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上一章:第53章 下一章:第55章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穿着“父子装”的方矣跟荀理出了门,星期五晚上, 开车前往私人影院。

这时候正赶上晚高峰, 堵车堵得要死, 方矣抱怨:“不如在家看小电影了。”

“你这人太不解风情, ”荀理吐槽他, “小电影什么时候都能看,过生日这么特殊的一天,当然要出来体验一把形式主义者的浪漫。”

方矣想反驳,奈何手机响了。

“我们小方干嘛呢?”来电人是崔一建,“今儿生日吧?什么安排?”

“难得你还记得我生日,还以为有了媳妇儿把兄弟都给忘了呢。”以前每年方矣的生日张罗得最欢的就是崔一建,没想到这人今年这么消停,都晚上了才打电话来。

“冤枉啊!我可不是那种人!”崔一建为自己辩解, “前几天我跟我老婆回了趟她老家,见她父母去了, 这会儿刚下飞机。”

“下了飞机就给我打电话?”

“下了飞机就给你打电话!”崔一建说, “亲兄弟!”

方矣笑了:“行吧,原谅你了。我跟荀理正准备去看电影。”

“就你俩啊?”

“就我俩,早上给老肖发了个信息,一直没回, 估计忙着呢。”

崔一建琢磨了一下, 觉得不对劲,想了想说:“等会儿我给他打个电话问问怎么回事儿,话说, 我们一起给你过生日这都多少年的传统了,你不能有了小狼狗连兄弟都不要了啊。”

方矣手机开的功放,坐在副驾驶座上的荀理听得一清二楚。

至今仍然对崔一建逗他耿耿于怀的荀理开口说:“方矣也忙着呢,你自己玩去吧。”

崔一建一愣,然后笑了:“哎呦呵,小朋友你这是公然跟我抢人啊!”

“我不用抢他也是我的。”荀理十分得意,十分骄傲。

方矣在一边憋着笑,心说这俩人怎么又杠上了。

“你的?梦里的你的!”崔一建说,“我们一起玩的时候,你还没出生呢!”

“那又怎么样?”荀理不服,“你没听说过天降永远胜竹马吗?”

“没听说过,我倒是听说青梅竹马天长地久。”

“……你们俩差不多就行了啊,”方矣说,“建子,我跟荀理先去看电影,你联系老肖,联系上了给我个信儿,晚上咱们一起吃饭。”

“成,”崔一建满意地说,“这还差不多。转告你们家那小朋友,出来混,首先要学会尊老爱幼,哥哥我吃的盐比他吃的饭还多,就别跟我这儿争了。”

“哥哥,我这人特能吃,”荀理说,“我估摸着你吃的盐还真不一定比我吃的饭多。”

“打住!”这一次,方矣及时制止了新一轮“小学生辩论”,“这事儿就这么定了,你们俩都给我闭嘴,崔一建等会儿给我消息,电话挂了。”

方矣在开车,示意荀理给他挂电话。

荀理听话,让挂就挂,但是,挂电话之前,还得说一句:“崔叔叔,你不知道,我们家方矣,现在满心满眼都是我。”

说完,愉快地挂断了电话,就像是微博互怼,骂完之后直接拉黑。

在这场“战役”中取得阶段性胜利的荀理得意到不行,靠着椅背哼着歌,没事儿再摸摸方矣的手。

“你真的是太嘚瑟了,”方矣说,“不过哥哥今天心情好,不跟你计较,咱们俩秋后算账,不过友情提醒一下,晚上吃饭,你给我控制点自己。”

“放心放心,”荀理说,“只要他不跟我抢你,我肯定不先招惹他。”

荀理找的这家私人影院还不错,两个人又看了一遍《春光乍泄》。

方矣说:“以前我在国外上学,特累,压力特大,经常会有种熬不下去的感觉,当然了,可能是我这人太矫情,每到心情不好的时候,我就看《春光乍泄》,也不知道为什么,反正就一遍一遍看。”

“看完心情就好了?”

“不是,看完之后更怅然,但是莫名的就会有动力继续努力过下去。”方矣说,“你有没有什么特殊的解压方式?看电影?吃东西?还是听歌睡觉之类的。”

“睡觉吧。”荀理说,“我其实特喜欢睡觉,以前每次看我妈回来都会觉得特难受,觉得自己扛不下去了,然后我就睡觉,有时候一睡就是一天,等到我睡醒了,睡够了,睡饱了,就好像所有糟心的事儿都从我身体里抽离出去了,挺舒服的。”

方矣握住他的手,捏了捏:“你也是真的挺不容易的。”

“还行啊。”荀理说,“可能我是习惯了。”

“你抱怨过吗?”方矣说,“好像从来没见你抱怨过什么,我后来想了想,如果我是你的话,早就丧得丧失生活信心了。”

“小时候抱怨过,”荀理跟他十指紧扣,眼睛看向荧幕上的黎耀辉,说,“但是后来突然意识到,抱怨也没用。”

他突然笑了:“哎,我好像没给你讲过我初中那会儿被校园暴力的事儿。”

方矣皱了皱眉:“你被校园暴力?”

“嗯,那会儿我妈住院的事儿邻居们都知道,有个邻居家小孩儿跟我上了同一所中学,然后就开始跟同学们说我妈是精神病,我也有精神病,说精神病会传染之类,大家就都离我远远的。”

那会儿荀理才十三四岁,他妈发病才一两年,当时的他也是个很无助的少年,面对生活充满了恐慌。

就是在那些日子里,身边的人也都远离他,甚至因为他妈是病人而嘲讽攻击他。

“一开始我不搭理他们,他们爱说什么就说什么,”荀理说,“但是后来我有点儿忍不了了。”

他回忆了一下,说:“我初二的时候吧,班上几个挺烦人的男生弄坏了我的书包,那是我妈发病之前给我买的最后一样东西,我当成宝贝的,结果他们给弄坏了。”

荀理想起当时看见涂满粉笔灰被丢在教室放置清扫工具的水桶里那个可怜兮兮的书包的自己,觉得十三四岁的荀理真是惨。

“那天我跟他们打了一架,是我头一次跟人打架,没想到我还挺厉害,一个人打趴下三个。”荀理笑了,“后来他们就不太敢招惹我了,所以说啊,有时候真的是,只有你自己变强了别人才会放你一条生路。”

这段话听得方矣心里有些难受,是很压抑痛苦的一段经历却被荀理用十分轻松的语气如此轻描淡写地说了出来。

“哎,不过后来他们又开始传别的,”荀理嗤笑了一声,“他们说我杀过人,特狠,所以后来谁都不敢招惹我了。”

方矣这回被逗笑了,十三四岁的孩子们脑回路还真不一般,无比清奇。

不过想了想自己的中二时代,脑回路也没好到那儿去。

“然后你就成了校霸?”

“校霸不至于,不过人人见了我都得叫声哥。”

荀理笑着挑眉看方矣:“你也叫一声听听。”

“叫你个头。”

“不是叫我个头,是叫我哥。”荀理凑过去,耍赖似的说,“宝贝儿,叫我声好哥哥让我听听,让我舒服舒服。”

方矣带着笑意看他,心被弄得痒痒的。

他凑过去,凑到了荀理耳边,停顿了好一会儿,然后才轻声说:“好哥哥,你舒服了吗?”

“……卧槽!”

方矣的这句话堪比烈性酒,杀伤力太大,荀理瞬间就上头了,他觉得自己全身的骨头都酥了,一碰就能碎成渣。

“行了行了,舒服了,”荀理服了,他家方老师是真厉害,勾人的一把好手,“你控制一下你自己。”

“什么叫我控制?是你让我叫的,满足你可耻的欲望罢了。”方矣美滋滋地瘫在沙发上,继续看电影,“张国荣真帅啊。”

过了会儿,方矣又说:“梁朝伟也帅。”

“那我呢?”荀理问,“我帅不帅?”

“先生您哪位?”方矣嫌弃地看他。

荀理凑上前去,搂着方矣的腰:“你说我是哪位?”

“不认识啊,”方矣做作地说,“先生,你我本是萍水相逢,为何要占我便宜呢?”

他指了指荀理不老实的手。

“萍水相逢?”荀理也来劲了,就顺着竿子往上爬,不是演么,那就一起演呗,“小娘子看来是不知道,本少爷已经注意你很久了。”

“哎呦,臭流氓啊!”

“是啊,臭流氓,”荀理坏笑着说,“你看这地方,四下无人,只有你我,不如你就从了我,往后锦衣玉食,保你日日夜夜都快活。”

“跟谁学的?”方矣一把捏住了荀理的鼻子,“你是不是没少用这招调戏良家仙男?”

“哎,别,美人饶命!”荀理握着他的手腕说,“我这鼻子是斥巨资做的,再捏就坏了。”

“那你坦白从宽,都对谁说过这些话?”

荀理笑着想了想,亲了一下方矣的鼻尖,说:“不知道美人有没有听说过一个姓方名矣的,今日我说的这些话,除了你,就只对他讲过。”

方矣带着笑意瞪了他一眼:“你跟那个方矣是什么关系啊?”

“哎,说来话长啊,”荀理戏精附身,“剪不断理还乱的关系罢了,你啊,不过是他的替身而已啊!”

推荐热门小说洗洗醉吧,本站提供洗洗醉吧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洗洗醉吧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53章 下一章:第55章
热门: 大天师 宿敌他偏要宠我[穿书] 破产后我被首富求婚了 藏书室女尸之谜 愤怒值爆表[快穿] 重生后对家成了我锦鲤[娱乐圈] 开封府宿舍日常 帝王攻略 在地狱那头等我 摸金校尉之九幽将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