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上一章:第21章 下一章:第23章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方矣盯着病号吃了药,然后给他塞好被角,关了门出了卧室,然后拿着手机去阳台打电话跟母亲大人道歉,绞尽脑汁找了个借口,说过两天再回去。

方矣他妈说:“你谈恋爱了吧?”

“没啊,”方矣笑得自然,“我要是搞对象了,第一时间肯定得告诉你啊。”

“你个兔崽子整天满嘴胡话,”方矣他妈骂他,“没对象那你天天在外面浪什么呢?一搬出去就见不着人,周末不回来也就算了元旦都不回来,昨天我可碰见建子了,他带着女朋友回来看他妈,人跟我告状呢,说最近约你你都不出现。我看你是长翅膀想飞了。”

“……他还好意思说?你少听他恶人先告状了,”方矣辩解,“明明是他有了女朋友就不搭理兄弟们了,再说,前阵子他还来我学校蹭饭呢。”

方矣他妈一声冷笑:“反正你给我正经点儿,你也知道你爸对你这事儿是什么态度。”

“知道知道,放心吧,我不胡来的。”方矣苦口婆心劝了半天,劝得他妈终于不情不愿地挂了电话。

他不知道的是,挂了电话之后,他妈抱着他家“蒙牛”又数落了他一个多小时。

方矣打完电话从阳台出来,在书架前转了一圈,随便抽出一本还没看过的书,然后舒舒服服地躺在了沙发上。

深冬的上午,阳光透过窗户洒进来,客厅倒是暖洋洋的,这种时候窝在家里的沙发上虚度时光,简直就是美妙如梦境。

方矣躺在沙发上看书,起初看得有滋有味儿,但看着看着就开始犯困,屋里太暖和,沙发太舒服,周公缠着他撒娇,不困都不行。

卧室还睡着个病号,方矣就算困到眼皮睁不开也没打算去同床共枕,索性抱着书,就这么睡了。

不大的一居室公寓里,里外各睡着一个人,整个房子都静悄悄的,连偶尔落在外面窗台的鸟都不忍心打扰他们。

快中午的时候,病号荀理醒了,躺床上睁着眼睛看天花板,憋着尿却不想起床。

等到他回魂,开始回忆自己有多久没被人这么照顾了,想不起来了,太久了。

方矣的床睡着很舒服,不是那种一躺下就陷进去的超柔软大床,但软硬适度,恰到好处,床单被罩跟枕套是同一系列,深蓝色条纹,换过了,上次两人过夜时的床单是浅灰色的,荀理记得很清楚。

他舒舒服服地抱着被子翻了个身,突然看见床角倒着个小玩偶。

荀理伸手抓着玩偶的脚把它揪了过来,一端详,发现是个小狼,毛茸茸的灰色狼崽子,大尾巴大耳朵还有一双绣着爱心的大眼睛,没有狼的狡黠,倒是多了几分可爱。

荀理没想到方矣这都当老师的人了,竟然还喜欢小玩偶,突然觉得那人挺幼稚也挺可爱的。

他把那小浪玩偶搂进怀里,使劲儿搓人家的脑袋,一边搓头一边继续放空,思绪不知道飘哪儿去了,就这么又过了好一会儿,最后实在忍不了了才掀开被子去了厕所。

荀理从厕所出来的时候觉得特冷,屋里温度不低,但他穿得少,就一件方矣的T恤和一条内///裤。

他没听见方矣的动静,奇怪地抱着胳膊瑟瑟发抖地往客厅一看,看见了睡得正香的方矣。

荀理挺喜欢看方矣睡觉的,好看,脸白净,睫毛长,怎么看都像是二十出头的小青年,一根可口的青葱似的。

他轻手轻脚地走过去,抽出方矣怀里的书,刚要弯腰抱人,结果方矣醒了。

“你干嘛?”方矣被吓了一跳,条件反射似的要揍人。

但荀理也不是吃素的,根本没给他反抗的机会,直接将人捞起扛在肩膀上朝着卧室走去。

方矣惊了:“我擦,牛逼啊兄弟,你不是病了吗?”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荀理拍了一下他说,“怎么样?现在方老师体会到年下的美妙了吗?”

方矣笑着骂他,骂完了也被丢到了床上。

“好好睡吧。”荀理给方矣盖上了被子,然后自己转身要出去。

“你又要干嘛去?”方矣试图起身,结果被人按了回去。

荀理笑着逗他:“撒尿,怎么着?这么怕我走?”

“我怕个鬼,你赶紧走。”方矣瞪了他一眼,缩进了被窝。

荀理发现方矣特爱口是心非,然后伪装的功力又不行,分分钟露馅。

他随手拿起旁边的小狼玩偶塞进方矣的被窝:“我弟弟,让它陪你睡觉。”

“……我的玩偶怎么就成你弟弟了?”

荀理挑挑眉:“你不觉得我俩气质挺像吗?”

方矣嘀咕:“像个屁。”

但实际上,当初就是因为这小狼崽子让他想起荀理他才把它抓回来的。

荀理出去了,但没去撒尿,在把方矣扛回卧室之前他已经尿完了,他在客厅找到搭在沙发上的裤子套上,然后看了看冰箱。

还是空的。

荀理敲了敲门,里面的人晕晕乎乎地骂他烦人。

“我下楼一趟,马上回来。”

方矣“哼”了一声,也不知道荀理听见没。

荀理自然是没听见,方老师那声傲娇的“哼”被关在了门内。

荀理穿了衣服,拿了方矣扔在鞋柜上的钥匙下了楼,奔着附近的综合超市就去了。

半个小时之后,荀理拎着大包小包回来的时候隔着门就听见了说话声,他在门口犹豫了一下,还是开门进去了。

玄关多了双陌生的鞋,他听见了除了方矣之外另一个男人的说话声。

荀理的归来显然也引起了客厅里两人的注意,方矣先占了起来,在荀理过来前就先跑到了他面前。

“我朋友来了。”方矣说。

荀理一愣,然后问:“那要我先走吗?”

他装得可怜兮兮的,把手里的东西给了方矣说:“本来想给你做饭的,既然你朋友来了,也不需要我了。”

方矣看着手里的那两大袋子食材,赶紧叫住了转身要走的人。

“走哪儿去啊?”方矣说,“进来!”

荀理笑了,眉梢眼角一起飞上了天。

崔一建难得识趣,老老实实在沙发上等着方矣领人过来。

“介绍一下,”方矣带着荀理到了客厅,“这是荀理,我们学校的留守大学生。”

他转头看向荀理:“这人叫崔一建,我发小。”

荀理跟崔一建对视一眼,崔一建笑得特贱,跟他打招呼说:“哈喽啊小帅哥。”

荀理看着他无比自然地栽倒在沙发上,面前还放着方矣的水杯,瞬间醋意大发警笛大作。

“你好。”荀理一本正经地跟崔一建打招呼,“我是方矣的朋友。”

方矣斜眼看看他,心说谁跟你是朋友?

“去把东西放冰箱。”方矣又把袋子塞给了荀理,“你都买什么了?”

他跟着过去打开了冰箱门:“我什么都不会做,你买这么多干嘛啊?”

荀理瞥了一眼正探头探脑看他们的崔一建,然后笑着跟方矣说:“我给你做啊。”

崔一建是个人精,刚才跟荀理一对视就明白这小子怎么回事儿了,既然都被人当成情敌了,不闹一通再走不是他崔一建的作风。

“宝贝儿,晚上咱俩看电影去啊?”崔一建走过来,搂住方矣,“午夜场,刺激。”

荀理看了一眼两人的动作,没说话。

“看个屁的电影,”方矣说,“早八百年我就立下毒誓,此生再不跟你看电影。”

“别啊,当初年少轻狂不懂事儿,你再给我个机会呗。”崔一建下巴搁在方矣肩膀上,还撒娇似的晃了晃方矣,“来嘛,陪我看嘛。”

荀理这人虽然算不上脾气好,但也不暴,平时都以和为贵,但今天看这个崔一建怎么看怎么不顺眼。

他把东西都塞进去,然后突然一把拉过方矣把人塞进了厨房:“我要做菜,你先去把米饭做上。”

方矣被他这么一拽差点儿撞厨房的门上,皱着眉“啧”了一声:“我哪儿会做什么米饭?”

“我教你。”荀理紧跟着进了厨房,然后把也要跟进来的崔一建关在了门外。

方矣看明白了,这小子闹别扭呢。

他靠着水槽边笑了,抬手勾了一下荀理的下巴说:“这位小同学,干嘛要如此针对叔叔的朋友啊?是嫉妒还是嫉妒还是嫉妒啊?”

“是吃醋。”荀理倒是坦诚,“你俩过分亲密,我不高兴了。”

“哟哟哟,”方矣看着他开始忙活,笑着说,“你吃哪门子醋啊?他一异性恋,能跟我有什么关系?”

荀理扭头看了他一眼,不屑地笑了一声。

“你这什么态度?不像话了啊!”方矣抬腿踢了他一脚,说,“警告你,给我老实点儿,咱俩没关系,但建子是我兄弟。”

“谁说咱俩没关系的?”荀理说,“师生,睡过,你还点过我的单子。”

“……你可真行。”方矣无奈地笑着看他,使劲儿掐了他腰一把说,“别跟我这儿胡说八道了,今天饭菜你做,他留下吃饭,你给我好好表现,不老实,晚上收拾你!”

推荐热门小说洗洗醉吧,本站提供洗洗醉吧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洗洗醉吧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21章 下一章:第23章
热门: 穿到没有女人的星球后 三界解忧大师 九天神帝 A变O怎么了 边缘人的战争 绿色尸体 灰色的彼得潘:池袋西口公园6 反派逆袭攻略 末世仓鼠富流油 京极堂系列07:涂佛之宴·宴之始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