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上一章:第46章 下一章:第48章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从小到大方矣都特别害怕失败,这是件挺没出息的事儿, 但这个毛病跟了他快三十年, 直接导致他连恋爱都深思熟虑, 生怕一不小心就真心错付了。

方矣端着酒杯笑笑:“佩服。”

“佩服?”张浪看着远处的戴思琪一笑, “这有什么可佩服的?你要是愿意, 也能做得到。”

方矣没有反驳,也没再说别的,因为赵科终于把他那闹别扭的弟弟哄好,带回了吧台,而荀理有人接了班,直接出来朝着方矣就来了。

“聊什么呢?”荀理坐在方矣身边,握着他的手,喝了一口他杯里的酒。

“聊你啊, ”方矣说,“聊你有多烦人。”

荀理满不在乎地笑, 靠着方矣跟张浪聊天。

虽然荀理只是在这里做兼职, 但感情很深,在他遇见方矣之前,每次遇到困难,帮他最大的就是张浪。

方矣看着这两人从酒吧刚开业聊到最近发生的事, 突然有种眼睁睁看着时间流过的感觉, 所有发生过的事,看似都成了过眼云烟,但实际上, 尽数刻在了皮肤里。

就像他跟荀理,这些日子以来,好像只是经历着平淡无奇的生活,但其实,他们的命运早就因为那一场相识而被改写,对彼此产生的感情,顺着毛孔渗入进皮肤,融解于血液,这是否认不掉的。

因为是浪Bar的最后一晚,已经好久不在人前跳舞的赵乐换了一套性感的装束,在临近午夜时,站到了舞台中央。

这还是方矣第一次看赵乐在这种情况下跳舞,上次张浪生日,大家只是瞎胡闹,赵乐跳了会儿,那会儿就是穿着牛仔裤和T恤,像个闹得嗨的学生,不过倒是看得出来身娇腰软。

今天这人换上了“战袍”,还化了眼线,妖媚性感又撩人,看得方矣都出了神。

“不许再看了。”两人站在距离舞池不远的地方,荀理原本从后面搂着方矣,这会儿,突然抬起手,捂住了对方的眼睛,“不给看了。”

方矣笑了:“怎么着?赵乐是你家的?你说不给看就不给看?”

“赵乐不是我家的,但你是我家的。”荀理又是一股醋味儿地说,“我要去厕所,你陪我!”

方矣拿他没办法,只好任由这家伙拉着自己进了洗手间。

两人路过吧台,方矣随便一扫,竟然就看见张浪跟戴思琪在接吻,也是够过分的。

方矣被荀理拖着进了洗手间,一关门,顺带着也把那震耳欲聋的音乐和欢呼声关在了外面。

洗手间人少,但也不是没人,方矣凭直觉认定荀理没打好主意,直接把人塞进了隔间里。

荀理被塞进去了,方矣自己去小便池那里,刚站住脚,从镜子里看见了开着隔间门冲他笑的荀理。

在酒吧,不少人看对了眼喜欢到厕所来“深入交流”,方矣也不知道这究竟是什么时候开始的习惯,洗手间难道不是用来上厕所的吗?想那什么了就直接去开房啊!

因为两人诡异的举动,搞得同在洗手间的其他人分分钟就懂了他们的意思,十分识趣地出去了。

“……什么情况?”方矣转过来瞪荀理,“你不是上厕所吗?看我干嘛?”

“喜欢你才看你。”荀理把人拉进隔间,毫不客气地吻了一下,“你刚才看赵乐看得眼睛都冒火了。”

“吃醋了?”方矣笑了,“你怎么谁的醋都吃啊?”

“就吃,”荀理大大方方地承认,“你只能看着我,只能看着我的时候眼里冒火。”

醋味儿翻涌的荀理愣是在厕所的隔间里抱着方矣吻了二十分钟才放人。

方矣说:“你真是狼崽子,占有欲太强了。”

亲够了的荀理心满意足地拉着他的手出去,小声说:“等会儿你不许再看了,再看的话,回家你就给我跳,跳到我满意为止。”

方矣一听,笑了,心说你个小狼崽子到底是吃错了什么要误以为自己骑到了本驯兽师头上?

他说:“荀理啊,我怕是要认真修订一下家规,给你看看了。”

酒吧开到凌晨,热闹的人群散去,留下一片狼藉和扫不去的寂静。

张浪关了门,他们所有人聚在一起,像上次给张浪过生日时一样,围在一起喝酒。

赵乐已经喝多了,趴在他哥怀里哭。

张浪看着他,使劲儿揉了一把他的头发,以示安慰。

戴思琪拿来酒,分给每个人,到了这时候,其实大家都已经喝了不少了。

荀理小声问方矣:“你还行吗?”

方矣倚着荀理,两人的手叠在一块儿。

“很是清醒。”方矣微微仰头看着荀理,“你怎么样?”

“我千杯不醉。”

戴思琪给大家分好了酒,张浪说:“几年前我开了这家酒吧,那时候我刚跟前任分手,想着这辈子大概就要自己守着这么一家酒吧过了,没想到,五年之后,这个我挂上去的招牌要被摘掉了。”

那边已经喝多了的赵乐开始抱着他哥哭,张浪看了他一眼,示意戴思琪递纸巾过去。

“我不太喜欢矫情地去说些感谢的话,但我觉得至少我很幸运,”张浪举起酒,微微扶了扶眼镜,他笑着说,“在这里,我们相遇,你们都比我小,各个当我是亲哥哥,以前我说过,浪Bar就是你们的诺亚方舟,只是很抱歉,我也是个自私的人。”

“别这么说啊,”荀理看向张浪,对他说,“我们最难的时候,都是你拉着我们挺过来的,要说自私,我们才是最自私的,有了困难就找你,过得好了也没见着谁给你尽孝心。”

张浪笑了:“说得我好像已经七老八十了一样。”

哭成泪人的赵乐从他哥怀里抬起头来,抬手擦了擦眼泪说:“浪哥,我就是心里不痛快。”

戴思琪看向他,想说什么,被张浪拉到了自己身后。

“人啊,有聚有散很正常,就连家人都可能会分开。”张浪递了张纸巾给赵乐,“遇见是缘分,但至于这缘分能让两个人走到哪一步、哪一层关系,谁也说不准。这家酒吧开了,我们这些人聚到了一块儿,关了,各自散去不同的地方。但是,相识一场,一起经历过的这些事永远都是珍贵的,未来我们会变成什么样的人谁也说不好,但至少,这一刻,作为我们自己本身,去伸手握住最应该握住的人,才是正确的选择,你说对不对?”

赵乐垂下眼睛,不再说话。

方矣反复琢磨着张浪的话,然后扭头看向了荀理。

“想吻我?”荀理问。

方矣笑了:“臭美。”

在夜晚结束,阳光再次降临的时候,他们举起酒,将这一起喝的最后一次酒一饮而尽。

方矣跟他们认识的时间短,没那么深的感情,可是喝酒时,他瞄见荀理的眼角红了。

他一手拿着酒,一手握住了荀理的手腕。

对方干脆动了动,跟他十指紧扣。

离开浪bar的时候已经上午八点多,张浪和戴思琪等着人来办手续,赵科抱着已经喝醉的赵乐坐上了出租车。

荀理说:“他们兄弟俩之前一直住在店里,这回也得到外面去找房子了。”

“总是要学会告别的,”方矣说,“人生就是不断的告别,这句话是谁说的来着?”

“我不管是谁说的,”荀理看着方矣,“但我绝对不要跟你告别。”

两人站在路边,夏日早晨的阳光没那么炽烈,方矣望向对方的时候,觉得这小子浑身像是美图秀秀过了,柔和得一塌糊涂。

“我喝多了,”方矣说,“你可以趁机亲我一下。”

荀理笑了,拉着人退到墙边,将方矣抵在了墙上。

两人靠得很近,鼻尖几乎抵在了一起。

方矣突然想起来两人第一次见面时的场景,那个晚上,他喝得晕晕乎乎的,站在门口吹风的时候被荀理吸引。

当时,这人穿着和自己同款的大衣,长得又高又帅,还抽着烟。

那场相遇是个意外,带着酒味儿的,让人面红耳赤的,一晃,已经过去了好几个季节。

方矣说:“你要干嘛?”

“你说呢?”荀理笑着看他,“闭眼。”

方矣乖乖听话,闭上了眼睛。

一个吻落下来的时候,方矣闭着的眼里竟然似乎看见了花开的样子,一朵鲜红的玫瑰,倏然绽放,花瓣上还带着清爽透亮的露珠。

很心动。

他的手搭在对方肩膀上,然后又抚上对方的脸颊。

等到一吻完毕,荀理握住他的手,说:“答应我呗。”

“什么?”

“这辈子都不许和我告别。”荀理看着方矣的眼睛微微泛着红,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喝了太多的酒,“不要告别。”

方矣望着他的眼睛,从那黑色的瞳孔里看见了自己的模样。

“嗯。”方矣觉得自己大概明白荀理为什么非要自己一个明确的承诺。

他已经经历过刮骨一样的告别,生在寸草不生的土地上却依旧奋力生长的向日葵,最怕的不是风吹日晒,而是再也无法看见太阳。

“那要是你先跟我告别怎么办?”

“不会。”荀理拉着方矣的手,轻轻吻了吻他的手心,“我又不傻,我才不干那种事。”

推荐热门小说洗洗醉吧,本站提供洗洗醉吧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洗洗醉吧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46章 下一章:第48章
热门: 诡念 不可能犯罪诊断书Ⅱ 魔力的胎动 蝴蝶杀人事件 剑道独尊 鬼吹灯之圣泉寻踪 加勒比海之谜 狐狸精饲养指南 逍遥小书生 逝者请闭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