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上一章:第48章 下一章:第50章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航班延迟什么的完全是不可抗力,这事儿不能怪方矣, 荀理自然也就没跟他闹脾气, 还好言好语地说:“那你也别急, 我在家等你, 有事儿给我打电话, 无聊了给我发信息,我就是你随叫随到随时待命的宠物小精灵。”

方矣被这句“宠物小精灵”给逗笑了,坐在候机室乐得头顶都开出了一朵花。

跟他一起去参加研讨的老师见他拿着手机笑,等他挂了电话,好奇地问:“什么事儿这么开心?中彩票了?”

方矣一笑:“捡了个宠物小精灵,挺好玩的。”

话刚说完,他的“宠物小精灵”又给他发了条微信:爱你哟,啾。

方矣翻了个白眼, 然后没忍住,还是笑了。

这航班一延迟就是三个小时, 方矣在候机室等得焦虑到不行, 别说家里还有个人在等他,就算没人等,这么耗着也够难受的。

而在家里抱着蛋糕等心上人回来过生日的荀理更是坐如针毡,到后来几乎就是盯着手机看时间。

他实在等不下去了, 换了衣服下了楼, 准备出去走走。

十月末,天已经开始凉了,落叶铺满地, 走在小区的树下,随时会有枯黄的叶子掉到头顶上。

他穿着方矣的风衣,稍微有些小,但他才不管那么多,过生日的人就是要任性,就是要穿喜欢的人的衣服。

荀理双手揣兜,慢慢悠悠地在小区里散步。

看看在一边撒尿拉屎的狗。

看看因为妈妈不给买玩具嚎啕大哭的小孩儿。

看看因为天冷失了宠的秋千。

看看被堆在一边还没来得及清理走的落叶。

他突然想起,再有半个月,他跟方矣就认识一年了,一年前的光棍节,两人穿着同款大衣在酒吧门口相遇,那个晚上又是云又是雨又是风又是雾的,销魂至极,后来,早上一睁眼,身边的人不见了,没过多久,一份丰盛的早餐送到了房间门口。

荀理想起这些就止不住笑意,方矣这人有趣,他们俩的相识也有趣。

以前荀理是个不信命运会安排一切的人,他总觉得命运把他搞得那么惨,他要努力推翻命运给他的设定,但是现在想来,或许连他推翻命运的意志都是命运为他安排的。

命运为他安排好了一切,包括跟方矣的相遇。

手机突然响了,进来一条信息。

他打开一看,是方矣发来的。

方矣:终于登机了,乖乖等我。

荀理看着方矣的头像笑,那是蒙牛的照片,脑袋圆咕隆冬的,特可爱。

他回复了一个“OK”的表情,然后转身往小区外面走。

方矣不让荀理去机场接,荀理当然不会去,他尽可能不做任何会让方矣为难和尴尬的事,比如,逼迫对方尽快确认关系。

当初方矣说了要等他毕业,那就等着,没什么大不了,两人现在就像是有实无名的两口子,也挺好。

他出了小区,去了街边的咖啡店。

当初两人刚认识的时候,荀理死皮赖脸地腻歪在方矣家,第二天一早,方矣不想跟他一起去学校,就催着他快走,自己去买了两杯咖啡。

那件事儿都过去差不多一年了,荀理还记得特清楚。

方矣买完了咖啡,不好意思直接给荀理,竟然放在了食堂让他自己去取。

这人是得多别扭才能做出这样的事儿来。

这人是得多可爱才能做出这样的事儿来。

荀理推门进去,点了杯热拿铁,坐在了窗边的位置上。

这家店靠窗的位置是正对着窗外的,荀理托着下巴百无聊赖地望着逐渐暗下去的天,偶尔头顶有飞机飞过,他就开始想,等会儿或许能看见载着方矣的那一架。

咖啡喝完了,外面飘起了雨。

店里放着一首荀理听不懂的法语歌,调子缓慢得像是被施了魔法慢动作流动的河水。

他开始犯困,一手拄着下巴,一手轻轻地摩挲着杯子。

荀理想:方矣你完蛋了,竟然让寿星等你这么久,今天晚上你就等我收拾你吧!

在心里说了无数句狠话的荀理觉得自己真是个冷酷的狠心人,甚至开始脑补方矣被自己“惩罚”的模样,并且顺便琢磨着等会儿方矣回来了他要假装生气,吓唬吓唬对方。

尽管知道航班延迟不是方矣的错,但等久了的狼崽子就是想闹一下别扭。

然而,再多的心理建设一见了方矣也全数破功。

雨已经停了,外面湿乎乎的,荀理看着往来的人瑟瑟发抖地跑过来又跑过去,突然,一个拖着行李箱的男人站在了他面前。

方矣还穿着走时那件薄薄的风衣,里面是白色衬衫跟黑色西裤,大概是为了让自己看起来更有学术气质,竟然戴了个框架眼镜,看起来倒真像是个正经八百的大学老师。

那人站在窗外笑着冲他挑眉,原本在打瞌睡的荀理立刻清醒了,抬腿就跑,跑了一半又回来,拿起了落在桌上的手机。

店门一开,冷风吹得人下意识缩了脖子。

荀理跑过去,在即将冲入方矣怀里时,刹了车。

“你回来了啊。”

看着眼前这人笑得嘴巴都合不拢的样子,方矣觉得心尖特甜。

“你在这儿干嘛呢?”方矣问,“不是说在家等我?”

“等不及了,”荀理过去帮他拿行李箱,“你知道什么叫热锅上的蚂蚁吗?我就是,我是热锅上的狼崽子,尾巴都给烧糊了。”

方矣笑他:“你不是宠物小精灵吗?害怕烧?”

“开玩笑,宠物小精灵也是很脆弱的好么!”荀理轻轻揽了一下方矣的肩膀,带着人往家走,“人家心里特别脆弱,这么重要的日子等了你这么久,你竟然都不好好安慰人家一下。”

“……好好说话,别一口一个人家的,”方矣嫌弃地瞪了他一眼,“跟你的人设严重不符。”

荀理笑了:“那你说我的人设是什么样的?”

“你说呢?狼崽子?”

两人进了小区,一周没回来的方矣竟然觉得有点儿陌生了,树都秃了。

“你刚才说‘这么重要的日子’,今儿什么日子?”方矣这会儿才反应过来好像哪里不太对劲。

荀理一直瞒着方矣自己生日的事儿,就是为了杀他个措手不及。

“大日子。”进了小区就没必要那么避讳了,荀理牵起方矣的手说,“等会儿到家你就知道了。”

方矣斜眼看看他:“干嘛?要跟我求婚?”

荀理愣了一下,然后大笑起来:“你是这么期待的吗?”

“并没有,你不要笑了。”方矣脸红了,“就算你求婚,我也不会答应你。”

“真的?”荀理突然靠近他,贴在他耳边说,“真的不会答应我?”

“你梦里或许有可能。”方矣面红耳赤地推开他,“你离我远点儿,咱俩关系可没那么好。”

荀理可太了解方矣了,这人嘴上说着关系没那么好,心里估计早就乐开花了。

“你要是想要求婚呢,我可以给你准备一个,”荀理说,“我去跟肖哥把他家那小花园借来,地上铺满玫瑰,我再把自己打上蝴蝶结,等你来……”

“你可给我打住,”方矣瞪了他一眼,“我可丢不起那个人。”

然而方矣心里想的确实:妈的,有点喜欢。

两人牵着手斗着嘴回了家,一进门方矣就问:“说吧,到底什么大日子。”

荀理等着他换了鞋,抿嘴笑着,带人到了客厅。

客厅的茶几上摆着已经放了一天的蛋糕,好在天气不热,否则估计都坏了。

方矣惊讶地看向荀理:“今天你生日?”

荀理点了点头:“22了,快祝我生日快乐。”

“……你小子怎么不早告诉我?”方矣皱起了眉,“故意搞我啊?”

荀理笑着抱住他:“给你个惊喜么。”

“这是惊喜吗?”方矣掐了他一把,“这是惊吓!”

有点不高兴的方矣推开了荀理,又不解气地掐了他一把说:“得亏我有准备,要不以后还不得被你念叨死。”

方矣回身,拉过自己的行李箱打开,从里面拿出了一个小盒子来。

“求婚戒指吗?”荀理得意地笑着说,“还说不稀罕我求婚,原来你都准备好了。”

“想得美,谁会跟你求婚?”方矣把盒子塞给他说,“好好收着,哥哥我难得花这么多钱给别人买礼物。”

那盒子拿在手里沉甸甸的,荀理打开一看,竟然是块手表。

“大手笔啊!”荀理不知道这手表要多少钱,但这牌子他见过,“这让我多不好意思。”

说着不好意思,但手表却已经戴上了。

方矣笑着瞥了他一眼:“喜欢吗?”

“喜欢。”荀理凑过来,抱着方矣亲了一口,“你怎么那么好?”

“你也太好收买了,送你块儿表就说我好?”

“是啊,”荀理说,“其实,你送我什么我都说你好,你就是给我个嫌弃的眼神儿,我也愿意为了这个眼神儿以身相许。”

方矣笑了,使劲儿扒拉了一下荀理的头发说:“少说屁话,我不吃那套。”

“真的不吃?”荀理把他推倒在了沙发上,“真的?”

两人对视着,几秒钟后,相视一笑,吻在了一起。

推荐热门小说洗洗醉吧,本站提供洗洗醉吧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洗洗醉吧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48章 下一章:第50章
热门: 云海鱼形兽 X档案研究所2 完美现场 染上你的信息素 重生后前夫篡位了 [综]小丑培养游戏 剑谍 使徒:迷失者的续命游戏 怒海妖船 父凭崽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