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上一章:第37章 下一章:第39章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方矣挺怕荀理这样含情脉脉地向他告白,会让他不知道该怎么应对, 他从25岁开始才意识到原来人活着真的不是可以完全随心所欲, 很多时候, 要被迫服从这个社会给他们制定的规则。

所以, 他就只能戳戳荀理的额头, 然后再揉揉对方的头发,扯出一个笑容来,说:“爱我?那我饿了,咱们是不是可以开始吃蛋糕了?”

荀理也笑,看着他笑得眼睛亮晶晶的,也不知道是不是眼泪。

荀理坐到方矣身边,两人紧挨着,看着面前的蛋糕说:“老天爷对我还是可以的。”

“何以见得?”方矣吃了口蛋糕, 觉得太腻,站起来去冰箱里拿酒喝。

荀理说:“带走了我唯一的家人, 但是又送了一个到我面前。”

方矣打开冰箱, 伸手拿酒的时候听见荀理的话,先是一怔,然后笑了。

但是,当他转回来面向荀理的时候又换上了平时那副样子, 轻笑一声说:“你还挺会给自己加戏, 天下这么大,老天爷知道你是哪根葱吗?”

荀理翘着二郎腿,美滋滋地说:“怎么不知道?他不就在这儿看着我呢么!”

方矣不屑地笑笑:“都出现幻觉了?”

“不是幻觉, 我说的就是你啊,你这人真的很不解风情。”

方矣倒了两杯酒,递给荀理一杯:“你少甜言蜜语了,赶快吃,我辛辛苦苦给你做的蛋糕,今天你得都给我吃完。”

方老师下了死命令,荀理不敢不从,于是,之后的好几个小时,俩人几乎什么都没做,低龄儿童似的在那儿玩石头剪刀布,谁赢了谁就吃一大口蛋糕。

蛋糕没少吃,酒也没少喝。

等到吃撑了,喝晕了,倒在沙发上开始腻歪。

荀理蹭着方矣的脖子说:“哥,你真好。”

“谁是你哥……”方矣晕晕乎乎的,闭着眼睛,开始犯困,嘴上嘟嘟囔囔地说,“我是你大爷。”

荀理笑了:“大爷,你真好。”

方矣嘿嘿地傻笑着,搂着荀理,没一会儿就在沙发上睡着了。

齐女士来儿子这儿本来是想给他送几件换洗的衣服,结果开门一进来,看见那俩孩子抱着对方窝在沙发上别别扭扭的睡觉,哭笑不得。

她轻手轻脚地进来,偷拍了两张照片,然后给他们把家里收拾了一下。

齐女士已经尽量不弄出声音,但荀理还是先醒了,他愣了一下,喝完酒之后反应稍微有些迟钝,好一会儿才意识到是方矣他妈来了。

他过去跟齐女士打招呼:“阿姨,您什么时候来的啊?”

“来了一会儿了,”齐女士小声问他,“吵醒你们了?怎么不回屋睡啊?”

“吃多了,趴那儿就睡着了。”荀理还挺不好意思的,“阿姨,您放那儿,我洗吧。”

他过去,准备接手洗盘子。

“不用,你再去睡会儿吧,最近是不是都没怎么休息好?”齐女士看着这孩子几天来瘦了一大圈,也心疼得够呛,“你叫方矣也起来,去卧室睡,沙发上怪难受的。”

“嗯,”荀理乖乖地说,“您辛苦了。”

“去吧去吧,说什么辛苦不辛苦的,我都这么伺候方矣快三十年了。”

荀理笑笑,出去了。

他蹲在沙发旁边,轻轻拍了拍方矣:“哥,阿姨来了。”

方矣睡得迷迷糊糊的,在沙发上翻了个身,得亏荀理托着他,要么差点儿摔下来。

“还睡啊?”荀理戳了戳方矣露出来的一小截儿肚皮,“我要咬你了。”

方矣睡得无动于衷,死猪一样。

无奈之下,荀理只能试图抱着人去卧室,结果他还没抱起来,方矣一个激灵,醒了。

“干什么呢?”方矣吓了一跳,看着他问,“偷袭啊?”

“偷什么袭啊?刚才叫你你也不起来。”荀理拍拍他,“阿姨来了,在厨房呢。”

“我妈?”

荀理点了点头。

方矣揉揉太阳穴,坐了起来。

刚才在沙发上睡得不舒服,虽然没多长时间,但肩膀酸痛。

荀理很有眼力见儿地过去给他揉肩:“等会儿我得回学校一趟,导员在群里说有律所跟我们系合作,暑假可以实习,我想报个名。”

“哪个律所啊?”方矣也惦记这事儿呢,他原本想着可以动用他爸的关系,给荀理在大的律所找个实习,总比在外面做那些跟专业无关的兼职强得多。

荀理说了个名字,是他们这边数一数二的大律所,方矣点头:“嗯,这个不错,报吧。”

“那我等会儿先回学校,”荀理说,“好几天没回去了,何江江他们也挺惦记我的,晚上我就不回来了。”

方矣扭头看看他,挑眉说:“小子,还真把这儿当你家了?”

荀理笑了:“对啊,难不成是我自作多情了?”

“别说,还真是。”方矣按住他的手,示意他可以停了,站起来伸了个懒腰,“我去看看我妈,你自己玩吧。”

方矣甩着胳膊进了厨房,打着哈欠跟他妈打招呼。

“美女,什么时候来的?”

“关门!”齐女士小声说道。

方矣一看她这架势就明白了这是要说悄悄话,反手关了门,背靠着玻璃门说:“怎么了这是?神神秘秘的。我爸有外遇了?”

“……闭上你的乌鸦嘴!”齐女士说,“小荀最近是不是休息不好啊?我看他脸色特难看,要是哪儿不舒服,赶紧去医院啊。”

方矣笑了,过去接了杯水喝。

“您还挺关心他啊。”

“还不都是因为你。”齐女士说,“最不让我省心的就是你了。”

“他应该就是睡眠不好,”方矣想了想说,“是应该去看看,但他不乐意。”

“别不乐意,你劝劝他,我刚才进来一看,这孩子都快瘦脱相了。”

方矣叹了口气:“但愿过了这一阵子他能好起来吧,其实你也不用太担心,那小子抗打击能力强着呢。”

方矣这么说,完全是为了不让他妈跟着操心,实际上自己也惦记得不行。

虽说荀理十二三岁就跟着外公生活,十五六岁就开始一个人过日子,但是,那时候至少他妈妈还活着,她还在那里。

方矣总觉得她的存在就是支撑着他走下去的唯一动力,她不在了,那根拉着他往前的线就断掉了。

于他而言,她大概是唯一的信仰,当这唯一的信仰也消失了,那么整个人也就彻底颓废了。

方矣很希望有什么能成为支撑荀理开始新生活的动力,他不确定自己行不行。

“这周六你奶奶生日,你记得得回去,”方矣他妈刷完了碗,对他说,“小荀有空的话就叫上他一起吧,你奶奶知道了他家里的事儿,也担心着呢。”

之前春节的时候奶奶见过荀理一次,老人家只当荀理是方矣的学生,喜欢得不行。

“嗯,那我问问他有空没,他快期末考试了,考完了估计还要去实习,也要忙起来了。”

“再忙也不差这一天,”齐女士说,“你别总给人家压力,他才多大啊。”

方矣一惊:“妈耶,我什么时候给他压力了?我给他什么压力了?”

“你比他大好几岁,反正你们俩也结不了婚,别急着催他,他是不是学法律的来着?他要是愿意考研你就支持一下,不能你工作了就让人家也赶快进入社会,是不是?”

方矣明白了,但是这回他妈还真是想多了。

“我可没催过他,我巴不得他能再继续考,”方矣说,“但是他好像没那个意思,之前是想赶紧赚钱给他妈攒点钱,现在也不知道他什么想法。”

“你好好跟他聊聊,他要是有什么困难,跟你说,咱们家又不是帮不了忙。”

“你这话说得……”方矣笑了,“哎,你记得不,我大学的时候班里有个女生跟男生谈恋爱,女生家里条件特好,要去英国读研,男生家里没那个条件,那女生他爸就说她家出钱送男生一起去?你刚才那口气,就跟那女生他爸一样。”

齐女士瞪了儿子一眼:“我们为的是谁啊?还不都是自己家孩子?”

她洗了洗手,也接了杯水喝:“小荀挺不容易的,你爸因为最近这事儿也挺心疼他,当父母的最见不得孩子受苦,反正你们以后过得好,我们才能放心啊。”

方矣端着水杯有点儿出神,很显然他爸妈已经认定了他跟荀理就是在恋爱,殊不知,主角的俩人还在等那大学生毕业。

不过,他自己也没解释,就那么默认着。

可方矣的心还是悬着,不踏实,归根结底还是因为荀理的年龄让他不确定两人是不是真的能走到一起,并且长久地走下去。

他长出一口气,觉得自己真是个满脑子忧虑的惨兮兮的中年人。

“行了,我要走了。”齐女士放下水杯,“杯子等会儿你自己洗,我不管了。”

“妥了,”方矣跟着他妈出了厨房,“但是你才来多大一会儿啊?这就走?”

“本来是想放下东西就走的,我要去你奶奶那儿,”齐女士换了鞋,这会儿荀理也过来了,“你们俩按时吃饭,别熬夜,没事儿就多出去运动运动,身体才是革命的本钱。”

“放心放心,我们谨遵您的教诲。”方矣跟荀理在门口笑盈盈地送走了齐女士,然后关上门,回了屋。

荀理说:“哥,你说阿姨现在是不是已经彻底把我当她的儿婿了?”

方矣一声冷笑:“少得意,什么儿婿?充其量是蒙牛的弟弟!”

荀理笑着从后面抱住他,撒娇似的说:“嗯嗯嗯,我是蒙牛的弟弟,你是蒙牛的哥哥,那你说,咱俩干那事儿,以后是不是得背着点儿蒙牛?咱俩凑一对儿了,它一单身狗心理压力得多大啊!”

推荐热门小说洗洗醉吧,本站提供洗洗醉吧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洗洗醉吧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37章 下一章:第39章
热门: 赚钱后,抛弃我的老公又回来了/黑魔法师的教宗之路 全民皆萌宠 完全犯罪使者 护士学院杀人事件 子夜十 恶魔的纹章 宜昌鬼事2:八寒地狱 豪门老男人撩又甜 能面杀人事件 厌魅·附体之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