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上一章:第54章 下一章:第56章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方矣“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心说这小子还真是给个竿子就顺着往上爬, 以前怎么没看出来这么爱演戏呢?

“方矣?”方矣本人对自己发起嘲讽, 这感觉还有点儿微妙, “这城里的美人一一罗列我都找不到这么一号人, 他谁啊?”

“我心尖上的宝贝, ”荀理还真跟一个色胚少爷一样,手指挑起方矣的下巴,一脸邪笑地说,“美人中的极品宝贝。”

被这么说,方矣其实挺害羞的,有点儿想结束这不正经又做作的“情景剧”了,但荀理显然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荀理说:“替身就该有替身的样子,你这张小嘴儿长得不错, 要是想留着,就听我一句, 少说多做, 那个名字可不是你能随便叫的。”

“少说多做?”方矣很想翻白眼,他突然觉得荀理还真挺有演戏的天分,就专门演那种臭不要脸下流混蛋Se欲熏心的角色,简直就是本色出演啊!

“对, 买你回来就是为了做那事儿, 你该不会是觉得,我花了银子给你赎身,是为了和你谈情说爱吧?”

“停停停, 打住!”方矣一把捏住荀理的鼻子,“你给我说清楚,怎么就给我赎身了?我青楼卖身的小倌啊?”

荀理握住方矣的手腕,防止这家伙真的一使劲儿捏碎了自己的鼻骨,他说:“我们这个剧的设定是,你出身清白世家,因奸人所害,被卖进了那种地方,老鸨看你长得美,就把你的初夜拿出来拍卖,刚巧我看见,觉得你长得像我的心头血白月光,就把你买了回来。怎么样?是不是有种虐恋情深的的感觉在里面?”

“……虐恋你个头!”方矣戳了一下荀理的脑门,使劲儿扒拉了一下对方的头发,然后将人从自己身上推开,“不玩了,没劲,你这么能编,怎么不去写小说啊?”

“可不是想过要写么!”荀理说,“当初我琢磨着写小说也是个兼职赚钱的渠道,奈何发到网站,一章就被锁,说什么我内容不和谐!”

方矣靠着沙发笑得不行:“我觉得我知道你发的是哪个网站了!”

“怎么?你看过?”

“那倒没有,”方矣说,“但是哥哥经历过。”

直到现在方矣还记得自己那会儿心血来潮写羞羞的小故事结果被锁得“妈不认”的场面,真的太刺激。

那一片片的红色“锁”字,比任何刺激的文字描述都更能让人面红耳赤脸红心跳。

“行了行了,别闹了。”方矣理了理被弄皱的衣服说,“好好看会儿电影,来一次,没看几眼,净跟你瞎闹了。”

“来这儿本来也不是为了看电影的,这片子你都看了多少遍了,看看我吧,”荀理大型犬似的趴在了方矣腿上,还恶意卖萌,“哥哥看我,看看我吧哥哥。”

方矣被他这装傻充愣撒娇卖萌的架势弄得哭笑不得,捏了捏荀理的脸问他:“你这都跟谁学的?”

“自学成才,都是为了哄你开心。”荀理眨巴眨巴眼睛问,“我心尖上的白月光朱砂痣,今天的生日过得开心吗?”

方矣这人从小到大其实都没遇到过太不开心的时候,如果非要说情绪低落的阶段,那就只能是当初一个人在国外念书压力大到几乎脱发的时候了。

但好在,那时候脱的发,后来全都长了回来。

“我一直都挺开心的啊。”方矣像揉蒙牛的脸一样揉荀理,“你不用这么费劲哄我,不累啊?”

“不累,不过我现在可能要去一趟洗手间。”荀理一脸委屈,“憋了半天了。”

“干嘛憋着?又不是不让你去。”

“刚才琢磨着做戏做全套,得把我那风流少爷辣小倌的戏演完,没准儿还能趁机偷个香什么的,结果你不给机会,提前给我杀青了。”

方矣笑了,在荀理站起来准备去洗手间的时候将人一把拉住,然后凑上去,亲了对方一下。

“行了,去吧,还偷香,想要就直说,我还能不给你?”

荀理笑了,搂着人又亲了一会儿:“你真好。”

“少来,赶紧去撒尿。”

荀理小跑着出了门,几秒种后方矣发现好像不太对劲,明明这间私人影院每一个包厢都有独立卫生间,那小子为什么还要跑出去?

上大号怕熏到我?

方矣这么一想,自己先笑倒在了沙发上。

荀理这一趟厕所去的时间有点儿长,长到方矣怀疑那小子便秘,甚至开始搜索“年轻人便秘怎么办”。

而且,一直到电影结束,字幕都出来了,荀理还没回来。

方矣喝完最后一口可乐,吃掉最后一个爆米花,准备给那个便秘青年打电话。

就在这时,大屏幕暗了下去,整个包厢都漆黑一片。

方矣抿嘴笑了,原来那小子还真的筹划着给他搞事情。

见过大风大浪的方老师非常冷静,就安安分分坐在那里,丝毫不慌。

包厢头顶突然亮起一盏灯,昏黄昏黄的,倒是挺温馨。

刚刚还在播放电影字幕的大屏幕突然又亮了起来,不过这次播放的不是电影,而是沙画。

长达五分钟的沙画视频,记录了方矣跟荀理从认识到现在每一个重要的瞬间——酒吧门前的相遇、食堂二楼的奶茶、跨年时楼顶看烟花、除夕被自己锁在家门外……

方矣这人,很少会因为感动掉眼泪,可是这个视频看到最后,他不停眨眼还是没能把眼泪关回去。

每一个画面都配有一句话,有些嘻嘻哈哈没个正形,有些却格外戳心窝。

方矣不是个喜欢回忆的人,总觉得未来的意义远比过去重要,却没想到,回头看时,他们走过了这么美好的一段旅程。

视频的最后,出现一行字。

【以前从没觉得自己有多苦,但确实不太幸运,直到遇见你我才明白,以前那些积攒下来的“幸运值”都是为了在那天能让我遇见你。我爱你。】

方矣盯着“我爱你”三个字眼泪不住地流,他发现小狼崽子煽起情来真的很要命。

“我爱你。”

视频结束,画面定格在最后的那句话上,一个声音突然出现,方矣循着声音看过去,是荀理小心翼翼地端着蛋糕从门外走了进来。

蛋糕不小,上面还有两个小人——两个穿着同款大衣的圆滚滚的Q版男人。

方矣的眼泪还没收回去,这会儿被抓包,有些不好意思。

包厢的门被工作人员关上,室内再次剩下他们两个。

“你这是干嘛啊?”方矣站了起来,“故意让我哭?”

“是啊,”荀理笑着看他,“是不是很感动?”

“还行吧,”方矣嘴硬,“也就很一般。”

荀理把蛋糕放在沙发前面的桌子上,过去拉住他的手:“很一般?但你哭得可是很凶,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把你甩了。”

“分手我都不至于哭,”方矣说,“只会暴打你。”

“哎呦,我好怕,”荀理带着笑意回头看他,拉着人站到了蛋糕前面,“为了不挨打,我是不是这辈子都不应该离开你?”

“你自己看着办。”方矣说这句话的时候看似不走心,实际上想的是,你最好这辈子都老老实实当我的宠物小精灵。

“蛋糕不错啊,”方矣看着那上面的两个小人,“这个能吃的吗?”

“不能。”荀理说,“就是个摆设,蛋糕吃完我们可以把小方矣和小荀理带回家,以后咱俩办婚礼的时候还能重复利用。”

“你还真是精打细算。”方矣笑着瞥了他一眼,“谁说要跟你办婚礼了?”

“咱爸说的,还让咱俩去国外领证么不是。”荀理往蛋糕上插蜡烛,“我的宝贝永远十八。”

他还真准备了数字“十八”的蜡烛。

方矣笑着用手肘怼了一下荀理:“烦不烦人?”

“这个蜡烛等你八十岁的时候也还能用。”

方矣笑出了声:“你真是烦人。”

荀理点好蜡烛,走过去关了灯,再回来的时候,亲手给方矣戴上了寿星的帽子。

“宝贝儿,许愿吧。”

方矣看着他,觉得眼前这个男人好像都在发光,周身都被莹莹的橘色光芒笼罩着,帅得让人心都化了。

他闭上眼问:“许几个啊?”

“三个。”荀理说,“其实你想许几个都行,可以说出来,我能办到的我就给你实现了它,我暂时办不到的,以后就继续努力。”

方矣浅笑一下,双手在身前握住。

他想:我也没什么别的愿望了,就让这个叫荀理的小狼崽子往后的人生都不要再受苦。

荀理说以前没觉得自己苦,只是不太幸运,但方矣受不了,哪怕站在旁观者的角度,哪怕荀理一直把过去的遭遇轻描淡写,可方矣还是心疼。

因为心疼,所以希望往后的人生都能顺风顺水,往后的每一天都有人爱。

方矣睁开了眼睛,笑着说:“许完了。”

“许的什么愿?”

“不能说,说出来就不灵了。”方矣一挑眉,吹熄了蜡烛。

“荀理。”

“哎。”

“过来,”方矣说,“给我一个吻。”

推荐热门小说洗洗醉吧,本站提供洗洗醉吧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洗洗醉吧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54章 下一章:第56章
热门: 穿到反派总裁重生后[娱乐圈] 死了七次的男人 杂种 摸金校尉之九幽将军 欧美风聊斋 纸人 不准跟我说话! 沙雕学霸系统 和讨厌的Alpha交换了身体 重生后我撩我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