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上一章:第27章 下一章:第29章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除夕的晚上方矣几乎没睡,到凌晨四点多才迷迷糊糊睡着, 起来的时候自然已经中午。

他打着哈欠伸着懒腰出了卧室, 下意识看向隔壁, 发现书房已经收拾得干干净净, 荀理的黑书包也不在里面。

他皱了皱眉, 循着声音去了客厅。

“早啊亲爱的邵女士。”方矣懒洋洋地往奶奶身上一倒,他家蒙牛也顺势凑了过来。

方矣奶奶拍了他一巴掌:“早什么早?都中午了!你那小朋友人家都走了好一会儿了!”

方矣的脑子还没彻底清醒,用了几秒钟才反应过来奶奶在说什么。

“走了?”

“走了啊,”方矣奶奶说,“接了个电话,说是有急事儿,走了。”

“臭小子走了都不跟我说一声,眼里还有我这个老师吗?”方矣不高兴了, 把蒙牛抓过来□□。

方矣他妈做好了午饭,叫他们过去吃。

方矣先去洗漱, 正刷牙呢, 他妈进来了。

“问你啊,”齐女士偷偷摸摸地问,“你那个小对象,是不是遇见什么麻烦事儿了?”

“啊?”方矣突然上头, 差点儿把嘴里的牙膏都给咽进去, 他赶紧漱口,然后瞪圆了眼睛说,“什么小对象啊?谁啊?”

齐女士瞪他, 一副:你少跟我装蒜的模样。

“你说荀理?他就我学生!不过,他怎么了?”方矣一边洗脸一边问,“怎么就惹麻烦事儿了?”

“我是瞎猜的,就是他早上接了个电话,然后脸色变得特难看,之后饭也没吃,跟我们道了谢就火急火燎地走了。”齐女士说,“上次我看见有人这个反应还是你舅舅欠我钱又不小心跟我偶遇的时候。”

方矣没忍住笑出了声,直接吃了一嘴的洗面奶。

他洗完脸,跟他妈说:“没事儿,二十岁大小伙儿能有什么麻烦事儿,你不用跟他瞎操心。”

“我能不操心么,”齐女士叹气,“他的事儿就是你的事儿,你的事儿就是我的事儿,不操心就怪了。”

方矣搂着她往外走:“您别这样,您儿子还是黄金单身汉,我可不想年纪轻轻就养儿子。”

齐女士瞥了他一眼。

“真的,你别不信,”方矣说,“我比他大七八岁,他一学生,太嫩了,跟他在一起,我搞不好真会跟养儿子似的,我俩不行的。”

“你最好是。”

方矣吃饭的时候琢磨着他妈的话,心里不踏实,翻了翻手机发现荀理早上确实有给他发信息,只不过那时间他还在睡觉。

对方就只说自己临时有点事儿先走了,谢谢方老师的招待,以后有机会会好好报答。

方矣冷笑一声,心说也不指望狼崽子报答他。

狼崽子就是狼崽子,狼心狗肺。

方矣躺在床上的时候磨着牙这么琢磨着。

自从除夕之夜之后,荀理再没出现过,人间蒸发似的,没有信息,没有电话,也不知道跑哪儿去了。

方矣这人在这方面脸皮薄,誓死不主动,只会在家里咬牙切齿地埋怨。

过了初一又过了十五,方矣觉得无聊,除了在家玩游戏就跟老肖崔一建他们出去喝酒。

崔一建说他:“小方最近状态不佳啊!怎么着?失恋了?”

方矣懒得理他,反正崔一建嘴里也没一句人话。

“我就说,小狼狗不靠谱。”崔一建给他倒酒,“还得是兄弟们对你真心实意。”

“你少来,”方矣说,“且不说我有没有小狼狗,就你说真心实意,这四个字儿你会写么!”

崔一建尬笑一下:“喝酒喝酒!”

前两天崔一建又借了方矣的车,带着姑娘兜风,脑子一热,扬言带姑娘去自驾游,最近在软磨硬泡,想让方矣把车借给他。

方矣不干,顺带教育了他好几天。

“你那小孩儿怎么样了?”方矣问老肖,“之前不是说要打工?找着工作了?”

“我说让他来我店里,结果说什么不干,”老肖说,“去饭店当服务员了,那小身板,天天累得半死,我看着都受不了。”

“哟哟哟哟,这是心疼了。”崔一建说,“我就说你这老牛也准备吃嫩草了。”

方矣斜眼看看他:“说谁老牛吃嫩草呢?”

方矣瞬间对号入座,觉得自己被影射了。

崔一建有事儿求人家,赶紧解释:“我说老肖,就他自己,小方你可别误会。”

方矣瞪他:“德行!”

三人又喝了个半懵的状态,喝到后来崔一建浪去了,老肖出去打电话,就剩下方矣自己在卡座里发呆。

他反复翻着手机,来来回回就那么几条消息。

方矣觉得人这种东西真是一言难尽,之前荀理围着他打转的时候他总想着把人往外踹,现在好了,人家不搭理自己了,他又觉得不得劲了。

这是啥?

说白了,不是贱得慌么?

方矣在心里暗骂了自己一顿,并且下了决心,荀理不找他,他死都不会联系对方。

结果,当天晚上方矣就把电话打了过去。

“方老师这是想我了?”荀理还是那副没正行儿的样子,声音语气都没变。

方矣哼哼一声说:“想你个大头鬼,收拾书房发现你睡衣落下了,打电话问问你还要不要,不要我就扔了。”

“原来是落在你家了,”荀理一副猛然醒悟的样子,“我天天琢磨呢,怎么就不翼而飞了,还以为是哪个暗恋我的偷了我的睡衣回家抱着做那事儿呢。”

“要点儿脸哈,”方矣一边嫌弃一边憋着笑,“那你到底还要不要了?我家没地儿放你这东西。”

“要啊,我这么穷,买不起新睡衣。”荀理说,“但是最近我没时间过去取,暂时你帮我保管吧,等开学了我去找你拿。”

“倒不是不行,”方矣说,“保管费到时候记得交一下。”

“别啊,您舍得这么对我吗?”

“怎么不舍得?亲兄弟还得明算账呢,更何况咱俩没什么关系,一分钱都不能差,”方矣说,“你在火车站寄存个包一小时还得交点钱呢,我帮你保管睡衣,总不能白干活吧?”

“钱倒是没有,”荀理大言不惭地说,“我可以用肉ti来补偿你。”

“打住,不需要。”方矣想了想,没忍住,问他,“你忙什么呢?取个睡衣的工夫都没有?”

“嗯……”荀理停顿片刻,然后笑着说,“最近忙着拯救世界,就委屈你了,再忍忍,过阵子就能看见我了,到时候让你可劲儿看,以解相思之苦。”

“……再见吧您!”

方矣翻着白眼挂了电话,扭头看了一眼手边洗得干干净净叠得板板整整的睡衣,心里更堵得慌。

他躺下来,倒在床上,脑袋枕着荀理的睡衣。

拯救世界什么的就是糊弄小孩儿的屁话,他是个狼崽子,又不是蜘蛛侠。

方矣愤愤地磨了磨牙,继续生闷气去了。

就像荀理说的那样,一直到开学方矣才再次见到那狼崽子。

学生返校,方矣也提前回了自己租的那个小公寓,还约了个钟点工来打扫卫生。

一个假期没人住,家里积了灰,他懒骨头,自己不愿意动,只好花钱雇人来收拾。

等到全都打扫完,方矣扒拉着外卖软件也没找到一家营业的。

大学城这边的饭店一到学生放假他们也都跟着休息,今天方矣回来的时候在楼下还顺便问了一句,人家都明天才开始营业。

肚子饿,没外卖,家里也没食材,方矣纠结了半天,穿了大衣出门了。

到了这个时候,就只能求助食堂了。

因为学生开始返校,食堂的部分档口也营业了。

方矣一进食堂仿佛回了真正的家,看见热乎乎的饭菜,激动得眼泪差点儿飚出来。

然而,乌龙又出现了——他忘了带饭卡。

是来吃饭的,饭卡不带是想怎样?

方矣正皱着眉翻口袋,突然一只手伸过来,刷卡机“嘀”的一声,刷上了。

他一愣,然后回头,看见荀理正站在他斜后方笑眯眯地看他。

“好久不见啊方老师。”

两人又凑巧穿得同款大衣,方矣打量了他一下,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觉得眼前的人好像瘦了一大圈。

“行,改天还你钱。”方矣端着自己的饭菜去找了个地方坐下,拿着筷子吃饭时心里的小鹿还在乱跳。

就刚刚,荀理突然出现二话不说帮他刷饭卡的样子,还真有点儿霸道总裁的意思,虽然只是七块五毛钱的饭,可愣是被刷出了七个亿的气势来。

方矣忍不住想笑。

“没想到刚回来就遇见你了。”荀理端着一碗面过来坐在了方矣对面。

方矣抬头看了他一眼,说:“是啊,多不幸。”

荀理一直笑着看他,也不介意他说什么。

“最近过得怎么样?”荀理仔细地把眼前人打量了一番,“面色红润,不错啊。”

“你是说我胖了吗?”

“没有,不敢。”荀理吃了口面,又看了方矣一眼。

“干嘛?偷看我吃饭?”

“是啊,觉得你好看,就想多看几眼。”荀理问他,“你搬回来了?”

“嗯,”方矣突然警觉起来,“但跟你没关系,你别想着去我那儿干坏事儿。”

荀理轻声一笑:“你紧张什么啊?我也没说什么吧?”

方矣冷笑一声,继续低头吃饭,但心情比之前好了很多。

荀理说:“你想我了吗?”

方矣被呛着了,一粒大米呛得他狂咳不止。

荀理赶紧去买了瓶水给他,笑着给他拍背说:“方老师,就算被识破了,也不用这样吧?冷静一点儿,我又不会笑话你!”

推荐热门小说洗洗醉吧,本站提供洗洗醉吧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洗洗醉吧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27章 下一章:第29章
热门: 艺术谋杀 三毒 房东是前任 海怪联盟 军少掌中宝 [综英美]蝙蝠游戏 无根攻略(大理寺卿原著小说) 我把反派养大后他重生了[穿书] 我可能是条假人鱼 我风靡了星际修真两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