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上一章:第32章 下一章:第34章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方矣见得最多的是嘻嘻哈哈没正形儿的荀理,这人突然低落起来, 弄得他不仅不适应, 还跟着心里难受。

荀理说:“我妈前些年还逢年过节可以让我接回家住一阵子, 可是最近几年越来越严重, 连家人探望都需要看情况, 当然了,很多时候我根本不敢去看她。她不是每次都能认出我来,有时候会把我当成不知道什么人,对着我说很多奇怪的话,因为这个病,她近两年开始有暴力行为,不仅伤人,还自伤。”

方矣突然想起之前二人洗澡时他看见荀理身上有疤, 当时还开玩笑问他是不是中二时期学人家自残。

想到这个,他像是活生生嚼了一颗柠檬, 从牙齿酸到了心里。

“本来过年的时候我想去看她的, 毕竟春节么,但是她情况不太好,不适合见人。”荀理说,“初一那天早上我刚起来就接到电话, 说她出事了。医院其实安全措施做得非常好, 每天都会有人检查他们身边是否有锋利的东西,但是你能想到吗,她竟然弄到了一根针。”

荀理说不下去了, 双手搭在腿上,扭头看向另一侧的车窗。

“别说了。”方矣的手心覆在他的手背上,轻声说,“累了就靠着我,歇一会儿。”

累了就靠着我歇一会儿。

荀理突然觉得自己特没出息,因为他竟然想哭。

从十二岁他妈被送进医院开始他就很少哭过,因为知道哭没有用,日子只会越来越难。

他不哭,不诉苦,还努力地让自己看起来过得挺不错。

他承认他们家生活很不如意,但不怨天不尤人,只想带着他妈好好活着,他们都还活着他就特知足。

尽管,明知道那个漂亮女人很可能再也没办法像寻常人一样生活。

荀理一直都记得他小时候他妈跟他说过的话,不管到什么时候,都要像模像样的,所以他才能在今天这么拼了命的去往上爬。

挺累,可也觉得挺好。

这么些年,荀理从小不点长成身高直逼一米九的大小伙子,就像是一点一点筑起了自家的长城,城墙结实,足以渡他和他妈的人生。

亲手筑过长城的人是不可以哭的,可是现在,他却因为方矣的一句话差点儿掉眼泪。

本来荀理以为自己会得来同情或者安慰,可是方矣没有叹气,没有对他说毫无意义的“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对方只是告诉他,累了就靠着那肩膀歇一会儿,这么一句话,简单朴实,却又最戳心窝。

两人的手握在了一起,荀理说:“哥,你觉得我惨吗?”

“我觉得你特牛逼。”方矣说,“我要是你,大概早堕落了。”

方矣是发自内心的佩服荀理,这小子每天阳光灿烂的,好像在他的世界里从来都是“日不落帝国”,要是不看他每天拼命兼职赚钱,绝对会觉得这是个家庭和睦父母性格也都特有趣的人。

“也别把自己逼得太紧,”方矣说,“要是有什么难处,可以跟我说。”

荀理笑了:“行啊,现在就有个难处。”

方矣看向他,突然有种不祥的预感。

荀理凑到他耳边,轻声说:“我缺个男朋友。”

果然……

方矣翻了个白眼,一巴掌呼到他脸上,说:“就当我刚才什么都没说。”

一直藏起来的秘密终于说了出来,对荀理来说也算是解开了心结。

之后车上人越来越多,他们俩没有再多说什么,暧昧的小动作也停了,看上去就像是拥挤的公交里再寻常不过的两个路人——两个帅了点儿的路人。

他们上车时天还没黑,车也是空的,等快到的时候,车上的人已经下得差不多,外面的天色也暗了下来。

荀理说:“哥,准备下车。”

方矣跟在荀理身后到了公交车的后门,看着外面说:“这地儿我还真没来过。”

虽然方矣是本地人,但他的活动范围其实很窄,去的都是自己熟悉的地方,这座城市很多地方他都没去过,就像之前没去过荀理家的那一带。

“我也是当了家教才第一次来这边,”车停了,荀理带着方矣下了车,“你看那边,有家抻面馆,他家的面条特好吃。”

方矣顺着他指的方向看过去,突然想起他们俩都没吃晚饭。

“吃碗面来得及吗?”

荀理笑了:“我是来不及了,你可以去。”

他问方矣:“你现在就回去吗?还是等我一起?”

方矣心说,我倒是想回去,也得有地儿回才行。

他双手插兜,故作沉思状,然后说:“我找个地方等你吧。”

有时候开心来得很简单,喜欢的人愿意耗着时间等自己就是疲惫生活最好的慰藉。

荀理笑得像个大傻子,差点儿就凑上去抱方矣。

“那,那什么,”荀理没想到方矣会愿意等他,高兴得尾巴都翘起来了,“对面就是我上课的小区,楼下有个咖啡店,你在那儿等我吧。”

方矣点点头:“行啊,不过有个条件。”

“你说。”现在方矣要求什么,荀理觉得自己都能答应。

毕竟,陷入爱情的人都是大傻子。

“晚上请我吃抻面。”

荀理笑出了声:“哥,你怎么那么可爱啊?”

“这是在骂我吗?”方矣先走一步,朝着马路对面去,“赶紧跟上啊,傻了吧唧的干嘛呢?”

荀理去“上班”了,方矣坐在咖啡店里点了杯蜂蜜柚子茶,又挑了一块儿小蛋糕。

桌子旁边的书架上有书,大都是心灵鸡汤,他没什么兴趣,索性吃着蛋糕喝着蜂蜜柚子茶玩着他的消消乐。

手机玩到只剩下百分之五十的电,方矣不玩了,趴在桌上看着外面出神。

他想着荀理的事,怎么都没法把这个天天围着他嬉皮笑脸的男生跟那个倔强隐忍又坚强的苦瓜男孩联系起来。

挺不得劲的。

方矣这人心肠软,本来就对荀理有好感,这会儿又知道对方家里竟然是这番光景,自然心疼得不行。

他趴着把脸埋在手臂里,想着,要不对这小子再好点吧,就当自己是他爹了。

方矣百无聊赖地在那儿趴着,后来就开始晕晕乎乎的犯困,也不知道几点了,也不知道荀理什么时候能来找他。

被挂在心尖上的荀理上了两个小时的课,因为辅导的小姑娘这次考试考得好,家长开心了,为了感谢荀理,特意给他买了一大袋子零食。

荀理客客气气地接过来,有些哭笑不得,这是这两天来第二次收到零食大礼包了,还真有人把他当孩子哄。

上完课的荀理提着一袋子零食快步往外走,他琢磨着方矣应该会喜欢这些吃的。

天已经黑透了,路灯散发着暧昧的橘色光芒。

荀理踩着影子跑出去,跑到那家咖啡店外面,进去前先在窗户外面寻找了一下方矣的身影。

那人就坐在靠窗的位置,趴在那儿,摆弄着手机。

荀理笑了,轻轻敲了敲那巨大的落地窗,里面的人像是被吓了一跳,起身扭头看过来,荀理眼睁睁看着方矣从面无表情到眉开眼笑,就像是亲眼见证了一朵花开的过程。

他在玻璃窗上画了个无形的心,坐在里面的人翻了个白眼,但嘴角始终都挂着笑。

荀理跑进店里,坐在他对面。

“拿的什么啊?”方矣等了好久,终于把人给等回来了。

他从来都不是有耐心的人,最讨厌的就是等人,可是今天竟然硬生生等了这小子两个小时,真的是人生头一遭。

荀理把大袋子往他面前推了推:“我上课的那家家长给的,全都是零食。”

方矣笑出了声:“干嘛啊这是?把你当儿子养了?”

“不是,”荀理看了一眼方矣那还剩下半杯的蜂蜜柚子茶,不管不顾地端过来喝了一口,“孩子考试进步了,给我的奖励。”

方矣开心了,拆了一包薯片吃了起来——他正饿着呢。

“等会儿咱们吃什么去?”荀理问,“真吃抻面?”

“嗯,你不是说好吃么,让哥哥我去验验货。”方矣说,“你不知道,我这嘴可是什么神仙美味都尝过的,一般不给好评。”

荀理不怀好意地一笑,小声说:“那我得谢谢你啊。”

“倒是不用客气,”方矣说,“但是什么情况?谢我什么?我又什么时候不小心对你散发慈父之爱了?”

荀理对方矣那诡异的措辞毫不在意,而是趴在桌上调戏似的说:“你不是嘴巴叼么,但吃我的那什么,你可是赞不绝口。”

方矣抓了一把薯片塞进了荀理的嘴里:“嘴巴不要可以捐给有用的人。”

荀理一边嚼着薯片,一边笑盈盈地看他,吃完了,喝了口蜂蜜柚子茶,说:“哥,你耳朵都红了。”

“那是被你气的,”方矣火速解决掉那一包薯片,然后站起来说,“我去洗个手,你做好准备,请我吃饭。”

“遵旨!”荀理带着笑意看着方矣去了洗手间,自己老老实实坐在那儿等着对方,他突然看见方矣的手机亮了,一打眼就看到了别人发给方矣的微信。

一个叫老肖的人给方矣发了句:要不你去我店里住,三楼的休息室,钥匙在哪儿你知道,今晚我带小孩儿出去玩,就不招呼你了,不过你没地儿去怎么不找你那小狼狗啊?怕被啃得骨头都不剩?

天地良心,小狼狗本狗并没想偷看人家的信息,纯粹是个意外。

但是,这个意外让荀理表示很开心,他才不会把方矣骨头都啃了,啃骨头多没劲啊,他要养着,天天吃肉。

推荐热门小说洗洗醉吧,本站提供洗洗醉吧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洗洗醉吧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32章 下一章:第34章
热门: 双界代购 最强上门女婿 三口棺材 人偶馆之谜 灵魂破译师 影帝今天本王了么 从末世到原始 御手洗洁的舞蹈 撒野(左肩有你原著小说) 洗洗醉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