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番外毕业

上一章:第59章 下一章:返回列表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方矣说:“哥哥我等这天等了好久了。”

荀理说:“附议。”

两人认识一年半之后,荀理终于毕业, 他们俩以后也终于可以不用继续搞那地下恋情了。

方矣躺在沙发上看着荀理站在镜子前给衬衫系扣子, 说:“不过想想还挺舍不得的, 以后在学校看不见你了, 总觉得有点儿空落落。”

“哟, 没看出来,方老师竟然这么爱我啊!”

“臭美。”方矣笑着瞪了他一眼,“谁跟你说这是因为爱?不过是习惯罢了。”

“是习惯了爱我吧?”荀理换好衣服,过去亲了他一口,“我去拍毕业照,你一起吗?”

“我可不去,”方矣懒洋洋地翻了个身,看了眼手机, “等会儿我得去开会。”

五月末,早就已经开始实习的荀理回学校拍毕业照, 其实他幻想着方矣能捧着一大束玫瑰去跟穿着学士服的自己合影, 但这事儿太不现实了。

就算他毕业了,也不能这么嚣张。

“这天,也不知道等会儿会不会下雨。”各个学院拍毕业照的时间不同,法学院赶上阴天, 荀理一早睁开眼睛就看了天气预报, 说是有雷阵雨。

“我估摸着悬,当年我大学毕业、研究生毕业,但凡是拍毕业照, 就赶上下雨。”方矣说,“这事儿就跟开运动会似的,只要你定下日子,那天保准儿下雨。”

“高考也是。”荀理打了个响指,“行吧,随便它,我得出门了。”

荀理他们早上九点拍照,要求每个人八点半到教学楼一楼的报告厅去领取学士服,何江江怕他忘了,一大早就打来了电话。

毕业这事儿,总是让人很矛盾。

荀理有一种站在门槛上,往前看去,充满期待和激情,回头望去又满满的都是不舍。

大学这四年,他可以用轻描淡写的语气说:“四年里,有过波折有过失去,但也有幸运和收获,能量守恒,我很满足。”

但其实,在这四年里,他失去了最重要的人,好在,那个人不能继续陪他走的路,有方矣继续陪着他。

他的大学回忆,几乎都是上课、打工,后来又多了项恋爱,倒是真的没什么遗憾了。

荀理照例从小门进去,何江江跟他女朋友于娜娜已经在食堂等着他一起吃早饭。

以前跟何江江住在一个宿舍,只要吃饭,几乎都是一起,当然,后来有了方矣,荀理重色轻友去了。

大家都明白,这个夏天之后,再坐在一起吃饭,或者说,能坐在一起吃早饭的机会微乎其微,从今往后,他们这些人就真的彻底四散开来,奔赴不同的世界,往后再有交集,也不会像如今这样青涩和轻松了。

就像方矣说的,还是要珍惜。

而年轻人,最不懂的,好像就是珍惜。

荀理到食堂的时候直奔二楼,又想起跟方矣刚认识的那个冬天,他前一晚在人家家里蹭住,第二天,方矣买了咖啡放在食堂二楼让他来取。

想到这些,荀理笑了。

所以说,回忆真的很多,在这所他即将离开的校园里,他的爱情和友情遍布了每一个角落。

“这儿呢!”何江江刚买完包子和粥放在于娜娜面前,一抬头就看见了荀理。

荀理挥了下手,意思是看见他们了,然后自己转身先去档口买了饭。

“方……方才,我还琢磨着问问你,你晚上有别的安排没,”何江江说,“叫上你对象,咱们四个一起吃个饭。”

何江江跟于娜娜都考上了另一所重点大学的研究生,等到秋天,就要手牵手去上学了。

他们俩在一起也三四个月了,不过何江江这人靠谱,荀理没点头,他死都没敢告诉自己女朋友荀理是个gay,自然也没告诉她荀理那个天仙一样被藏得好好的对象是谁。

现在眼看着要毕业了,今天拍毕业照,下个月大家来领毕业证,何江江觉得是时候揭开真相了,不然于娜娜的好奇心都要爆炸了。

荀理犹豫了一下,然后说:“我得问问他。”

“行,一切都听你家领导指示。”

于娜娜小口吃了口粥,一脸莫名地说:“荀理你女朋友怎么那么神秘啊?本来我觉得这事儿还好,没那么好奇,但你们越是这样瞒着,我就越觉得不对劲,你该不会是……”

荀理跟何江江一起看向了于娜娜。

于娜娜:“该不会……做了别人的小三吧?”

“哈哈哈哈哈哈哈!”何江江突然爆笑,“你想什么呢?就算他当那啥,那也得叫小王!”

然后这对儿年轻男女笑得差点儿被粥呛着。

荀理无言以对:“你们俩消停会儿啊,我是那么道德败坏的人吗?”

“你不是,”何江江说,“但爱情里的人都是盲目的!”

“你可闭嘴吧,再说废话,剪了你的舌头!”

三个人说笑着吃完了早饭,荀理给方矣发了个信息,向他请示晚上一起吃饭的事儿。

荀理这边其实说来正式毕业还有一个月,但他想了想,反正就他们四个人,唯一不知道真相的就何江江的女朋友,索性答应了。

“哟,我家领导同意了。”荀理对何江江说,“他说他请客,晚上你俩尽情吃喝。”

法学院大四一共三百多人,各个班级分别拍了毕业照,之后整个年级又来了一张大合影。

之后辅导员宣布他们可以自由拍照,下午三点之前把学士服还到一楼报告厅就行。

天闷热闷热的,像是憋着什么坏。

荀理拿着学士帽扇风,往那儿一站就有女生过来跟他合影。

他倒是也乐得当“拍照景点”,恨不得打电话叫方矣过来看看他这个法学院院草有多受欢迎。

不得不说,就算在一起有一阵子了,荀理还是喜欢在方矣面前嘚瑟,使出浑身解数让对方知道自己真的真的很不错。

一上午下来,荀理保守估计,自己跟熟悉的、不熟悉的人拍了不下五十张照片,然而一张都不是用他手机拍的。

“狗哥,狗哥!”何江江突然跑过来,神秘兮兮地说,“我刚才看见方哥了!”

为了避免被人听见,何江江在学校提起方矣的时候都不说“方老师”,而是“方哥”。

“你在哪儿看见他的?”荀理记得那家伙跟自己说上午要开会,他看了眼时间,心想:这是开完了?

荀理其实挺想穿着学士服跟方矣拍张照片的,这很有纪念意义。

“我跟娜娜去楼上咱学院的老师办公室门口拍照,正好看见他下楼。”何江江说,“你俩拍照了吗?”

“没有,”荀理说,“他可能怕让人看见。”

“嗨,都这时候了,看见能怎么样?”何江江说,“要不你问问他,你俩要拍的话咱们找个隐蔽的地方,我给你们拍,亲嘴儿的那种。”

“……滚蛋,亲你个头。”荀理嘴上这么说,身体却很诚实地掏出了手机,“我问问他吧。”

方矣刚开完会回到办公室,把本子放在桌上,立马走到窗边往外看。

从他这边能直接看见不远处的体育场,绿茵场上那些穿着学士服的准毕业生们小得跟芝麻粒似的,他废了不少力气也没看出那个是他家的狼崽子。

手机突然响了,他掏出来一看,笑了。

“干嘛?”

“你在哪儿呢?”荀理问他,“忙完了吗?”

“嗯哼,没事儿了。”

“那咱俩拍个照呗,我穿着学士服呢,也是难得。”

方矣有些心动:“我过去那边不好吧?”

“咱们找个没人的地方。”荀理说,“正门不是在重修,给封了吗?那边的小树林平时应该没什么人。”

那地儿确实没什么人去,自从正门封了大家都不从那边走了,过去的人自然也少了。

“行吧,那就在那儿见。”方矣说,“是应该拍一张,不然怪遗憾的。”

荀理开心了,得逞了,勾着何江江的脖子就把人抓去给自己和方矣拍照了。

小树林除了他们仨就没别人了,荀理穿着学士服,方矣给他正了正戴歪了的帽子。

“妙啊,”何江江说,“我萌的CP日常发糖。”

“我怎么不知道你什么时候萌我们这对儿CP了?”荀理斜眼看他。

何江江一边抓拍他们俩一边说:“你不知道的多了,比如,方哥才是我本命,你只是一个工具人。”

方矣笑了,并对何江江表示:年轻人有眼光,哥哥很是看好你。

何江江拿着荀理的手机抓拍了好多两人的互动,最后,荀理搂着方矣,两人一本正经地靠在一起,笑着看镜头,拍结婚照似的,让何江江给拍了一张像模像样的合影。

何江江说:“我太感动了,我觉得自己就像是这场婚姻的见证人。”

“别闹,”方矣说,“我们只是很纯洁的师生关系。”

“哎呦,”荀理笑了,搂着方矣说,“是吗?纯洁的,师生关系?”

方矣嗔笑着看他:“你想反驳?”

“不敢,咱们俩最纯洁了。”说完,荀理凑上去亲了一口方矣,这一幕也被何江江眼疾手快地拍了下来。

荀理说:“看看,我们就是这么纯洁的关系,神圣而不可侵犯。”

荀理的手机里被何江江拍了几十张他跟方矣“纯洁又神圣”的照片,拍完之后,方矣塞给他一包纸巾让他擦汗,约好了晚上见面的时间就先走了。

何江江说:“真是感天动地的师生情谊。”

“年轻人有慧根,”荀理拿回手机,跟何江江溜溜达达地往回走,路过每一处曾经逗留过的地方都会冒出一股不舍来,“真快啊,一晃咱们都毕业了。”

“是呗,当初以为你叫苟理还跟别人开玩笑问你爸妈是不是喜欢吃狗不理包子所以给你起这么个名字的场面好像才发生在昨天。”何江江感慨,“一晃,我也是要结婚的人了呢。”

“结婚?”荀理愣了一下,“这么快吗?”

“嘿嘿,我是想,但娜娜觉得太快了。”

“……你小子真是……”大学四年,荀理最好的朋友就是何江江了,见证了何江江如何从大学一年级一口气挂了三科到现在成功考研上岸,也见证了何江江如何追上高中女神后被甩又成功追到他们班的女王于娜娜。

“我看你跟方哥还挺好的,”何江江说,“讲真啊,以前我一直挺担心你的。刚开始的时候不知道你家什么情况,但看着你脑袋削尖了往兼职里面扎,觉得可能家里条件不是很好,挺怕你耽误学习的,后来知道阿姨出了事儿,又怕你一蹶不振,那会儿真的是问不敢问,帮也不知道怎么帮,得亏方哥了。”

荀理笑了:“是啊,要么怎么说我运气好呢。”

“那你俩什么打算?方哥家里知道你们的事儿吗?”

荀理很少会跟何江江提起自己跟方矣的事儿,虽然他们关系好,这段恋情也早就告诉对方了,可是方矣毕竟挺在意的。

“知道,”荀理说,“他爸妈都挺好的,挺……让人羡慕的。”

“那就好,”何江江长出了一口气,“你别嫌我矫情,但当兄弟的,就希望你以后轻轻松松的,有个好好的家。”

“干嘛呢你?”荀理跟何江江平时都打打闹闹的,很少会一本正经地聊天,大概因为到了毕业季,以后见面次数会越来越少,突然都感伤起来,“非得哭一场才算完事儿?”

“哈哈哈哈那还是不了,也不是以后见不着了,就算你工作了,再忙咱也得常联系。”

荀理抬手搭在何江江的肩膀上,两人像以前一样勾肩搭背地说笑着往回走:“行啊,就怕你以后有了新室友,把我这个旧爱给忘了。”

这俩人在外面顶着乌云游荡,方矣回到办公室,站在窗边带着笑意远远地看着他们。

这座城市已经提前步入了夏天,闷热闷热的,像是在谋划一场大雨。

方矣觉得,这种天气倒是挺适合告别,显得特悲伤。

天气预报说有雷阵雨,这次,它还真没忽悠人。

午饭之后,这帮穿着学士服的大四学生在校园里继续拍照,恨不得用相机把学校的每一个角落都拍下来。

然而还没拍多久,突然一声炸雷,雨说来就来了。

下午两点左右,豆大的雨点噼里啪啦地往下掉,荀理、何江江还有于娜娜刚好还没从食堂出去,索性就在那儿避雨。

巧的是,方矣刚去活动中心送材料,准备回教学楼,走到食堂附近的时候突然开始下雨,他没雨伞,雨又大又急,他就直接跟着周围的学生一起,跑进了食堂去避雨。

在食堂躲雨是件妙事儿,因为可以顺便吃吃喝喝。

中午刚吃完没多久,方矣倒是没有吃东西的念头,但奶茶呼唤着他,不买一杯实在不是方矣的作风。

大多数学生都堵在门口避雨,而方矣心态极好地跑去买奶茶,等他买完,美滋滋地吸一口,嚼着珍珠回头的时候,刚好看见距离自己两米开外的位置上坐着他男朋友以及男朋友的同学。

这时候,方矣肯定是要装傻的。

然而……

于娜娜用手肘怼了怼何江江:“你是不是认识那个老师?之前我记得你跟他打招呼来着。”

何江江正低头给手机清理缓存,听她这么一说,抬头一看:“啊……”

荀理不用回头也知道他们说的是谁,于是演技爆发,没出声。

于娜娜说:“看样子是来避雨的,叫过来一起坐呗,正好我妹妹今年想报咱们学校的金融学院,我记得你说他是金融学院的辅导员吧?”

何江江:“我……说过?”

于娜娜微笑着点点头:“你说过,而且你是因为你的前女友才认识这位老师的。”

何江江左眼皮开始跳。

“你叫一声,我想跟他聊聊。”

何江江心虚,瞄了一眼荀理。

荀理依旧没回头,但一脸平静地说:“既然认识就叫过来一起坐呗,估计这雨得下一会儿。”

他发话了,何江江只能硬着头皮站起来呼唤还什么都不知道的方矣。

方矣站那儿愣了一下,不知道他们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可是想到反正晚上他们四个也要一起吃饭,他跟荀理的关系迟早要让那个女生知道,索性过去了。

“嗨,”方矣笑盈盈地走到他们旁边,在荀理身边的椅子上坐下,“这么巧啊。”

“是啊是啊哈哈哈,”何江江尬笑,然后指了指自己的女朋友说,“方老师,这是我女朋友于娜娜。”

“哦……你好你好。”方矣客气地跟姑娘打了个招呼,心说:现在就要坦白吗?

然而他扭头看了一眼荀理,对方压根儿没看他。

“这是我室友,”何江江说,“叫荀理,你也可以管他叫狗子。”

方矣没忍住,笑了。

不知道的以为他在笑“狗子”这个昵称,其实他笑的是这场莫名其妙的戏。

“狗子好。”

“那个,方老师,”于娜娜是个有正事儿的姑娘,单刀直入,直接切入主题,“ 我听老何说您是金融学院的辅导员,我妹今年高考,想考你们戏,但听说这两年分数线越来越高啊?”

那两人聊起了正经事儿,何江江跟荀理互看一眼,都扭过头去偷笑。

方矣跟于娜娜相聊甚欢,外面雨都停了,竟然还有点儿意犹未尽。

尽管如此,方矣还是溜了,演技再好,自己男朋友就坐身边还得假装不熟不认识,太别扭。

方矣走之后,于娜娜感慨:“方老师人真不错,长得还帅,要不是我有对象,还真想追他试试看。”

何江江:“……姐,你清醒一点!”

因为下午那场意外的见面,导致晚上方矣和荀理到学校门口来接何江江他们这对儿小情侣时,于娜娜直接懵了,站在车外看着坐在驾驶座上的人,差点儿忘记了呼吸。

“走了走了,”何江江把人拉上了车,“等会儿让人看见了,不好。”

于娜娜还没反应过来已经被拉着坐在了后排座椅上,等到她终于意识到晚上一起吃饭的荀理的“女朋友”就是下午已经见过的方矣时,整个人都不好了。

“等一下,”于娜娜说,“让我捋一捋。”

她深呼吸一下,看了看荀理,又看了看方矣。

“就是说,荀理其实不是在跟女孩子谈恋爱,他是个gay。”

何江江点头,表示我女朋友真聪明。

“就是说,荀理其实不是一直不让我们见他的女朋友,而是因为,他谈的是男朋友,而且男朋友是我们学校的辅导员。”

何江江再次点头,再次表示我女朋友真聪明。

于娜娜捂住心口:“我的妈,这太刺激了。”

她看向何江江:“就是说,下午我当着方老师男朋友的面说了要不是我有对象了,真想追方老师。”

何江江微微一笑:“冷静,没事儿的。”

“没事儿个鬼啊!”于娜娜一把捏住何江江的脸,“你小子看我的热闹,很开心是吧?”

“冷静啊!”何江江连连求饶,“女侠饶命!我也是被逼无奈啊!”

“娜娜,对不起啊,”方矣在前面开车,带着笑意说,“其实是我一直不让他们说的,毕竟身份敏感,被人知道了,不太好。”

方矣一开口,于娜娜瞬间冷静,仿佛被打了镇定剂。

“方老师,我就是……很意外。”于娜娜又偷瞄他几眼,然后又看了看坐在副驾驶的荀理,“不过,你们俩倒是挺搭的。”

何江江泪眼婆娑地揉着自己的脸说:“那是啊,帅哥跟帅哥,能不搭么?”

“老何,”于娜娜说,“现在方老师在,我得给人家点儿面子,今天这事儿我就暂时给你存档,现在开始我们还是恩爱情侣,所有的账,日后再算。”

何江江哀嚎一声,倒在座椅上:“我真惨,我就是一打酱油的配角,为什么还要被针对?”

“因为你欺瞒无知少女,”于娜娜说,“不过话说回来,现在我也是紧握第一手秘密的人了,不知道为什么,竟然有点儿小激动。”

这时,一直老老实实坐在前面没有开口的荀理说:“那大概是因为,你也喜欢看帅哥跟帅哥谈恋爱吧,就像,这样。”

方矣刚因为红灯停好车,荀理就凑过去,一只手抚过对方的脸,然后直接吻了上去。

方矣害羞得头顶生烟,荀理得意得尾巴直翘。

后排的那对儿情侣,目瞪口呆,然后异口同声:“太,太刺激了吧!”

何江江跟他女朋友在车上被刺激了一路,原本何江江也想拉着于娜娜“刺激”一下,但人家不配合他。

四个人先找地方吃了饭,然后去酒吧。

方矣想着反正有一阵子没见到老肖了,不如直接去他店里。

去之前方矣给老肖打了个电话,没想到老肖说:“我在新店里,你来这边吧。”

这阵子没怎么联系,方矣都不知道老肖开了新店,突然觉得自己这哥们儿当得有点儿太不够意思了,挂了电话之后自我反省了三分钟。

三分钟之后,老肖把新店地址发了过来。

“这地儿,我怎么看着这么眼熟?”

荀理听了他的话,凑过来看:“这不是浪Bar么!”

他们怎么也没想到当初把张浪的酒吧兑来的会是老肖,老肖早就惦记着这店了,毕竟也挺有名气,不过没想到那么好的店,老板说不干就不干了,当时老肖第一时间高价从张浪手里接了下来,重新装修,换了名字,前阵子才正式开业。

“世界还真是小。”方矣停好车,过个马路就到了店门口。

以前浪Bar的招牌已经换了,但客流量还是不小,生意依旧红火。

推荐热门小说洗洗醉吧,本站提供洗洗醉吧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洗洗醉吧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59章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逃婚后被总裁收留了 花颜策 不可能犯罪诊断书Ⅱ 首相绑架案 鱼街一爸 夜夜夜惊魂(第3季) [快穿]专职男神 入眠 小蛋的異想世界 生死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