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上一章:第18章 下一章:第20章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荀理说:“你少睁眼说瞎话了!我这样的要是丑,那你就找不着好看的了!”

方矣笑着看他:“少臭美了。”

这小烟花,搬上来是大半箱,一玩起来,没一会儿就光了。

方矣手里拿着最后一根烟花,觉得自己就跟那虔诚焚香的信徒一样,恨不得当即许愿。

“等下,”荀理过来突然抓住他的手腕,“倒计时了。”

他们这座城市有条步行街,每年跨年的时候不少年轻人会聚集到那里一起倒数迎接新年,那地儿挺受欢迎的,是难得的能让这些年轻人找到“仪式感”的地方,但是方矣一直嫌人多太挤,没去过。

这地方离那条步行街不算远,倒计时的声音听得清清楚楚。

从十开始,方矣不知道为什么突然紧张起来。

荀理问他:“有新年愿望吗?”

“发财吧。”

荀理笑了:“那你跟我谈恋爱就行了。”

“……你是石油王子吗?”

两人正说话,新年的钟声敲响了。

方矣手中的烟花已经燃尽,荀理将手臂搭在了他的肩膀上。

“新年快乐啊狼崽子。”

“啊?”荀理嘴里还叼着烟,“你管我叫什么?”

“狼崽子。”方矣说,“不都说年下是小狼狗么,看你不像狼狗,倒是挺像狼崽子的。”

荀理惊喜地笑了:“什么意思?你这是要跟我搞对象了?”

“没有,别误会,随便说说而已。”方矣侧头看他,“不过,我问你啊,你跟我坦白,除了上学你都忙什么呢?”

送外卖、酒吧兼职,还有两人刚认识那会儿荀理说“行情好”,方矣总觉得这小子不简单。

“也没忙什么。”

“不说就算了。”方矣一撇嘴,甩开他,把燃尽的烟花丢到了箱子里,“一点儿都不坦诚还说什么搞对象,我看你也不是诚心的。”

荀理掐断了烟,在他身后看着他。

“就做点儿兼职养活一下自己。”荀理说,“你知道的,送外卖、酒吧钟点工,之前还做家教来着,后来期末了,忙不过来,就停下了。”

方矣回头看他,沉默片刻问:“你就这么缺钱?”

大学生做兼职的倒也不少,可是一口气做三份兼职,得是什么家庭条件的?

一进荀理家方矣就能感觉到他家条件可能确实不太好,但也不至于缺钱到这种程度啊!

荀理说:“其实还好,学费不用我操心,就是赚点儿生活费。”

方矣还想说什么,荀理笑了:“心疼我啊这是?”

“心疼你个屁。”方矣搓搓手,“收拾一下,下楼吧,这儿也太冷了。”

荀理又点了一根烟:“你先下去吧,钥匙给你,我自己收拾就行。”

方矣二话没说,过来抢过荀理的烟掐断了:“年纪轻轻少抽烟,对身体不好,容易阳/wei/早/xie。”

荀理笑了:“行,这事儿我得听你的。”

原本荀理想着楼顶太冷,让方矣自己先回屋,但对方没走,跟着他两人把这儿都收拾干净了垃圾也扔了才一起回去。

“我家没洗衣机,明天我拿宿舍给你洗吧。”荀理找了个袋子把方矣洒上咖啡的裤子装了进去。

“不用,我拿回去自己洗。”方矣坐那儿烤手,刚才收拾完回来洗了个手,这会儿手指都冻得通红。

两人面对面坐着,竟然一时无话。

这挺反常的。

“今晚上咱们俩就这样干坐着?”方矣发问了。

这家够简洁的,连电视都没有,方矣觉得有点儿无聊了,主要是尴尬,他跟荀理在一起,还都不说话,那气氛就跟相亲却没看对眼的两个人似的。

“你要是愿意跟我做别的也行,”荀理勾勾嘴角,坐到了方矣身边,“做点儿刺激又热情的运动?”

“……说你是狼崽子还真没冤枉你,狼崽子那什么的时期都没你这么能作妖。”

“那你就当我是狼崽子呗。”荀理站起来,走到方矣面前低头看他,笑得眼睛亮晶晶的,眼神那叫一个纯良,可动作却不单纯,已经开始用手指挑开了方矣的衬衫扣子,“家里真是够冷的。”

“干嘛呢?”方矣握住他的手,“冷了就把脑袋杵到小太阳里去,在我儿寻什么开心?”

“亲热一下,”荀理的嘴唇蹭了蹭方矣的脖颈,“暖暖身子。”

方矣笑了,使劲儿攥着荀理那不安分的手,另一只手捏住了对方的鼻子说:“昨天用力过猛,今天不来了,不过可以给你点儿甜头尝,就当是新年礼物。”

方矣显然已经忘了自己之前说过什么,男人这种动物,指天发誓说过的话,每一句能当真的,还说跨年的时候不想跟荀理牵扯不清,结果呢,人家刚抛出鱼线,连鱼饵都没放上他就自己上钩了。

不过,方矣还是稍微坚守了一点点的底线,他们两人还真没做,大冬天里,狼崽子非要讨甜头,方矣就手动给他“投食”,也算是暖了暖身子。

两人折腾完,方矣想洗澡,但想到这里那么冷,还是算了。

“累了。”方矣裹着被子缩在床上,冷得不想动,“睡觉。”

荀理又拿了条毛绒毯子出来,然后关了门,关了灯,关了取暖设备,长腿一迈到了床上。

“盖上这个,”荀理掀开被子把毛绒毯子给方矣盖上,然后重新盖好被,“晚上可能有点儿冷,冷了你就跟我说,我负责帮你暖身子。”

他过去抱住方矣,两人倒是亲昵。

方矣觉得脑袋晕晕乎乎的,竟然就那么由着他抱。

这一刻方矣总算看明白了,男人这嘴都是靠不住的,他口口声声说要离荀理远点儿,可现在,竟然这么自然地跟对方抱在一起。

“你脚太冰了。”方矣用脚尖点了点他的脚背。

“我手也冰。”荀理把手往他咯吱窝里塞,“没人疼。”

“你妈听见要骂你了。”

荀理轻声一笑:“我倒是希望她能好好骂我一顿。”

方矣本来已经闭上的眼睛又睁开了,想起摆在书桌上的那张照片,他问:“你妈……”

“没死。”荀理亲了他一口,“方老师果然很关心我。”

方矣不吭声了,猜测是荀理爸妈离婚,没人管他。

“睡觉。”方矣抬手盖住了荀理的眼睛,“别看我。”

“嗯,不看。”荀理笑着拉过他的手,在他手心亲了一下,“不看你,亲你行吗?”

“再废话把你舌头割掉!”

荀理做了个把嘴拉上拉链的手势,然后抱着人睡觉,他能感觉到方矣把脚搭在了自己的脚上,有意无意的在给他暖脚。

荀理笑笑,轻声说:“哥,我有个地方特热,你要不要试试?”

“给我拿刀来,我看你这舌头是不想要了。”

因为屋子里太冷,这一觉睡得方矣浑身难受。

两人后半夜才睡,但五点多方矣就醒了。

他有一条胳膊睡着睡着伸到了被子往外面,这会儿疼得不能动,翻了个身,觉得嗓子疼,估摸着有点儿冻着了,等会儿吃完饭得想着找点儿药吃。

他扭头看了一眼一直侧躺着面对着他的荀理,那家伙睡得也不安稳,看起来很不舒服。

方矣有点儿担心,凑过去摸了摸,发现这人竟然好像有点儿发烧。

“喂,”方矣轻轻拍了拍荀理的脸,“你家有体温计吗?”

“……别闹。”荀理睡得迷迷糊糊,拉过方矣的手抱住,眼睛都没睁开。

方矣哭笑不得:“你别跟我耍赖。”

他抽回手说:“你是不是发烧了?”

荀理被吵得睡不着,费劲地睁开了眼睛:“早啊。”

他声音沙哑,脑袋觉得沉沉的。

“你感冒了吧?”方矣皱了皱眉,抬手摸他的额头,“废人啊废人,我都没怎么样。”

说这话的时候方矣其实挺心虚的,因为昨晚荀理把热乎乎的毛毯给了他。

“家里有药吗?”方矣掀开被子起来,冷得倒吸一口气,他从被窝出来后把毯子跟被子都给荀理盖上了,“我去找找。”

“嗯……”荀理裹着被子看他,“你真好。”

方矣被这酸唧唧的一句话搞得翻了个白眼,问他:“你家药都放哪儿了?”

“那个屋的抽屉里你看看。”

方矣过去,翻了半天还真找到了两盒感冒药,然而一看,全都过期了。

“你这是多久没回家了?”方矣把过期的药都给扔了,拿过衣服放到床上,“穿衣服,去医院。”

“不去。”荀理耍赖,裹着被子不肯出来。

“闹什么别扭呢?”方矣直接掀了他的被子,“穿衣服跟我走,今儿元旦,你别让我对你动粗啊!”

荀理笑了,张开双臂,像撒娇的小孩儿似的说:“那你给我穿衣服。”

方矣一声冷笑,把衣服都扔到了他脸上:“小狼崽子蹬鼻子上脸哈,朕对你太好,飘了吧?”

荀理嘿嘿地看着他笑,笑够了,起身穿衣服了。

方矣带着人回了自己家,那个学校对面的小公寓,因为荀理说什么都不肯去医院,俩人在车上差点儿吵起来。

“喝水,吃药,睡觉。”方矣说,“病好前离我远一点,我可不想被你传染了。”

然而他刚说完就被荀理亲了,亲完,荀理得意地说:“共患难的爱情,更甜哦。”

推荐热门小说洗洗醉吧,本站提供洗洗醉吧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洗洗醉吧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18章 下一章:第20章
热门: 七月冰八月雪 当转校生成校草同桌 福尔摩斯探案全集:最后一案 娇宠 居心叵测 皇室秘闻[穿书] 穿到没有女人的星球后 合笼蛊 求你别秀了 绿胶囊之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