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开战

上一章:第六章 机运 下一章:第一章 关系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连续不断的惨叫声几乎连成一体,四面迸发出来,颜水月骇然向后看去,原本还意兴飞扬的各宗弟子,这么一转眼的工夫,就倒下了十多个。

没有人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直到四五个人影直窜上天,才有人回过神来。

“奸细,奸细,那些人是妖怪扮的!”

四面登时大乱,诸宗弟子纷纷拔剑,想追上去,哪知又是连声惨叫。

也不知这弟子群中混入了多少妖怪,趁众人注意力都在天上的时候,再下杀手,又是七八个弟子倒下。

这下弟子群真的乱了,他们彼此之间大都不过是点头之交,也有不少是第一次见面,此时慌乱之下,只觉得周围之人全都是可疑的面孔,每个都是潜伏进来的妖怪。

场中一时间剑拔弩张,每个人都顾忌周围的危险,也就是防备周围的所有人。便像是一个火药桶,稍微有一点火星进去,便是令人粉身碎骨的大爆炸。

可以想象,潜伏进来的妖怪,是绝不会吝啬于再加上一把力的。

颜水月处在变乱的周边,正是旁观者清,将场中的局势看得清清楚楚。

然而她自从修道以来,都是在宗门内诵风朗月,布卦推演,何曾见过这种场面?饶是她心中转过了至少十种消解此局的方法,紧张恐惧之下,却是半个字都吐不出来了。

在这一刻,她急得想哭。

便在此刻,她身后响起一个爆喝:“闭嘴!”

颜水月睁大眼睛,回头看去,事实上,整个场地的人也都同她一样动作。

人们眼中看到了这样一个人影,他戴着金属面具,拔出长剑,指向天空,醒目得很,刺眼得很!

李珣仿佛没看到这数百道目光,他长剑指天,口中连珠地说话,却字字清晰,没有半点儿模糊之处──

“明心剑宗弟子集合处在此,依长幼顺序,报名过来。至此刻起,各宗弟子举起双手,有妄动、妄言者死!”

稍停,又有一句话从他牙缝里一字一字地挤出:“都运气护体,从此刻起,受袭者不许还手,否则,二人同诛!”

最后四字,其硬如铁,其冷似冰,真如一桶冰水,当头泼下,弟子群中的嘈杂声息被这一喝尽数压下,一时间,整个场地静寂若死!

而静寂只维持了眨眼工夫,然后便有人以一句粗话做出响应:“你他妈……”

众人瞳孔中青光一闪,那人来出口的半截话,便永远说不出口了,他斗大的头颅飞上半空,脖颈处鲜血狂喷。

颜水月看得清楚,这正是那位叫“洛无昌”的修士。

也在这一刻,她恍然大悟:“洛无昌、洛岐昌……哪有门下弟子会起这么犯忌的名字的?”

整个场地再次堕入了冰窖,众弟子眼中只听到李珣冷冷的话音:“我有钟隐仙师刑天法剑在此,谁有异议?”

钟隐之名,震古烁今,当然不会再有间题。当下数百弟子双手高举如林,人群中的文海高声喊道:“文海在此!”

说着,他飞身起来,见李珣无异议,便飞落到他身边。

紧接着伍灵泉、灵木、灵喆等人依次招呼,不一会儿的工夫,便都聚在一处,各宗女弟子也聚了过来,天幸无事。

即使如此,清算人数时,也还是折了一个。

便在此时,不远处剑光人影连闪,不夜城中的诸位宗主、长老都已赶到,现在的情势,自然更乱不起来了。

当下还有两个妖人想做垂死挣扎,却被天芷上人虚空发力,生生震毙。

众弟子一起欢呼,这时候,颜水月却看向李珣,只见他已放下剑来,正收剑入鞘。

虽然看不清他的面部表情,但他举止之中,沉静如水,和周围那些弟子兴奋之情,可谓截然两样。

这人好奇怪,前后像换了个人似的!

她也仅想到这儿而已,后面事态的变化之快,实在令人目不暇接。被天芷上人震毙的两个妖人,尸体还来倒下,阴沉的天空中,仿佛被泼了墨,转眼间便黑了下去。

万年不改的光明被瞬间抹去,任谁也要发一回呆。

但比这黑暗更可怕的,是造成这黑暗的缘由。

“北溟有巨鱼,身长数千里。仰喷三山雪,横吞百川水。凭陵随海运,悼赫因风起。吾观摩天飞,九万方未已。”

颜水月只在宗门的典籍内,见到过这样的形容,当时她的脑子里,还非常辛苦地在想,数千里的巨物,在天空中飞行的感觉,会是怎样。

而如今,她真的见识到了。

虽然天空中是似乎永无止境的黑暗,但眼尖的修士们都可以看出,这黑暗的天幕,正在缓缓地蠕动,那是生物式的呼吸,以至于方圆千里之内,都响动着一波奇特的呼啸声。

“吭……吭!”

天空、大地、海洋都在颤抖着,整个不夜城都在呻吟,城外的光芒开始闪亮。

这是城体的防护禁制启动了,更早一些,北海边上的极光壁已经发动,两边的光亮遥相呼应,暂时分开了黑暗的空间。

然而,便是海边绵延千里的极光壁,在这巨大的妖物面前,也只能成为一堵中看不中用的琉璃墙!

“吱吱咯咯”的扭曲碎裂声,从遥远的海上传来,从不夜城看去,可以见到大片大片的极光壁破碎剥落,上面爆射的极光元磁,打在这片黑暗的“天空”中,也只是弹动了几点火光,便消失不见了。

“鲲鹏老妖!”

一声高亢入云的啸音曳空直上,这是镇魂宗宗主厉斗量的邀战,这宏大的啸声便如同一记冲天巨拳,猛轰在漫漫“天幕”之上。

“喀嚓”一声,城外初建的禁制被破开了一道大缝,紧接便是天空中雷暴般的轰鸣:“吭……吼!”

整个不夜城都亮了起来,由雪金硫石铸就的建筑群落,一个接一个地挥发出蒙蒙的白光,当这些光芒聚合在一处时,整个不夜城已经笼罩在一片茫茫的光雾里,如梦如幻。

颜水月在宗门的典籍中见到过这一记载,她拍手叫道:“永夜极光……”

就在她叫出声来的同时,不夜城的正中心,光极正殿之前,一道紫色的光柱冲天而起,然后便如一把擎天宝剑,左右一摆,然后猛一旋转,霎时间,白茫茫的光雾整个染成了紫色!

没有任何间隔,绿、粉、青、蓝、红诸般颜色,一个接一个地扫射出来,最初的紫光被挤到最上,然后各色光雾层层递进,齐向天空喷射,像一条彩虹,但诸多色彩交错迷离,则又是彩虹所不及了。

这诸色光雾亘空同在的奇观,只持续了半息时光,很快的多种颜色便都淡了去,只留存下一种绿莹莹的光雾,铺洒开来,垂接天地,绵延足有千里。

就在这绿色光雾铺开之时,天空中又是一声嘶吼,只是这一声,比之刚才,要尖锐了千百倍。

颜水月只觉得一声炸雷响在耳边,脑子里嗡嗡作响,口鼻已同时沁出血来。她身子一软,眼看要跌倒,却被人一把扶住。

她回头一看,便喜叫道:“师父!”

扶住她的,正是她的师尊玉岚道人。

这是一个姿色平庸的中年道姑,但眼眸中神采内敛,深不可测,站在那里,便自有一番风度,使人不敢轻侮。

王岚道人看了她一眼,点头道:“永夜极光已经调整好元磁质性,生克之下,鲲鹏老妖已不足惧,只是接下还有古音、妖凤等人,你功力低微,帮不上忙,便去内城元磁中枢处协助布防罢!”

颜水月知道师父平日虽和蔼可亲,但关键时候却是说一不二,不敢在这时使小性子,点了点头,转身要离开目光移动中,却又看到那个戴着面具的小子,此时正有一位容貌极美的女修和他说话,他却只是摇头。

“这个古怪的家伙,功力明明不怎么样,怎么能使出那么一剑的?嗯,难道明心剑宗的剑诀真有如此妙用?”

颜水月有些挫败感,她自从修习水镜之术后,一双眼睛看人修为,都是百试不爽,没想到今天却走了眼。

不过,转过念来一想,她见此人第一眼,便在心中批他为“血瞳厉魄,杀劫无穷”之相,在刚才那次动乱中似乎有些体现,这倒也不错。

“嗯,天机无限,一半一半。这样也就可以了!嗯,还赚了声‘师姐’呢!”

想到这儿,这位年少的水镜门人,便心情一畅,笑嘻嘻地离开了。

这边,明玑劝了李珣几句,见他留在这儿的心意甚坚,也就不再多言。

事实上,李珣这种行为,才是真正合她的心意。

想当年,她也是从一次次生死搏杀中增进修为,在生死在线几度徘徊,才有了今日的成就。

若是李珣真听了她的劝,躲到安全地带去,反会招她看不起。

而两个人的交流也只能到此为止,随着永夜极光的发动,鲲鹏老妖遮天蔽日的身躯正在急速缩小,很快的,天空又恢复了平日的光亮。

然而就在天光闪现的刹那,北海之上,不知有多少道剑光跨海而来。

自妙化宗提出散修盟会之后,与正道宗门最大规模的战斗,就这么爆发了。

永夜极光或许是通玄界最玄奥的禁制阵诀之一,但它的最大威力却仅在于对敌人针对性的攻击。

也就是说,它攻强于守,真正的防护禁制,还是城外的极光壁。而极光壁又怎能抵挡妖凤、古音这样的绝代高手?

天边突现一抹朱红,它从光与暗的交界处闪现,然后在转眼间就延伸至整个海天交界处,海水在刹那间变成了血红色,就如同翻滚的岩浆,在迷离的水气中,一次潮起,海岸上已千疮百孔的万里极光壁,便轰然粉碎。

然后,城中的所有人都看到了天空中那凄厉的红影。

李珣屏住了呼吸,眼睛直勾勾地看过去。

她还是那个样子,仍是那一身火红的裙装,透出的却是冰雪般的冷寂。

与天都峰上唯一有些不同的是,她在脸上蒙了一层薄薄的红纱,遮去了她倾城的姿容,只露出一双本色漆黑,却光火流转的妖异瞳眸。

这算是又见面了罢?

李珣心跳得很厉害,他不知道这算不算恐惧。

曾经有一段时间,妖凤就是他心中的魔鬼,在她的面前,他就是一个包住水的纸袋,轻轻一挤,所有耻辱便都迸射出来。

他甚至可以想象妖凤看待他的目光──就像对一条丧家之犬、对一只软骨虫、对一个可以随意支配的玩具,或者,就像是一团空气!这本没有什么错,如果没有嵩京的变故,他李珣就是一条狗、一只虫子、一个玩具,一团空气!他不会否认这一点。

可是,更不能否认的是,事情还是有变化了!他有了两个也许是史上最强的幽玄傀儡,成为了幽魂噬影宗最有前途的大姓弟子,同时,他也是公认的明心剑宗最有前途的后辈之一!

当这一切都合在一起,他还有什么不能做到的呢?

那他还怕什么?

也许是一百年、两百年,他不确定,但他还有唯一一件可以确定的事情……将来,对妖凤,有机会他一定要“好好”地招待!

看着天空那个身影,他的眼神迷离了,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冰冷的风中,似乎飘散着丝丝说不清道不明的香味,这气息挟着风,吹进他肺里,这是……火的味道罢?

便在这时,他腰眼一痛,这让他猛地回过神来,此时,他也正好看到明玑的眼神,其中有些不满,但更多的是激励:“别丢人了,不会让你去对付她的!”

李珣怔了怔,这才明白了明玑的意思,他心中好笑,但有那么一股冲动,让他拔剑出鞘数分,然后,一字一吐地说道:“早晚,有那么一天的!”

明玑略一扬眉,眸中已尽是笑意:“好啊……不过在此之前,要看我愿不愿意了!”

就在师叔、师侄二人谈笑之时,天空中,妖凤伸出一根手指,指向地面,然后,轻轻一勾!

平地风起,暴炎四溅!

不夜城周边的禁制没有起到任何作用,便在第一波震荡下炸成粉碎。

整个不夜城,刹时间被一波火风暴席卷过去,城中那些坚实的建筑还好些,可是那些树木花草,纵有禁制相护,也是大片大片地被扫成白地。

而在火光乍现之时,众多修士已经御剑飞起,便是反应慢的,也都真息护体,挡住了这一击。

毫无疑问,这看上去漫无目的一击,就是在示威。换个说法,也就是在挑战!

在宗主长老那一个圈子里,有资格有能力一战的,也就是那么三五个人,而其中最合适的……

剑吟声起,清溟周身清气缭绕,直投入空中去。这里没有人比他更适合与妖凤交战,于公于私,都是如此。

在这一刻,所有在场的人都听到了清溟的喝问:“妖凤,当真要与天下人为敌?”

妖凤明眸闪动,火光流转,森然回应:“恁多废话!”

随即,天空中便炸开了一团刺眼的火光。

当剑气与火光交击之时,混战也开始了。

各宗弟子在各自仙师的招呼之下,首要任务便是结阵。

有一个玄妙精微的阵诀,攻防效率必然会提高许多,这也是各宗与散修最大的差别。

明心剑宗此时布下的是“悬空阵”,这是个难度较大的阵诀,诸弟子都要有精深的御剑功力,最起码要有剑光绕体的水平。

阵诀变化,全在虚空中完成,上下四方无处不至,周边又有九位仙师维护,不虞有高人强行破阵。

随着时间的推移,阵形变化渐渐使得开了,彼此之间也有了默契。

但在此时,仙师中已有三人给扯到了别的战圈里面,而这个趋势显然还在继续。

“对方高手很多啊!”

看着明德无奈之下被一个散修缠上,李珣的眼皮直蹦。

此时不夜城已彻底沦为了战场,七八百名修士、妖人在天空、地面捉对厮杀,战圈在不知不觉间,已扩大到近千里方圆,而这个范围还在扩大。

妙化宗那边的实力,显然出乎己方的预料。

这时清溟与妖凤死战,战场已移到海上;厉斗量又对上了鲲鹏老妖,杀了个天昏地暗,却是往内陆去了。

聆风子和古音这一对,最是诡秘不过,双方忽东忽西,忽天忽地,在方圆几百里范围内打了个不亦乐乎。

最要命的是,两人都有飞行绝迹的本事,打起来忽隐忽现,一个不好,就说不定闯到哪个战圈里面,而碰上的人,自然也就倒霉透顶。

可以说,直到这个时候,妙化宗一方也依然没有出尽全力。

谁都知道,同列天下七妖的青鸾至今未曾现身,还有那修为深不可测、位列三散人之首的玉散人,若是他们二人杀至,谁来抵挡?难道是重伤中,发不了五成力的天芷上人么?

所以,就算是战事激烈至此,在诸宗门这一方,仍有包括清虚在内的五位真人级数的高手未曾加入战场,为的就是防备此事。

李珣将周围的形势都看在眼里,而这时候,在阵势周边守护的,仅剩下明玑一人,看情形,也不太妙。

诸妖人、散修虽然修为参差不齐,但被三四十人围在当中,打得时间长了,默契自然增长。

到了后来,敌方或放出飞剑法宝,或轮番近身冲击,远近交迫,显然也形成了一定的套路,偏偏就在这时,明玑在连斩了三人一妖后,被一个高手盯上,双方性命相搏,是绝对顾不上这边了。

“尽力维持,最差也要三人结阵……”

明玑拼着硬接一记,给诸弟子指点关键,也就在她说出此话之后,众弟子辛苦维持的阵势,也终于崩溃。

崩溃之前,李珣刚将青玉剑从一个散修眼上抹过,听着对方凄惨的嘶叫声,他还没来得及高兴,身侧一名弟子被连续三道飞剑攻上,即使有同伴拼死相救,却也只挡了两道,被一剑劈中面门,一头栽下,不知死活。

阵势当即一乱,敌人正是抓住这一点,七八道飞剑,十多件法宝一起攻上,李珣只觉得耳边一震,便被骤然迸发的冲击打飞了出去,打着转撞到地上,所幸凤翎针和玉辟邪及时反应,护住了他的内脏,这才幸免。

明心剑宗已经是少数几个将阵势运转维持到现在的宗门,此时阵势一被攻破,场中更是一乱。

李珣一眼扫过,在那一乱的空档,宗门弟子至少又倒下一个,但其它人还是及时结成了小阵,甚至还能够护住地面上两个不知死活的同门。一起一落中,尽显大宗本色。

不过,李珣自己的情况便有些糟糕了。

刚刚敌人合力一击的冲击实在太大,李珣虽有宝物护身,却被打出老远,再加上之后的移位,他和宗门的人之间隔了起码三百步!

若在平日,这距离不算什么,但现在一团乱战,只是眨眼的工夫,这三百步的距离便被七八个捉对厮杀的修士冲过,迸射的劲气余波,让李珣不自主后移了一些,再看时,宗门弟子早不知飞到哪里去了。

不会罢……李珣不由有些慌张,他抬头四顾,却忘了这种行为,实在就是挨宰的蠢样,他脸刚抬起来,至少有三道要命的重压分别攻来。

“娘的,天下的散修妖怪何其多……”

李珣腹诽一声,青玉剑一振,发出一声如金玉交击般的震鸣,青雾般的剑气绕体而飞,便如同山间环绕的烟岚,如虚似幻。

攻击他的有一把飞剑,一团看上去不是什么好东西的黑雾,还有一道十分强劲的剑气。

李珣目光一转,很快就将三个对手看在眼中,心中急速计算。

飞剑无根,可以不论;拿着招魂幡的大胡子是个硬手;那个发虚空剑气的,才是要命的高手!

既知强弱,剑气便随心意流转,猛然一涨,青玉剑煞气惊人,一个涨缩,先将黑雾撑开,李珣身形移位,避过遥空而来的剑气,旋又剑芒暴闪,那把飞剑发出一声尖鸣,剑刃崩缺了一个口子,光芒也急速黯淡下去。

解决了小麻烦,李珣身形不停,排空直上,似要去和那个放出虚空剑气的高手比拼,但才到半途,身形却是一转,手上甩出了一样东西。

这是一根簪子模样的暗器,才飞到半途,速度便蓦地一缓,簪子周边两三分处,光芒扭曲,倒好像是火光一般。

簪子的外形也迅速变化,簪尾两面铺开,一点嫣红迅速蔓延开去,直至染红了大截簪子,簪尖渐渐褪去杂色,显露出白玉般的本体。

此时,一阵风吹过,簪子轻轻一抖,竟随风翻滚,飘飘悠悠升上一截。

这哪还是簪子?分明就是一根火红色的羽毛!

也在这时,一点金光自红羽中央闪亮,这是指甲般大小的金斑,便如同在红羽上开了一个金色的眼睛。

在典籍上,红羽金斑当然不叫红羽金斑,它有一个权威性的称呼。

凤翎!

金光闪耀,便好似在虚空中撕出一道裂缝,缝隙中,透出的是金色的火光──大光明火,可炼魂烧魄,化一切污秽,破一切邪法,所过处鬼神辟易,无物可挡。

金光一闪,五十步外,那个持幡的大胡子,幡折、头飞、人亡!他摧发出的黑雾只要是沽了点金光,便都虚空蒸发,再不见半点儿踪影!

“凤翎针!”

上空中那能发虚空剑气的散修,见识也算不凡,看到他先是迷茫,后又恍然的眼神,李珣森然一笑。

推荐热门小说幽冥仙途,本站提供幽冥仙途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幽冥仙途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六章 机运 下一章:第一章 关系
热门: 醉枕江山 搬山 重生后我撩我自己 斗破苍穹 医品宗师 我的医术震惊世界 爱因斯坦的预言 魔球 大辽残照 剑徒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