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燕返

上一章:第七章 逆影 下一章:第一章 服刑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李珣躺在床上,手中拿着两个天识轮,翻来覆去地看,脑子里是乱糟糟的,没有半点头绪。

今天在虚昧厅,冥火阎罗临时充当了一回财神爷,出手大方也就罢了,偏偏大方得没有理由!

对李珣毫不吝啬的溢美之辞也就罢了,可宗门大姓是那么好给的吗?上千弟子中,也就是那么二十几个!

这些人是经过怎样的拼搏,才爬到这个位置?就算他能从洛岐昌身上占得便宜,从水蝶兰手下全身而退,又能说明什么?

还有这天识轮,虽然还不知是怎么个用法,但一行人打生打死的拿回来,冥火阎罗甚至还没沾手,便又把它送了回来。

想一想,三十年苦修啊,即使通玄界的修炼往往是以百年、千年为单位,但这也是相当可观了!

要知道,李珣本人修炼的时间,才不过十年呢!

冥火阎罗在想些什么?这个问题搅得他头都痛了,而这个时候,敲门声响起。

出乎李珣的意料,门外站的竟然是阎夫人。

她一身娴雅素淡的裙装,外罩同色披肩,站在门口,微微而笑,昏暗的厅室也因为她的到来,而蒙上了一层淡淡的光辉。

李珣怔忡一下,才懂得行礼,又迎她进屋,点上灯火,等一通忙乱后,他回过头来,便看到阎夫人正拿着一个轮子,细细打量。

“好宝贝呢!”阎夫人说的话与冥火阎罗大同小异,这相隔足有半个多时辰的话语之间,似乎有某种奇特的引力,让人忍不住去探究其中的联系。

李珣挠挠头,露出他最没有威胁的一面,苦笑道:“宝贝虽好,不过弟子还不知道怎么用呢!宗主说这是用来辅助傀儡术……呃,难道是让傀儡用这玩意去打架?”

阎夫人被他给逗笑了,她将轮子放在桌上,极富女性韵味地掠了一下鬓边的散发,方指点道:“这对天识轮,最具价值之处,便在这中心的‘智识珠’上。

“智识珠用处,便是为痴傻呆笨之徒开启闭塞的神智……你说,要傀儡拿它去做什么?”

李珣的眼睛当即睁得大无可大,他的目光转向桌上不起眼的铜轮,脑子里面霎时变成了一片空白。

恍惚中,阎夫人的话音陆续进入耳中:“你的驱魂炼魄通心大法,已有了几分火候,可以制作傀儡了。只是初炼时,傀儡神智全无,纯凭本能行事,十分讨厌,有了这轮子,便能省不少工夫。

“当然,无论怎样,傀儡都不会同你一样聪明,说是省你三十年苦功,三十年下来,智力水平大约有五岁孩童那样吧……”

“五岁孩童?”李珣偷偷吸一口气,缓缓心气,又奇道:“这似乎也没什么了不起……管用吗?”

看到李珣贪心不足的模样,阎夫人好笑之余,又白了他一眼,这略显亲昵的动作,当真难能可贵。

李珣被她无意间透露出的风情慑得一呆,只听她道:“世上都是无中生有难,有再生有易。你觉得,是教一个痴呆懂事容易,还是教一个五岁孩子懂事容易?”

李珣当即恍然。

他旋即又想到一个关窍,便在心中罗织一下说辞,小心翼翼地问道:“夫人,弟子听说这傀儡需要以活人为根本,这若是将人炼成傀儡,再使他灵智复苏,这记忆是不是跟着回来?”

“你想得容易!”阎夫人略一摇头道:“这傀儡的‘原材’是要不住地填补、修改的,随着修为的精进,‘原材’的质地也要跟上。

“想改变最初的质地,不外乎蛊噬、修补两种,而这哪一种不是要将几十上百个‘原材’揉到一处?这么多‘原材’搭配揉合,互相作用、变异,前世的记忆哪还能保留下来?”

李珣抽抽嘴角,总算没有急切到将“如果‘原材’不变化”这类蠢话说出口去。

可是,倒是老天爷开眼,阎夫人也来了谈兴,随口又添了一句:“当然,宗门历史上确实有几位前辈,高屋建瓴,将‘真人’甚至‘真一’级数的高手直接炼化,一步登天,那又另当别论了!不过,要你做来,恐怕要等上千多年!”

她看向李珣,眼中自然是“小子你就不要异想天开”的意思。

李珣此时,却是内心兴奋得恨不能高歌一曲,但面上还要做出“高山仰止”的模样,去缅怀宗门“先烈”。

关于天识轮的话题就到这里,而李珣已觉得,这收获比在虚昧厅时,还要强上一些。

而他到这个时候,才想起要问阎夫人的来意,这位外表娴静,实则心机渊深的美妇,总不是趁夜到弟子房中来指点法诀的吧!

作为弟子,既然师长不主动提起,他也只能主动揽过来。

李珣想了想,小心翼翼地引出了这个话题:“夫人,今天这事,弟子总觉得来得太容易了些,心里面有些不踏实,还请夫人开示一二。”

“宗主授你大姓,自然有他的理由,你好好接着,何必杞人忧天!”阎夫人说了一句,又看到李珣满脸的不信,忍不住笑道:“你这人呐,疑心太重!嗯,不过呢,小心些也好!你这大姓,我们这些长老都是同意了的,不过,底下的弟子们怎么想,你要注意些!”

后面这句,才是重点吧!

李珣咧咧嘴,脑子里转得飞快,分析阎夫人话中的深意。

阎夫人也不想让他瞎猜,便又叹了一声道:“这两年,宗门死气沉沉的,弟子们都各安其位,上进心也少了,许是宗主看不过,这才对你破格提拔……唉,宗主的日子,毕竟是不多了!”

李珣身上打了个寒颤,他好像捕捉到了什么。看着阎夫人的所作所为,若说她没有上位的野心,当真是连鬼都不信。不过,她似乎也没想着和冥火阎罗对着干,莫非……

他眨眨眼,试探性地问了一句:“弟子会小心的,不过,总不能都提防着吧,夫人觉得,弟子应该要防哪些人呢?”

阎夫人赞许地一笑,显然对李珣的反应十分满意,她缓缓道:“碧水君与你有杀徒之仇就不提了,就算他自重身分不和你为难,他座下弟子也很难与你相处,这是一批;还有就是幽狱长老,他一直与我有些嫌隙,你也要多加注意!”

顿了顿,她又道:“虽然有些冲突不可避免,不过,就我本心来说,你入门不久,还是不要在这种事上耗费心力,有些事情,暂时退一步也好,等以后有了资本,才方便行事!”

她前半截说的话很像一位文雅知礼的深闺妇人,但后面一句的含意则可以好好地品味。

李珣心中更是敞亮。

这碧水君和幽狱,想必就是与阎夫人争夺未来宗主之位的强劲对手,冥火阎罗心中想必也是清楚得很。

李珣不知道为什么这些人并不想造冥火阎罗的反,而是自己斗得不亦乐乎。不过,看起来,冥火阎罗寿元将尽,已经是既定事实了。

按照李珣的政治眼光估量,这个心机、手段、修为都极为厉害的痨病鬼宗主,恐怕是要在他大归之前,找到一个合格的继承者,并且利用下面长老彼此竞争的局面,稳固当前的权位。

这也就说得通,李珣这刚入宗的后辈子弟,为何会得到他的青睐。

这不正是一个向阎夫人“倾斜”的表示么?碧水君和幽狱,又怎能不有所动作?

“弄了半天,原来只当了一个供人解渴的桃子,愿者上钩,愿者上钩啊!”

送走了阎夫人,李珣嘿然一笑,倒在床上,将这里面的局势探了个明白。

很明显,他现在是阎夫人这条船上的,阎夫人的利益,也就等于是他的利益。那么,阎夫人要他做些什么,只要不是拿他去送死,他做上一做,也就是了!

韬光养晦算什么?老子活了十八年,就做了十八年!

李珣很快就从本不属于他的烦恼中脱身出来。

他再度拿起天识轮,翻来覆去地欣赏。

渐渐的,他的神识与这轮子联系起来,在似睡非睡,似醒非醒的状态下,遁入那杳杳难测的虚空中。

在一个无法准确定性的空间内,亮起了四道电光,两道赤红,两道雪白。

通玄界的时间就像是飞流直下的瀑布,高速奔流,拉都拉不住。相比之下,事件的变化迟钝得像是头老黄牛。

北极夜摩之天,玉散人、天妖凤凰的异动,仍仅仅是异动;针对阴散人与血散人的正派宗门联盟,其浩大的声势持续了近七百个日夜,做了令人咋舌的无用功后,这才懂得商议解散的问题。

幽魂噬影宗清晰到透明的内部倾轧,以及由此造成的种种仇怨,还是那么一点一点地积累,没有任何临界爆发的倾向。

这个时候,李珣已经不知不觉地在幽魂噬影宗停留了两年。而两年的时间过去,他甚至找不到任何可称之为深刻的印象,若用一个辞来形容两年的生活,那就是“平淡”了。

这两年中,他大部分时间都在腾化谷度过,偶而去鬼门湖一趟,也都是匆匆来去,把姿态放得低无可低。

有些时候,宗门内的弟子,甚至会忘掉还有这么一个人,在诸多大姓弟子的行列中,李珣也渐渐边缘化。

所以,当这次李珣抵达鬼门湖,向主管弟子内务的阴馑长老,递交外出游历的申请时,这位已有将近五千年寿元,脑子不怎么灵光的老太太,一时间竟没有把他认出来。

“百鬼?我在哪儿听过这名字来着?”

周围的弟子都笑,李珣则是很无奈地耸耸肩,抬出了阎夫人的名号,这一下子,阴馑树皮一般的老脸上,条条皱纹都显出了恍然大悟的味道:“原来是百鬼啊!雀儿收的那个男弟子!噢,记得,记得!宗门大姓嘛!”

李珣只有苦笑,除了这位宗内硕果仅存的老太太,有谁敢叫阎夫人的小名?他这弟子听了,也只能装听不到,忙趁着老太太清醒的时候,又把申请推了过去。

阴馑混浊的老眼在上面一扫,奇道:“你这孩子入宗才两年,便想出去游历,是不是太早了些?哦,理由是去寻找傀儡原材,这倒使得!”

老太太点点头,口中絮絮叨叨说个没完:“唉,只是这傀儡造起来最是讨厌,成不成且不说,又总是给宗门惹上麻烦!可是要记着了,那些大宗门的弟子,除非是真能做得天衣无缝,否则便绝不能轻易下手,嗯,弄个孤魂野鬼也就罢了,以后再精进便是了……”

李珣嗯嗯连声地应了,又想起传闻中这老太太的可怕手段,行了个礼便走。

即使是这样,老太太没完没了的话音还是传了过来:“这外出游历的弟子,就像是撒出去的鹰,十年八年都没个准信。这宗门的规矩都不明白!七鬼环戴着了吧?好,万一有急事,宗门也能和你联系……”

李珣背身翻了个白眼,御起飞剑,冲破这满天迷雾及枝桠密叶,直直飞上天际。

鬼门湖周围层层禁制被这一下惊扰,波动了些许,但李珣游鱼般几个转折,便从气机连接的弱侧一冲而出,过得好不随意。

他当然不知道,在他腾空而去的刹那,阴馑,这位唠叨的老太太,眼眸中蓦地闪亮起霜刃般凌厉的光芒,追着他飞行的轨迹,从头看到尾,末了,又恢复到平日的混浊。

她随手叫过一个弟子,向湖上穹顶处努努嘴,道:“去,把负责维护那片禁制的冥东给我叫来。败家子!祖宗的禁制,是怎么看护的?让人说来就来,说走就走……”

这是一处荒山野岭,距鬼门湖约七千余里,仍属于幽魂噬影宗的势力范围,不过,平日里也没有什么人到此。

天色已晚,不见星月,山上便显得颇为诡异,不时有几声野兽长嚎点缀其中。

黑暗里,一个人影从树丛中一跃而出,晶亮的眼神在四周一扫,又做了个手势,浓墨般的夜色中,又跳出个人来。

两人站在一处,便开始低声说话。

其中一个看上去非常强壮的大汉皱皱眉头道:“宝碇儿,你小子别来故弄玄虚啊!节外生枝就够他娘的糟了,再耽搁耽搁,首座回去活剥了我的皮,老子也把你给零剐细剁了!”

回话的是个精瘦的汉子,个头也不低,他笑了笑,露出满口白牙:“公孙老哥何必着急呢?你信不过我宝碇儿,也该信我这‘宝气灵鼻’吧!除了四空千宝阁那群奸商,还有谁能比我更懂得找宝贝?”

他引着那个“公孙老哥”走了两步,指着黑糊糊的地面道:“怎么样,老哥,看到了么?”

公孙老哥低下头去,仔细观察,眼中蓦然一亮。

宝碇儿把他的神色都收进眼里,心中更是笃定,他道:“公孙老哥,你这回总该信了,你瞧这禁制,布局细密谨严,禁纹若有若无,其中气机联系起伏明灭,转承开合,都是一等一的大手笔!被这种禁制保护的宝贝,岂不比那几个穷鬼身上的,要好出太多?”

“这倒是!没想到你小子眼力见长!”公孙老哥几乎要把脸都贴到了地面上,围着这数丈方圆转圈,脸上也颇为兴奋,但越看下去,他的脸色越凝重,“这没道理啊,怎么会看不出路数?”

“看不出路数?”

“嗯,这禁制排得奇怪,从整体看,有点幽魂噬影宗‘乱纹禁’的影子,不过里面的组合又绝对不一样!你看,这里禁纹的排列,是不是有点云气蒸腾的模样?

“这分明又是明心剑宗的‘云纹’,可是这气机走向又乱了,阴阳错杂不分,偏偏又能如此稳定,除了阴阳宗的‘颠倒阴阳禁法’,我是想不出其它的来路了……”

宝碇儿听得目瞪口呆,心中更是急了:“这,岂不是厉害到没边了?这里面的宝贝还能拿吗?”

“能,怎么不能?”公孙老哥嘿嘿一笑,“算你小子走运,知道这闻宝气的法门。本来这禁制功用,只是要隐藏宝贝所在,攻击力不强,谁知道你小子靠鼻子不靠眼,不吃他这一套!

“哈,只要起了个头,就再也瞒不过人了,就算老子我没法按部就班地破解,咱们把这一片轰烂了,总能行吧!”

宝碇儿大喜,正想说些什么,身上忽地一僵,脸上的表情也就此定住。

前面的公孙老哥犹自不觉,磨拳擦掌道:“快点,这禁纹看起来新得很,又只是迷踪阵,说不定布禁的人马上就来,没时间耽搁了!”

“既然是有主之物,就不要再拿了吧!”

“娘的,小子你别贫嘴,老子我……”

话说了半截,公孙老哥的身子也僵住了,但他比宝碇儿要强得多,一僵之后,连头也不回,猛地发力前窜,身子还悬在半空,便是嗡地一声,全身炸开了一团青紫色的剑光,四面的树木登时粉碎,剑光绕体飞掠,倒是声势不凡。

眼看剑光上引,就要冲天飞去,公孙老哥却愕然发觉,漆黑的夜色中,不知何时竟亮起了两盏红色的小灯笼!

但他蓦然间明白,那不是灯笼,而是人的眼睛时,已然大叫一声,被一只手掌轻松突破剑光,按在了他的胸口。

他比去时更快的撞回地上,疼得闷哼一声,险些背过气去。他挣扎着想爬起来,一偏头,却正好对上一双大睁的眼睛。

“宝碇儿!”

公孙老哥背上一股寒气直冲头顶,这宝碇儿不正是死不瞑目吗?又想及那黑暗中闪亮的赤红目光,他又是一个寒颤,刚提起的那一点劲,立时泄了个干净。

便在同时,他身侧沙沙的脚步声响起,他转过头去,恰好看到一人从他不远处走过,直直走进所布禁制的中心,不一会,便又拿了一个长形包裹走出来。

这人的步速不急不缓,颇为悠闲,可每一步,都像是踏在他的心窝上!

终于,那人开口了,声音非常年轻:“不告而取,可不是有身分的人会干的事情!”

公孙老哥闻声抬头,入目的是一个看上去不过二十来岁的年轻人,衣着颇为考究,以他半专业的眼光来看,此人外面这身长衫,应该是由“雾松铁”拉伸出来的细丝织就,这样才能既有轻巧透气,柔软合体,又能具有超强的防御能力。

更重要的是,“雾松铁”只有距此七千里外的鬼门湖附近,才有出产。还有,年轻人手腕上的手环、腰间佩剑的样式,已让这年轻人的来历呼之欲出。

显然,想逃命已不可能了,但未必就是死路一条。

公孙老哥已经在心中想好了说辞,准备为自己的小命最后一搏!然而,就在他将要开口求饶的时候,他的眼珠差点就爆裂!

年轻人打开了包裹,从里面拿出一块玉佩、一根男式簪子、还有一把宝剑。玉佩挂在胸口,簪子插在头上,然后,他轻抚着那把剑,锵然声中,拔剑出鞘。就在此刻,公孙老哥的呼吸停顿了。

“这、这……青玉剑!”

公孙老哥怀疑自己的神智出了问题,他到现在才知道,猫和老鼠之间原来也能够谈嫁论娶!

否则,七鬼环和青玉剑又怎么会出现在一个人的手上?

下一刻,他眼前爆起一团青芒剑影,彷佛是书画圣手笔下疏淡横斜的芳翠竹林,清妙悠然,自生情趣,即使公孙老哥此时绝没有心情,却也觉得一股清爽之气扑面而来,差点让他忘记了,这里是漆黑冰寒的荒山,也可能是他今后的坟地!

“你……你究竟是谁?”惊慌失措之下,他问出一个蠢问题。

出口就知道坏事,他又很不巧地想起,他们宗门正在进行的计划,脸色自然更加苍白。

这年轻人当然就是李珣,他在进鬼门湖之前,把埋藏在腾化谷附近的宝物转移到这里,哪知回来取时,却碰到这种事。

他这两年性情是越发地沉稳了,听了对方的蠢话,他只是微微一笑,还剑入鞘。又上下打量对方几遍,这才道:“你的见识不错啊!哪个宗门的?”

公孙老哥老老实实地回答道:“一斗米教。”

“一斗米教?”李珣有些惊讶,“你们宗门在人间界过得好好的,跑到这来干什么?”

李珣的惊讶是有来由的。

这一斗米教,乃是通玄界“四异”之一,行事有些邪门,又算不上邪宗之属,故称为“异”,有些与众不同之处。

在通玄界中,它可以说是与人间界联系最紧密的宗门;在人间界,它以宗教的形式,聚集了至少近千万信徒,当然,这不是说它喜欢当神棍。

事实上,这宗门的修炼方法非常奇特,除了本身的修持之外,还可吸取广大信徒虔诚供奉所形成的念力,精进修为。

正因为如此,这宗门的大部分基业都放在人间界,只有一些宗门高层才在通玄界长住。

此外,既然是“教”,那么,往往就会接纳一些三教九流的人物,尤其是各类散修,论人员之复杂,这个宗门也是出了名的。

李珣对一斗米教的事情并不感兴趣,嘴上也只是随口一问罢了,哪知道,听了他的问话,这个公孙老哥身上一震,心跳登时便失常了。

李珣是何等样人?公孙老哥的反应又岂能瞒得过他?几乎就在对方受惊的一刹那,他的“心血轮眼”全力发动。

公孙老哥的身体猛烈地震动了一下,随后,便被趁虚而入的搜魂术完全控制。

李珣从其口中,得到了他想知道的一切。他仔细地想了一想,然后拍了拍对方的肩膀,笑吟吟地道:“那么,就再麻烦你一下吧!”

公孙老哥的瞳孔之中,现出一圈淡淡的灰色晕环,然后,神智便完全恢复了清醒状态。他眨眨眼,跳起身子,骂了一句:“X你娘,宝碇儿,害得老子我白跑了一趟!”

推荐热门小说幽冥仙途,本站提供幽冥仙途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幽冥仙途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七章 逆影 下一章:第一章 服刑
热门: 悬崖山庄奇案 虫族进化缺陷 神游 只爱陌生人 暴君洗白计划[穿书] 玻璃之锤 暗黑者外传:惩罚 和反派杠上以后我哭了[快穿] 皇道金丹 安乐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