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飞升

上一章:第六章 坦白 下一章:第八章 堕落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李珣先是为这永无止境的电光而心悸,旋即又开始为钟隐担心起来。

按理说,钟隐一生虽犯不少杀劫,但在他剑下丧命的,均是死不足道的邪魔妖人,平生又积功德无数,没道理在飞升前,还要用这种场面招呼!

“真的没问题吗?”李珣的眼睛看着天空,都要收不回来了。

他没有见过传说中的四九重劫,但眼下千百天雷隆隆碾过的场面,应不会差太多。

“当然没有问题!”

青吟开口时,又是十余道天雷轰下,其结果和前几道天雷的结果一般无二,但散溢向李珣这边的电光余波,却又强了数分。

即使是这样,也无法打断青吟的言谈:“从小到大,我从来没有见过他会有做不到的事情!”

李珣心中泛起奇特的感觉,今天青吟的态度,似乎有些奇怪。

似乎是感觉到青吟的轻视,雷神暴怒,一波比先前强势百倍的雷电光波轰然而下,漫天的阴云也撕开了一个大豁口。

大气摩擦发出的吼啸,和隆隆的雷鸣交织、错落着,竟发出如万鬼嚎哭般尖锐的嘶鸣。

被这尖鸣声灌入耳内,李珣脚下便打了一个踉跄,差点儿被震得摔下悬崖。

就是青吟,在狂暴的元气波动下,护体真息也生出丝丝波纹,已不能像方才那样不动声色。

只是她仍不在意,口中的话语依然清晰:“我一直很好奇,这世上究竟有什么事能难住他,我也很喜欢给他设这种难题,更重要的是……”

青吟冲李珣一笑,然而,狂风刮过,飞舞的长发遮去了她大半边脸,李珣只看到了她唇边些许的弧度。

“更重要的是,他从来不会生气!”

话音方落,支撑着两人安全的真息障壁崩然破碎,而李珣尚来不及感到恐惧,体外的感应忽地变化,下一刻,将要及体的强压便化为和煦的微风,绕体而过。

冰峰上立成一个小天地,李珣放松了全身的肌肉,目瞪口呆地看着身外数尺,扭曲攒动的电光匹练,还有将巨石卷上半空的狂叙,就像在做一场不真实的梦!

小天地里,最后一丝风也停了下来,青吟的长发停止了飘拂,又柔顺地披在肩后。

她对这种变化没有任何表示,只是不再说话,静静地看着七里外的绝峰上,那一个仰头看天的人影。

李珣吞咽了一口唾沫,再顺着青吟的目光看去时,他马上就明白,刚刚发生了什么事。

此时,他心中已只剩下崇拜!

这本来是没可能的!

钟隐在正面抵挡雷劫正锋的同时,还能照顾到七里之外的两人,如此修为,说他夺天地造化,绝不为过。

与他相比,什么三散人、七妖,诸真一宗师,又算得了什么?

“对了,就是这种感觉!”

毫无疑问,青吟是在对他说话,而且,是在洞悉了他的想法之后,直抵他内心深处。

李珣吃了一惊,在那一刻,他感觉到,自己的心中的私密都赤裸裸地暴露了出来。

即便这是青吟亲自“动手”,也觉得很不舒服。

不过,他这种感觉也仅仅是一闪而过,便被青吟接下来的话语,完全攫住了心神。

“信任、敬仰、崇拜──这是能使人迷醉的美酒。他当得起,只是他偏偏不在乎!只是,他也许不知道,曾经、或者是‘有时候’,我也会有这种感觉的,对他哦!”

青吟的语气中甚至有些调皮的味道,听得李珣心神激荡。

不过,他也知道,在这狂风惊雷之下,青吟的情绪明显异乎寻常。

当然,这可以理解──就像是前几日,钟隐对他的坦白一样。

他知道,现在没有自己说话的空间,他只有闭上嘴巴,专心地听下去。

外面的闪电风暴,没有半点儿缓和的迹象,但同时,也没有任何能对他们造成威胁的趋向。

闪闪灭灭的电光,使他无法看清青吟的面容,只能从声音里估计──此刻,她的神情,应当是温柔至极吧!“从小,我就给六师哥设置难题,很是乐在其中。对我来说,这是一件很有挑战性的事情。我发现,我很喜欢看他表面上为难,事实上却胸有成竹的表情,那种自鸣得意的模样,到现在想起来,都忍不住要笑呢!”

“我曾经以为,这种感觉会一直不断地、永远地持续下去,但是……我终于找到了能够难住他的事情,比我想象的容易。”

她蓦然回眸,盯着李珣有些僵硬的脸,伸出手来,似要抚摸一下。但在即将贴近之际,却缓了缓,最终变成一根手指,擦着李珣脸颊侧,慢慢地滑落到锁骨处。

青吟的手指似是有魔法,只这一划,便让李珣全身燃起了火;然而,从她口中吐露的话语,则是一阵从心底刮起的凉风,一分一分地,将李的心脏冻结。

“知道吗?曾经,你与古志玄,有张非常相似的脸,可是,你们的表情,天差地别!他绝不会出现你这种表情。我记得,当初他怎么说来着?”青吟微微偏头。

她凝神思忆的表情很动人,可李珣只想着转脸不看;他怎么也不想明白,为什么现在青吟会想到这些?

昨天、之前的那些日子,不是好好的吗?

只是他这么想,却没有半点儿用处,他耳中依然传入了青吟的低语。

“是了,当时,我对他说:‘我六师哥会来救我的!’他则是这么回答:‘也许。可惜,他来不及。’结果,当六师兄闯进无回境的时候,他刚刚从我身上爬起来……这是我第一次见到,六师兄也有做不到的事情!”

李珣的心脏当场给捣成了稀巴烂。

他想掩耳不听,但却没有抬手的勇气。

“古志玄揽着我,在我耳边说:‘那一位好强!可是,你信不信,他永远打不败我!’但不过几个时辰之后,他就被六师兄一剑贯体,逃命去了!我曾以为他错了,可是到头来,我们都明白,六师兄又输了……这是第二件!”

青吟浅浅一笑:“你知道,崇拜这东西,从建立到巩固,需要无数次的考验,然而打碎它,只需要两个例外,便足够了。”

“从那时候起,我开始明白,六师兄终究不是神,他也会失败、会沮丧,他和我并没有什么不同。所以,我不高兴,不服气──原来,我竟然被这个家伙蒙蔽了这么长的时间……他不值得我用那种感情的!”

李珣不知道,这些话倘若落在钟隐耳中,会是一种什么情况。

这个时候,外面的轰鸣声似乎变小了,但每一次爆震,却都能让李珣的心脏、血脉,发出微微的共鸣。

显然贼老天只是将它的凶威内敛,而实际的杀伤力,则在飞速地提升。这可以从电光和观天峰的距离,在逐步贴近中看出来。

只是冰峰之上,钟隐的遥空防护依然稳如盘石。而青吟的心声,则如潺潺溪流,在这凶暴的天空下,汩汩流动。

“我还要给他出难题,只是,我不再给他证明自己的机会。我就这么说:‘你,能让我快乐吗?’”

青吟的眼神是从未有过的迷离,只和她对视了一眼,李珣的灵魂便不可遏止地陷落下去。

在这一刻,他忘记了自己的身分、忘记了应有的谨慎,也忘记了面前女子深不可测的心境。

一个可称为荒谬的响应,完全没有经过大脑,脱口而出──

“我能!”

青吟笑了。她用这笑容,将李珣灵魂最后一点儿力量抹消,只能在她深不见底的瞳眸中沉沦下去,再不可能爬上来。

青吟屈起了手指,把手缩回来,但是,她的眼神却和李珣保持着接触。

她敛去了三分笑意,却多了几分郑重:“是啊,我承认,这些日子,你让我很开心!千年以来,我从来没有这么开心过!所以……”

“所以?”

“所以我输了啊!”

她坦白得令人难以置信,在李珣茫然无措的眼神下,她这就么轻而易举地承认。

“我以为自己不会再快乐的,可是,结果出乎我的意料。我见到了你,你很有趣,很会逗人开心,虽然并不是太多、太频繁……

“我终究还是输了!而这个,也让我明白了一个道理:原来,使他失败,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做到的!古志玄可以,不代表其它人也可以!喏,你看,师哥他通过你,又赢了!”

她举目望向观天峰,这一次,她的眼神与以前都是极不同的。

李珣很明白,却很难形容出来。

顺着她的目光,李珣也看了过去。

那边,观天峰上的防护似乎已经不是那么厚重了,然而,钟隐的背影依然稳立如故,没有半点儿变动。

李珣忽然明白了,原来青吟一直就知道钟隐的心意──他们师兄妹之间,存在着一种李珣暂时还比不上的默契。

李珣应该嫉妒的,可看着钟隐的背影,这个念头,渐渐地沉淀了下去。

这时,李珣眼角的余光,看到青吟唇边荡漾起一波最纯净无瑕的微弧。然后,她在李珣膛目结舌之下,举起双手,拢在嘴边,再微躬身躯,以这样一个不可思议的姿态,大声喊叫出来──

“师哥,再加把劲儿啊!”

在她呼声响起的刹那,整个天空,被瀑布般的闪电映成了白日,百万天雷齐齐炸响,霎时间将她的呼声扯得支离破碎。

李珣不认为钟隐能听到这声呼唤,然而,下一刻,他分明看到,钟隐身躯微震,甚至不管已撕破防护的电光,转身向这边望来。

无法描述双方目光交集时,所发生的变化,李珣只是记住了钟隐唇角处,勾勒出来的,一丝同样纯净的笑容下一刻,长剑鸣响!

“锵!”

钟隐终于出剑了,伴随他纵横宇内千余年的“斩空”神剑,在铿然声中出鞘。

这一声,甚至压下了百万天雷的轰鸣,偏偏又不是霸道的重音,而是在人耳边缭绕不绝,沁人心脾。

当斩空神剑的锋刃,在纵横交错的电光中,闪亮其独有的风采之际,几要湮灭千峰的雷暴天威,竟然不可思议地顿了一顿。

刹那间,天地翻覆!

李珣耳中响起一道难以形容的颤鸣声──这个声音从他耳中直贯进心底,悠长的颤音中,每一次波动,都让他的气血为之沸腾。他脑子里霎时间转了千百圈,终于明白,这是斩空神剑与天雷交击,所产生的震荡。

下一刻,震荡声戛然而止!

李珣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他只是本能地抬起头来,看向天空。

正在这个时候,一道绝不应该出现的,青白色的天光,洒落下来,他睁大眼睛,看那层层黑云之间,开裂的长缝,一时间连呼吸都停止了。

天光仅仅持续了数息时间,李珣瞳孔中便映入了一片血红。

初时,他还以为是太阳的光线,但很快他就发觉,这一片光,红得好生诡异!

仿佛会传染似的,从那开裂的云缝里透出来,所过之处,大片大片的阴云被染成了同样的颜色,像是一盆被煮沸的血水,而在云雾中攒动的闪电,便是其中蠕动的蛆虫。

便是李珣再没有认识,只看这光景,便知道这天劫的厉害。

而这也越发的没谱了──以钟隐的功德修为,应至于此么?

然而很快的,事实便告诉他,蝼蚁以为的山峰,在巨人的眼中,不过是个石块儿。

他再度听到了那铿锵的剑鸣,在听到这剑鸣的刹那,他甚至以为自己被劈成了两半。

事实上,被劈成两半的,是天空!

云层又被劈开了一道长缝,澎湃的气流轰然上升,将整片整片的血云反卷上去,余势不衰,便是尚未被波及到的厚厚云层,也开始颤抖起来。

在云层间穿梭流动的电光,一片片地熄灭,震耳欲聋的雷声,则在一阵有气无力的余音中,静寂了下来。

一时间,天地间只残留下了气流翻滚的低音爆震,撼动着人们的心脏。天光无所顾忌地洒下,再没有什么力量,能够阻挡它们了!

李珣此时才惊觉到,原来,阴云之上,已经是清晨时分了。而在此刻,他感觉到,钟隐向这边看了过来,他本能地将目光迎上。

这是他记忆中,最为玄妙的一次眼神接触。

诱过这个眼神,钟隐似乎将什么东西打进了他的心中,但细细品味之下,又什么都没有!

便在他一愣神的时候,一声长啸,直贯云空。

天劫起始之后,钟隐第一次开口发声。

前一刻,人们还能辨别出这是啸音,转眼间,这啸音便无限地扩展开去,宏大的震荡波,以观天峰为中心,轰然四射!

偌大的天地间,仿佛在一刹那中,成为了汹涌澎湃的海洋,生成了肉眼可见的波纹巨浪,霎时间,地动山摇!

如此震荡,什么防护都无济于事,李珣第一时间成了倒地葫芦。但一侧的青吟,甚至没有半点儿摇晃。

在天地都在颤抖的时候,她的状态,说不出的独特,和诡异。

李珣摔得不重,却有些头昏眼花,趴在地上,一时间不能起身。直到这一震荡过后,他才勉强翻过身来,面朝天,不住地喘气。

这个时候,一丝融融暖意覆在他脸上,他睁开眼睛,却被初升的朝阳晃花了眼睛。

天空中,碧空如洗,云气不生,这是个再好没有的冬暖天气。

李珣只觉身上懒洋洋的,偏偏他的感应已敏锐到连自己都吃惊的地步。

他感受到了远比之前任何一次都要详尽和真实的气机变化。在这朗朗晴空下,千万条他似熟悉又陌生的气机,交错纵横,欢跃地跳动,彼此之间,显出了从来有过的生机。

虚空中发出接连不断地嗡嗡轻鸣,令李珣体内固有的气机连接也受到了影响,开始微微地震荡起来,牵动气血,自发流转,竟是少有的舒泰。

他呻吟了一声,几乎要闭上眼睛,睡那么一觉。

便在此刻,他耳中传来了青吟淡淡的话音:“元气共鸣,天地微声……他终于要去了!”

李珣身体一震,猛地翻身坐起,睁大眼睛,向观天峰上看去──然而,他什么也没有看到,钟隐那瘦削却高伟的身形,已经不在肉眼所能接触的范畴了。

但那里又给人一个强烈的暗示:他还在!

在那一刻,不知有多少道目光集中过去,然而,神异的变化,却不因为众人的凝视,而有丝毫停滞。

天地间的嗡嗡震鸣声渐渐消去,前一刻还无比清晰的气机,又隐没如平日一般。

观天峰上,蓦地闪亮起一道精虹,伴随着铿然的剑鸣,这一声鸣响,甚至有几分哀思。

说不出那是一个什么瞬间,李珣只觉得脑中一空,似乎有什么东西就这样从他脑子里被扒了出来,永远地消失了。

剑鸣的余响甚至还来断绝,天空中,蓦地垂下一道青气,淡淡的,几与碧空同色,紧接着,第二道、第三道……一直到第九道!

九气垂流,仙路洞开。

李珣脑中刚翻起这段典籍的记载,观天峰上,再一声剑吟,一道黯淡的光华冲天飞起,划了一个弧线,直落向止观峰方向。

一道清罄声悠悠响起,随着悠长的余音,垂流的青气一分一分地缩短。

连霞七十二峰之间,蓦然响起了连绵不绝的钟声,各方观礼的修士齐声唱和,道颂佛祝之声不绝于耳,无上庄严。

而在这冰峰之上,却是出奇的安静。

青吟站着,李珣坐着,都默默无言。

最后一截青气终于融入了天空中,与之同时,朝阳腾空,千百道光华遍及天地。李珣眯起眼睛,转眼看青吟,想安慰她一下,只是目光扫过,却见到她唇边、脸颊,映着朝阳的光华,正现出一个非常奇妙的表情。

伤心?解脱?快乐?

李珣觉得,或许只有钟隐下界,才能解答这个问题。

钟隐飞升所带来的连锁效应,在明心剑宗的维护下,总算暂时压了下去。

虽然整个通玄界都因为此事而暗潮汹涌,也有许多当年被钟隐强势压制的老仇家,开始磨刀霍霍……

但就总体而言,一切的变化,都还在可控制的范围内。

宗门外松内紧,在山下的修行事宜虽然还在进行,但每一批出去历练的弟子,都有两到三位战力极强的仙师随行保护。除非真的倒霉到像林阁那样,被妖凤堵个正着,否则,安全性还是颇高的。

同时,在宗派的山门上,明心剑宗也紧张地布置着宗门禁法的升级工作。正如先前清溟所说的那样,李珣得以进入为禁法升级的核心成员之列。

整个升级规划成员中,他是唯一一位三代弟子。

这需要清溟识人的胆略,也需要整个明心剑宗弟子群的认同。

在这一点上,李珣做得非常好!诸位仙师都看到了他的才能,而新录在宗门典籍之上的“一炷香”阵诀,也足以堵住大部份弟子的置疑之心。

接下来的日子,忙碌的时间安排,让李珣跑得后脚跟打后脑勺──因为,小字辈的他,除了与诸位仙师在屋子里推演禁制变化,还要“义不容辞”地接手一大堆琐屑、细微,却又非常重要的“闲事”。

比如地形勘探和确认、天气或风化状况等,在连霞七十二峰之间来回飞行,整个明心剑宗,没有比他更忙的!

这情况一直持续到正式布置禁法的那一天,那已是半个月之后的事了。

这一天,明心剑宗数百弟子一齐出动,在诸位仙师的指导下,开始对宗门上下一百余处关键禁法,进行升级。

这是一个极壮观的场面,数百道剑光在天空中飞上飞下,无数气机在虚空中交错互动,引发了一波又一波的元气震荡,以至于连霞山最富盛名的连锦云霞,也在震荡中被迫散开去。

李珣刚调试好一处不顺的气机连接,抹了把汗,浮上半空,居高临下观察这片禁制的总体效果。

他负责的这块,是与止观峰相邻的陛见峰,在整个的禁法体系中,地位十分重要。除了他之外,连霞七剑中,明玑和明德都在,然而,在正式的工作中,却只有沦为他的副手的分。

明玑一向看重他,明德又是个直性子,李珣没大没小地指挥起来,倒也十分顺手。

他十分珍惜这次机会,毕竟,指挥数十名同门,包括两位长辈仙师的机会,不是这么好得的!因此干起来,也就更加卖力。

说事必躬亲是有些夸张,不过一有状况,他比谁跑得都快,却是没错的。

在检验过程中,偶尔与几个师兄目光相触,他都微笑示意──虽在高处,姿态却放得极低。

这种做人方式,若在邪宗,必然会被认为是好欺负,惹来麻烦无数,但在明心剑宗,则对他的形象树立,大有好处。

蓦地,他目光一定,脸上却是有些哭笑不得,抿了抿嘴,颇有些无奈地移过去。

他拍拍那人的肩膀,轻声道:“单师兄,这边有些变化,且让我看看!”

正忙得满头大汗的单智,如何不知这是李珣给他台阶下,忙如释重负地让开,口中仍自嘴硬道:“怪不得刚刚有些古怪,咳……珣师弟你来就好了!”

李珣明白,单智确实是个修道的料,但很可惜,他从来就不是一个努力用功的人。

能拜在明松门下,实在是因为那个“实验狂”,看单智的体质极适合某一门新创的法诀,才破例收徒的。

推荐热门小说幽冥仙途,本站提供幽冥仙途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幽冥仙途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六章 坦白 下一章:第八章 堕落
热门: 大师兄又有妖精要睡师父 耳语娃娃 德国为什么要二战:来自德国人的反思档案 剑客行 青铜神灯的诅咒 官居一品 孟子趣说1:用历史擦亮思想 囊中锦绣 终点站 异邦骑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