飞剑问道 犯罪心理师之替身 系铃人 无上巅峰 我当大佬的那些年 如何建设一间鬼屋 孩子不可能是上将的 二律背反的诅咒 新疆探秘录之黑暗戈壁 元年春之祭:巫女主义杀人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