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上一章:第57章 下一章:第59章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荀理保持着良好的素养,优越的气度。

他微微一笑, 搂着方矣对曹明泽说:“那是当然, 有我在他身边, 什么妖魔鬼怪都近不了他的身。”

荀理抬手比划了一下:“我是孙悟空转世, 这就是我心尖儿上的师父。”

方矣在心里案子吐槽这小子又胡说八道, 可还是抑制不住自己的心情,嘴角上扬得根本收不住。

曹明泽摆出来的架势倒也有诚意,道歉是道歉,祝福是祝福,至少这会儿表现得不像是来搅局的。

他跟大家喝了一杯,然后老老实实退场。

但是走前,他对方矣说:“大家毕竟朋友一场,以后有机会, 一起吃个饭吧。”

方矣是不太想跟他再谈什么朋友不朋友的,但都这个岁数的人了, 场面话谁都会说, 人家态度不错,他还计较着过去的事儿让人下不来台,就真的有点儿幼稚了。

“没问题,”方矣说, “回见。”

包厢的门被关上了, 方矣松了口气,他扭头的时候,荀理皱着眉头一脸哀怨地看着他。

“干嘛?刚才谁说的自己一点儿都不无理取闹?”

“我说的, ”荀理说,“但我突然有危机感了。”

方矣笑了:“哎呦,还真不容易,我以为你一直都志得意满的。”

“那是我故意不让你看出来。”荀理搂着方矣坐回去,把曹明泽带来的酒推到一边,不让方矣喝,心眼儿小得跟芝麻粒似的。

“不过话说回来啊,”崔一建在一旁搭话,“这曹明泽倒是比以前长进了不少,会说人话了。”

荀理搂着方矣,大爷似的靠在沙发上说:“他以前不说人话?所以到底发生过啥?单纯是追人的话,我家方老师这么与人为善,不至于因为这个就翻脸到朋友都做不了吧?”

方矣靠着他喝酒,瞥了一眼崔一建。

他其实挺不想提那些事儿的,没什么必要,曹明泽往自己脸上贴金说在他生命里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但实际上并没有,要不是今天再遇见,方矣都不记得这人了。

说真的,当年方矣那也是被排着长龙追求的,曹明泽只不过是众多追求者中比较浮夸的一位,真没多让人难忘。

方矣说:“大概是那位仁兄当初年少轻狂,追人的时候只顾自己风光不顾别人感受,而我这人向来喜欢低调,于是就对他避之唯恐不及。”

“说人话。”荀理捏了捏他的腰。

“简单来说就是我上大一的时候他就追我,一直到他大学毕业,”方矣说,“我本来没想在学校出柜,结果他帮了我一把,全校师生都知道我是个gay了。”

“不是全校师生,”崔一建说,“我们学校的也都知道,当初曹明泽在方矣宿舍楼下用红色蜡烛摆心型阵,在网上传得可火了!”

“……往事不堪回首。”方矣说,“不过我们俩也不是因为那次的事彻底不相往来的,那时候我压根儿没出去,是我室友出去跟他说我不在,我实在受不了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做那么蠢的事儿。”

“可能他觉得特浪漫。”荀理说,“中二青年啊。”

“他觉得浪漫,我觉得崩溃,”方矣想起那时候的事儿就觉得毛骨悚然,他说,“我觉得哈,曹明泽人倒是不坏的,只是这人做事完全不会考虑别人的感受,几次三番下来我就有点儿受不了了。后来他直接在我们学院的演讲比赛决赛现场向我告白,校领导都在啊!我当时还是选手,所有人都像看笑话一样看着我,受不了,惹不起,我还是撤了。”

“哇哦,”荀理鼓了鼓掌,“这哥们厉害。”

“是厉害,谁被他这么追都受不了,”方矣说,“重点是那会儿真的有人觉得他这些行为很浪漫,那会儿学校还有贴吧,好几个帖子都是有关我们俩的。”

方矣呵呵一笑:“哥哥我也算是曾经的校园风云人物了呢。”

荀理在一边笑得不行,拍了拍方矣的腿说:“我真是太遗憾了,没能亲眼看看那些刺激的场面。”

方矣瞪了他一眼,喝酒不说话了。

后来几个人又把话题重新拉回了老肖这里,听他吐苦水,顺带给方矣庆祝生日。

几个人一直闹到深夜,方矣张罗着回家。

荀理凑到他耳边小声问:“急着回家跟我做爱?”

“少臭美,我是喝酒喝困了。”方矣接过荀理递过来的大衣,倚着对方慢慢悠悠往外走。

已经过了十二点,老肖的酒吧正是热闹的时候。

几个人往楼下走,站在楼梯上竟然看见曹泽明正在跟一个年轻男孩贴身热舞。

“骚得哦,”荀理笑着说,“看看,还是我好,除了你,我绝对不跟别人贴身热舞!”

方矣笑着瞥了他一眼,拉着人走了。

荀理说:“既然是你生日,就一定要特殊一点。”

于是,他从衣柜深处拿出了藏了一整天的生日礼物——少儿不宜不能描述的成年人互动道具。

“……想死吗?”方矣翻了个白眼,转身去换睡衣。

但其实,方矣对那些东西还挺好奇的。

这些年来方矣过得都规规矩矩像模像样,虽然嘴上总是不饶人,但很少会做什么大尺度的事情。

只不过,人都是有猎奇心理的,加上没吃过猪肉却看过猪跑,所以对这种东西自然始终都抱有微妙的好奇心。

但方矣矜持,他好奇也不说,就忍着,能忍到什么时候就忍到什么时候。

于是,在这个晚上,正直正义正气凛然的方老师破功了。

荀理说:“怎么样?这些小玩具是不是让你过了个难忘的生日?”

方矣这会儿已经瘫在床上手指头都动不了了,他扯着笑容说:“快活似神仙,不过一年来一次就行了,次数多了,叔叔受不了。”

荀理笑得不行,过去亲了他一下说:“半年一次,不能再少了。”

方矣嗔怒地看了他一眼,勾勾手指,让人抱着自己去洗澡了。

晚上睡觉,方矣睡得不安稳,做了个很少儿不宜的梦,早上起来,他把这个都归咎为昨天晚上荀理干的那些事儿。

“以后你还是少这么折腾我,”方矣一边喝粥一边说,“扛不住了。”

俩人正聊着呢,方矣的手机响了。

“哟。”方矣看了眼手机,“你方老师真的挺抢手的。”

方矣这么一说,荀理觉得不对劲,伸长了脖子看了一眼方矣的手机。

“怎么着?你要接啊?”方矣把手机递到了荀理面前。

“谁啊?”这是个陌生号码,荀理没见过,方矣也没存。

“曹明泽啊,”方矣说,“昨天他不留了我号码么,当时给我打了过来,我没存,但就是这号没错。”

荀理一听,哎呦,情敌,立马把手机拿了过来。

动作已经先行一步,但荀理还是觉得应该做做表面功夫。

他冲着方矣卖乖:“我可以接吗?”

方矣嗤笑一声:“少来这套,想接就接。”

方矣巴不得荀理接这通电话,他懒得处理这些糟心事儿。

荀理拿着手机,清了清嗓子,提了提气,接起了电话。

“你好,哪位?”

电话那边的人明显愣了一下,然后彬彬有礼地说:“你好,这不是方矣的手机号吗?”

“哦,是,”荀理说,“方矣在洗澡,你是哪位?”

方矣喝着粥,笑着看荀理胡说八道,在对方冲他挤眉弄眼的时候瞪了那家伙一眼。

“啊,你是他男朋友?”曹明泽笑着说,“我是曹明泽,昨天晚上我们见过的。”

“哦对对,我想起来了,”荀理问,“你找他有事儿?昨天我们睡得有点儿晚,他这会儿还在洗澡,等着我给拿浴巾呢,你有事儿的话,要不我给你转达吧。”

“这样啊,那不用了,”曹明泽有些犯难地说,“那我过后再联系他吧。”

荀理笑了笑:“好,不过要是有急事儿的话跟我说也是一样的,我跟他,你就当是一个人就行。”

荀理这话说得,直接把他跟方矣捆绑到了一起,潜台词就是:我俩焊一块儿了,你别想单独跟他聊。

可曹明泽除了尴尬地笑笑之外没多说别的,只是道了谢,然后挂断了电话。

“我跟你说,”荀理咬了一口面包,“这人绝对没安好心。”

“嗯,看得出来,”方矣说,“这事儿怪我,太有魅力了,没办法。”

荀理笑了,起身凑过去亲了一下方矣的嘴唇:“可不是么,我都紧张了。”

“紧张个头啊,”方矣说他,“你该怎么样就怎么样,曹明泽六七年前就没追上我,六七年后也一样,放心吧。”

“真的啊?”

“真的。”方矣举起手,伸出小拇指,“拉钩。”

“拉钩。”荀理还真幼稚地勾住了他的小手指,“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安心了?”

“本来也没慌,”荀理得意洋洋地往那儿一坐说,“是时候展示真正的技术了,让他见识见识本大人的功力。”

“你什么意思?”方矣瞄了一眼一肚子坏水的荀理。

荀理笑了,用手指挑了一下方矣的下巴说,“没点儿能耐能顺利泡到我们当代优秀男青年代表方矣同志吗?我得让他看看什么叫新好男人!自惭形秽去吧他!”

推荐热门小说洗洗醉吧,本站提供洗洗醉吧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洗洗醉吧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57章 下一章:第59章
热门: 毕业前的杀人游戏 新疆探秘录之葡萄古城 共享天师APP 破云2吞海 睡在豌豆上 所有人都想杀我证道[穿书] 再见玉岭 湖底的祭典 黑麦奇案 灯塔血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