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上一章:第60章 你跟踪我? 下一章:第62章 2 即便如此,我也要追回他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来过巴西几回,沈星捷这是头一次逛当地的菜市场,那些摊位的老板们几乎都认识尚白,热情地跟他打招呼,一会儿给他折扣优惠,一会儿还买大送小,这家伙人缘还挺好。

对于沈星捷这个生面孔,大家都颇好奇,卖海鲜的店老板说话直来直去没个拘束,上来就笑哈哈地询问尚白:“这位帅哥谁呀?是你男朋友?”

沈星捷立马抢在尚白开口之前回答:“普通朋友。”

尚白只是微微耸一下肩,偏过头去望他一眼,“你的葡萄牙语从哪儿学来的?”

“自学。”沈星捷言简意赅回答完毕,转了个话题:“不说这几天要加班来着?怎么还有空逛菜市场,还请我到你家吃饭。”

“明天才正式加班。”

为什么要加班?做的什么工作?平时都这么忙么?

想问的事情有很多,最后还是作罢。

对独居的人来说,尚白的住所相当宽敞,屋内除了必要的家具和电器用品之外,没有任何多余的装饰物,一眼看去格外简约。

“客厅的冰箱里有饮料,你可以自己拿来喝,电视遥控器在茶几上。”尚白让沈星捷自便,然后提着从市场买回来的大袋小袋走进厨房着手准备晚饭。

一个人在客厅里呆着无聊,沈星捷这儿看看,那里瞄瞄,忽然注意到客厅的角落玻璃缸里养的那只乌龟,说不出是什么品种,但个头可不小,他蹲下 身子,打趣地观察了阵子,发现那龟壳上有一道道用利器弄出的划痕,好像是个什么图案,但已经看不太清楚了,暗自猜测会不会是尚白那家伙手贱给刻上去的,但没证没据,无法自责人家缺德。

玻璃缸旁边放着好几个罐子,都是从水族店买回的龟饲料,沈星捷打开一罐面包虫干,随意捏上几条面包虫丢进玻璃缸中,想给乌龟投喂,那乌龟怕生,看见他就使命把头缩回壳里,有点没劲儿,沈星捷决定不再去打扰它,回到沙发上自个玩手机。

信手点开某匿名论坛的「初恋无限」版块,学着网友平时的提问方式,也发了个新帖子:「和分手十一年的初恋男友重逢,对方想要“箍煲”,我该如何表态?本人gay,已出柜」

这种集合了各种八卦元素的吸睛标题立马吸引了一波网友前来围观。吃瓜自然得从源头追溯起,等到沈星捷花了个把小时将从高中至今的前因后果铺垫开,厨房那头饭菜都已经做好了。

打到一半的段落被迫中断,暂时收起了手机。

沈星捷从没设想过尚白会做饭这件事情,自然而然地,当看见他为自己张罗了满满一桌丰盛饭菜,愣是感觉有点意外。

黑豆烩饭,椰汁海鲜煲,黄油花生虾糊,奶酪炸鸡肉团......全是地道的巴西菜色,光是闻着飘散在空气中的香味就令人挠心抓肺,沈星捷一下午没吃东西,可算饿坏了,可当他坐在餐桌前真正开吃的时候,却是另一个模样。

没有狼吞虎咽,每一样菜他都只取定量,吃完就算,从不添加。

尚白以为他吃不惯当地菜,问:“是不是不合口味?”

“没,骑师平时要控制饮食,不能摄入过多热量的食物,到时要长膘了再减下来的话会很麻烦。”

自从当上骑师以后,他已经很多年没敞开肚皮胡吃海喝过了,比赛的马匹对于负重向来有严格的要求,骑师的体重一旦超标便只能强行退赛,为此,他必须常年节食。对于打小就爱吃东西的沈星捷而言,无疑是一件相当痛苦的事情,尤其是当初在赛马学校的那几年,他几乎没有一天是能填饱肚子的,有时候半夜实在饿得睡不着,还跟寝室的同学偷偷溜去马房里偷马儿的胡萝卜来吃,为此没少挨过老师的训骂,有时候,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他到底是怎么坚持下来的。

尚白静默,以一种截然不同的目光重新打量起坐在对面桌的沈星捷。确实,那晚第一眼看见他的时候,就感觉他的身材相当瘦削,可并不单薄,力气还大的吓人,瞧他前几天揍在自己脸上的那几拳,他那张脸直到现在都没完全消痛,淤青也还在,狠是真的狠。

精心准备了一堆饭菜,到最后也只被吃掉一半,尚白估计自己明天回家得吃剩菜了。

收拾好餐具离开厨房的时候,坐在客厅的沈星捷已经干掉了他一整瓶威士忌,尚白稍稍一怔,起初还担心他醉得不省人事,走近身边才发现人清醒得很。

仿佛知道尚白在想些什么,沈星捷冲他微微扬起下巴,眼眸半弯,嘴角浮起一抹得意的笑:“现在没以前那么不经喝了,要放倒我少说十杯40度Tequi起步。”

下唇不经意地轻轻一咬,令尚白那颗即将迈入而立之年的心跳了又跳。

客厅里的电视此刻正播放着本土某部青春偶像剧,谁也没在看,开着兴许只是为了调和一下气氛,免得冷场。

既然来了,总不该只是纯粹的吃顿饭,尚白先开的口:“你是不是有很多东西想要问我?”

沈星捷讪笑着摇头,话语中带着显而易见的嘲讽口吻:“尚白,你以为你自己走了一年半载呀?你觉得给你一个晚上,就能把所有的事情都说清说楚吗?”

“如果你想的话,无论花费多长时间我也愿意说给你听。”

“有机会吧,今天太累了我得回去睡觉。”沈星捷说完,利索地从沙发上站起,准备朝门口方向走去,马上又停下脚步,回头道:“对了,多谢招待。”

手腕处突然一紧,低头一看,旁边的人却拉着自己不肯松开。

“小捷......”

过去十一年中,有许多人这么喊过他,没有一次像此时此刻这样,他完全听不见楼下节日游行的欢呼声,听不见电视里男女主角激烈的吵架声,也听不见自己手机的来电铃声,只听得见那个人对他的一声轻轻呼唤,久违的呼唤。

“之前我在信息里问你的那个问题,不是非要你给我一个明确答复,当初什么也没说就一走了之的确是我的错,我就是这么个自私的人,你怎么怨我恨我我都无话可说——“

他的话没完,就被沈星捷给打断,故意调侃道:“白少,你什么时候变得那么矫情多话了?跟你的冷感形象对不上号呀。”

尚白直直望着眼前的人,缓缓张嘴:“怕再不捉住机会,就来不及了,虽然机会也不一定会留给我。但我得试一试。“

“你要是不给我机会,那我只好想尽办法给自己创造机会。”

“尚白,我就问你一个问题,假如咱们那天没有在酒吧里重遇的话,那你是不是就不打算再回去找我了?”

客厅中一阵令人紧张的沉默。

“回答我啊!”

面对沈星捷的质问,他依旧沉默……

那一刻,沈星捷多少已经知道了答案,他笑了,笑得挺无奈:“行吧,晓得了,我明天一早就回国。”

笑过之后,狠狠咬牙,丢下一句“再见!”,甩门而去。

再见。

不是「下次再见」,是「再也不见」。

推荐热门小说心不由你,本站提供心不由你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心不由你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60章 你跟踪我? 下一章:第62章 2 即便如此,我也要追回他
热门: 暴君有个小妖怪 好作一男的 大佬居然开了个萌新小号! 美食直播间[星际] 听说我是反派的官配 被爽文男主宠上天 欲望·金钱·谋杀 边缘人的战争 梦幻花 曾经风华今眇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