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上一章:第22章 下一章:第24章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荀理说:“你放心吧,我从小就出来讨生活,最会看人眼色行事了,只要你俩不过分亲密,你别让我唱《绿光》,咱什么都好说。”

方矣笑着骂他:“唱个屁的《绿光》。”

方矣离开了厨房,出去的时候特意把门开着,嘱咐荀理做菜的时候记得开吸油烟机。

荀理笑着看他,答应得倒是快。

开门的原因很明显,方矣不想让荀理继续闹别扭,从厨房看得到客厅里两人的一举一动,那小子也就能安分点儿。

其实他大可不必在意荀理,就算今天来的不是崔一建,是个真跟他有点什么关系的男人,荀理也没资格立场说什么,可方矣就是在意了。

为什么在意?

方矣心里门儿清,但他还在纠结这事儿要怎么解决。

“哎,”崔一建看他回来,贱笑着小声说,“行啊,小狼狗果然不一般,占有欲够强的啊!”

“闭上你的狗嘴,”方矣拿了个抱枕甩向了崔一建的脸,“你来干嘛?我跟你又不熟,你这样突然过来,让我很为难。”

崔一建把抱枕抱在怀里,笑嘻嘻地伸长了脖子看厨房的方向。

方矣挡住他的视线:“看上了?一百万卖给你,掏钱吧。”

“贩卖人口不应当啊方老师!”崔一建说,“不过我说真的,上次没仔细看,这回这么一打量,真挺优越的,难怪我们小方喜欢。”

崔一建冲方矣挤眉弄眼:“我不来,怎么知道我们家小方金屋藏diao呢?”

“……不会用成语就不要用,你语文老师要哭了。”

方矣坐下,问他:“说吧,你来到底要干嘛?又借车?”

“那不能,见天儿跟你借车还不给洗车,我哪儿好意思呢。”

“算你有点儿良心。”

崔一建搓搓抱枕的边缘说:“我来求解惑的。”

“解什么惑?”方矣觉得真是稀奇了,崔一建这人从小就心大如椰子,他能有什么惑需要解?莫不是真的未婚先孕了?

“记得上次我说曹大伟把我签了吧?”

“嗯,记得。”方矣看他一脸苦水相,灵感突现,略带激动地问他,“曹大伟要潜规则你?”

“???哥们儿,你有事儿吗?曹大伟都六十多了。”

“那不是正好么,现在老牛不是最喜欢吃嫩草?”方矣正说这句话,原本在厨房的荀理竟然出来了。

崔一建看向荀理,点了点头:“那倒是。”

“……你给我闭嘴。”方矣翻了个白眼,然后问荀理:“你干嘛来了?”

荀理手中拿着个小碗和小勺子,微微弯腰,把勺子递到方矣嘴边:“你来尝尝咸淡,合不合胃口?”

方矣怕烫,吹了吹,荀理说:“吹过了,不烫,吃吧。”

崔一建看着方矣张开嘴喝了口汤,又看着方矣冲荀理点点头说正好,还看着荀理笑着把勺子放进碗里之后抽出纸巾给方矣擦了擦嘴。

这俩人没在搞对象崔一建都不信,当然,也不排除是方矣兽X大发不甘寂寞包养了小狼狗。

荀理一走,崔一建又说:“你俩快sao死了。”

“别转移话题,曹大伟怎么你了?”

“倒是没怎么我,”崔一建说,“他说现在摇滚不好混,混来混去也赚不到钱,公司觉得我条件不错,想让我往流行乐上面走。”

方矣明白了,也难怪崔一建会困惑。

从小到大崔一建都一门心思搞摇滚,高中的时候就组了个乐队,那会儿一到放假的时候他们那几个人就去北河公园“演出”,就唱崔健的歌,当然了,他们的忠实听众就只有老肖跟方矣,这俩人偶尔还装腔作势地往崔一建放在地上的琴包里扔零钱。

后来上大学,大家都不在一个地方,那乐队就散了,可崔一建一上大学又组了个新的乐队,在学校倒是混得风生水起。

可是,出了校园,他们的摇滚精神还在,乐队却又分崩离析了,出国的出国,上班的上班,当初一起组乐队的几个人就剩下崔一建一个还在坚持着。

方矣说:“问你个问题啊,你签公司是为了让自己更有底气地玩摇滚,还是为了出名赚钱呢?”

崔一建沉默了。

他们几个家里条件都不错,从小到大衣食无忧地长起来的,崔一建家里对他的这个追逐了多少年却依旧没什么成就的“梦想”算不上支持但是也不反对,因为知道反对也没用。

可虽然家里人不说什么,方矣却明白,崔一建很着急。

眼看着三十岁,依旧无所成,这么多年的精力和时间都耗在了这个上面,哪个男人也受不了。

崔一建苦笑:“你还不知道我么?”

“所以啊,其实你自己心里已经有了选择,只不过需要一个人帮你说出来罢了。”方矣说,“你那些藏着掖着的歌什么时候拿出来给我们听听呗,老肖不是说他酒吧可以免费给你用么。”

崔一建这些年没少写歌,有些发在了网上,听的人不多,有些干脆就压着,不肯拿出来。

方矣跟老肖一直在鼓动他办个小型音乐现场,不为赚钱,就为了让更多人听听他的音乐。

可崔一建总是绷着,不肯做。

“再说吧。”崔一建把抱枕放在身后,倒在沙发上说,“你知道的,我这人有时候就突然特怂。”

“别怂啊,”方矣踹了他一脚,“只要你敢搞,兄弟就能保证台下座无虚席。”

崔一建笑笑,没表态。

荀理厨艺还真靠谱,做了几道菜,虽然小气吧啦的不想给崔一建吃,但为了给方矣面子,愣是眼睁睁看着崔一建吃了三碗饭。

傍晚的时候送走了人,荀理黑着一张脸说:“他刚才搂你了。”

“是啊,你有什么问题吗?”方矣关了门,溜溜达达往客厅走,随手一指厨房,“你收拾一下啊,我吃饱了撑得慌,要躺一会儿。”

“有问题。”荀理跟他过去,在方矣躺到地毯上之后,直接压了上去。

“卧槽……你当你很轻吗?”方矣双手抓住他肩膀,试图将人推起来,“压得我刚吃进去的差点儿吐出来。”

荀理换了个姿势,跨坐上去,说:“我吃醋了,你给我点儿补偿吧。”

方矣哭笑不得:“给你个屁的补偿,在我家住了两天还真当自己是我男朋友了?”

荀理看着他:“这事儿咱俩不是默认了吗?”

“你差不多得了啊,没默认,我这儿不存在什么默认不默认的,”方矣把人从自己身上推起来,伸了个懒腰说,“我不找比自己小的男朋友,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

荀理哼了一声,站起来说:“一般这么说的人最后都会真香。”

“放心,我不会。”方矣摸过手机,继续玩他的消消乐。

荀理看了看他,觉得没劲,沉默了一会儿说:“天黑了。”

“嗯,所以呢?”方矣说话的时候头都没抬。

“我先回去了。”

方矣一个手抖,消消乐走错了一步,只差一丁点儿这关就过去了,然而,Gameover。

他磨了磨后牙槽,依旧没抬头,选择“重试”,同时“嗯”了一声。

荀理憋着一口气,起身穿了大衣,拿了书包,走到门口,换了鞋。

“我真走了。”

“少废话,要走就走。”

荀理其实摸清楚了方矣的脾气,但也明白了,这人就是固执。

他开了门,在门口说了句:“晚上别熬夜,我先回去了。”

方矣说:“我从来不熬夜,你们要是不搅和我,我养生得很。”

然而他这句话被关在了门内,荀理已经走了。

很莫名其妙。

方矣放下了手机,盘腿坐在客厅的地摊上,看着玄关还开着的灯,心里堵得慌。

过了半个多小时,方矣依旧没能顺利通过那一关,气得把手机往沙发上一扔,站起来去接水喝。

一进厨房他更气了,荀理这小狼崽子竟然没收拾就走了。

他骂骂咧咧地收拾完,水也不想喝了,换了身衣服拿起东西,回家找他妈了。

方矣到家的时候只有蒙牛迎接他,他给他妈打电话,人家两口子在外面看电影呢,看完电影还要去吃烛光晚餐,让他自己玩去,不要打扰他们约会。

方矣生无可恋地抱着蒙牛在沙发上看电视,又是《情深深雨蒙蒙》,陆依萍别别扭扭地跟何书桓吵架,明明爱到要死了,还矫情兮兮地搞事情。

方矣心说:妈的,怎么回事儿,为什么我觉得连电视剧都在映射我?

事到如今,尽管不想承认,但方矣对荀理有感觉了,这是无可磨灭的事实,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他自己都搞不清楚。

而且,为啥就喜欢那小子了呢?那狼崽子哪儿招人喜欢?

方矣也搞不清楚。

他今天跟荀理说的话倒不是完全胡诌,他确实想找个跟自己年龄相当或者比他大一点儿的,至少能让他觉得对方也愿意稳定下来。

至于荀理,且不说是不是他们学校的学生,就这个岁数他就觉得不踏实。

还有几个月他就29了,而荀理呢?21还是22?

两人差距不是一星半点儿的大,哪怕方矣看着再年轻,也不是那么回事儿。

二十出头的岁数,不定性,拿感情的事儿不当回事儿,方矣挺不愿意冒那个险的。

“愁啊……”

他换了个频道,搞笑综艺,然而根本笑不出来。

方矣长叹一声,撸着蒙牛的尾巴说:“瞧瞧,做人多难,你下辈子投胎的时候,可千万别当人!”

推荐热门小说洗洗醉吧,本站提供洗洗醉吧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洗洗醉吧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22章 下一章:第24章
热门: 重度迷恋 十宗罪5 白月光要和我闪婚 魔力的胎动 死神的新娘 天敌饲养指南 死对头的信息素超甜 我靠恋爱游戏修行 关于我成为鬼杀队剑士的这档事 影子的告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