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谈香

上一章:第五章 蝶舞 下一章:第七章 闻音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第五冥将李元曦,是这次妖雷古刹之行中,地位仅次于元难和宋元敕的第三号人物,修为精深,也是他首先发现了在地下暗河中潜行的萧重子。

在追踪之时,更是一马当先,以不俗的遁法,紧追在萧重子身后,保持着不超过三十里的距离。

萧重子这厮修为未必怎样,但潜形遁术却是相当精纯,且又对妖雷古刹周围的地形了如指掌,每次李元曦觉得快要追上的时候,对方总能使出古怪的招数,再拉开距离。

几次更迭之后,李元曦还能勉强跟上,但诸同门最近的一个也给拉到了五十里外,离他最近的,反而是朱勾宗的某人。

他和那人接触了两次,换了几招,虽然对方身形诡秘,又蒙面示人,但他已猜出,对方应是朱勾宗四刃之一的“牵魂索”。

也只有这家伙,才有这见不得人的打扮。

前方萧重子的气息又淡了一些,李元曦心中警觉,他还记得,上次被这家伙跑掉时,似乎也出现过这种情形,这次若再上当,那真是没脸见人了。

然而,就在他集中注意力,全力捕捉前方气息的时候,“牵魂索”那熟悉的味道又接近了。

只一分神的工夫,萧重子便又把距离拉远了些。李元曦心中怒骂,却已不能再去追踪,侧边林木中绿影一闪,一根长藤恍如毒蛇般穿刺过来。

李元曦低喝一声,澎湃真息在胸中激荡而起,透过气脉迸发出去时,却化雄浑为凶悍凌厉,在慑人魂魄的尖啸声中,他一指按在长藤前端。

长藤在刹那间绷得笔直,却是丝毫无损,二十丈外,一株合抱粗的高树却是炸得粉身碎骨。

飞溅的碎末中,一个人影弹射而出,在繁茂的枝叶间几个转折,便有七八道灵蛇般的气机探了过来,收束天地元气,发出劈劈啪啪的声响。

萧重子的气息便在此刻消失得一干二净。

李元曦甚至顾不上生气,真息全力催发,一个大旋身,如刀刃般的真息飞旋而出,将那七八道灵蛇气机挡了一挡,他的身形便冲天飞起,向着萧重子气息消失的地方急追。

牵魂索的攻击戛然而止,似乎也感觉到了萧重子那边的变故。

今天李元曦的运气特别好,才飞出十余里,便又隐隐约约地感觉到了萧重子的气息。

他不敢怠慢,感觉着已将气机锁定在萧重子身上,他眼角迸发喜意,继而便飞隼般穿林而入。

然而,他刚刚穿入林中,背后又是劲力及体。甚至连攻击的媒介都没变,还是那么一根刚从树上扯下来的绿藤。

李元曦大怒,心中一边骂“牵魂索”的十八代祖宗,一边反手一掌又斩在树藤前端。

只是才一接触,他便狂叫不好,树藤上缠绕的气机,竟然在与他掌沿相接的刹那,魔术般的消失不见。树藤当即崩散成灰,然而一道尖锐凌厉十倍的真息,已从另一侧趁虚而入。

亏得他功力精深,旦夕之间,气脉转换,身形移位,气劲擦身而过,与护体真息发生激烈的摩擦,最终甚至破体而入,伤了他的筋脉。

他疼得身上一抽,以至于背上都有些余痛……

背上?

他的瞳孔猛然扩张,甚至连大叫“不好”的时间都没有,心中瞬间掐了一段灵诀,肌肉也在此时蓦然收紧。

“冥灵妖身?”

一道极具特色的声音响起,他一时间甚至没分辨出说话人是男是女。

而下一刻,一记重逾千钧的手掌拍在他顶门处,他厉啸一声,七窍同时溅血,妖灵跨空挟带而来的异力,却是越发地凝实。

他悍然出手反击!

然而,就在他手掌刚刚抬起的时候,顶门、脖颈、背心、肋侧、耳门同时剧痛,或指、或掌、或拳、或肘击、或膝撞,五道毁灭性的真息,像是刺穿一张薄纸般,破体而入,在他胸口聚合,碰然炸响。

任入体的妖灵异力如何强盛,在这压倒性的真息洪流之下,也被冲得七零八落,他呕出一口夹着内脏碎块的血糊,伸手在虚空胡乱地抓动,他已经明白,此时出手的绝不会是“牵魂索”。

然而他又不明白,通玄界什么时候出现了这样修为同等可怕,默契又近乎恐怖的修士,又为什么会对他下这种杀手?

他永远也不会想明白了。

一记绝命的掌印轻击在他额头上,抹去了他最后一点神识。

他的身体还在空中,强大的、连续爆震的压力便撕碎了每一寸肌肉、骨骼,落地时,他已没了半点人形。

水蝶兰娇躯冉冉上升,在一根横伸出来的树枝上轻点,速度再增一分,转眼间便和李珣飞了个并肩。

“第七、第十、加上这个第五冥将,我已经杀了三个了。”水蝶兰轻轻地扳下三根手指,又看着李珣,眼眸中颇有些不满:“你呢?只对付宋元敕一个,还被他跑掉!哼,本来还想让那丑鬼变成孤家寡人的!”

李珣只是微笑道:“现在也差不多了!”

也活该冥王宗倒霉,七位冥将,前几日已被他杀了两个、被顾颦儿宰了一个,今天偏又撞上水蝶兰这个绝顶杀手,一次阴损到极致的突袭,砍瓜切菜般放倒了三个。

要不是李珣出于某种考虑,手下放水,便是那个宋元敕再狡猾十倍,今日也难逃一死。

两人趁势追击,一举击杀脱离了大部队的李元曦,此刻,冥王宗在东南林海的战力,已被清除了大半,只剩元难与宋元敕两人,实不足虑。

只是不知,那个一向护短的无尽冥主,看到派内精英折了小半,又会是怎样的想法。

相对于考虑无尽冥主日后如何大发雷霆,兴风作浪,李珣反倒是对水蝶兰在这段时间内的表现更在意些。

他似是找到了水蝶兰的真正实力……之一角!

第五冥将李元曦,恰好是李珣曾经交过手的。

李珣知道,自己的真实水平,比李元曦是要强一些,但自己动手,大概要在百招以外,才能分出胜负。

可是在水蝶兰手中,李元曦竟然没有撑过两息的时间。

就算是他们偷袭,又有他在一边发出指劲干扰,可是水蝶兰在那瞬间急风骤雨般的攻击,妖异诡谲的速度,竟好像有着分身一般!

这是脱出了李珣认识范围的强大。水蝶兰究竟有多强?李珣觉得自己应该重新估计一下了。

水蝶兰对李珣的眼神似乎并无所觉,她的注意力全放在了前方蛇行鼠窜的萧重子身上:“果然狡狯,但今日他是逃不掉了!”

李珣听她说话,眉头轻皱,旋又松开,然后他苦笑了起来:“你的同门不是已经追上去了吗?你准备和他抢功?”

水蝶兰回给他一个非常坦然的笑容,在这笑容里,李珣看到了答案。

只是,在水蝶兰还来不及将答案落实的时候,丛林中传出了一声怪叫。

趁二人截杀李元曦之时,冲到最前面的牵魂索,像是被一根长棍拦腰抽中,蜷曲着身子反弹回来,一路上撞倒不知多少棵大树,又在地上滑行了几十丈,这才止住去势,但一时间是爬不起来了。

两人同时怔住,水蝶兰的反应更快一线,眸光蓦地阴冷下来,向着数里外的天空中一扫。

李珣见机的快,身形像一只灵猴,穿枝过叶,瞬间转移到另一棵树上,接着三两下挪移,拉开了与水蝶兰的距离。

他刚刚隐去身形,三里之外,惕无咎颀长的身形跨空而现。威棱严正的目光也投射过来,如虚空中窜动的金蛇闪电,不受任何干扰,紧盯在水蝶兰脸上。

随着惕无咎的现身,这场追逐战的水平倏乎间便上了整整一个档次。

水蝶兰低哼一声,纤长的身躯像是陷入了一层迷雾中,虚无缥缈,找不到实处。

从这一刻起,她与惕无咎便开始隔空交战,一时间倒看不出谁更强些。

李珣耳中也传入了水蝶兰的低语。

“萧重子!”

李珣点头示意明白,身形一转,便向那边飞射过去。此时他却在心中偷笑,先前放走宋元敕的一招,显然已有了效果。

本来在互相牵制的元难、惕无咎等真人级高手,闻讯而来,正好再将水蝶兰卷进去,看眼下的局势,效果还算不错。

借着水蝶兰给他挡出的空档,李珣速度提至极限,逐步缩短与前方目标的距离。萧重子好像真的受伤了,李珣可以感觉得出来,对方的速度下降得很快,与最初时不可同日而语。

“难道要放出傀儡搅局?”李珣心中暗忖:“只要让他暂时消失一段时间,我便有机会让他永远消失,这样或许更稳妥些……怎么?”

斜刺里一道寒意掠过,李珣身形急停,也就在这时,他发现自己遗忘了一件事:惕无咎来了,元难在哪里?

随着他心中疯狂响起的警报声,繁茂的枝叶蓦地向同一个方向狂摆,李珣的耳中像是掀起了大潮隆隆碾过的巨响,而这声响中,还有着几声尖锐如鬼哭般的嘶鸣。

七鬼摄海破!

李珣直接面对冥王宗无上秘法!

对冥王宗的诸般法门,李珣有着丰富的应对经验。然而,他今天遇到的,却是冥王宗屈指可数的顶尖修士之一、元难灵尊!

冥王宗位于一个叫七鬼角的群岛上,宗门四面临海,周围暗礁密布,巨浪狂潮起落之间,在暗礁周围,生成无数令人望而生畏的暗流漩涡。

又因冥王宗精擅驱妖摄鬼之道,群岛周围,千万年来,不知给投入了多少凶魂厉鬼,海浪起啸之时,万鬼齐哭,遮天蔽日。

这也正是“七鬼摄海破”名称的由来。

元难与惕无咎交战时,李珣尚未赶到,无法直接体验对方手上的威煞。

而此时面对这七鬼摄海破,他觉得自己的心脏都要被这奇异的呼啸声揪出体外,阴火流转也多了许多窒涩,似乎有一股异力,要从他全身毛孔中渗透进来,将他的魂魄挤出体外。

李珣没有任何迟疑,使阴火护住灵窍,凝神后退。

按照他的想法,元难的目标是萧重子,很好,让出去便是!只是他一时间忘记了,在冥王宗人眼中,百鬼道人,是个什么样的角色。

也就是在一进一退的空档,元难目光打闪,盯在了李珣脸上:“百鬼?”

李珣终于想到哪里不对。

尤其是他还记得,被他废去的两个七冥星使中,似乎还有一个与元难有些亲戚关系。再后悔都已来不及了,只听元难厉啸一声,大气中海啸鬼泣之声,猛增十倍。

在李珣还是“灵竹”之时,也曾受了元难一击,但那时一方面距离尚远,另一方面在未辨明身分之前,毕竟也有保留。

但此刻情况却是截然不同,元难含怒一击,再无留手,精纯的妖冥元力就如同涛涛海浪,层层迭迭,霎时便累积了三千重!

这样高密度、高纯度、高强度的真息在大气中方一透出,里许方圆的空间,便发出一声濒临崩溃的呻吟,肉眼可见的大气波纹一扫而过,所过之处,以百计的大树连倒塌都来不及,便在空间中崩散解体。

李珣同样呻吟了一声,然而他却不会像那些大树一般等着完蛋!

体内无底冥环,几乎在危机发生的瞬间,便打开了一个通往九幽地域的小小门户。

一点最精纯的九幽地气,恍若一滴缓缓沁出的水珠,从那门户中溢出来,然后滴进了无底冥环深处。

在无底冥环内外流转缠绕的阴火,彷佛是被浇上了一桶油,轰然声中,充溢到全身的每一个角落。

李珣手上结了一个妖异的印诀,一点灰白色的气芒,就从他亲密贴合的两根食指指端,缓缓亮起。

以千计的晦暗气机,在狂躁的元气风暴中,依然坚定地缠绕过来,随着气芒的闪烁,集合了越来越多的天地元气,哧哧作响。

气芒牵扯的元气越多,对妖冥元力的干扰也就越大。也就是一眨眼的工夫,两方气机冲突,竟然在近乎不可能情形下,张开一个仅有一尺方圆的真空地带。

李珣身形猛缩,四肢圆抱,身躯在转眼间,竟像是变成了一个圆溜溜的肉球,在刚刚形成的真空中急速滚动起来。

精纯的幽明阴火密布体外,牵扯着越来越多的元气,在规整的妖冥元力冲击下,尽可能地撇去致命的强压,维护着李珣的小命。

“七鬼摄海破”,威力便全在一个“破”字上。

最具杀伤力的爆发过去,元气震荡的余波,也不可能对李珣再造成什么致命伤害。

李珣长笑一声,身形舒展,顺着依然强劲的风压,向后飘退。

只是当他的身形没入幸存的丛林边缘后,笑音忽地便哑了。

元难骂了一声,对李珣安然退走仍心有不甘,但听李珣笑声哑掉,显然伤势不轻,权衡之下,心中也好过了些,转身便向萧重子逃走的方向追去。

哪知道他身形方动,数里之外,水蝶兰娇笑一声,旋展她飞行绝迹的本事,说退就退,竟是干脆利落地退出了战斗,将惕无咎晾在了那里。

无论是元难,还是惕无咎,都没有想到这种变化,四目交投,两人眼中立时就射出了不共戴天的火光来。

自然,萧重子也就没人去追了。

李珣趴在一处河水边上,连吐带呕,至少吐了七八口鲜血,脸色也越发地苍白下去。

七鬼摄海破的杀伤力,第一在爆发,第二就是在摄魂。李珣没被爆发的冲击撕碎,却也无法抵挡占据绝对优势的妖冥元力入侵。

妖冥元力除了不俗的肉体杀伤外,对人的魂魄也有撼动、损毁之用。

李珣被元力渗入体内,虽然护住了灵窍,但在狂暴的冲击下,还是魂魄受震,一时间晕眩恶心等症状持续不退,气机混乱,牵动着体内阴火自相攻伐,难受极了。

幸好,他“幽玄影身”的功法已经大成,两个傀儡知道主子身体虚弱,便将自身精纯的元气源源不断地送来,一人两傀儡真息质性虽截然不同,但有“幽玄印”为介质,可谓水乳交融。

李珣再吐了几口瘀血,总算将伤势稳定下来,恢复了自保之力。

擦去唇角血渍,李珣心中却是出奇的平静。战败的感觉当然不爽,但他并不妄自菲薄。

论修为的浑厚精纯,他与元难这种成名上千年的老怪物,毕竟还有些差距,但这不是关键。关键问题在于,他所用的幽明阴火,与元难丑鬼的“七鬼摄海破”,同属邪派阴气秘法,强上一分,便压过一头,没什么道理好讲。

如果他能用“灵犀诀”这玄门正宗法诀,辅以“青烟竹影”剑诀,双方的差距,也不会是这一边倒的情况!

“下次有机会,给这丑鬼一个狠的!”

刚记下了新仇,那边人影闪动,水蝶兰已现身出来。见面便嗔道:“都怪你,若不是你放走了宋元敕,哪会有这多么麻烦!”

对水蝶兰的指责,李珣早有防备,他极无奈地摊手道:“这是力不能及……”

“少出力,就少分!如果启了宝,你二我八!”

李珣哑然失笑,原来这才是水蝶兰的目的。

就目前而言,李珣是没有心思与她计较这个的,不过表面上当然还要做做样子,他将一块卵石踢进河里,斩钉截铁地道:“不可能!若是要破禁,你不能出力,又该怎么算?”

卵石入水,激起了一片浪花,那边水蝶兰正要反驳,忽见到李珣眼睛直勾勾地看着水面,那神情……

这是东南林海随处可见的大河支流,在森林中如网般交错密布,最后统一汇入将林海中分两半的澜沧江。

看着李珣若有所思的样子,水蝶兰也好奇地向河水中瞅了一眼,一望之下,她心中忽地想到了什么,但想法并不成熟。

这时候,李珣挥出一记手刀,遥空将河水斩成两半:“水遁!”

这一个彷佛离题万里的词汇,却让水蝶兰恍然大悟:“萧重子是借着水遁逃走的!不过,地表虽然也是河流密布,但不论是普及性还是安全性,最好的藏身地点……”

“地下暗河!”李珣眼眸中光芒闪动,但他的想法与水蝶兰还有些差别。

“从古刹中火窍的分布来看,东南林海是少有的水火相济之地,在古刹设禁,看似是封禁什么东西,但其中恐怕也有促进水火同流之用。那么,只将目光放在古刹一处,目光未免就有些短浅了!”

这点儿想法,李珣当然不会对水蝶兰讲,事实上,刚刚他忘形之下脱口,已经让他很是懊恼。

此时他只是就事论事地道:“没有人比萧重子更熟悉地下暗河的布局,他躲在里面,没有人能抓住他。可是,他却不知死活的冒头现身,其中应该也有些缘由才对!”

“这也正常!”水蝶兰的见识比李珣高上不止一筹,闻言便道:“《血神子》为魔道顶尖的宝典,初入魔时嗜杀好虐,又爱寻求刺激,非到一定程度,不可超脱。

“那人修到一半儿便被迫中止,反噬之下,恐怕更加难受,现在大概在寻求哪个目标,聊作发泄吧!”

“是这样吗?”李珣虽然有全本的《血神子》,可是出于各种缘由,并没有深入修炼下去,对这个也不太了解,但想想血散人当年的凶名,这理由倒也说得过去。

他脑子转得极快,很快便又想到一个关键。

“满林子都是能一根手指掐死他的高手,这家伙应该憋得很难受吧!如果能找一个饵……”

他目光扫向水蝶兰,但又很快将这个荒唐的念头打了下去。

先不说这与他的目的背道而驰,便是真要动手抓人,他也不认为水蝶兰能拥有和秦婉如相媲美的演技,若是弄巧成拙便糟了……呃,水蝶兰这是什么表情?

“怎么了?”

“那边有人在叫!”水蝶兰敏锐的感官派上了用场,她用下巴点了点那个方向:“是个女人!当然,不是你那个小相好儿。”

对水蝶兰微带些善意的调侃,李珣一时还不怎么在意,只是顺口开了个玩笑:“或许是萧重子忍不住了……”

他话音戛然而止,因为在这一刻,那边大气中传过来细微而真实的波动,便如一根烧红的尖针,戳在他的神经上。

波动中带着血的腥气!

“燃血元息!”

李珣对这一波动实在是再熟悉不过,而此时幽一还在他身边,那么那边的就是……萧重子?

水蝶兰的反应比他还要更快一步,这波动方一传来,她便破空掠去,李珣起步时,她早就没了影子。

由于李珣身上伤势没好,脚下也不快,当他赶到事发地的时候,却只看到水蝶兰一个人站在那里,盯着一边的大树,目光冷峻。

一见便知,她并没有抓到人。

周围是一片颇清爽的草地,此时上面却有脚踏的痕迹,顺着水蝶兰的目光看去,十步外的大树上,被某种奇特的指力蚀开了一个小口,树汁犹在滴下。

李珣凑近了一看,心中便是一奇,这可不像是被燃血元息击中的模样啊。但他当然不能这么说,只是很正常地问了一句:“是他吗?”

水蝶兰扫了他一眼,眸光中的冰寒迅速地消解下去,最后又露出笑容:“你那主意还真不错,恐怕那个被冲昏脑子的家伙,上钩了!只可惜,抛钩的不是你我!”

李珣瞳孔蓦然收缩,这事情还是出了纰漏!他一时间也不知是什么感受。只是顺口问道:“谁?”

“只能说,是个女人!有女儿家的香味儿。”水蝶兰想从那小孔中找出些端倪,可是对方显然也不是省油的灯,并没有留下太过明显的证据。

李珣压下心中的纷乱,也凑过去看:“小孔周围树皮碎裂如糜,却又大致保持原状,质性霸道,偏偏在表面颇具阴柔之气。使出来的又是女人……通玄界中,这样的女修不多吧!”

推荐热门小说幽冥仙途,本站提供幽冥仙途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幽冥仙途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五章 蝶舞 下一章:第七章 闻音
热门: 侠少 穿成总裁的植物人前男友 西蒙·亚克的使命 医品宗师 无良皇帝 九州·缥缈录3·天下名将 罪恶天使 队长们心照不宣的暗恋[电竞] 太玄战记 魔仙弑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