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上一章:第47章 愿不愿意? 下一章:第49章 曝光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次日一清早,沈星捷在疯狂的电话铃声轰炸中被迫醒来。

昨天折腾了一整夜,他现在想稍微转个身都艰难,爽是爽到了,然而爽过之后是要付出相等的代价,仿佛腰都不是自己的了,那种酸累的感觉难以形容,反正和平时踢足球打篮球的累完全不一样,不仅是腰,屁股也疼得不行。

沈星捷迷迷糊糊的眯着眼睛,胡乱把手伸到枕边摸索了好一会,才找到手机,刚按下接听马上就那头的人给喝醒。

“臭小子,昨晚你跑哪去了!”沈丹东扯着嗓门气呼道,“大过年的跑出去外面野连家都不回了,电话也不接,知不知道你奶奶有多担心你?!”

沈星捷马上拿穆远出来做挡箭牌:“我找远哥玩去了。”

“早餐都做好了,大年初一别让大家等你一个人,赶紧给我滚回来!”

“知道啦,这就回去。”

沈星捷挂线后慵懒地打了个哈欠,扭过头去的时候发现尚白也已经醒了,此刻正侧着脑袋躺在旁边望着自己。

昨晚上两人一起做过的那些情、色之事立马在脑海里清晰的浮现,现在回想起来沈星捷仍会怦然心动,幸福好像来得太不真实了。

“新年好呀。”这是沈星捷唯一想到的清晨开场白。

尚白笑着也回了一句:“新年好。”

“我老豆刚才打电话给我,要我现在回家。”

沈丹东那说话嗓音,就连旁边的尚白也听得一清二楚,“那抓紧时间吧。”

“家里人怎么没打电话找你啊?”

“我昨晚上跟他们说了不回去。”

“你什么时候说的?我一直跟你在一起呢,怎么都没留意?”

“应该是你被干晕的时候。”尚白坏笑起来给人一种自然而然的腹黑,与沈星捷坏笑时痞痞的感觉截然不同。

尚白从床上坐起,掀开被子走下床,把沙发上的内裤抄起,利索地穿上,沈星捷窝在被子里头愣愣的望着那宽健挺拔的后背,心道这男神身材这真心是百看不腻。

男神都已经换好了衣服,来到他床前了,沈星捷还在发呆,还笑得又痴又傻,像个小智障似的。

“还不快点起床,不是要赶着回家吗?”

沈星捷继续赖在床上不愿动,他屁股还疼着呢,他扬起下巴张开双手,示意要尚白抱自己起来。

尚白一手环住他的腰,另一只手拖着他的屁股,将他抱进厕所里,两人一道刷牙洗脸,用的牙刷和毛巾之前买的情侣款。

刷完牙后,沈星捷勾住尚白的脖子,将他拉到自己面前,往他的唇上亲吻一口,咧嘴嘿嘿地笑,露出几颗洁白整齐的牙齿,“紫罗兰味的,香不香?”

这时双手也没停,顺着尚白的T恤下摆摸了进去,明目张胆的吃豆腐,他的手摁在尚白左边肋骨处,此前沈星捷没细看,直到昨晚上才发现那儿有一趟小小的伤疤,好奇问道:“这个怎么来的?”

“以前跟别人打架,不小心弄的。”

“现在不疼了吧?”

“早就不疼了。”尚白低笑,兴许是清早还未完全睡醒的缘故,那声线比平时要沉,性感得要命。

沈星捷内心一阵麻痒,他半蹲子,一只手掀起尚白的T恤,另一只手在那道伤疤上温柔的来回抚摸,将嘴唇慢慢凑前,吻了上去,用他的嘴唇轻轻的触碰,而后伸出舌头,像小动物伤口一样,温柔的在那伤疤上扫弄。

被沈星捷这么一撩拨,尚白着实有股想要将他就地给办了的冲动,赶紧在占据理智之前踩住刹了车。

“别瞎闹,弄好以后就赶紧回家去。”

“咱们弄什么?”

尚白知道这小子肯定是想歪了,敲敲他的脑袋,“我是说赶紧回房间换衣服。”

尚白将沈星捷送到家门口,看着他进去后才重新发动引擎离开,回去的路上开得比较快,因为尚明辉他们也在家里等着他。

今年是尚白在尚家度过的第一个春节,尚明辉特意张灯结彩,把屋子打扮得一派喜气洋洋的隆重气氛。

一家人围在餐桌前吃早饭的时候,尚景锋假装夹菜,凑到尚白耳边悄悄问道:“昨晚上跟对象浪漫了一整夜?” 对于尚白有交往对象的事情,他基本也都猜到一些。

尚白笑了笑,从餐桌上夹了一块金黄色的炸麻团放入尚景锋用碗里,“舅舅,这个挺好吃的。”

“问非所答。”尚景锋笑着睨他一眼,也给他夹了一块煎饼,“行,小外甥你也多吃点。”

尚凝云突然跑来插了句话:“哥,你对象今年怎么没跟你一块回来过年?”

“人家也得回家去跟父母一块过节呢,怎么想当然的过年就一定要来咱们家。”

尚明辉也说:“他对象已经来过很多次了,倒是你,什么时候轮到你把对象带回来给我看看?”

“不急,他说等过几天得招呼完家里的亲戚朋友之后,请咱们家里人出去吃顿饭,顺便跟爸您聊聊天。”

“老妹也都终于脱单了,啥时候尚白你也把对象带回来让我们看看?”尚景锋又把话题扯会到外甥身上,旁边的尚凝云也跟着起哄,尚明辉坐在主位席上,虽然没说什么,眼尖的他也早已看出了一些事情,只是没有道破,孩子的事情就由得他们自己发展好了。

平日尚景锋世界各地游走,尚明辉与尚凝云也公事繁忙,一年到头,一家人有闲情好好聚会的次数也不多,趁着新春假期,大家一起到外面看了场电影,顺便到市里的主题纪念公园里赏花。

春节期间来公园里游玩的市民出乎想象的多,到处都是人挤人,大家看似奔着赏花目的而来,其实也只为了图个热闹的气氛。

尚凝云找了位路人大妈过来帮他们一家子在喷水池前拍了几张全家福,拍完照片马上分享到家族微信群里,大家不约而同点击保存。

尚白一直到傍晚回到家中才有空查开微信消息,一个白天的时间,班群的聊天记录已经累计到两千多条,现在还依旧聊个没完,同学们在群里互发红包,抢得不亦乐乎,聊着自己春节到哪儿玩,利是收了多少等等,却都很自觉默契的避开寒假作业不谈。

尚白抢到几个三两块钱的红包,然后又亏本的往群里投放了几个200块钱随机红包凑一下热闹。

马上沈星捷就跑来私敲他了,发来几张截图,尚白一发红包他就抢,结果每个都是一块两块,甚至有个0.1元,还要被集体群嘲,沈星捷不高兴了,这会儿专门来找尚白投诉。

小破裙:「这明摆着就是欺负人啊,简直过分!」

尚白:「你运气也太差了」

小破裙:「连你也嘲讽我,我现在不想跟你说话了」

尚白给他发了两百块红包,备注:「现在想不想跟我说话?」

小破裙:「大白你是最好der!!!」

小脸变得可真快,尚白笑着又塞了个两百红包,备注:「腰还酸不酸?」

小破裙:「挺酸的」

再一个两百红包:「屁股疼不疼了?」

小破裙:「挺疼的」

小破裙:「宝贝,要不你再多发几个红包试试?我红包收多了心情就好,心情好了腰和屁股马上就会疼疼飞散」

尚白:「得了便宜还在那卖乖」

小破裙:「对了宝贝,我们今天拍了全家福,发给你看看~」

照片传送到尚白的手机上,背景是在沈星捷家中的花园里拍的,沈星捷穿着一身新衣服站在沈丹东旁边哈哈大笑,他左手抱着沈叮咚,右手抱着小白,两只小家伙都又肥又胖,还都很不安分,急着要从沈星捷怀里挣脱出来,尤其是小白那一脸惊悚的表情,滑稽的不行,尚白忍不住扑哧笑了出来,把那照片保存下来,随后也给对方发了张自己的全家福。

退出微信,尚白如往常一样登陆邮箱,里头有一封来自苏雷亚的未读信件,大概是在半个月前发来的,苏雷亚在信中说,他已经将尚白旧宅里的物品取了回来,东西正在寄往中国的路上,苏雷亚在邮件的末尾附了一张物流订单信息。

尚白记下订单号便将邮件删除,打开ins手动搜索某个ID,点进去查看苏雷亚的近况,与那封邮件是同一天,当初尚白离开墨西哥的时候,他和苏雷亚就已按照约定好的那样,彻底划清了界限,但倘若想知道对方的近况,可以通过双方的ins账号里的照片查看,一般情况下,苏雷亚都会保持日更的频率,可这一次,尚白发现距离他最近一次更新是在半个月前,考虑到苏雷亚的那种身份,尚白难免不由自主地往最坏的方面去想。

他上网搜了一下关键词,马上弹出来一堆西班牙语新闻,这些新闻的日期都在当月,内容也都几乎一致:大概在十天前,北美地区最大毒枭杜兰多的弟弟苏雷亚在里约遇害,根据警方的排查,其死亡原因很大可能是贩毒集团之间的私人恩怨所致。

这种结果明明早就料到,然而在看到新闻报道的时候,尚白还是懵了,他将能搜到的新闻都刷了一遍,一直到午夜才放下手机,他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眨了眨干涩疲累的双眼,愣神了许久。

过年期间尚公馆来客络绎不绝,有尚明辉以前的战友,也有生意合作伙伴,尚白虽在家中,却鲜少露面,几乎天天泡在健身房里练拳,他的心情总是没法平静,凌乱的很,他感觉自己又回到了刚来中国时候的那段日子,充满了烦躁与不安。

过去十几年,他见过那个世界许多极其黑暗的东西,甚至他自己也做过一些令人发指的事情,那些人和事在他心中打下深深的印记,始终难以抹消。这半年里,他终于能够以普通人的身份过上正常的日子,结果到头来却发现,想要彻底摆脱过去的种种并不是一件易事,他越是急切地将过去与现在剥离,越是恰得其反,眼睛注视的前方是沙袋,他却看见一条铺展而开,不知通往何方的路,心中一片迷茫。

沈星捷这些天也忙着在家中招呼亲朋戚友,到了晚上才有空和尚白发信息聊聊天,一直到了年初十,二人才终于见上面。

那天是体委的生日,早在一个礼拜前,他就在群里放话,邀请大家去参加他的生日派对。年轻人有年轻人的庆祝方式,大伙儿凑前在度假山庄租下一幢别墅,派对当天,除了班上的同学以外,还有体委的表兄弟们以及校外的一些朋友也一道过来。

没有碍事的大人监管着,他们这群年轻的小伙子们自然玩得格外疯。

沈星捷和尚白坐在娱乐室里玩桌球,才几天没见,沈星捷就染了个金毛。

尚白像摸狗狗一样,往沈星捷那颗金灿灿的脑袋上胡乱揉搓,故意将他精心打理的发型弄乱。

“谁给你染的头发?”

“我姑婆啊,我俩相互帮对方染发,我染的金色她染的粉红,嘿嘿~好不好看?”

“像金毛犬一样。”尚白笑道,“还是多动症金毛犬。”

沈星捷嘴角阴阴地笑,突然整个人扑到尚白身上,学着狗狗的模样,用鼻子在尚白的脸庞和脖子上使劲乱蹭,伸出舌头假装要舔他,尚白笑着把沈星捷从身上推开。

“不跟你玩,我上个厕所去。”

沈星捷又胡闹了一阵子,才笑嘻嘻的把人给放开。

尚白刚到厕所门口,一名摇滚打扮,身材肥胖的男子刚从里头出来,对方看见尚白,伸手向他招呼了一下,尚白认得那人,他是体委的堂哥,因其长得胖,周围的朋友都管他叫膨胀。

打过招呼以后,膨胀依旧站在厕所门口没有离去,他鬼鬼祟祟的朝周围张望了一番,见没人赶紧从口袋里掏出一包白色的粉末状东西,递过去尚白跟前,给他使了个眼色,“要不要?好东西来的,看在你是我堂弟的同学份上收你便宜点。”

见尚白冷着一张脸不说话,膨胀笑道:“你可以先验货后付款也行。”

尚白突然冲他大吼一声:“滚!”

膨胀微微吓了一跳,他“切”了一声之后便转身离开。

一趟厕所的时间,尚白回来的时候,沈星捷已经跑去了大厅那头,他坐在吧台前,正和另一个人不知说些什么,又是那个膨胀……

那家伙又好像刚才一样从口袋里拿出一包白色的粉末,带着一张假笑的脸,强行塞进沈星捷手中。

脑子里的冷静理智瞬间不翼而飞,尚白径直冲过去,将那家伙从沈星捷身边拽开,揪着他的衣领将他推子旁边的墙上不由分说就是一通猛揍,膨胀回了他一脚,可没踹中,他想要逃跑,尚白将他给拉扯回来,把人摁在地上,朝他脸上身上各处接着揍,大厅里的音乐停了下来,周围的人都不清楚发生了什么,看到眼前的情景,有的惊呼有的尖叫,个别女生被这幅场景吓哭了。

再这么打下去真怕尚白会闹出大事,沈星捷赶紧跑上前将他拉开,在场的其他男生也一块过来阻拦。以往在沈星捷的眼里,尚白一直是个沉着冷静,处变不惊的人,如此失控的尚白,他还是头一遭看见。

推荐热门小说心不由你,本站提供心不由你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心不由你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47章 愿不愿意? 下一章:第49章 曝光
热门: 遮天 我和门面相看两厌 仙羽幻境 首席御医 死亡约会 诡案罪5 人偶馆之谜 真相推理师:幸存 天命青书 穿到反派家破人亡前[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