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私会

上一章:第三章 私情 下一章:第五章 天芷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李珣还想再看下去,只是颜水月留下的水镜,却已经支持不了这么长的时间。

随着水纹波动,一切的影像都还于虚空。李珣吁出一口长气,闭上眼睛考虑了片刻,这才又睁眼,向秦婉如那边看了过去。

“古志玄可怕!”

秦婉如朱唇中迸出这几个字眼,旋又莞尔一笑:“这是师尊当年的评语,今日由古音推去,才知此言不虚。”

李珣自然点头同意,接着他心中一转,笑道:“师叔也是三散人之一,怎么不去凑凑热闹?若她肯去,这‘六执议’的位子,不也是手到擒来?免得让古志玄一家独大!”

“小鬼滑头!”秦婉如轻嗔了一声。

只见她言笑盈盈,语气却亲昵得很,“且不说师尊被你害得重伤,便是玉体无恙,也和古志玄有不共戴天之仇,又怎么会和他并列?”

李珣暗笑秦婉如演戏穿帮,脸上还要做出一些不太真诚的惶恐之意来,末了又聊天般问了一句:“结仇之事,小弟倒也听过,就是那个‘妙化五侍’中的羽侍?”

秦婉如瞥了他一眼,淡淡地道:“你知道的倒不少,不错,师尊与古志玄结怨便缘自于此。你口中所谓的‘羽侍’,便是师尊的亲妹,也就是我的娘亲。”

这下李珣可真被吓了一跳。

不管他心中如何想法,在这种情形下,也只能为自己的失言连连道歉。

倒是秦婉如,或许是对这种事情已经习惯了,倒没有什么不满,只是轻叹一声:“我本以为此次能借诸宗合力,趁机有所作为,只可惜情势不由人……若是师尊在此,又怎会是这般情况!”

说着,她的眼圈儿好像已是微红,李珣不知她究竟有几分真心,但尴尬还是免不了的。

幸好秦婉如控制情绪的功夫实在了得,略一失态,便自我察觉,微侧面颊后,又强自笑道:“师弟见笑了,只是这仇怨,可算是我师徒的奇耻大辱,思及娘亲此时的境况……”

她摇了摇头,再没有说下去,可是见她的神情,便是再愚鲁的男子,也明白她话中之意。

尤其是那种酸楚中强颜欢笑的模样,让李珣心中又是一荡,便是先前有几分假意,此时也都消褪了。

此时此刻,两人之间已实在没有什么话好说,秦婉如干脆就此告辞。

“此间情势已经逆转,我在此地也无意义,再修养一日半日,便要走了……”

李珣脱口道:“我送你!”

话出才知不妥,感受一下身上的伤势,他尴尬一笑:“呃,只恨身有不便,倒是这‘无颜甲’……”

“这东西在我这里也没什么用,而在师弟手里又不一样了。便送给你,又何妨?”

她话中是有些未尽之意的,李珣听得出来,这是在针对他的“双重身分”而言。

李珣自从回到连霞山上,越发觉得有些离不开,这与他当初“回山看看”的想法,可是截然不同。

这样,他被发现的可能性就越大。

他其实也想藉这个机会,巩固一下自己的身分。无颜甲也确实可以达到这个作用。

这么一想,他也不矫情,一笑谢过。

秦婉如微微一笑,似乎已从刚刚低落的情绪中恢复过来。

“这‘无颜甲’其实除了防护之能外,亦有易容变化的效用,虽然瞒不过像清溟那样的高人,但如何用法,师弟应该比我更清楚。我先传给你应用口诀,你自去体悟吧!”

李珣心中当然欢喜,但也有些疑虑──这是不是太宽和了些?到现在为止,她可没有半点儿拿捏着把柄的姿态啊!

这个念头方起,便听秦婉如道:“只是这边也有一件事,很是为难,如果师弟有闲的话,可否能助我一臂之力呢?!”

娘的,伏笔在这儿呢!

李珣知道绝不会是什么好事,但也只能显出“任你摆布”的姿态,乖乖听着。

“这件事听起来有些麻烦,但听闻师弟与钟隐关系甚好,应该有机会才是!”

秦婉如彷佛不知道自己话语中涉及了什么样的人物,也好像没有看到李珣胆颤心惊的表情。

她只是以一个优雅的姿态,掠起额前发丝,轻描淡写地道:“我宗千年以前,曾有一段乱局,那时宗门典籍流失不少,尤其重要的,是半部《阴符经》……”

李珣轻“啊”了一声,他对这部令阴散人叛宗而出的法诀,还是有些很深印象的。

秦婉如看他的表情,又是一笑:“若当年《阴符经》还是全本,师尊也不会因为强参变化,而性情大变,当然,这世上也就不会有阴散人了……

“而近日,我们听到一个可靠消息,那半本《阴符经》,已辗转流落到钟隐手中,师弟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李珣心中大骂,他怎么会不明白?

看秦婉如说得轻松,可这世上又有几人能从钟隐手中占得便宜?当然,如果他所查觉的与钟隐的默契属实的话。

这并不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然而秦婉如她总不至于知道他和钟隐的“暧昧”吧!

这分明就是为难他,其中还有“漫天要价”的意思!

李珣正想着如何“就地还钱”,秦婉如似乎也明白这条件实在太过苛刻,顺理成章地补充了一句──

“抄本亦可!”

李珣窒了窒,只能苦笑道:“师姐有所不知,小弟的身分,是宗门费尽千辛万苦,方才安置下来的,这种捋虎须的大事,小弟不能专擅……”

他口称的“宗门”,显然不是明心剑宗,而是幽魂噬影宗。

天知道这关幽魂噬影宗什么事。

但有这么一个借口,李珣倒是乐得多用几次。

只是,秦婉如对《阴符经》的渴求之心,显然十分坚定,即便李珣的解释合情合理,她也没有半分动摇,只是竖起一根手指。

“一个月内,你要给我回复!”

“什么!”李珣失声叫道:“不可能的!”

“怎么不可能?师弟与那边的宗门联系,一个月还不够吗?要不,我帮你一把?”

李珣心中冷笑,面上却慌忙制止道:“还请师姐体谅则个,我这样的‘幽冥籽’,在宗门混到这种地步很不容易,师姐您可莫害我!”

所谓“幽冥籽”,实际上就是依靠着幽冥气“寄魂转生”之术,打入各个宗门做内应之人。

在幽冥噬影宗里,确实处于一个比较尴尬的地位,这话半真半假,倒不怕秦婉如看出什么来。

秦婉如果然被瞒过,而且,她也没有接触李珣“上峰”的意思,只是唬人罢了。

此时见效果不错,她一笑之后又道:“那你答应还是不答应?”

李珣一边应承,一边又做出苦涩的神情:“师姐你不明白山上的情势,钟隐仙师离群索居,就算小弟我蒙他青睐,能常上坐忘峰去,却也没可能去翻找他的收藏。他那双眼睛……小弟我躲还来不及,如何敢撞上去?”

“那便等钟隐不在了吧!”秦婉如此言一出,李珣便是一震望来。

迎着他的眼神,秦婉如从容笑道:“有什么好奇怪的?你和那姓颜的小女孩都是口无遮拦,被人无意间听到,也是没办法的事!”

这话恐怕连猪都不信。

李珣如何还不明白,这一段时间,秦婉如原来在处处监视着他,否则也不会有那么恰到好处的“救命”之举了。

他心中转着念头,一时间沉默下来。

秦婉如盈盈起身,浅笑道:“那抄本也不用一次送齐,半年间能送出一两页,也算你的功劳……师尊可是正生着你的气呢!表现得好些,日后见面时,也好说项不是?”

李珣脸上自然是尴尬、惶恐、不甘毕集,表情丰富得很。

秦婉如见了,亦是非常满意,一笑间,举步欲行。

李珣瞪着她,最终还是叹息一声,有气无力地道:“一个月后,我怎么和你联系?”

看着秦婉如的背影消失在门口,李珣冷然一笑。

这女人的攻心之术确实上乘,只是她做梦也想不到,自己心中别有丘壑,更是站在不败之地。

只要有“阴散人”,只要钟隐……

想到钟隐谜一样的态度,李珣心中一沉。

他现在的资本,其实大部分都“存”在钟隐那里,如果钟隐不像自己想象的那样,那他……也只能仗着两个傀儡,有多么远,跑多么远!

屋外传来了谈话声,是秦婉如与那厢才打水回来的祈碧说话。

她们在门外寒暄,祈碧好像还执弟子礼,显然在她心中,秦婉如的风姿,完全可以比得上她的师父明如。

事实也确实如此,只是若祈碧知道,正和她谈话的这人,也同时在她宗门身上打主意,不知又会是怎样的想法?

他静静地等了一会儿,祈碧捧着一个盛水的瓶子走了进来,见李珣看过来的眼神,脸上便红了红。

“你等得久了吧?抱歉,光极殿那边……”

“比较热闹是吧!”

李珣笑吟吟地接过祈碧递来的杯子,极有技巧地将其中的冰水倒入喉咙。此水入口冰寒,在胸腹间略一盘旋,却又生出一团氤氲的暖气,的确不是凡品。

他哈了口气,又问了一声:“古音走了?”

祈碧很惊讶李珣的说法:“你怎么知道?”

李珣懒洋洋地应道:“颜师妹的水镜神术呗!只是后来她慌慌张张地走了,殿内的情形只看了半截,好不憋闷!”

祈碧闻言笑出声来:“瞧你这惫懒模样,刚才和颜师妹说话时,也是油嘴滑舌,也不知是跟谁学的!难道你和秦长史说话时,也敢这样?”

言者无心,听者有意。

李珣心中一凛,脸上却摆出笑脸:“不敢!人家是我的长辈,又是救命恩人,且一救就是两次,现在又过来探视……我在她面前,连话都说不出来,怎么油嘴滑舌?”

祈碧听了,笑了一笑,脸上却是一正:“没有就好,其实刚刚见了秦长史,我便有些担心……”

她看着李珣,颇郑重地道:“照理说,我是不应在背后说人闲话。可是你年龄还小,不知道这世间的规矩道理,并不是我们宗门一家说得算的!

“秦长史确实为人不错,也有恩于你,可是她们宗门伦理奇特,于男女之道上,很有些与世人不同的见解。在她看来理所应当的事情,在我宗门看来,便有可能大逆不道,你可明白?”

李珣不奇怪祈碧的担心,却很奇怪她能说出这么一番颇为客观的见解。

又见祈碧郑重其事的模样,忽然很想逗逗她,便睁大眼睛,似懂非懂地问:“不同的见解?”

祈碧当即卡住了,难道让她去详细解释阴阳宗男女双修采补的门道吗?

幸好此时门外人声又起,是伍灵泉等参加光极殿之会的弟子们回来了,恰为祈碧挡了这份尴尬。

李珣也不为已甚,打了个哈哈,便将这事揭了过去。

五日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极地的情势正如秦婉如临走时所说,已经逆转。

联合十大宗门的强大力量,竟然抵不过一个散修盟会,听起来非常奇怪;但联想一下这百万散修的巨大基数,又觉得这是在情理之中。

不可否认,散修、甚至是妖魔之中,也有诚心求道之辈,比如宇内七妖中的插翅飞虎,一心求佛茹素,好不虔诚,甚至甘愿在西极禅宗做了个小小的护法!

然而,百万散修,便是正邪对半来算,也是五十万人呢!

平日里这些人散落在通玄界各个角落中,也许你走上几万里路,也未必能见着一个,但一旦将他们集合在一起,力量便绝不容忽视了。

偏在这个时候,名义上的盟友水镜宗、“义务助拳”的阴阳宗,都接连退出;剩下的九大宗门几百人马,面对海那边成千上万的散修妖魔,说是无畏无惧,恐怕也没有什么底气。

这些事情李珣平日里常常分析一下,算是打发无聊的养伤时间。

其实在大量灵药的堆积下,他的伤势相对于正常人来说,恢复速度已十分惊人。现在,除了胸口断裂的肋骨那里还有些酸胀外,已没有了任何受伤的痕迹。

只有脸上被毒火灼伤的那处,在他的有意“照顾”下,恢复速度平平,所以直到现在,他仍把无颜甲带在脸上。

今天不知怎的,李珣心中总有些不稳。

修道人,尤其是修为有成的,都特别忌讳这个,李珣也不例外。

心情烦躁之下,他连连在屋子里转圈儿,却还找不到关键所在,干脆迈步出屋,去透气散心。

这个时候虽然天光明亮,但却是入夜的时辰,大部分人都在各自屋中调息,他这一路行来,也没碰到几个人。

李珣不知不觉已出了城,走到海边上,沿着海岸,徐徐而行,心情也渐渐平缓下来。

也正因为这样,他有些忽略周围的变化,直到不远处“哗”的一声水响,他才猛地惊觉。

循声看去,却没有看到什么,他略皱眉,正想回头,脖子却忽地僵了。

──杀气,极其熟悉的杀气!

暴戾、嗜血、充溢着野性,便如同一锅烧开了的血浆,咕嘟嘟地将一切刺鼻的血腥气,都弥漫在大气中。

“魔罗喉!”

李珣强忍着将幽一、幽二实时召呼出来的冲动。

这种强敌,天生就有一种极野性的直觉。

两个傀儡是很强,但如果过早亮出来,失去了突然性,这妖魔绝对会避强击弱,刹那间将自己出手斩杀……

正僵着的时候,他耳边忽地又响一声水响,与之同步的,还有“咕”的一声轻笑。

下一刻,所有的杀气像是虚幻泡沫,“波”的一声就不见了。

气机感应,李珣在猝不及防之下,猛地扭回头去,差点儿扭断了脖子。

可身后什么也没有!

“哈,上当了,上当了!”脆声的少女欢笑之音,在这个时候出现,实在是诡异之至。

李珣震了一下,这声音……他听到自己喉咙里滚动的唾液声响。

“无忧……师姐?”

李珣可以想象,此刻他脸上的表情会是怎样的精采。

林无忧!

就是那个精灵古怪,又摸不清、看不透的师姐──若说在极地,他有最不想见到的人,这位大小姐一定可排在前三之列!

林无忧从不远处的海水中冒出头来,笑嘻嘻地朝这边挥手,虽说是从海里出来,她身上却没有什么湿迹,干爽非常。

她头上结的是少女最寻常的三丫髻,只是却有些散乱,让人一眼看出,这个小姑娘不知是在哪儿玩疯了,才是这么这番形象。

看着少女全无芥蒂的模样,李珣反倒不知该用什么态度去面对了。

说实在的,有幽一、幽二作后盾,李珣倒是不怎么害怕,只是在嵩京一事上,说白了,自己是有些“对不住”她的。

但是她、或者更进一步说,她背后的妖凤、青鸾等,对事情的走向,又知道多少呢?

他心中略一沉吟,便有了计较。

他干脆地撕下面具,苦笑道:“好巧,无忧师姐。”

林无忧仍将大半个身子浸在海水中,手臂却架在海面上,便和架在实物上一般,最是自然不过。看似天真无邪地目光从他脸上一扫而过,又“咕”地一声笑出声来。

“你可变得难看了!嗯,你这么厚的脸皮,怎么会给伤到的?”

林无忧这话中自有所指,李珣心中一跳,脸上却自然而然地露出了些尴尬之意。

“师姐你别说了,当年的事,师弟我也是给人当了枪头使……”

“看出来啦!”林无忧很不屑的样子,“青姨就告诉我,那天某人和一头死猪似的任人宰割!真丢脸!”

李珣还能说什么?难得这小精灵鬼爽快一回,他忙打了个哈哈想糊弄过去,然而却看到她脸上又露出疑色。

“哎,不说我倒忘了,你当初和死猪似的,又是怎么跑掉的?”

李珣暗叫救命。

关于这个情节,他在秦婉如那边已有了一套说辞,但那是在秦婉如知晓根底,并有所误会的基础上生出来的,而且将来还有“阴散人”帮着圆谎。

可林无忧怎么办?一直撑到最后一刻的青鸾,又究竟知道多少?

他脑子急速转动,口中却毫不迟疑。

他苦笑道:“跑?往哪儿跑?小弟我是一觉睡到天亮,才发现自己竟然睡到了城外边!身上的皮都给揭了一层,一夜之间,嵩京就成了废墟,我这迷迷糊糊的,也不敢逗留,这才跑了……”

林无忧扬起了眉毛,极干脆地说了一声:“不信!你要是什么都不知道,又怎么知道自己给当枪头使了?”

“打晕我的就是阴散人啊!也是她让我多陪你们玩几天的!”李珣一脸的冤屈。

“我若连这个都不明白,就真的是白活了。还有,师姐你知道那个秦妃吗?我在嵩京给你说过的。她是阴散人的徒弟啊!”

李珣一脸的苦涩和愤懑:“直到前几天,我无意间碰到了她,才明白过来……娘的,这娘们纯粹就是个戏子!恁会演戏!”

林无忧眼光一转,点了点头:“这还有点儿道理,嗯,阴散人和血散人怎么样了?”

“什么怎么样了?”

李珣一脸的迷茫:“那天究竟是怎么回事?我就看到韦不凡和青鸾仙子打起来,然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林无忧那双没有半点心机的眼睛看过来,奇道:“你不是说你遇到那个什么秦妃了吗?她没告诉你?”

“躲还来不及呢!”李珣一脸的无奈:“那娘们真难应付!”

这种表情便是典型的“吃闷亏型”,林无忧给逗得咯咯直乐。

李珣脑子狂转,想找个新的话题,又不能转移得太明显,只好继续无奈道:“不过总算是送走她了,难得今天这么巧,师姐是出来玩……咦?刚刚……”

李珣面色微变,他这时才想到,刚刚那一阵心绪不宁,来得好没缘由。尤其是现在莫名其妙地走到这里,又“恰好”碰到林无忧,世上哪有这么巧合的事?

“哈,我这边问明白了,你那边也想明白啦!”

林无忧轻盈地从海水中跳出来。

李珣看得很清楚,她穿着一身粉红色短衣小褂,套着一件顶可爱的同色灯笼纱裤,细长优美的双腿曲线若隐若现,脚下竟是未穿鞋袜,赤着一双雪白的纤足,踏在海面上,便如同走在蓝绒地毯上一样自在。

她笑嘻嘻勾勾手指,李珣愣了愣,才知她要的是自己手上的面具,耸耸肩,上前两步递了过去。

林无忧不客气地拿了过去,放在手指上转圈儿玩,嘴上还撇了撇。

“戴上面具就以为认不出来你了?哈,你胆子真小,还怕我们揭穿你那点事儿?”

李珣除了苦笑,也没有什么更好的表情可用了。

不过,他倒是真想知道,林无忧究竟是怎么找到他的?

林无忧显现出她孩子气的一面,她又朝李珣勾了勾手指,而这次,用不着李珣做什么动作,他头上便是一轻,一直绾在发髻上的“凤翎针”,完全脱离了他的控制,轻巧地落入林无忧的掌心。

看到这一幕,李珣恍然大悟:“是因为这玩意儿!”

“胡说!”林无忧小脸一板:“什么这玩意儿、那玩意儿,真没礼貌!”

也是,这宝贝的本体,就是从妖凤身上取下的凤翎,李珣的称呼的确有些不妥。

不过,林无忧的气愤,也仅仅就是一刹那的工夫。她轻松自如地将这宝贝恢复到了本体状态,金眼赤翎,美得眩目。

推荐热门小说幽冥仙途,本站提供幽冥仙途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幽冥仙途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三章 私情 下一章:第五章 天芷
热门: 杀破狼 被爽文男主宠上天 猜猜[娱乐圈] 莫吉托与茶 我遇见了我 荒野游龙 最三国第二卷纵横捭阖 神偷天下1:跛脚小丐 赤朽叶家的传说 锋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