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阴阳

上一章:第一章 秦妃 下一章:第三章 生死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相较于李琮心中的忐忑,李珣心情却是极好。

这几日正是他春风得意之时,那晚禁宫大笑,非但没有给他带来麻烦,反而因为这“千里传音”的大神通,更加让隆庆信任。

秦妃那里,他也是食髓知味,几乎天天都要去逗留一番,如此自然会引来有心人的注意。

但此时他可是李真人,是继国师之后,皇帝面前的第二红人,又有绝大神通,在宫廷内算是人人都要攀附的擎天柱,别说是捕风捉影,就算真有几个眼睛尖的,哪会有胆子说出来呢?

宫中得意,宫外也不错。或许是感觉到他身上那巨大能量的缘故,李信对他的态度,已亲近太多,还真的像一位关心儿子的父亲,时常把他叫到王府,共享天伦。

而使他心情上佳的最重要因素,却并非这些。

这七八天里,阴散人和血散人彷佛人间蒸发一般,怎么也找不到踪迹。这等于从他背上移去两座大山,虽然心中仍有不安,但那猛然轻盈的飘飘然,却是怎么也压不住的。

他心中甚至恶意地想着,干脆这两个魔头起内哄,互拼而死算了!

如果不是他心里还有些理智,恐怕此时早就飘到九霄云外,不知人间何世了。

快意的时光总是过得特别快,也就是眨几眼的工夫,冬天便已过去了大半,京城的年味也渐渐浓了起来。不过,接连几场大雪降下,天气却更冷了几分。

这晚,李珣坐在书房里,拿着“六御阴阳变”的书稿,随手翻阅。

这门法诀,深奥处不在灵犀诀之下,其中阴阳化生之道,极尽精妙,且十分难懂,非要全神贯注,潜心钻研不可。

但今晚,他却没有这种心思,连一个字都看不进去。

这时,他身上还残存秦妃的馨香,淡淡的,却缭绕不散,沁人肺腑。在这清香下,他便是看着手稿的字迹,也觉得是佳人优美至极的曲线,更联想到那温软如玉的身子,还有那张被痛苦和欢乐共同折磨的俏脸。

喉咙里呵呵地笑了几声,虽不甚响,但在夜深人静时,跟着寒风一滚,竟也显得清晰入耳。

这笑声倒把他给吓了一跳,也因此略略回了神。

“对了,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

他摇摇头,强迫自己将注意力转回手稿上。

“六御阴阳变……阴阳变……”

看着这阴阳二字,李珣脑中又开始有些恍惚,思绪从阴阳之道,一下子跳到当日观涛坡上的笑谈,又从这笑谈,一下子跳到了男女之道。

紧接着,一股热力直透胸腹,他手上一抖,书稿发出了“哗”的一声。

“唉……”脂粉堆里泡得久了,难道这点耐心也没有?这几日好不容易抽出空闲,想做做功课,却是心绪纷乱,让他心中极为烦乱。

他将稿子抛在书案上,想到外面吹吹凉风,方一起身,心中却是一动。

“阴阳、阴阳!以阴散人的惯用手段,六御阴阳变难道真的只是修炼法门?”

只一个闪念,这篇早已熟极的法诀,便在他脑中过了一遍。蓦地,他猛一击掌,大叫道:“是了!”

他当即又坐到书案之后,翻开书稿,一直翻到应用法门处,就在其中一条,“补阙阴阳,交媾化生”之名,赫然在列,其中真阳、真阴、抽吸、采补之类词汇,比比皆是,看得李珣嘴里发干。

“原来,这竟是为了采补用的?”

若在以前,李珣未必会对这个抱有什么想法。

因为他所修习的,都是通玄界一等一的法门,也用不到这些东西。但此时,他经历人事不久,正是食髓知味,看着这似是而非的法门,只觉得心中腾地燃起熊熊邪火,怎么也压不下去。

若不是他还记得,今夜才刚刚从兰麝院回来,他大概就要直接踏剑飞去,来验证这个法门了。

将已凉的茶水一饮而尽,李珣心中更是烦燥,便大叫一声:“来人!”

国师府本没有太多规矩,但近来李珣受皇帝礼遇,受赐不少婢女仆人。因此,即使是深夜,也会有人随侍在外,听候召唤。

此时应声而入的,是个秀丽的婢女,正急走入室,行礼听命。

然而,侍立良久,她却没听到半点声息,好奇之下一抬头,便看到前方李珣那一对幽深又燃着火光的眸子。

她不由屏住呼吸,作为一个受过完整严格训练的侍女,她非常清楚,此刻主人心中是什么想法。

她脸上飞红,低下头去,心中却不怎么抗拒。毕竟,这位可是皇帝极为宠信的“活神仙”呢!

只是,那边为什么会突然没了声息?

带着几分的惶恐和期待,她又抬眼看去,一望之下,便被吓了一跳。书案那边,已是空空如也,李珣早不知去了哪里。

“混帐东西!”李珣吐出了胸口的瘀血,才觉得好过了些,又泄愤似的狠踢了身边的尸体几脚,心中总算舒坦些。

这突发的状况,让他没法不生气。

就在他欲火上脑,正想将那美婢按在地上时,偏偏禁宫里传来了警讯。他库房已守了八天,第一桩生意竟就这么突如其来地送上。

他只好冒着寒风,冲入禁宫,堪堪在入侵者闯进内库地道前段时,将其堵住。

李珣当然不会与其正面交战,他利用地道机关,以及早早布置的强力禁制,将对方困在其中。

在诸多禁制同时作用下,就算来人有排山倒海之力,也没将周围的石壁打破半个。

这个毛贼是典型的散修,相较于李珣,那人一身修为确实深厚,但因没有明师指点,许多法诀使出来便有些走样,破绽颇多。

李珣在一边暗中观察了很长一段时间,在确定已抓到对方致命的破绽后,便使出阴散人送他的阴毒法宝,觑得一个绝好时机,将其一剑穿心。

本来事情到这里就该结束了,可是李珣怎么也没想到,对方的生命力实在是顽强得很,竟硬挺到李珣全无戒备,上前查看之时,突然发难,一掌打过来。

这是那人回光返照的搏命一击,若是击实了,李珣还未必能留个全尸,可也算李珣走运,因为那人掌至中途,已吓得半傻的李珣猛然发觉,这是……

碧阴掌!竟是幽明阴火入门时修习的外功!

他体内的真息反应已快过了神智,没有半点迟疑,《幽冥录》的寄魂转生大法全力发动。这一法门,他早已练到熟极,转眼便将全身真息质性转换,化为幽明阴火!

这掌猛轰在李珣胸前,虽衣物不伤,但滔滔阴火已尽入李珣体内,“砰”地一声,李珣一脚踢出,将这人踹飞数丈外,五脏尽碎,已是死透了。

这人死前必定怎么也想不透,为何被碧阴掌击中胸腹要害,对方却还有余力反击?

“旁门左道!”

李珣抚着胸口,鄙视之余,心中也暗自庆幸。不知这人从何学来半生不熟的幽明阴火,虽然真息运行的路子不错,火候还算精纯,但其中精微处却面目全非!

要知李珣可是《幽冥录》的直系传人,诸多法诀都默记在心,即使没有练过,也能有最权威的论断。

《幽冥录》中,记载幽魂噬影宗、嗜鬼宗两大宗门八成以上的法诀。总纲、释文、应用法门一应俱全,李珣只需按部就班修炼即可。因此,李珣才能一眼看出对手那拼死一击的碧阴掌,其实完全打错了。

幽明气是典型的邪道内修之术,进境最快。因此在真息质地上,比之其它法门有所不及,但幽明气自有其凌驾于众法诀之上的能耐。

幽明气所重,便是隐晦、微小,接近于没有形质的特性,也就是“幽深难测”。修炼时,绝不能被快速精进的表象所迷惑,而应着重于“寻幽探微”。

而眼前死去的散修显然不明白这个道理,一心只想着增加修为,反而使幽明阴火的威力大减。

偏偏今日遇上了李珣这个“正宗”,强行攻入其体内的阴火,有大半被李珣以妙法化解,剩下的只略微震伤了肺腑,对这散修来说,可说是大不幸。

可李珣却郁闷得很。

除去那次与无心宗的乱战,及面对妖凤的逃命求饶,这算是他第一次正式和人交手,虽然手段下作,却也顾不得那么多了。没想到占尽先机之下,还被打成这样!

又狠踹了那尸体几脚,直到他觉得这样实在有点恶心才停下。但心中又是一动,他忍着恶心的感觉,伸手摸入尸体怀中,将其身上的东西一古脑翻了出来。

大部分都是无用的废品,李珣挑挑拣拣,只找出一个质地非金非木的小牌子,上面刻着篆体字样的“百鬼”二字,还有一瓶丹药尚堪入目,至于他原先所期待的秘籍,却是没有见到。

李珣也不甚在意,把牌子和丹药收入怀中,正准备叫侍卫将尸体处理掉时,警讯再度出现!

李珣当即破口大骂:“到底有完没完啊!”

所谓警讯,就是他在禁宫附近布下的感应禁制波动。

这是李珣利用高超的禁制手段所布下,针对通玄界的真息反应,效果奇佳。

这刚刚被杀的家伙,便是因此被李珣察觉,最后饮恨收场。

李珣虽然口中大骂,但却不敢有所怠慢,赶紧叫个侍卫过来收拾尸体,自己则先一步进入内库,快步来到核心部位的机关中枢,连续发出十多道真息,激发一处由阴散人布置的精妙机关。

墙上的一面铜镜忽地生出光华,待光华敛去,镜面上先显现出一些模糊的影像,然后渐转清晰。

这是水镜之术,传说练到极致,可用水镜观察整个通玄界的情形。

阴散人这一手只是模仿而已,并没那样的能力,但是用来观察内库周围的情形,还可勉而为之。

李珣操控着水镜,逐一切换画面,很快他就找到了目标。

在这一刹那,他也狠抽了一口凉气。

入侵者不只一个!而是……五个!

这四男一女都是年轻人的样貌,但通玄界驻颜养形是寻常事,到了一定修为后,年龄便成了可有可无的标准,说不定在这五人中,便有一个修炼千年,功参造化的老家伙!

李珣只觉得头皮发麻。

因为,他对自己的实力非常了解。

他这点修为,在通玄界不过是刚刚入门,人见人欺,或许借着内库周围的机关,还有阴散人的阴毒法宝,再用些狡计,能在短时间内,与一两个像刚刚那样的死鬼周旋。

若是人再多些,或者实力再拔高一个层次,他便只有送死的分了!

得快点通知阴散人!

李珣从怀中掏出一枚小指长短、薄如蝉翼的透明小剑。这是阴散人交给他专门用来求救的传讯飞剑,只要阴散人在千里之内,便能在一炷香的时间迅速赶来。

可是,在这一炷香的时间内,敌人们便要由李珣自己应付了。

李珣一咬牙,弹指射出飞剑。

小剑如游鱼般在空气里一个转折,转眼间没了踪影。这时候,那五人刚刚踏进内库前方的开阔地。

李珣连吸了几口大气,击掌三下,铜镜上影像一阵波动,待停止时,便有一个声音传了过来:“咦,刚刚的人影去哪了?我明明看他御剑过来的,还有刚刚的真息反应也不见了,到底怎么回事啊师兄?”

说话的是五人中唯一的女性,水镜的影像毕竟不比亲眼所见,李珣只能从对方的轮廓和话音上推断,这也是个出色的美人。而且,年龄似乎确实不大的样子。

而且,听她说话,倒不像是来做贼的。

这个发现让李珣松了一口气,不过,这话中透出的另一层意思,却让他立刻紧张了起来。

师兄?他们是有师门的!

这和散修可完全是两个概念。通玄界三十三宗门,没有一个是省油的灯,便是像阴散人这样的绝代魔头,若要独力面对一个宗门,也是要好好思量的。

他越发屏息静气,专心听那些人说话。

只听被问到的那个“师兄”笑了笑,语气温和地回答道:“我们在路上耽搁了些时间,找不到人也算正常。”

“那怎么行?”美人师妹话音中有些撒娇的味道:“一看那人剑光,便知来路不正,谁知他会在这里做出什么来!师兄,我们出来历练不就是为了斩妖除魔吗?”

“是啊,但也没有要你去惹是生非。”

话一说完,其它几个男修都笑了起来,美人师妹很不依,却不怪那“师兄”,反而对其他几人作恐吓状,十分可爱。

李珣看得也笑了起来,同时知道,他们应是没危险了。这个念头还没转完,忽听得那师兄道:“当然,师妹有一句话说对了,那人剑光不正,显然不是正道中人。所以……在旁边鬼鬼祟祟,暗施耳目,也是可能的!”

“啊?”

在美人师妹的轻咦声中,那师兄蓦地抬脚向下一跺!

李珣本来还有些奇怪,但一见这个师兄的动作,心头一堵,当即惨叫一声:“糟了!”

话音未落,一股自远方滚滚而来的震波,从石质的地道内隆隆而来,在电光石火间扫过了整个内库。

李珣的身体猛地弹跳起来,紧接着便是胸口一闷,像是被猛打了一拳,口中当即呕出血来。

铜镜“哗哗”地弹跳着,影像又开始模糊,恍惚中,只见那师兄将脸转过来,锋锐的眼神彷佛正直视着李珣的面孔,唇角噙着一丝冷笑,声音被水镜忠实传送过来:“何方妖人,胆敢在暗中窥伺?”

紧接着,水镜裂成了千百块,碎片四溅。

李珣已是心胆俱裂,别人他不知道,可是这个“师兄”,一个跺脚,便能把具极大杀伤力的真息穿过数十丈的地底,准确命中目标,这种实力恐怕已不逊于明心剑宗的某些二代弟子。

甚至三代弟子中,也只有文海大师兄可堪比拟!

而更令他恐惧的是,到现在为止,他还不知道这严密精微的水镜之术,是如何被发现的!

若被这人追上,便是十个李珣,也只有一个死字!

“快逃!”

李珣脑中闪过这个念头,他一把推开门,冲了出去。可是方一抬眼,门外的景象便让他一愕。

入目所见,门外侍立的侍卫、太监,已尽数昏死过去,显然刚刚那一记踏步,并不只针对他,便是针对他,那“师兄”的实力也还没达到精微惟一,出入无间的妙境,只能进行无条件杀伤。

如此,对方的实力立时下降了一个档次。

李珣略松一口气,心中安定了些。但这人的实力远在他之上,却是个不争的事实。

他的同伴中,若再有一个和他实力差不多的,李珣便是凶多吉少。

他们到底是什么人?又是哪个宗门的?

怀着这样的疑问,李珣小心翼翼地向内库外行进,及至门口,他心中又想起一件事──外面的家伙惹不起,阴散人也不能得罪啊!

虽然这些人不像是冲着内库的宝物而来,但这种东西放在丹室,也有些扎眼!

他恨恨地一跺脚,又反身回去,直下内库第四层,抢到那丹室之内,将石案上两个要命的东西抓在手上,这才又跑了出去。

这么一耽搁,对方和他的距离,又拉近了不少。

可李珣想象中那狂风暴雨般的压迫并没有到来。根据感应,受复杂地道的影响,对方只是缓缓推进,看来他之前闲来无事,布置那干扰神念探测的禁制,还是有用的。

既然情况不如想象那么糟糕,李珣的心情也安定了许多。心中一定,想法就多,他看着手上的瓶子、铁片,心中疑团顿生。

这两样东西究竟是什么宝贝,竟让阴散人如此重视?既然宝贵,阴散人为何不把它们带在身边?

越想不明白,心中的好奇心便越盛。他停下脚步,视线在两样东西上打了个转,那铁板脏兮兮的,模样晦涩看不明白,便先放在一边。

他晃动水晶瓶中的桃红色液体,没什么反应,凑近一闻,也没什么异味。想了想,他手指拈在瓶塞上,轻轻将其扳开。

这一扳,便翻了天!

先是一种奇特的味道溢了出来,带着微微血腥之气,但又不太明显。然后,便闻到一股颇为浓烈的香气,李珣忍不住深吸了一口,这一吸,便招了祸事!

体内蒸腾流转的幽明阴火,像是被浇油似的,“轰”地一声炸了开来,一直在心窍内潜伏的阴火珠也不知受了什么刺激,连续十多次疯狂的胀缩,便连玉辟邪也压制不了,而发出尖锐的长鸣。

玉辟邪的反应比之前任何一次都来得激烈,李珣还以为这件宝贝快要爆炸了!

他的脑袋也快要炸开了!在体内真息大乱之时,他的脑子也被一串尖锐到近乎失声的厉啸声攻破,只一个瞬间,就让他差点成了白痴!

万幸!他身上有玉辟邪这件奇宝,且修习的又都是通玄界最上乘的法诀,修为虽不怎么样,但最起码的定力还是有的。

在行将陷入昏迷的刹那,他出自本能地拇指一压,又将瓶塞按了下去,脑子里又是“轰”地一震,那一串尖啸声,却奇迹般地消失不见。

阴火珠恢复正常,玉辟邪的长鸣也消失了,并释出大团清凉气息,灌入体内,弥补他刚刚受到的伤害。

李珣狼狈地吐了一口瘀血,看着手中的水晶瓶,一时却说不出话来。

这果然……不是个好东西!

他岂敢再“研究”下去,连忙将这两样东西就这么拿着,也不敢放到怀中,认准方向便一路狂奔。

在他后面,那五人的速度也明显加快了。

更要命的是,他们似乎不再是盲目地沿着地道行进,而是揪住了李珣的尾巴,直直杀来。

显然,刚刚那瞬间的强烈震动,便是隔了几百层厚墙,也没办法遮掩。而对方便抓着这一线感应,紧紧地跟了上来。

李珣心中又急又气,他不是傻子,当然明白这个道理。不过后悔已经来不及了,他只能一边收束气息,一边加速飞奔。

只是这时候,修为的差距便十分明显了,自从被对方的气机锁定后,双方的距离就持续缩短,他连换了几个甬道都无济于事。

“妈的!”

李珣爆了一句粗口,在这危急时刻,他反而更能决断。心里明白再逃下去,恐怕就等不到阴散人来了,此时,一定得有些变化才行!心中有了计较,他身形一转,又进了另一条甬道。

方一进去,他便跃起在顶壁上拍了一掌,幽明阴火无声透出,约手掌大小的一块石顶立时凹陷下去,李珣紧接着又是一掌侧拍,在这凹洞的侧面又开一处空间,将两样要命的物事全都塞了进去。

至于会不会让人发现……就听天由命吧。

说也奇怪,他这虚空两掌,用的劲虽不大,但一边要敛住气息,不使人发觉,还要一边计算精确,控制微妙,是很损力气的,可是这一鼓作气地做下来,却没有半点不适。

“这不对啊!”他百忙之中,抽神内视,却被体内的情形给吓了一跳。这幽明阴火,环绕着膻中黄庭,在体内蒸腾涨缩,圆转如意,无论他怎么提取,都后劲悠长,有生生不息的感觉。

看这样子,他的修为起码长进了两成。

邪了!因为怕两散人察觉,他《幽冥录》上的功夫,已经好久没练了,最多只是藉“质气转换”的法子,从灵犀诀修炼的真息中揩些油水,缓慢长进。

如果用它对敌,李珣十成大约只能用出八成功夫。可是,才过了多久时间?恐怕还不到一炷香呢!这又是怎么回事?

推荐热门小说幽冥仙途,本站提供幽冥仙途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幽冥仙途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一章 秦妃 下一章:第三章 生死
热门: 窃明 朝圣者 盛唐崛起 请魅惑这个NPC 入土不安 易中天中华史:祖先 追踪者 艳遇小农民 如果这是宋史8·南宋卷官宦王朝1 英雄不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