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三国

上一章:第五章 飞魂 下一章:第七章 幽玄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比阴散人所处的位置更高一些,目睹一切,甚至主导一切的李珣,在那里笑得打跌,当然,现在他只能让天冥化阴珠飞速地转上那么几圈,来表达他的兴奋之情。

他费尽心力,要的不就是这个结果吗?此时看着过程一直朝他所规画的方向发展,那种满足感是怎么也形容不尽的。

然而,这还不够,他还要继续做下去。在他已强大不知多少倍的神念控制下,之前他在池子周围埋下的一百零八颗由“幽明阴火”凝成的“冥火珠”,已透过周围浑厚的地气,与李珣建立了联系。

幽明阴火乃筑基于九幽地气之上,与周流于山川大地的地脉之气,属于同脉分支,本就有极其玄奥的联系,此时再由李珣刻意掩饰,即使以两散人之能,在用心于他事之时,也没有察觉到。

地元炼法的中断,使周围的地气失去控制,幸好还有两散人布下的禁制镇压,只是有一些散溢。而李珣打的就是这些散溢地气的主意。

早在五日之前就已布在地层深处的禁制,随着一颗“冥火珠”的跳动,悄无声息地运转起来。

刚刚散溢出来的地气,很快就被禁制拉到一个新的运行轨道中;地气在一点一滴地积累,而“冥火珠”也一个接一个地开始跳动。

这个禁制,可说是李珣有生以来,独立完成的最杰出的作品。

它已不仅仅限于明心剑宗的系统,而是包容了明心剑宗、幽魂噬影宗、阴散人和血散人等门派、宗师的系统,也许并没有深得各系精髓,但那种海纳百川的气度与胆略,却足以让此道宗师也为之赞叹。

李珣此时,当然不了解他这作品的意义所在,他只是满心欢喜地为这个通玄界新生的禁制起了个响亮的名字──接天九变。其中颇有以通彻天心、变化无穷自许,且自我激励的味道。

随着力量的积蓄,一百零八颗“冥火珠”很快就全部启动,每颗“冥火珠”都带动一部分禁制的运转,而各个冥火珠之间又形成反应。

由此,禁制的各个部分开始了复杂的变化,其变化之繁琐,便是李珣这个创立者,也仅仅摸清了十之二三,而这些却已经足够了。

随着禁制的全面启动,冥火珠吸取地气的速度明显加快,如此层层迭加,很快便达到了一个令李珣心惊肉跳的程度。

不能再拖下去了!李珣在上空掐动了印诀,一百零八颗冥火珠开始了低低的颤鸣,浑厚的地气在禁制引导下,静静地流动至青鸾昏迷之处,缓慢而坚定地注入进去。

李珣的想法很简单──让这里再多一个搅局的。

计划也很简单──为青鸾解禁。

至于做法,则最简单。

浑厚近乎狂暴的地气从头到脚,再从脚到头来回十遍!凭着绝对的力量,硬生生地冲开阴散人的禁制!

如此粗暴的解禁手法,在行家看来,自然贻笑大方,可是在这种情况下,却没有比这更有效的选择。

青鸾的身子颤抖了一下,在强烈的冲击之下她的伤势恐怕更重,但最重要的是她恢复了自由!

李珣正准备再看一场绝地反击的好戏,可是青鸾的举动却令他大为失望。从初始时的颤抖之后,她仅仅是动了几下手指,便再没有其它动作。

难道她的伤势已重到爬不起来的地步?

这个念头刚起,那边两散人便开始了正式的拼斗。

数里的距离,对他们完全构不成妨碍,方圆十里之内,完全被二人的真息所充斥,他们每一个真息变化,都引动着这个范围内所有的天地元气,在其中每一个角落,都是毫不逊色于短兵相接的凶险攻防。

两人只是一抬臂,一举手,外界的大气便发出了尖锐的震鸣声,千百道细若游丝的电光倏生倏灭,奔走流动,比之大自然的天然雷暴还要绚丽得多,也要凶险得多。

首先发难的还是血散人,血魔化心大法全力展开,只一记儿戏般的凌空掌印,便如同打开了地狱之门!

亿万被他禁锢的冤魂,发出痛苦仇恨的嘶叫,而这痛苦和仇恨则又被他抽离出来,化为世上最污浊、也最血腥的血魇魔影,扯开了血红色的大幕。

曾经使李珣生死两难的血魇,在外界大气中,是一个影子般虚幻不实的存在。

它便等于是血散人的分身,以介乎实体虚幻之间的特质,一切刀兵水火不伤,却有引动“赤血”的能力,被它沾上身,敌人的血液能在转眼间燃烧起来!由此而“炼”出的元气,则被血魇吸收,壮大自身,实是阴毒无比。

阴散人这边才被血魇分去了一丝心神,那边血散人又放出赤兵鬼链,此时这件魔兵已凝缩成十丈左右,越发显得诡异莫测。

它自血散人手中飞掠而出,便如同一条飞翼灵蛇,在虚空中几次弹动,已绕到阴散人背后,一口咬下!

“叮”的一声响,阴散人从容一指弹出,点在长链头部,长链不由得一顿,但下一刻,它便在嗡鸣中猛地爆开。千百条血红游丝,笼罩了阴散人整个上半身,猛噬而下,速度比先前还要快上十倍!

然而一扑之下,却是打在空处,阴散人的身形早已逸出,且顺势到它尾部又是一指。

这一指却是重得很,这条横行天下的魔兵,怕是自诞生那日起,都还没吃过这种苦头,它通体一震,竟发出一声如婴儿夜啼般的尖鸣,遍体血光,当即黯淡了一截。

里许之外,血散人脸上红光大盛,面色如血。

阴散人脸上也微微一白,不待她回气,一侧的血魇分身便幽灵般凑了上来,还未及身,她便感觉到气血已微微地波动起来。

另一方,血散人又上前二十丈。

这一切的变化,都在阴散人脑中流过,而她手上更早一步生出相应的变化。她双手内合,继而张开,只这么一个动作,超过万条的气机便纠结交错,牵动天地元气,生出一团直径不过数分的青芒球,周围的空气温度立时狂降。

阴散人的手指开始了妙至颠毫的交错贴合,十根如笋般白嫩的手指,转眼之间,至少变化了上百种不同的印诀,带动起一连串似有若无的虚影。

可每一个变化,却又清晰明确,并无丝毫黏连,透出一层难以言喻的从容之意。

每一次印诀变化,青芒球便微微地涨大一分,里面的气机组构,则更有着翻天覆地的变化,到最后一个印诀打出,青芒球已涨成了婴儿头颅大小,颜色也越发深了。

由青变蓝,再由蓝变紫,周围的温度也逐渐上扬,待到最后,阴散人周身空气,已被蒸腾的热力扭曲变形。

这一切的变化都是在瞬间完成,由阴寒至酷热,由阴极至阳极,如此的阴阳转换,牵涉到的气机变化怕不少于百万计,引发的力量更是难以估算。

便是有影无形的血魇面对阴散人周身的异象,也深为忌惮,竟然绕了一圈,又缩了回去。

“极变阴阳法!好!”

眨眼的工夫,血散人又前行数十步,偏偏那脚下频率又慢得可以,这种无视天地之理的矛盾,常人只是见了,怕也要晕过去。

“波”地一声响,已经成形的紫光芒球脱出阴散人的控制,飞上半空,便如同一个异类的月亮,散发出淡紫的毫光,为这片废墟笼上了一层紫纱。

血散人脚下更慢,但前进速度有增无减,已经伤到元气的赤兵鬼链随着他的动作,又开始轻轻地震动起来,在虚空中游动奔走,依稀间又恢复了初时的灵动。

阴散人高踞半空,冷冷地等着他上前来。

其间,血魇分身无数次想给阴散人造成麻烦,但只要接近阴散人身外十尺,悬在她头顶的紫光芒球便会放出一道炽热的紫光射线,便如同一把神兵利剑,虚空劈划,剑气纵横。

血魇分身十分忌惮这一光线,以至于无法近身。

二人距离仅余百多步时,血散人脚下虚抬,一步步走向半空,天地元气的狂躁,在此时反而尽数收敛,而一波更狂暴的冲击,则在波平如镜中缓缓积蓄。

无论是赤兵鬼链还是血魇分身,都是走阴毒狠辣的路子。然而,血散人自身的攻击手段,却是雄浑阔大,奔放劲健,当然,其中也透出凌厉凶暴的杀气,气势夺人。

十丈,二人仅仅相距十丈!血散人缓缓举手,一记中宫正手,平平出拳。整个空间扭动了一下,旋又恢复原状,而他钵大的拳头,已轰上了阴散人的胸口。

阴散人当然不会挨这一下,虽然血散人的拳速已臻至她所能反应的极限,但她终究还是可以反应!她仅仅是做了一个本能的护胸动作,大拇指微微外撇,先抵在拳锋处。

“喀啦啦”一声响,阴散人的大拇指骨断成三截,但她的身形却丝毫不退,冷冷看着血散人的拳头擦着她的胸口,抹过她的肩膀,划破了她的衣裳,脸上没有丝毫变化。

血散人眼中透出近乎疯狂的凶戾之气,一拳无功,他的身形毫无窒碍,行云流水般一记变招,被挑开的手臂微曲,又成了一记狠辣的肘撞!借着身高的优势,捣向阴散人脖颈。

阴散人偏头避过,没有受伤的手顺势轻按,拍向血散人肋部,却也被血散人穿过肋下的拳头挡住。

直到这个时候,二人交击的真息碰撞才发出爆响,由此激发的狂飙,从两人身子中间迸发出去,扫荡方圆十里,飞沙走石,如临末日。

“粗鲁!”阴散人轻嗔一声,身子却倏地虚化了。

血散人想都不想,反手向斜上方一挥,血色的刻痕在夜空中鲜亮得刺眼,好长时间才慢慢淡去,而这足以劈开大山的一击,却打了个空。

阴散人几乎是贴着他的后背现身出来,纤手贴上他的后心。

血散人魁伟的身体却做出了一个柔韧至不可思议的动作,他的身体像是没有骨头一样,每一块肌肉和骨骼都做出了完全不符合人体极限的扭曲。

与之相应的,他一身澎湃的真息也随之伸缩波动,卸去大半劲力,化去了一场可能致死的危机。

即使是这样,他的一根肋骨也应掌而断,整个身子打着转飞出了十余丈,才停了下来。

“娘的!”血散人吐出一口带血的唾沫,脸上的表情分外狰狞,“哪个王八蛋说你不擅近战的?”

刚刚的交手,血散人竟吃了个小亏,这可绝不在他的意料之中,也使他警惕之心更重。也许,和阴散人动手真不是一个好的选择吧!

阴散人只回给他一个浅浅的笑容。在这个笑容里,最后一丝气爆的余波也静止下来,可两散人之间的战斗,只是刚刚开始。

李珣已经看得呆了,他对两散人的功法都有一定的了解,这也使他能够更深入地观察两散人的交手状况。

虽然只是断断续续的几招,但是大致的脉络还是清楚的,而其中表现出来的多个细节,更是使李珣受益匪浅。

直到两散人再一次恢复了对峙状态,他才惊醒过来,这个时候,他宝贵的半个时辰的时间,已经过去了十分之一。这怎么行!

他紧张地看向池边,青鸾仍然一动不动,彷佛是死过去了一般。李珣急得又打了十几个转,正考虑着是不是要再用地气帮她“洗一遍”的时候,心中又是一动。

他仔细地看了一下青鸾周围的情形,再看看她身上,如此几遍,终于忍不住放声大笑。当然,表现在外,只是天冥化阴珠跳了几下而已。

老天爷!刚刚两散人那边打得飞沙走石,莫说是池边,就是池子里都布满了细碎的沙砾,偏偏在青鸾身上、周围,别说是沙砾,便是烟尘都看不到!干干净净的一圈,怎么看怎么碍眼。

这要命的洁癖啊!若在平日,李珣必会在心中大肆嘲笑对方的愚行,可现在他要做的,则是另一番事了。

念动之下,天冥化阴珠化为一道淡淡的灰芒,隐入漫天飞舞的烟尘中,倏乎间远去了。

很快,琴湖便已经在望,今晚的三大高手激战,显然已经波及了这里,偌大的湖面上,到处都是被活活震毙的鱼虾浮在水面,湖畔的岸沿也多处变形,湖水正从几个缺口处流出。

李珣不关心这个,他用此时特殊的观察方式稍一打量,便锁定了目标,小小的珠子直投入水中,一丝浪花也没有溅起来。

水下的世界也一片死寂,但在前方,李珣还是“看”到了他所希望看到的情景。

虽然“入目”的全是一片灰白,可是,此时的状况与几天前并没有什么区别。那个飞掠不停的怪物仍被禁锢在洞穴的入口处,也依然是四处乱撞,不能脱身。

这时候李珣的视力比之前几日,好了不知多少倍,心中又已有定见,一眼便将这动作神速的小怪物看个清楚:“果然,是血吻没错!如此迅捷,不愧有叱雷飞电之称!”

天冥化阴珠再次震颤起来,显示出李珣此时的兴奋心情。

这血吻也可说是天地造就的一代妖物,它天生神速,有一嘴天生成就的利齿,喜食动物的血液,又总爱吃掉一些蕴含天地灵气的东西,如修士的法宝之类,让人极是头痛。

如此奇特的爱好,自然会导致修士对它的厌恶,只是,它天生神速,又狡狯多智,很少吃亏,可一旦吃了什么苦头,则睚眦必报,十分难缠。

李珣也是在几日前见了它,又认不出,才存了心思,在秦妃那里问个明白。他本就善于利用资源,干脆就将这小家伙纳入了他的计划中来。

现在,就是用它的时候了。

他也不再移动,只是在等待着,等着预定时刻的到来。

便在两散人之间再次迸发的狂飙臻至高潮之际,天冥化阴珠灰芒一闪,数日前令李珣绕道而行的禁制,连同它所依附的岩壁,就无声无息地化成了石粉,水流一冲便四散开来。

这一击看似简单,实则包含了李珣日思夜想的成果。非但成功打碎了禁制,而且还是用一个最为隐蔽的手法,想来在两散人生死相搏之际,这里小小的变故,当不会引起他们的注意吧。

禁制垂死的反噬被李珣轻松接下,旋即,他便见到那血吻猛地一弹,竟是瞬间冲出湖去,不见了踪影。

李珣一怔,但很快就感觉到,那血吻正盘旋在湖面上方,不知在干些什么,赶忙也飞了上去,他这一动,血吻也跟着动了,这小妖怪“哧溜”一声,飞出了足有数十丈,定在空中,向这边看来。

李珣这个时候才得以打量小家伙的真容,只见它身子修长,起码有二尺,仅有三指并拢般粗细,像一条肥胖的蛇,脑袋圆滚滚的,竟是有些猫样,只是没有胡须,相当可爱。

它的两条后肢已经退化,一眼看去,倒像两根短短的倒刺,随着尾巴的摇摆来回晃动,纤细的前爪拱在一起,眼中光芒闪烁,显然是搞不清这边的珠子,究竟是怎样的一种玩意,警惕中有些滑稽。

“可爱是可爱,怎么却没有‘睚眦必报’的样子?”李珣心中有些失望,他也想到,或许这小家伙被血散人的禁制整得怕了,或者想在日后“细水长流”。

只是这样对自己的计划,就没有什么帮助了。

正想着,血吻那张可爱又狡黠的猫脸,现出一个极其生动的表情,它就像是一个最典型又最肤浅的阴谋家,眯着眼睛,偷眼看向“李珣”,眯成一线的眼眸里有估量,也有好奇。

看到它这种表情,不知为什么,李珣心中一软,竟似真看到了一只漂亮无害的小猫,心中其它的心思也就淡了,便在这个时候,血吻忽地掉头,竟又冲进了琴湖中去。

它干什么?这个念头只一闪,后面血吻的行动便让他心中大喜。这小妖怪竟是一头撞进了岩壁上的暗流孔洞,逆流而上,显然是向着化形池那边去了。

李珣不敢怠慢,也驾驭着宝珠,一溜烟地返回。

两散人现在的激斗已到了白热化,这时候,也只有化形池周围才是安全的,显然两散人还保持着一定的理智,故意避开了这个要紧的所在。

所以,李珣在这里看到了那只血吻,它大半个身子都浸在化形池里,只露出一个猫头,看着远方的激战。

现在李珣再不能用对一只畜生的眼光看待这小妖了,这小家伙恁地奸滑!想拿它当枪头使,怕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远方,两散人都渐渐打出了真火,身上也都出现了不少伤势,李珣远远地看着,也不知那伤有多重。

但他心中如明镜般敞亮,两散人横行天下数千年,哪里会是这么不留后手?这样的战斗,是绝对无法分出高下的,便是分出高下,也没意义,真有意义的东西,还在化形池这边呢!

如果是李珣自己的话,他会怎么做呢?他观察着两散人交手的情况,心中在不断地印证自己的计划,并做出细节上的修正。

他现在还是在等,等一个所有人都认为是机会的机会!

便在李珣最为宝贵的半个时辰,已经跨过中线的时候,两散人因为一次正面的硬碰硬,分别向两侧急退。

在爆炸的中心位置,一抹朱红的颜色正急剧地膨胀起来,中央很快涨成了一个球状,然后向两边拉长延伸,化成一道分割天地两极的中界线,以李珣此时的目力,竟然一眼看不到边。

朱红色所到之处,所有的一切都瞬间湮灭,途经的一座山峰,竟是生生地被当中劈成两半,随即坍塌崩裂。

一直游走在两散人交战中心附近的血魇,此时忽变得勇敢起来,迷蒙的血影也清晰了许多,便在两散人分离的刹那,它再不顾头顶上紫光芒球的威胁,血影猛涨,直直地向阴散人扑去。

仅仅迟了一刹那,悬空的紫光芒球便放射出千百道强光,开始了急风骤雨般的扫射。

便在血魇距阴散人还有数尺之时,紫色光束后发先至,将它打得千疮百孔,一蓬蓬暗红烟气四下纷飞,凄惨至极。

阴散人看都不看它一眼,身形不停,瞬间化退势为进势,却不是向血散人飞去,而是直扑化形池。比她甚至还早那么一线,血散人也已经改变方向,向化形池扑去。

此时,两散人距化形池五里许,二人之间相距三里许,血散人早早抢出一线,只是,这一线的差距并不足以使他拥有先机。

就在此时,天空中几近破碎的血魇,“蓬”地一声,炸成碎末,迎风一涨,忽地现出一丝绝不应有的闪光来。

这一道闪光在阴散人眼角一掠而过,还没等她反应过来,闪光、阴散人、以及远在数十里外的天都峰顶,形成了一个夹角。

这是一个玄奥至极的角度,也许这个角度仅仅持续了万分之一秒,但它造成的气机变化,却是广泛至不可思议的地步。

便如一粒石子投入水中,一圈圈的涟漪四面扩展,搅动水面,动一则动万,所谓牵一发而动全身,不外如是。

而这气机相连感应的速度,则超出常理太多!这边才有变化,目光及至的远处,便已有了反应。方圆数十里内,尤其是死伤无数的嵩京城中,气机的交迭反应猛地攀上了一个高峰。

霎时间,整个天地都暗了下来,大气发出了恐惧的悲鸣,一条比飞电光矢还要迅捷千百倍的剑光,自天都峰上一泻而下,撕裂了整个夜空。

一剑西来!

“血灵羽剑!”阴散人心中只来得及闪过这个念头,她的身子也仅仅偏转了那么一点点,剑气便撕裂了她的身子。

从右肩划过,自颈后一斩,肩胛骨、脊椎应声而断,迸发的剑气甚至撕裂了颈前的喉管,只差一分,便要将她的脑袋整个斩下来。

推荐热门小说幽冥仙途,本站提供幽冥仙途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幽冥仙途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五章 飞魂 下一章:第七章 幽玄
热门: 九州·缥缈录5·一生之盟 那个你深爱着的人 大秧歌 钻石风云 战国万人敌 星辰诀 铁器时代 易中天中华史:国家 万圣节前夜的谋杀 七界传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