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上一章:第52章 下一章:第54章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大概那个在台上侃侃而谈的讲师压根儿没想到会有人举手要跟他“探讨问题”,这个时候的他也没有意识到几分钟后这个男生会如何让自己下不来台, 当他点头示意男生可以站起来发表观点、提出问题时, 竟然还有点儿小激动。

他很喜欢跟同学们互动, 但一般来说, 同学们都不太喜欢跟他互动。

荀理得到应允, 站了起来,一个话筒传到了他手边。

“老师您好,”荀理十分有礼貌地自我介绍了一下,“我是法学院大四的学生,对您刚刚的观点有些不太认同。”

讲师笑了,面露兴奋:“嗯,你说说,有哪里不认同?我给你捋顺一下。”

“您说同性恋是变态, 这一点我非常不认同。”

荀理的话一出,全场的学生都看向了他。

那个讲师不屑地一笑说:“这有什么可不认同的嘛?”

“同性恋不是变态, 它和异性恋、双性恋、无性恋一样, 各种性取向之间不应该有优劣之分。”荀理压着火气说,“有严谨的科学依据可以证明同性恋有深厚的生物医学基础,而且性取向是由基因决定的。自然界不光是人类,还有很多物种都有这类行为。除此之外, 还有跨性别者, 您是不是也觉得跨性别者是变态呢?”

讲师站在前面的台上远远地望着这个站在倒数第二排的男生,沉默几秒钟,然后笑了说:“果然年轻哈。”

“这跟年轻不年轻没有必然的联系, ”荀理继续说,“把性少数群体视为变态,这是极其严重的偏见歧视,您身为一名讲师,站在上千人面前传达这种错误的认知,我觉得十分不妥当。”

讲师的笑容已经开始变得尴尬,他摆摆手说:“你先坐。”

“不了,”荀理笑着说,“我还是站着,方便随时反驳您。”

坐在他身后的方矣抿着嘴偷笑,其实他觉得这样直接让人家讲师下不来台挺不好的,但是对方的言论也确实让人无法接受。

这个社会很多人都不接受同性恋,但身为一个传道受业的讲师,就算心里有偏见,放在心里就好了,为什么要说出来呢?

一个讲人际交往的讲师,自己却做不到最基本的互相尊重,这是他的失格。

讲师走下台,朝着荀理的方向走来,强撑着笑容说:“我们不管有没有依据,是不是本能,但身为人类,你能跟动物比吗?你一个高级动物,去跟低等动物比?自降档次啊!在我们人类社会,同性恋就是精神病!”

“……好强大的逻辑。如果这么说的话,那我是不是也可以说,人家低等动物都能接受‘少数’,为什么我们这个开化这么优越的高等动物却非要碾死那些与自己不同的人呢?”荀理说,“存在即合理,之前主持人在介绍您的时候说到您本科是学哲学的,那黑格尔的这句名言,您应该耳熟能详。您可以不接受,不认同,但歧视就是您的不对了。友情提醒一下,1973年美国精神医学学会就把同性恋从精神疾病中去除了,1990年世界卫生组织也将其去病化,2001年中华精神科学会修订了CCMD并公开承认同性恋是正常的。老师,您是以什么为依据,说同性恋是精神病的呢?”

“这是诡辩,”讲师已经走到了荀理前面,“什么存在即合理,现在社会老龄化严重,这些不生孩子的同性恋需要付很大一部分责任!”

荀理目瞪口呆,心说这到底是哪儿找来的狗屁讲师?

“您在开玩笑吗?”荀理说,“这个锅都要扣在同性恋身上?同性恋还真是背锅侠。也就是这些年,同性恋被弄得越来越边缘化,但实际上,我们的传统文化根本就是不反对同性恋的,而且,中国古代对同性恋的态度甚至比西方还要开放,建议您可以多读点儿书。另外,同性恋跟婚育也压根儿就产生不了矛盾,之所以生育率下降明明就是……”

“你坐下,这个话题我们课后再讨论,不要在这里耽误其他人的时间。”

何江江在旁边弱弱地说:“老师,我们不怕被耽误时间,你们继续,继续。”

那讲师眼里已经冒了火,愣是按着荀理的肩膀把人按到了座位上,离开的时候,还顺手带走了他的话筒,直接给他闭麦。

何江江缩在座位上压低了声音狂笑不止:“牛逼,我狗哥是真的牛逼。”

这时候,报告厅里突然响起掌声,从右边最角落开始,最后蔓延到了全场。

任谁都知道这掌声是给荀理的,那讲师面子上挂不住,竟然站在前面说谢谢。

方矣哭笑不得,给荀理发了个信息:你看你把人家牛人讲师都搞成什么样了?这要是传出去,万一以后人家没有生意了,你就真得背锅了。

荀理笑着回头看了他一眼,然后回复:那也是他自作孽,人要对自己说过的话负责。

发完之后,他回头趴在椅背上小声问方矣:“我刚才帅不帅?”

方矣嗔笑着看了他一眼,让他赶紧转回去。

大概是因为收了钱必须讲满两个半小时,那个讲师在被荀理一通扫射之后,硬着头皮看着PPT愣是又讲了好久,终于结束了这个或许是他讲师生涯中最为耻辱的一次讲座。

散场的时候,荀理说:“我去找他谈谈心。”

然而荀理刚一站起来就看见那讲师拎着包走了。

“跑得到快。”

“你啊,差不多就行了。”方矣说,“我们根本说服不了任何人,改变不了任何人的想法和偏见。”

“但我得让他知道他的行为有多可笑。”荀理不服气,“就这种人拿着上万块的课时费来胡言乱语,钱怎么那么好赚呢?”

人都散得差不多了,何江江说:“狗哥,你回宿舍不?”

他偷看了一眼方矣:“啊,是我多嘴了。”

方矣有些不好意思地看了看,然后跟荀理说:“我先走了。”

方矣前脚出了门,荀理后脚就跟上了。

两人一前一后,保持着两米的距离走在校园里。

十一月初,这座城市的第一场雪还没来,但树叶已经掉光,秋风已经瑟瑟。

学生们要么往图书馆走,要么往食堂去,也有部分沿着小路回宿舍。

方矣慢慢悠悠地踩在红砖地面上散步似的晃荡着,一阵冷风吹来,倒是真有几分凉意。

荀理想上前去和他说话,但想到对方忌讳,生怕被熟人看见,索性拿起了手机。

铃声响了三下,荀理在后面看着方矣接起了电话。

“宝贝儿,”荀理笑着说,“意不意外?”

方矣下意识回头,然后无奈地笑笑,转了回来,一边继续往前走,一边打着电话:“玩浪漫啊?”

“对啊,这种地下恋情最浪漫了,等以后毕业了,就没这种偷情的快感了。”

“谁跟你偷情,美得你。”方矣说,“什么安排?我等会儿就没什么事儿可以走了。”

“我预定了一个私人影院,咱们看完电影可以回家□□。”

“……真是完美的行程。”方矣说,“影院在哪儿啊?咱们俩回家开车过去。”

“哎,好想跟你车震。”

“闭嘴吧,你脑子里能不能想点儿和谐的东西?”

“这多和谐啊!”荀理说,“在你生日这天,带着你共赴生命大和谐,不好吗?”

方矣无奈地一笑,低声骂了他一句。

往回走的路上方矣还真遇见了自己系的学生,两个女生,特可爱地跟他打招呼,还邀请他一起去食堂吃饭。

方矣笑笑:“我就不去了,下班了,要回家。”

目送走了那两个女生,一直跟在后面的荀理没控制住体内的醋意,快走几步跟了上来。

“你太受欢迎了,”荀理说,“我这还在学校呢,多少能牵制你一点儿,等我毕了业,没人盯着你了,外面这花花草草,我不放心啊!”

“又说什么混账话呢?我方矣在你心里就是那种拈花惹草的人啊?”

“倒不是,你是被拈被惹的,”荀理说,“现在我特懊恼,如果我真是那种每天从五万平米的大床上醒来家里有两亿个漂亮女佣的王子殿下就好了,那样的话我就能把你圈养起来,当我的金丝雀。”

“做你的春秋大梦吧,”方矣说,“你不如去写小说,在小说里,这个倒是可以实现。”

出了校门,回了家。

两人回家换了身衣服,理由是方矣觉得上班穿的这身衬衫西裤看着太无趣,出去玩他得换一身装备。

荀理满心欢喜地等着他换衣服,幻想着他家方老师能穿个什么性感Sao气的Ding字裤来做“生日大放送”,然而他想多了,方矣还没那么奔放。

不过,最后出门的时候,他们俩都穿上了第一次见面时的那一身,同款大衣,往那儿一站,任谁都看得出来这俩人有猫腻。

“情侣装啊方老师,”荀理实在忍不住,在电梯里就拉着人一起自拍了一张。

“父子装。”方矣一本正经地说,“别问,问就是父子装。”

推荐热门小说洗洗醉吧,本站提供洗洗醉吧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洗洗醉吧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52章 下一章:第54章
热门: 殿下,你偷了我的心 有凤来仪 截胡 神秘大佬在线养猫 和离行不行 重要男配不干了[快穿] 扛着大山出来了 美丽的凶器 神秘河 折断的龙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