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上一章:第57章 要是能忘,早早就忘了 下一章:第59章 箍煲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收队回到总部之后,尚白被上司叫去了办公室里。

“头儿,找我什么事?”

上司看见尚白进来,手头上的工作,不紧不慢的招呼他过来坐下,省去招呼问候,直接进入主题:“卡洛斯,从你入队到现在也干了挺多年了,有没有意愿再往上走一走?”

上司口中的“往上走”,很显然就是指到国家内部的政府机关里头工作,官职比现在高,干的活儿比现在轻松安全,领的薪水当然也是现在的好几倍。

这样的提议并不是上司一个人的决定,还有某位州议员的参合,对方以前曾在一次贩毒枪击案中被尚白所救,之后一直记住这个恩情,最近国家安全部那边恰好恰好有名工作人员从位置上退下来,目前仍未找到这个人选。

上司告诉他:“议员说只要你愿意,他很乐意把你推荐上去,不知你意见怎样?”

不可否认,这是一次升迁的绝佳良机,一旦错过,以后或许再也没有这样的机会,在巨大的诱惑面前,尚白却并没表露出太大的欣喜,他没立马答应,只是轻轻点头表示自己知道此事,“头儿,你让我考虑考虑吧。”

上司就不明白还有什么需要考虑的,但和尚白相处的这些年里,他多少也清楚对方的性格,这小伙子到底是有本事的,可是从来不怎么在乎功名利禄,也罢,毕竟人各有志,该传达的事情他已经向他一一告知了,如何选择那是他自己的事情,操心太多也无谓。

“对了,卡洛斯。”临走前上司又把他给喊住,“听利托他们说比最近在任务中情绪比以往还要偏激,还跟他们吵起来,最近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没什么,可能最近比较累导致心情不太好。”他最近睡眠很差,总是头痛。

“最近是狂欢节,市里很多地方确实比较乱,你们的担子比往常还重,我能够理解,咱们目前人手也挺充足的,要不这样吧,你暂时回去休息两天,把状态调整好以后再归队。”

卸下制服离开总部后,尚白开车到药房买了盒止痛药,回到家中马上吃了两片,坐在沙发上盯着手机屏保有些愣神。

一闭上眼睛,他满脑子都是昨天晚上在夜店里和沈星捷碰面的情景,如同按下了循环播放键,沈星捷的厉声质问一直在他耳边回荡。

为什么一声不吭就离开?

或许一切都源于他个人的自私。

当年发生那样的事情,他的身份不被社会所接纳,沈星捷的父亲私底下找他谈话,明确的向他表示不希望自己的儿子跟他扯上任何关系。

那个时候,他确实已经对沈星捷动了心,他到底是喜欢这个人的,可另一方面,他却不认为他们俩能够好一辈子,当一对普通的同性恋人已经很不容易,身份更是这段感情路上的一层障碍。

让他害怕的事情有很多,他害怕沈星捷迟早有一天会承受不住家人和社会舆论的压力,和他提出分手;他害怕自己离开中国去了伦敦以后,和沈星捷拉远了距离,感情从此产生隔阂,最终分手,;那个人的笑容,对他全情投入的喜欢,都是他所贪恋的,他害怕结束这段感情对他来说实在太难......

于是他做了一件极其自私的事情,他选择就这么在世界上突然消失,没有任何分手的话语,却足以让沈星捷在未来的日子里对他有所牵挂,无法忘怀。

不仅自私,还极其卑鄙可恶。

归根到底,他就是对这段感情不够信任。

“咚——”的一声闷响,正在睡梦中的尚白惊醒过来,客厅的角落处,他的那只乌龟第N1次越狱了,趁他不注意的时候从饲养缸里跑了出来,结果落地的时候没站稳,龟壳着陆翻不过来,蹬着四条腿在那不停地挣扎。

尚白从沙发上站起来,走过去把他捡起,重新放回饲养缸中。

这乌龟是他当初在路边捡来的,那时候还特别小一只,不到他巴掌的四分之一,尚白不是喜欢从路边捡小动物的人,当时这只乌龟的龟壳上被人用小刀刻了个五角星的图案,兴许就是它后背上的这没心情,驱使尚白将它带回了家中,至此一养便是六年,这个月一过,便正式迈入第七个年头。

乌龟趴在水里伸长脖子,定定的望着它的主人,这是它想要讨食的表现,尚白从旁边取了一罐龟饲料,打开一看已经寥寥无几,他将剩下的龟饲料全倒进饲养缸,转身抄起茶几上的车匙准备去一趟水族店,临走前突然想起了什么,走回房间将放在书桌上的盒子一并带上。

前往商圈的路上,情报部门的一位朋友打去电话,让对方帮忙查找一位游客的信息,姓名和护照号码都有,想要知道沈星捷的住处不是难事。

汽车停在一家手工饰物作坊前,据说这家作坊在当地颇有名气,尚白是头一次光顾这种地方,他跨入店门,直接把手中的盒子拿给店老板看。

“先生,有什么可以帮到您?”

他指着盒中的那一堆东西,问老板:“可以帮我把这些做成水晶球吗?”

老板为难的摇摇头,“实在抱歉,我们造访这里没有懂得做水晶球的手艺师傅,要不您去别的地方再问问?”

别的地方......这已经是他到过的第八家店了,前面七家都没有人能够接受,这次也不例外。

Rubee刚来里约不到一天就水土不服,感冒又发烧,这会儿她丈夫正在床边照料病号,带孩子的任务暂时落在沈星捷头上。

小菊和桃子站在水族店的玻璃缸前,边磕冰棍边看水母在里头游来游去,他们似乎很喜欢这种通体透明的飘逸生物,嚷着非要沈星捷给自己买一个,沈星捷当然是拒绝的。

“给你们买了你们也带不回国内,看一下过一过眼瘾就好了呗。”

“买一个嘛,就一个,大不了我们回国的时候再把水母送回去店里。”两个小姑娘闹起了别扭,沈星捷不给她们买,就赖在店里不肯走。

“求我也没用,再这样的话我要你们偷偷在外面吃热狗炸鸡薯条冰激凌的事情告诉你们老妈了,是想继续跟我出来浪还是禁足在家,你们自己选吧。”

两丫头还挺机灵,一听马上就不闹情绪了,乖乖地趴在玻璃缸前继续安静看水母。

水族店里有很多喊不出名字,五花斑斓的热带鱼,也有一些品相很普通的家养金鱼,它们跟沈星捷以前养过的那两条十分相似,估计是同一个品种的。

当年他在集市上把捞到的两条小金鱼送给尚白,还给金鱼取名为花花和点点,后来尚白离开了,两条小金鱼又回到了他手中,距离他去日本的时间越来越近,当时他还犯愁着该怎么安置两只小家伙,结果他从浴室洗完澡出来的时候,看见小白正蹲鱼缸旁边一个劲儿咂嘴巴,花花和点点已经没了踪影。

那天晚上他哭了很久,无奈手心手背都是肉,他也没法责骂小白,任凭再伤心也只能自己憋屈着。

为了纪念两条小金鱼,他特意在后院里给它们建了一座石头墓碑,花花点点死得连尸体都见不着,石碑底下埋着的是小白的粪便。

往日的伤心悲痛在现在看来是那么的搞笑,沈星捷对着跟前的金鱼,忍不住傻笑了起来。

“先生,请问想买一点什么吗?”店老板此刻正跟一名客人说话。

沈星捷本没在意,却在听见那人开口的瞬间,怔了一下,迅速转过身去张望,那人就站在距离自己不到一米远的地方。

这并不是尚白平时光顾的那家水族店,他那位情报部门的朋友办事效率奇高,三两下功夫便将尚白想要的信息提供了给他。

得知沈星捷的住处之后,还要找人并不是什么难事,正因如此,尚白才特意绕路过来这头寻求“偶遇”,看来并没有白跑一趟。

尚白往前迈上一步,拉近两人的距离,唇边的弧度并不明显,但看得出他是在笑,“这么巧?来看金鱼吗”

简单的一句问话,从他的嘴里说出来竟变得有些流里流气,

沈星捷寻思着,以前这个人说话是这样的吗?

他没有回答,挺着腰笔直的站着,目光直直与那人对视。

尚白继续往下说:“要不加个好友?我微信很久没用了,可以现在下一个。”

“你到底想怎样?”

“你要是不愿意的话,也没关系,我不强求。”

沈星捷从钱包里抽出一张卡片丢给他,转身拉着桃子和小菊走出水族店。

“星星,刚才和你说话的那个帅哥是什么人?”桃子时不时扭头往身后的水族店望去,拉拽着沈星捷的衣服八卦的询问道,这一点可真是像足了她老妈。

“就我以前的一位旧同学。”

另一个小八妹也来发话:“他长得真好看,他叫什么名字?你能不能把他介绍给我认识?”

“长得帅不代表就是好人,我跟你们说,看人可不能光看表面,内心才是最重要的。”

桃子不服地反驳他的观点:“可是我妈就是因为爸爸他长得帅才跟他结婚的,她亲口告诉我和小菊的!”

小菊点头附和:“就是!”

沈星捷:“......“

尚白望着那抹远去的背影,目送沈星捷消失在熙攘的人群之后,拿起刚才那张名片看了一眼,小心翼翼将其放入自己的钱包里层。

在昨天晚上之前,尚白一直认为,即便哪天他与沈星捷重逢,他们也再回不到从前。

可当这一天真正到来的时候,他却发现,自己想错了。沈星捷昨天的反应让尚白清楚地意识到,即便十一年过去,那个人心中仍是在乎他的,哪怕是恨他,也说明他将自己摆在心尖的位置。

那么他们有机会复合吗?

这么想或许太不要脸了,当初是他擅自结束这段关系的,如今还想着复合。

重逢,是一件令人欢喜又痛苦的事情,如果一辈子不见,那么他就不会动这个念头,即便他对沈星捷难以忘怀,他甘愿接受落得遗憾一辈子的结局。

一旦重新碰面了,昔日的很多事情重新复燃……

他后悔了,事实上,他早就后悔了,现在才来补救,挽回,还来得及吗?

走到街尾的尽头再拐个弯,身后的水族店就彻底看不见了,沈星捷悄悄从口袋里拿出手机,点开微信看了一眼,下方通讯录有个红色好友添加提示,顿时他的心房不受控制猛突了一下。

急急地点开查看,发现只是微商的胡乱添加,立马大失所望。

下一秒,通讯录的红点再次亮起,沈星捷恹恹地往屏幕扫了一眼,备注上写着——大白

推荐热门小说心不由你,本站提供心不由你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心不由你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57章 要是能忘,早早就忘了 下一章:第59章 箍煲
热门: BOSS作死指南 星辰变 穿成人类之后所有人都以为我是个菜鸡 默读 雪鹰领主 长生界 大河深处 黑咖啡 狂武战帝 叮,你的小傻几已上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