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关系

上一章:第七章 开战 下一章:第二章 双美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看到明玑这神妙无方的飞剑,李珣大力以拳击掌,叫了一声“好!”

明玑微微一笑,也不多言,径自收回了宝剑,对身边一位负责包扎的不夜城弟子道:“拿一瓶‘虚络生肌散’来。”

那个弟子看上去已被她凛凛之威震住,一时竟未回神,还是一侧的李珣推了他一下,才反应过来。他急急拿药,又双手奉上,满脸都是仰慕之色。

李珣横了他一眼,怪他没分寸,从他手中拿了药,便要替明玑敷上。只是刚揭开盖子,便被明玑拿了去,然后被她一把按在肩上。

这一下却是按到了一处剑伤,他疼得一抽气,身上已经软了。

明玑毫不避嫌,撕开了他的上衣,在手上抹了药,以真息催发,覆在他伤口上,笑道:“既然有能耐冲上去,就要有能耐忍着,看你刚刚还很有血性,怎么现在不成了?”

李珣脸上一红,心中却有些吃惊。

明玑说的正是他刚刚“以命搏命”的手段,显然自己一直被明玑注意着。虽然她的初衷是好的,但要是因为这点而露了馅,可就真的郁闷了!

清虚在一旁拈须微笑,此时也插入一言:“珣儿难得在激战之中,仍能心智清醒,以清明之心,发雷霆手段,颇有当年‘闪灵儿’的风采啊!”

明玑闻言一笑,并不多言。李珣却知她的名号便是“闪灵剑”,这“闪灵儿”,想必就是宗门长辈对她的昵称。

能将她与明玑相提并论,这感觉,却还不错。

很快明玑便将他身上的伤势都处理干净,而清虚则向旁边一位回玄宗长老,要了一粒“断续灵胶”。

这是通玄界一等一的正骨良药,药性温养之下,似李珣这种硬伤,两三天便能回复如初。

他这边弄好了,便想着明玑肩上的伤。

而当他要开口之际,才忽然想到,虽然长幼分明,但毕竟男女有别;若是在邪宗也就罢了,现在他怎么说也是一个“正派子弟”,这解衣敷药的事儿,他怎么能办?

他这才恍然那不夜城弟子“没分寸”的真义。

明玑看在眼里,唇角一勾,笑吟吟道:“这才看出你平日不用心,若是真到了虚空化婴的水平,这些皮外伤势,哪还用涂抹药物?”

李珣只有苦笑,明着是在为难他,其实也是为他解围了。

不过,看起来,才一阵子没有活动,明玑伤势好像真的合了口。只是衣服上血迹斑斑,看上去还是十分扎眼。

清虚本还在微笑,但当他的目光扫过整个战场时,笑容已有些发苦:“古志玄到底是何居心?他又到底是怎么个做法?自从四九重劫过去,通玄界哪还有这种乱战?”

“给咱们来个下马威罢了!嘿,一群乌合之众!”

说话的就是给清虚“断续灵胶”的回玄宗长老,玄符真人。

他同在五名未出战的长老之列,须发如雪,却红光满面,状如婴儿,性情颇为直爽,与清虚交善。

清虚最知他性情,闻言只能摇头。

李珣心中暗笑,他却明白清虚的意思。

“乌合之众?若是乌合之众,又有谁会拿千百年修为,为玉散人卖命?这些散修妖魔,平日里各行其道,自身的恩怨还算不清楚,现在却个个奋勇争先,恐怕里面有些利益掺合,才是正理!”

清虚就是不明白,玉散人究竟拿出什么好处来,才能哄得这散沙般的大队人马,为他效死力?

这个问题,李珣也不明白!

一边明玑也若有所思:“玉散人应该还有所保留,那些真正的邪修妖人,今日都只出工不出力。还有牛力士、冰妖娘、逆水十妖、三头蛟怪等,明明都是与会有头有脸的邪魔,却至今都没露面。这种情形,还要斟酌。”

玄符听着那些耳熟能详的名号,嘴角抽动,口中也嘶嘶作响:“不用他们出来,便是只来一个玉散人,这边局势就要逆转……”

这老道倒是爽快,一听不对路,立即改口。

清虚眉头大皱:“先前还不觉得,但看场中形势,再算上那些隐而不出的邪魔,对方的实力,应当还在我们之上……”

他的话只说了半截,不过那未尽之意,李珣也摸了个八九不离十。

“此时正道宗门小半精英集结于此,实力不可不说强大。然而这个所谓的‘散修盟会’,却能集结出比之更强的力量,如此声势,恐怕真的不好收场了!”

是啊,原来他们竟还有这般实力!

以前李珣也听过不少散修中的棘手人物,可都是零零碎碎,从没有将他们统合到一起来算过,眼下却是大开眼界。

且不论玉散人是如何将些散修妖魔统合在一处的,单只是这一设想、这一胆略,便令人心中凛然生畏!

想想与他齐名的其它二散人,或许心计、修为并不逊色,但光这气魄,便被玉散人压过。

玉散人,不愧为三散人之首!

只可惜,轮不到李珣再多想,一位不夜城弟子已上前禀报,安置受伤弟子的静室已布置好,要将这里的伤者尽数转移到安全地带。

李珣这个伤者,自然也在这行列之中。

临行前,李珣目光一转,奇道:“咦?四师叔不去吗?”

明玑微笑挥剑,连鞘长剑打在他腰上:“好没规矩,我哪儿受伤了?”

李珣“哈”了一声,知道这点儿伤势并不被明玑看在眼里,就不再多言,招呼了一声“诸仙师小心”,便随手搀起一位重伤号,随引路的弟子去了。

玄符看着李珣离开,点了点头,忽地转脸看向已很久没有言语的玉岚道姑,哈哈笑道:“神算子,你瞧这孩子,给他批个八字如何?”

玉岚平庸的脸上神情一动,却是微笑不语。

玄符还想再问,却被清虚拦着:“你莫为难玉岚道友,弟子前程,自有他自己把握,问天求卜,终不是上策!”

“清虚道友所言,极符合我宗意旨!”

玉岚点头一笑:“求卜问卦,终究是镜花水月,可望而不可及。不过,所谓观人之气,生死祸福难料,却能略见其人声势消长,这一点,说说倒也无妨!”

此话一出,便是想再进入战场的明玑也收回脚来,颇感兴趣地看去。

不远处剑光宝芒交映,劲气乱流撞击,正打得天昏地暗,这五六人却自成一个小天地,看起来闲逸得很。

只听玉岚道:“非池中物,非蹈矩人。”

“完了?还真八个字?”玄符翻了个白眼。

“水镜宗人,你这耍滑头的本事倒是精通!谁都能看出来,那孩子日后定是前途无量;还有,看他那手段,和当年的‘辣手闪灵儿’,简直就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当然也不是循规蹈矩的俗人……”

玄符看着明玑,哈哈一笑,算是一个道歉,接着又撇嘴道:“神算子,就算是应付差事,也不能这样懒法!”

玉岚但笑不语。

旁边天行健宗的苏曜开口笑道:“玄符道兄好没道理!玉岚道友事先已经说好,不管生死祸福,只论声势消长,这样说法也没什么。而且,谁不知水镜门人,不开口便罢,开口便无虚言。

“至少你已经知道,那孩子日后必有出息,现在便去打好关系,也是稳赚不赔啊!”

这苏曜仙师在天行健宗实在是个异类,他身材圆胖,面目憨厚,一副好好先生模样,又多言健谈,好结交朋友,可谓交友满天下,和哪个人都能说上两句。

也只有他用这种口气说话,才不会招人反感,又顺利解围。

玄符笑骂一声,他正闲着没趣,见苏曜说话,如何不喜?便干脆和苏曜斗起口来。

说了半晌,他一转眼,正好看到不夜城长老天河,正拿着一个罗盘模样的东西盯着看,便叫了一声:“天河老儿,你拿这‘天仪盘’干嘛用?给古志玄找个风水宝地?”

天河瞪了他一眼,瘦长的脸上却有些紧张:“别出声!奇了怪了,刚刚明明有反应来着,怎么又找不到了?”

他自言自语了一会儿,见四面安静,抬头看看,见了周围人的脸色,嘴角不由一抽:“刚刚你们谁有感应?”

“啊?”

“我是说,你们有谁觉得刚刚有人潜过去的?”

四位长老加一名杰出的二代弟子,同时摇头,而玉岚道姑刚一摇头,心中便是一跳。

一个念头在她心中一闪,然后便突然化成语句,跳出口来:“东南方向有警,强敌!”

天心通达,不假虚饰,脱口而出,这正是水镜宗令人赞叹的水镜天心之术!

然而这一次,“天心”来得晚了些。

这话刚一出口,东南方向,便响起一声刺耳的惨嘶!与之同时,一股狞厉凶暴的杀气,宛如草原上突起的风暴,席卷全城。

那浓浊血腥的强压,亦直抵人心最深处!

“那是受伤弟子休养所在!”

在天河长老的惊呼声中,六人同时暴起,向那方直直冲去。

“啧,这是个三皇剑宗的,熟人!”

来到休养的静室,不夜城几位精通医术的弟子,已开始忙碌起来。

而李珣这个伤口已得到很好治疗的“病号”,便有些无所事事,只有随处走动,和伤号中几位新认识的朋友打打招呼。

至于三皇剑宗的“熟人”,与李珣倒是同病相怜,都是伤在脸上。

原本敷药包扎之后,那张还算英俊的脸孔便有些奇特,再加上已是两年时光的冲洗,李珣花费了好一番工夫,才认出他是当年挟持洛玉姬时,站在洛玉姬身后的一人。

之所以能记住他,是因为这家伙当时的眼神太过凶恶,与他的脸面对比强烈。

李珣倒有些担心,以此人当年的眼神态度,说不定就能把自己给认出来。闲得无聊之下,他就在想:“干脆暗中下手,将这小子灭口罢……”

想到好笑之处,他嘴角一咧,无声而笑,反正别人也看不到,他乐得这样放松。

然而,便在下一刻,他的笑容僵在脸上──

任何人在见到自己视线之中的同类,在刹那间四分五裂、血肉横飞之时,都会是这么个表情。

不只李珣,其它在这附近的诸宗弟子们,眼神都呆滞了。

直到第二个人体撕裂,鲜活的内脏顺着喷溅的血流洒出来时,才有人如梦初醒,大叫一声:“敌袭!”

叫出这一声的,就成了第三具碎尸!

这惊变突如其来,没有半点儿先兆,便如同一个巨锤猛砸在众人头顶,将他们都砸昏了头。

李珣也并不例外。

直到第五个人的脑袋被生生击碎,残块打在他眼角处,他才惊醒过来。

他的脑筋反应不可谓不快,但就在他刹那间想好要如何逃命时,第六、第七、第八个人,已经步人后尘。

然后李珣便感觉到,一双血红色的眼神在他脸上一扫,那其中灼人灵魂的杀气,霎时间将他心中所想,抹成了一片空白。

“叮!”

玉辟邪发出了久违的尖鸣声,李珣却没有及时恢复过来。

他在脑中浑噩之际,本能拔剑。

只是全忘记了右肩的伤势。

剑才拔出一半,肩上、胸口同时传出剧痛,然后他的身子便腾云驾雾般飞了起来,撞破了身后的墙壁。

余势不止,再撞上第二堵墙,才滑落下来。

只这一下,他胸口两排肋骨齐齐折断,不知有多少根骨头倒扎进内脏中,便是修道之人,生命力坚强,此时也只剩下小半条命了。

而这一剧痛,也终于让他清醒过来!

“怎么没一下杀了我?”

难得他还能想这种问题,而此时,隔壁室内,终于传出了一声迟到多时的惨叫声。

叫声方起,那堵刚被他穿透的墙壁便整个崩裂,理所当然的,这一栋房屋,也随之垮掉。

顾不上疼痛,李珣双手交叉,只来得及护住脸面、胸口,便被掉落的碎石埋了进去。

这一下打得好重,他又一口鲜血喷了出来,全挡在面具内壁处,粘糊糊的,实在恶心。

“娘的,要是能躲过那个怪物的辣手,给压十次也认了!”

李珣脑中闪过那一对血红色的眸子,心中不寒而栗!

他见过的“红眼怪物”不少,像妖凤、血散人,或因体质、或因修炼的法诀,眼睛都是红的。

只是,妖凤的眼眸中,恨火缭绕,凄厉决绝;血散人眼中则是狠辣凶残,又深有谋算。与这怪物的眼神,都有着本质的不同。

李珣就从来没有见过这样一双,完全没有任何杂质,只存在着杀戮血腥,纯粹到不可理喻的眼睛!

毫无疑问,这是真正的,妖魔的眼神!

正想着,他忽然觉得身上石堆剧震,然后便是澎湃的气浪袭来,石块乱飞;只一转眼间,他身上的重负便一清而空。

只是,接下的场面,却比乱石压身要糟糕得太多了。

他再次看到了那一双令人心寒的眼睛。

而这一次,李珣心中却是出奇的平静。

在外历练这么多年,他若还不能做到关键时刻的心理调适,那便真是死有余辜了!

虽然还有恐惧、惊慌,但这些没必要、也没有用的情绪,都被他压在了心底最深处,不能在心湖中泛起丝毫涟漪。

眼下这情形,很像前几个月被古音偷袭的那次,不过还有一点关键的差别──老子还有还手的力气啊!

玉辟邪再次发出震鸣,只是这一次,却是由李珣催动,发挥出了它令人称奇的护主功用。

一圈淡淡的青光碎芒喷发而出,在虚空中一闪而逝,几乎在同时,空气中响起一声难以形容的低响,然后便是一阵“滋滋”烧灼皮肉的怪音。

最后,就是一声沉闷的暴响。

在暴响声突起的刹那,周围像是刮起了龙卷风,碎石尘土漫天飞扬,将方圆数十丈罩了进去。

李珣便像是破纸片般给吹飞了不知多远。

还未落地,一声刺耳的尖啼便炸响在他耳边,其中痛苦、暴怒的情绪扭成一团,便如一记重锤,猛击在他头上。

他又喷出一口鲜血,面具内累积的血沫也呛进了鼻孔,难受得很。他强忍着痛,目光扫过四周的环境。

飞扬的土石浓雾还未落下,在土雾之中,又是一声厉啸,只是这一次,迸发的震波却是收而不放,在一个有限的范围内来回激荡。

震波所及,飞舞的土石被切割得更细碎,甚至在真息催动之下,虚化成烟,浓浓的尘雾很快就稀薄了许多。

那个“妖魔”的身影终于呈现出来。

只能说,它的身影类人化,大体看去,确实是个人形。

可是,有谁见过高近一丈,肩胛上长着尖锐倒刺的人?

这个怪物的面目还隐在烟雾之后,只显露出它漆黑的皮肤,如枯树般干硬瘦长的身躯,还有那一对血红的、充满了暴虐与杀气的眸子。

如果李珣没有看错的话,对方肩上那六根妖异的倒刺,似乎在向外喷着某些雾气。

虽然与真正的尘雾结合得很好,但李珣分明感觉到,其中充满着哀嚎辗转的恶灵怨气。

它们虽仅仅露出了一点儿端倪,但往更深处,毫无疑问,也更密集!

“难道它的身子里面,全是这种玩意儿吗?”

想着被这怪物一巴掌拍在身上,李珣觉得恶心,他咧咧嘴,身子迅速地没进土里去。

上方,那怪物再度发啸,音波透地而入,震得李珣心动神摇,差点儿掐不住法诀,生生给挤死在地下!

“还要不要人活了?有种你下来!”

想起这怪物最初就是从地下冒出来的,李珣肯定它会追下来。

所以,他将幽一、幽二召唤出来,收敛气息,躲在土层之中,准备当那厮追杀过来之时,给它来一记狠的!

只是,当他放出气息,欲引诱那怪物杀下来时,一声低语突然响起在他耳边。

他心中一震,在辨别出声音里的意义和来源之后,本来已经蓄势待发的幽一、幽二,无声无息地隐去。

紧接着,一只柔细的手掌轻揽在他腰上,他只觉得身上一轻,便被那人扯着去了。

“秦长史?”

李珣试探性地问了一声,对方的土遁之术比他强上不知多少倍,转眼之间,便是几里路过去。

不过,他没有得到对方的响应。

若说有,也只是一声低低的哼声,然后,他眼前便是一亮,两人已来到地面上,而李珣也看到了秦婉如的脸。

她的脸色非常苍白,对李珣的目光也没有什么反应,只是盯着不远处的地面。

李珣看了一下四周的环境,奇道:“这里没有人……怎么到这里来了?”

“身不由己吧!”秦婉如的语气显得非常沉静,甚至还笑了一笑。

但在她柔弱堪怜的外表下,这样的沉静与笑容,反倒是颇有些无可奈何的意味,更让人兴起惭愧的念头──难道他还要一个女人来保护吗?

摇摇头,李珣将这个不理智的念头从脑子里排出去,而他也很快明白了秦婉如话中的意思。

周围的大气中,无数显没的气机交织成一张大网,引动元气,发出嘶嘶的怪响,像是毒蛇吐信,诡谲森寒。

在这样的气机大网中,对方完全有实力限制住秦婉如的行进路线,将她困在其所希望的地点。

李珣脑子里再次浮现出那个妖魔的外型,再结合一下平日里积累的诸多信息,猛然间,他知道那究竟是一个怎样的怪物了。

“魔罗喉!”

李珣低低地叫了一声,他总算是明白了,原来这个三分像人,七分像鬼的玩意儿,竟然是天下七妖中,最神秘、最血腥的那一个!

便在他呼声响起的时候,“嘎”的一声怪响,七股怪异之至的潜力,从不知多深的地下飙突而上,在距离地面还有三尺时,一个诡异的交叉,由此牵扯了至少百条以上的气机变动。

周围的大气发出嗡然的震鸣,好像四面有千百条无形的钢丝,在无形手掌的扯动下,崩得笔直。

秦婉如脸上神情不动,只是稍使了李珣一个眼色。

在李珣会意,甩出宗门求救飞剑的时候,她皓腕轻抬,在虚空中连划了十几个完美无瑕的圆圈。

每一次旋动,都生出一丝粘力,吸附着足以将肢体撕裂的真息气丝。

而在旋动结束之后,层层粘力之中,偏又生出一点微妙的斥力,使锋利的“钢丝”,与她的肌肤相贴,却仅仅是划过几道白痕,没有破皮见血。

这显示出她对真息的操控,已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

但这还不够,这只是真正攻击到来的前奏罢了。

所以,当七道真息由地面破土而出的时候,秦婉如身上立时多了七道长长的血缝。

李珣看得很清楚,每一道伤口形成之前,她都有一个格挡的动作,但每一次都差了一分。

然而,每一道也都与要害差之毫厘,没有影响到她的动作幅度。

这时候,传讯飞剑刚消失在视线之外。

虽然它在突破周围密集的封锁时破损了几处,但还是歪歪斜斜地冲了出去,魔罗喉并没有刻意拦截。

很明显,它对眼前的这对男女更感兴趣一些。

砰然声中,黑影就从秦婉如脚边冲出来,与秦婉如几乎是脸贴着脸,对拼了一记。

澎湃的气浪将李珣轰出了数十丈外,全身创口复裂的同时,骨头至少又断了两处,疼得他只欲昏去。

紧接着,秦婉如有些踉跄地落在他身边,左手下垂,脸上也被划出一道浅浅的血痕。

李珣斜睨了她一眼,又觉得表达不清,干脆将面具扯了下来,露出被血沫涂花了的脸。

“为什么救我?”

“只是没想到救你会这么难吧!”秦婉如坦然一笑,“如果知道是魔罗喉,我绝不会来!”

推荐热门小说幽冥仙途,本站提供幽冥仙途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幽冥仙途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七章 开战 下一章:第二章 双美
热门: 寝台特急1-60秒障碍 辅助插眼至今未归 见鬼 破云2吞海 地球上线(地球上线原著小说) 假孕后我继承了帝国 钓鱼城 混乱中立迦勒底 长眠不醒 特殊魔物收容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