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倒霉到家了

上一章:第39章 中秋 下一章:第41章 眼不见心不烦!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沈丹东坐在太师椅上一句话不说,他的脸色沉得厉害,烟一管接一管地凶抽。

他本来是为了孔明灯的事情跑去找沈星捷,却做梦也没想到会看见儿子跟一个男的在教室里接吻。谁他妈会闲来没事跑去亲一个男的,要说是闹着玩儿沈丹东是真不相信,没啥好说的,沈丹东课也没让儿子上,直接把他从学校强押回家中。

不知是客厅空调开得太大还是沈丹东身上的气场太重,周围的空气仿佛都变得凝固,沈星捷坐在对面的沙发上感到有股寒意,心里挺不踏实。以往他在外头闯祸被沈丹东骂过不知几百回,都从未试过像现在这么心虚,他清楚的很,这次的情况跟以前那些闯祸性质是不一样的。

父子二人都不表态,就这么静默的坐着。

沈丹东看上去相当冷静,但沈星捷知道这不过是表象罢,这样的沈丹东才是最危险的,现在的他就像一座随时爆发的火山,那张冷静的面容下面是一池子冒泡的滚滚熔岩。

在抽了不知第几管烟之后,沈丹东终于开了口:“说,到底怎么回事。”

但该来的总是要来,与其闪躲回避倒不如直接站出来大方承认,沈星捷深呼吸一口,道:“就像你看见的那样,我俩正在交往。”

沈丹东听完他的回答顿时就绷不住了,抑压的火山口终于彻底爆发。他从太师椅上站起来,轰——的一声,将眼前价值不菲的红木茶几彻底掀翻,指着沈星捷鼻子一通大骂:“我看你是日子过得太舒坦了,有书不好好念,天天搞事都不能满足你了是吧,现在还他妈搞起了同性恋,跟个男的在学校里干出那种事情,知不知道羞耻?”

同性恋一词本不带任何感情、色彩,沈星捷却从沈丹东口中听出了贬义,不服反驳道:“同性恋怎么了?不就是两个男的在一起,跟异性恋没啥不一样,又没有做伤天害理的事情,你那么大反应干什么?”

“你少给我扯那些,赶紧给我分手。”

沈丹东用的是命令口吻,这个要求在沈星捷看来自然是过分的,他一口拒绝:“我为什么要分手?我俩都是成年人,有自己的独立思考能力和选择恋爱对象的权利......”

话还没说全,沈星捷重重挨了一记耳光,左脸被呼出个红红的印子,火辣滚烫,嘴唇也被打破了皮,血水从唇角渗透出来。过去那么多年,沈丹东从没动过真格打沈星捷,刚才那一巴掌几乎汇聚了他所有的力气,沈丹东这次是真的气上了头。

客厅内的吵架声传到大门口都能听得一清二楚,宁巧茹买完东西回来还不知道发生什么事,循着声音走进客厅时整个人惊住,地上一片狼藉不说,她的儿子还在动手打她孙子!

宁巧茹快步走上前去将沈星捷拉到身后护着,“这是干什么?!阿东有什么事就不能好好说来着?非要打他?”

沈星捷扯了扯宁巧茹的袖子,低声说:“奶奶,没事。”

“还说没事,你瞧你,嘴角都流血了。”宁巧茹心疼的不行,孙子是什么样的人她还不清楚?虽然这孩子平常老是闯祸,可心眼不坏,再怎么调皮也不会去干违法犯罪的事情啊,她从口袋里掏出手帕,替沈星捷擦掉挂在嘴角的血水。

“臭小子,别以为有你奶奶在就能万事大吉,今天我饶不了你!”沈丹东说罢要将沈星捷拉拽过去。

宁巧茹当即也怒了,将他的手用力拍开,大声质问:“小捷他做错了什么事情?你下这么重手至于吗?”

“妈,这事你就别管。”

“我怎么就不能管了?你是我儿子,他是我孙子,我比谁都更有资格管!还有赶紧把你那破烟斗给我扔掉,说过多少次不要在家人面前抽烟,你是不是想你妈和你儿子吸你的二手烟得肺癌?”

沈丹东紧皱着眉头把烟斗摘下,转身走出了客厅,离开屋子的时候,将大门狠狠一摔。

晚饭后,尚白坐在客厅里陪尚明辉看电视,他一直握着手机,不时扫一眼屏幕看有没有信息进来,他有想给沈星捷打电话,但考虑到沈星捷的手机有可能被他老爸没收了,以防万一,尚白还是决定等沈星捷主动联系自己。

尚明辉给他递过去一盒杏干,“你舅舅从巴基斯坦带回来的特产,尝尝看,挺好吃。”

尚白随手拿了一块,心不在焉咬一口,“今天怎么不见舅舅?”

“他?又跟他那谁四处旅行去了,好不容易回来一趟,呆了一天就走,现在长大了都不恋家了。”尚明辉哼声道。

尚白对尚景锋了解不多,中秋节那天才第一次跟他这位舅舅见面,之前尚白听他小姨说过一下舅舅的事情,尚景峰跟他那位对象从大学就开始交往,到现在已经挺多年了,二人感情一直很稳固。

“外公”尚白突然开口问道:“当初舅舅他跟您说自己是gay的时候,您是怎么想的?”

尚景峰当时向自己出柜的情景,尚明辉至今仍记忆清晰,那天他们一家人到外面吃饭,庆祝尚景峰大学毕业,饭吃到一半的时候,尚景锋突然表情严肃地说有个重要的消息要宣布,他谈对象了,这是其一,其二是这位对象是个男的。

尚明辉当时也很意外,但只花了五分钟便平静地接受了事实,他问儿子是不是认真的,在得到儿子肯定的回答以后,尚明辉只对尚景峰说了一句:“有空的话带他回家吃顿饭。”

在经历过与尚心云的决裂之后,尚明辉对很多事情已经看开了,只要他的孩子不重蹈尚心云的覆辙,不与毒品犯罪扯上关系,其他的事情在他眼中看来都不是大事儿,都有说话的余地。不就是喜欢同性么,有啥大不了,他不至于为此将儿子逼上绝路。

尚白基本有了把握,尚明辉不会对自己的性向选择有任何非议,不过沈星捷那边就难说......

不知他现在是什么个状况。

十二点多了,沈星捷仍没个音讯,尚白靠坐在床头,拿着手中的水晶球上下摇晃,五颜六色的小星星像雪花一样漫天飘散,在大白狗身边簇拥飞舞,他盯得有些出神,手机突然响了。

尚白看一眼屏幕上的备注,利索地拿起来按下接听。

“大白,你睡了没?”

“睡了还怎么接你电话?”

“也是。”那头传来一声低笑。

“你爸那边怎么样了?”

“没怎么样,跟他吵了一架呗。”

双方都安静了下来,过了数秒,沈星捷又开口:“我现在在你家附近,可不可以见见你?”

尚白换好衣服来到附近的公园时,沈星捷正靠在灯柱子下吃冰棍。

“要不要来一口?”他笑嘻嘻的偏着头,举起手中的冰棍问道。

尚白指了指他破损的嘴角,问:“这是怎么回事?”

“老头子气得不轻,动了一下手呗。”沈星捷假装没事,继续吃冰棍,不当心碰到了嘴角的伤口,痛得眉头都拧在了一块,骂道:“靠,臭老头下手真是重。”

尚白将他的冰棍夺过去,丢进旁边的垃圾桶里,“别吃这种生冷的东西了。”

沈星捷安静了一会,突然说:“要不咱俩私奔吧?”

尚白往他脑门上轻轻一敲,“私什么奔,别瞎闹。”

“我不是在瞎闹,我老豆他要我跟你分手,我没答应,结果他就打我了,要不是我奶奶当时在场,他没准打得更厉害,以他那性格不会就这么罢休的。”

尚白其实能够理解沈丹东的气愤,哪怕在思想比较开放的国外,有时候对家里人出柜也未必是一帆风顺,并不是所有的家长都能够接受自己孩子喜欢同性的事实。

“当时那么突然,你爸他也没有心理准备,我觉得还是让他冷静下来一段时间再说吧。”

“唉,我现在都要烦死了,对着他还没准又得吵起来。”沈星捷双手搂在尚白腰间,把脑袋埋进他怀里,“这才刚交往多久啊,就猝不及防的被出柜,也太惨了吧。”

尚白站在原地,任由沈星捷一直抱着自己,像挠猫咪一样,往他后脖子上轻力揉摸。

“伤口还很疼?”

“有点。”

“让我看看。”尚白捧起沈星捷那张脸,借着头顶上方的路灯仔细检查,他发现沈星捷不仅是嘴角破损,左边脸还有点儿红肿,不由感到心疼,然后又去查看沈星捷身上其他地方有没有伤。

“我就挨了他一耳光而已。”沈星捷笑得若无其事,“要不你给我吹一吹,吹一吹我就不疼了。”

尚白低下头,嘴唇往他鼻子上碰了碰,随后在他嘴角的伤口处轻轻吹了一下,牵上他的手,沿着沈星捷来时的方向送他回去。

深夜的街道冷清空荡,路灯将两人并肩而行的身影斜斜地拉长,偶尔有一两个骑着电瓶车的外卖小哥从他们身边经过,用好奇的目光看他们一眼,随即又把头扭回去继续送外卖。

“其实你不用送我,我可以一个人回去。”

“就在那装吧,这都快到家门口了你才来说。”尚白捏了捏他的手心。

“我有点担心,万一我老豆他找你麻烦那怎么办?”

尚白习惯性揪了揪他脑后的小辫子,“你先担心一下你自己吧,快回去休息。”

“你看我进屋以后再走好不好?”

“还不赶紧,别磨磨蹭蹭的。”尚白往他屁股一拍,催促道。

“没有goodbye kiss吗?”

尚白凑前他的嘴唇上啄了一下,小心翼翼避开他唇角的伤口。

“还有good night kiss“

“有完没完?”

“就最后一个!”

尚白便依他的,又往那双唇瓣亲了下去,感觉自己越来越惯着这小子了,不知是好是坏。

一道刺眼的光束从他们身后照射过来,停在不远处的是沈星捷他爹那辆银色雷克萨斯,沈星捷看不清坐在车子里头的沈丹东此刻是怎样一副表情,但他觉得沈丹东随时有可能会一脚油门踩到底把他给撞死。

一天之内接连两次偷情被逮正着,他也太倒霉到家了。

推荐热门小说心不由你,本站提供心不由你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心不由你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39章 中秋 下一章:第41章 眼不见心不烦!
热门: 祖师爷赏饭吃 法国粉末之谜 无人生还 1/7生还游戏 绝品强少 学生街的日子 猜猜[娱乐圈] 汉尼拔 作践 纨绔世子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