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上一章:第30章 下一章:第32章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方矣觉得自己有点儿小心眼儿了,谁还没有点儿不想说的秘密呢?他大学的时候睡觉睡懵了从床上掉下来摔破了脑袋的事儿他也不想让荀理知道。

躺床上这么自我反思着, 过了半个多小时, 他下床了。

站在卧室门口, 手里握着手机, 盯着屏幕, 按亮了看着它灭,灭了又给按亮,折腾得手机生生少了百分之五的电量。

他叹口气,丧着脸去接水喝,本想着给那小子发个信息吧,缓和一下两人的关系,刚才那事儿是他做得不太对,但男人啊, 还是总端着架子当哥的方矣,拉不下脸去。

他接了杯水, 站在客厅咕嘟咕嘟地喝, 突然看见家里门上贴着张纸条。

那纸条贴在朝内的门上,他眯着眼走过去,一看,笑了。

方矣把纸条从门上扯下来, 抬手蹭了蹭粘了胶的门。

回到客厅, 盘腿坐在沙发上,看着那丑了吧唧的“祝好梦”三个字,心情好得不得了。

方矣心情一好, 凡事都好说,外面柳树才刚发芽,他家里却已经开了漫山遍野的玫瑰花。

他起身,换了衣服,心情大好的他决定去超市买点儿好吃的给那个狼崽子送去,也算是为自己的小脾气道歉了。

他吹着口哨下楼,没想到刚到楼下,就看见那个熟悉的狼崽子正坐在自己家楼门前的台阶上抽烟。

方矣皱了皱眉,过去,直接抢过那家伙手里的烟掐断,扔了。

“哟,小伙子还抽上烟了。”方矣有一阵子没见过荀理抽烟了,这人应该烟瘾不大,平时两人凑在一块儿的时候也没怎么闻到对方身上有烟味儿,这会儿竟然在这儿玩忧郁,方矣不乐意了。

荀理没想到方矣会下楼,看见他的时候还有点儿惊喜。

但惊喜之后,依旧丧着一张脸。

“怎么了这是?”方矣站到下面的台阶上面对着荀理,看着他那张写着“委屈,很委屈,非常委屈”的脸,有点儿想笑,但憋回去了,“谁欺负你了还是怎么的了?这么不开眼呢?连你都敢惹?”

荀理抬眼看看他,继续低头玩忧郁:“你别和我说话。”

“哟,这是闹得哪一出?”方矣弯下腰,脸都快贴上去了,“我瞧瞧,谁惹你了?”

“你。”

方矣眼皮一跳,呵呵一笑:“哦,那我离你远点儿。”

说着,方矣转身就走。

“喂!”荀理叫住了他,委屈巴巴地说,“我他妈想你呢!”

方矣背对着荀理,偷偷地笑了,笑够了,换上冷酷的面具,转回去看着那臭小子说:“文明点儿!”

“我想你呢。”

“想我干嘛?”

“怕你生我气,以后都不让我来你家了。”

方矣看他这样子就知道这小子跟自己耍无赖演戏呢,但他还偏偏就吃这一套,荀理也算是聪明人,摸透了他。

“我干嘛生你气啊?”方矣走回去,坐到荀理身边,“台阶上脏不脏啊?”

“脏不脏你都坐了。”荀理趴在膝盖上侧着头看他,大高个儿,那姿势怪难受的,“你怎么出来了?”

方矣长叹一声,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纸,用两只手指夹着,说:“某个人,落了点儿东西在我这儿。”

荀理看着那张自己写的纸条,笑了:“那你是特意来还给我的?”

“本来是,”方矣在那儿胡说八道,“现在不想还了。”

他把那纸条重新折好,放回口袋里,站起来说:“我要去超市,你一起吗?”

“去啊!”荀理一把拉住方矣的手,借着对方的力气站起来,说,“你上刀山下火海我都陪着你,you jump,我也jump!”

“......能盼着点儿我好吗?好端端的,我干嘛要上刀山下火海?”方矣哭笑不得。

荀理冲他一笑:“就那么打个比方,表个决心而已,我当然希望你好,我希望你这一辈子都在我身边过得特安逸幸福。”

方矣自觉对肉麻情话挺有抵抗力的,也一直都头脑清楚的知道小年轻说的话一个字都不能当真,可是荀理的这句让方矣筑起的心中堡垒瞬间软得心尖一颤就都倒了,整个儿一豆腐渣工程。

“走啊。”荀理拉了拉他的袖子,“方叔叔赶紧带我去逛超市啊!”

方矣是个特喜欢逛超市的人,看见什么买什么,但经常买回去放到过期也未必会吃,挺浪费的,十分不可取。

他让荀理推着车,自己大摇大摆地走在前面,突然回头看了一眼荀理,然后皱了皱眉。

“怎么了?”荀理问。

“你怎么瘦这样?”才多久没好好见见面聊聊天,荀理明显瘦了一大圈。

荀理笑了:“哥,关心我啊?”

“我闲的吗?关心你?”方矣回过神,顺手拿了一包枸杞扔在了车里,“你啊,少熬夜,黑眼圈都出来了,枸杞回去泡水喝,养生,真当自己年轻力壮不怕折腾啊?”

荀理推着车子走在方矣身后,看着里面躺着的那包枸杞,无声地笑着。

方矣买了一大堆东西,自己只掏了一盒酸奶出来,其他的勒令荀理全都带回宿舍去。

“这是干嘛?”荀理问他,“意思是要包养我?”

“哟,终于正确认识自己了,知道自己不值几个钱了哈?”

荀理笑笑:“别人的话肯定不行,但要是你,一包枸杞我就跟你走。”

“那可别了,”方矣说,“我要不起。”

“强卖行不行?”

方矣瞪了他一眼,把人往回踹:“快走快走,别在我这儿起腻,待会儿让人看见,我可说不清。”

荀理知道他在担心什么,两人就站在离学校不远的超市门口,确实容易遇见熟人。

“那我先回去了。”荀理说,“晚上我还有事儿,就不陪你了。”

“......你看我是需要你陪的样子吗?”方矣先走一步,背对着身后的人挥挥手,“白了个白,有缘再见吧。”

荀理站在原地笑着看方矣走远,突然觉得方矣就是他的百忧解,最近所有的疲惫和愁绪,全都消失不见了。

所以说,爱情不是狗屁,是良药。

方矣回了家,无聊得在家里打转。

老肖叫他去喝酒被他给拒绝了。

“我明早得上班呢,今晚要早睡。”

老肖说他:“你这人,什么时候也这么重色轻友了?”

“我怎么就重色轻友了?肖天冶先生,我劝你把话说清楚。”

老肖乐了:“你最近不谈恋爱呢吗?就跟那个小奶狗。”

“哪儿来的小奶狗?我怎么不知道?”方矣心说,小奶狗没有,小狼狗倒是有一个,可他跟那狼崽子也没谈恋爱,充其量算暧昧。

“跟兄弟都不说实话了?不过话说回来,什么时候带出来给我们看看,建子都见过了,我还连他长什么样都不知道呢,这不公平啊!”老肖说,“男大学生,挺带劲的吧?”

“这话怎么让你说得那么猥琐呢?”方矣说,“你少跟崔一建那家伙学,气质简直一落千丈。”

“不学不学,我就问你什么时候带他出来玩,”老肖说,“不如就今晚吧,我这儿没什么事儿,小孩儿今天休假,你来,咱们四个吃完饭玩会去。”

方矣看了眼时间,其实还挺早的,他确实无聊,动了出门玩的心思,想了想说:“那我问问他有没有时间吧,之前跟我说今晚有事儿来着。”

“哟哟哟,刚才还不承认呢,这会儿就‘他’‘他’的,”老肖笑他,“行啊,我们小方也是时候陷入爱河了,你问问吧,行的话电话联系,等你消息啊。”

老肖那边挂了电话,方矣的耳朵都热了。

他琢磨了一会儿,打给了荀理。

“哥,这么快就想我了?”

荀理叫他哥像是叫上瘾了一样,之前方矣还时不时让他闭嘴,最近也接受了这个设定。

“我真是吃饱了撑的才会想你。”方矣依旧嘴硬,他停顿了一下,然后吞吞吐吐地问,“那个,你,晚上干嘛啊?”

荀理笑了:“怎么着?今晚要我侍寝?”

“美死你得了!”方矣说,“我哥们儿晚上请吃饭,问你能不能一起去。”

荀理有点儿受宠若惊,他没想到方矣朋友吃饭会想着叫他。

这说明什么?说明方矣的朋友都知道他们俩的关系了,说明方矣时不时跟朋友提起他,说明自己在方矣的世界已经有了分量了!

一个人会随便叫一个没什么关系的人跟自己朋友吃饭吗?显然不会。

荀理已经在心里给自己贴上了“方矣男友”的标签。

“真的假的?”荀理问他,“没忽悠我?”

“不去拉倒。”方矣说,“我就礼貌性一问。”

荀理当然想去,但他还真去不了。

“哥,”荀理说,“我特想去,因为过了这村可能以后就再也没有这个店了。”

“你知道就好。”方矣笑了。

“但是,”荀理停顿了一下,有些为难地说,“我晚上有家教的活儿,一小时六十块,我得去。”

方矣的笑容凝固在了脸上,他能听得出荀理语气中的遗憾,不过最让他不舒服的是那句“一小时六十块,我得去”。

“荀理,”方矣说,“你到底出什么事了?就不能跟我说清楚吗?我方矣,就这么不值得你信任吗?”

推荐热门小说洗洗醉吧,本站提供洗洗醉吧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洗洗醉吧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30章 下一章:第32章
热门: 禁书 每天都在拯救虐文受 男友粉的人设不能崩 狂探 富士山禁恋 今天十代目又吓到谁了? 张总叕去拍戏了 X档案研究所 我不做人了 悲伤的精确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