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游乐场

上一章:第33章 小白 下一章:第35章 我可不可以亲你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那晚从夜店回到民宿之后,沈星捷一直沉默寡言,匆匆洗完澡便上床睡觉去,小白跳到他的被子上想要跟他玩耍,他也没反应。

逗了沈星捷好一会儿,也没见沈星捷搭理自己,小白自讨没趣的自己走到一边玩。

尚白见沈星捷窝在被子里没个声响,以为他已经睡死过去,便也关灯休息。

夜里,沈星捷蒙着脑袋在被窝里翻来覆去,此刻的他思绪混乱,他拿出手机打开之前Rubee发给他的那个英文帖子,用翻译软件将原文翻译了一遍。

机器翻译比较粗糙,但基本能够看明白大致的意思。

尚白的父亲杜兰多是巴西人,出生于里约贫民窟的他是一名孤儿,在七八岁的时候就已经开始跟随当地毒贩混饭吃,十六岁那年,杜兰多所在的帮派在与其他贩毒组织火拼时落败,杜兰多与他的弟弟苏雷亚为躲避追杀逃去了墨西哥,兄弟俩从此落地生根,并自立门户创建了加德罗集团,苏雷亚精明的生意头脑加上杜兰多残暴狠辣的行事作风使「加德罗」的贩毒生意蒸蒸日上,短短几年时间,杜兰多已成为当地家喻户晓的头号毒枭。

据不完全统计,在杜兰多统治「加德罗」的这些年里,因为各种各样的利益冲突,直接或者间接死在他手上的人有成千上万。

墨西哥政府联合美国DEA耗费了整整五年时间,牺牲了大量人力财力,与「加德罗」进行过不下百次的交锋,最后才将他们的头目杜兰多击毙。

杜兰多死后没多久,加德罗集团就开始发生严重内讧,并迅速分崩离析,尚白的母亲也在一起有预谋的车祸中丧生。

帖子里没有明确指出他母亲是谁,但知情人士说她是一名中国人,出生在环境优渥的家庭,当年为了和杜兰多在一块,全然不顾自家父亲的反对,后来父女两彻底断绝了关系。

结合此前贺东英给出的那份档案调查,沈星捷很容易便从这里头推断出那个人就是尚心云。当初沈星捷也一直费解为什么尚明辉会因为女儿喜欢上一个外国男人就与之决裂,现在他终于明白事情的来龙去脉。

毒品交易这种勾当,背后总会牵扯到大量的金钱诱惑以及血腥暴力,就算沈星捷不知道杜兰多生平干过的那些罪行,他也能够从平时的电影里得知毒枭的世界有多黑暗残忍。

杜兰多生前招惹过的仇家不计其数,所以尚白才不得不离开墨西哥来中国投奔他的外公。

沈星捷将这帖子从头拉到最底,巨细无遗反复看了三遍,心情复杂得无以复加。

尽管自己父亲也是混黑道社团的,但沈丹东他知道底线,绝不沾染毒品交易这一块,当今国内的法律日益完善,即便是黑道社团也不代表能够为所欲为,他不敢说沈丹东这么多年都是清清白白,可至少他老爸从没干过杀人贩毒这种伤天害理的事情。

但杜兰多不一样,他是冷血残暴的毒枭,在他手下断送性命的无辜百姓数不胜数。

……

可那又如何,尚白是无辜的,他不能选择自己的出身。

喜欢上毒枭的儿子,这算不算是一种罪过?

沈星捷脑子混乱不堪,越想越矛盾。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他整个人都不太好,昨天晚上他几乎整夜失眠,黑眼圈重的很。

尚白看见他那对熊猫眼有点忍俊不禁,印象中这家伙昨晚还挺早睡的。

“昨天做贼去了吗?”尚白跟他开着玩笑,伸手去摸他的黑眼圈。

沈星捷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一步,马上他又心感内疚,暗道你之前不是还说了要跟他携手未来的吗?怎么现在因为人家的特殊背景就对他产生了动摇?这也太虚情假意了。

可说实话,他目前确实没想好该以什么样的态度去面对尚白。

出于一种心理暗示,吃早餐的时候沈星捷精神恍惚地打开电视影视点播,开了部《湄公河行动》,这部片子他们学校以前曾经组织大家去电影院看过,这会儿旁边的几位男生就片中的一些问题在那讨论。

“你们说世界上哪个国家贩毒最猖獗?”

“当然是哥伦比亚,他们的毒枭都敢直接和国家政府军对着干,连总统都敢杀害,还有什么事情做不出来?”

“哥伦比亚毒枭那是以前厉害,现在可不行了,风水轮流转,被墨西哥给取代掉了,当今最让人头疼的可是墨西哥那些贩毒集团。”

“我之前看过一个报道,毒品交易是墨西哥的重要经济支柱之一,那里有500多座城市都参与到毒品走私当中,光是直接从事毒品贩卖的人就有好几十万,更别说那些间接的,太扯不清了。”

“卧槽,真的假的?那么吓人,这个国家还有法律可言吗?”

“听说咱们学校里有个人的父亲就是当缉毒警察的,之前在一次任务中牺牲了。”

“啊,这个我也知道,去年国际禁毒日的时候学校不是还特意让大家为他致敬来着,唉,每个吸毒贩毒制毒的都该千刀万剐!”

……

……

沈星捷从头到尾都没加入过讨论,尚白也自始至终没哼过一声。

早饭后大家要前往音乐节现场,《湄公河行动》只放了一半就关掉,尚白此时却不知去了哪儿。

“你们先过去会场吧,我和尚白一会儿再跟上。”沈星捷和其他人分道扬镳,出门去找尚白。

尚白并没走远,就在民宿附近一块废弃的厂房外面抽烟,沈星捷找到他的时候,地上全是他丢下的烟头。

沈星捷知道他有心事,大抵明白尚白在想些什么,他缓缓走到尚白身边,沉默了一会,开口道:“音乐节要开幕了,你不去吗?”

“反正我不感兴趣,你跟他们去吧。”

“嗯,其实我对音乐节什么的也没太大兴趣。”

尚白继续抽烟,气氛又恢复宁静。

“你还有没有烟?我也想来一根。”

“尚白从口袋里摸出香烟盒,打开一看发现已经空空如也。”他将自己手上的烟举在半空,“最后一根。”

沈星捷二话不说接过他手中的那根点燃了一半的香烟,将它抽完。

“沈星捷,问你个问题。”

“你问吧。”

“他们说你爸是黑道社团,是真的吗?”

“嗯,我出生之前他就已经在道上混了。”

“他这种敏感的身份对你的生活有影响吗?”

“那肯定是有的,一直以来学校里不少人因为我的家庭背景,都不敢接近我跟我玩耍,所以我从小到大身边要好的朋友并不多,而宣原和潘洋是唯二两个能够真正和我交心的,当然这也因为他们老爸跟我老爸认识的缘故,不管怎样,能够交到他们这两位好兄弟我觉得我很幸运。

后来随着我慢慢长大,我爸他也逐渐意识到自己的身份必然会对我的人生产生很多不良影响,几年前他从社团里退位了,开始潜心经商,虽然他不当坐馆,但社团如今仍有很多人依旧很敬重他,把他当老大看。”

沈星捷从口袋里摸出手机,从相册中找到一张全家福拿给尚白看。

那照片以前他小时候拍的,那时他的妈妈和鸢还在,说起妈妈的时候,沈星捷格外自豪高兴,字里行间流露着对母亲的怀念。

“我妈她以前是名实力歌手,她和我爸在很年轻的时候就认识对方了,后来两人结婚之后她就决定隐退不再唱歌,从此在家里当全职主妇。我妈唱歌特别好听,而且人又长得漂亮,还很温柔,做饭又好吃,总之她就是个完美无缺的妈妈!不过在我六岁那年她生病离开了。”

沈星捷回忆道:“从小我妈就很疼我,经常陪我一起玩耍,带我去游乐场坐旋转木马和莲花杯,那个时候真的特别开心。”他说着说着,不由笑了声。

“大白”他突然唤道他的名字,“要不咱们去游乐场玩吧?这里的游乐场挺出名的,以前我其实一直都想去,可惜没机会。”

沉默数秒,尚白笑了笑,“行啊。”

兴许是很多年轻人都去现场参加音乐节的缘故,今天游乐场的客流量没他们想象中爆满,不少热门的机动游乐项目排个十来二十分钟的队伍就能够玩上。

体验过惊险刺激的山车以后沈星捷想换点儿温柔的游戏,旋转木马那边的人不算很多,想来自己上一次坐这个也是很多年前的记忆了。

放眼望去,排队的几乎都是十岁以下的儿童,游乐场虽没有明文规定大人不能坐旋转木马,可沈星捷这么大的块头一堆孩子里凑,不得不说有那么一点儿丢人。

坐就坐,还非得拉上尚白一块,尚白自然是极不乐意的,最后两人决定用剪刀石头布决胜负,一局赌输赢,尚白出布沈星捷出剪刀,愿赌服输,最后只得硬着头皮陪沈星捷那货一块去排队。

“反正没人认识咱们,怕个啥呢。”沈星捷双手枕着后脑勺没心没肺嘿嘿的笑。

等排到他们的时候,工作人员刚把闸门打开,沈星捷“哇”地一声鬼叫,兴奋地撒腿飞冲上去,比身边的小朋友还要来劲儿,抢了一匹最显眼的大红马就往上面跨坐,然后大声招呼尚白给他指定自己隔壁的坐骑。

“大白你坐这儿,快!一会儿记得帮我拍照,多拍两张!”

尚白是带着一股羞耻把旋转木马坐完的,还被迫为沈星捷这傻、逼拍了很多照片,离开的时候还听见身后的几个小朋友指着他们在笑话:“那两个哥哥长那么大还坐木马呀?!”

尚白:“......”

他沉着一张面孔转过去正要跟沈星捷抱怨,看见旁边那小浪精脸上堆满了笑意,心中的尴尬忽然又也烟消云散,最后对自己说还是算了,由着他开心罢。

推荐热门小说心不由你,本站提供心不由你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心不由你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33章 小白 下一章:第35章 我可不可以亲你
热门: 东京空港杀人事件 修仙之逆徒追妻记/逆徒修仙指南[穿书] 银色猎物 谋杀法则 低智商犯罪 假结婚何必如此卖力? 加倍偿还 青发鬼 杀人预告 凶案影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