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水火

上一章:第三章 伏杀 下一章:第五章 湖底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有谁能想到到,正道宗门中,威名赫赫的“干元先生”,竟然会是这种下场?

不过,有四位修为绝不逊色于他的真人级高手,不顾身分的夹击并偷袭,以有心算无心,这种结果,也不是不能接受。

正想着,那处忽又传来铿锵的剑鸣声,李珣心中一震,视界上忽地便烙上一线刺目的紫芒。

还没等他回神,半空中,纯阳剑气纵横交错,成百上千的气芒凝成一团刺目的剑芒球,划空而至,正中……惕无咎面门!

“顾颦儿!”

李珣惊讶的呼声未落,水蝶兰便猛地击掌道:“好计较!”

两人离得远,看不清惕无咎脸上会是一种怎样的表情。

但下一刻,天空中光芒大放,惕无咎的身体便像是被内燃的烈火卷噬,转眼间化为一团灰烬。

这样一位真人级的修士,化体成灰,所燃放的元气何其惊人?附在他身上的鬼影发出一声如猿啼般的惊啸,身形再度被弹开。

有人退便有人进,鬼影被弹开的瞬间,人影闪动,从不同的方向,向惕无咎燃身处电射而来。

顾颦儿在惕无咎化灰之处止住身形,紫阳神剑横空一震,千百剑气便如阳光般四面挥洒,无所不至。

任四面迫近的人影如何了得,在这样锋锐无匹的剑气下,也要窒上一窒。

就在这一窒的空档,惕无咎化灰处,一道清气冲天飞起,化为一条跨空长虹,向西北方飞射而去。

与之同时,顾颦儿尖啸一声,真息贯注之下,紫阳神剑便如同燃烧了一般,化为一把紫红色的火炬,在虚空中狂舞。

先是劈剥的空气爆裂微响,紧接着,以顾颦儿为中心,方圆十里的大气温度猛然拔高了好几个层次,最终轰然起爆,深紫色的火光从虚空开裂的缝隙中喷发出来,席卷天地。

十里丛林,立成火海。

“红莲劫!原来你小相好修的是这种法诀,怪不得以阴柔之体,催发至阳之气……不过,她可是拼命了!”

水蝶兰这话中颇有些幸灾乐祸的味道,李珣却没时间理她,眼睛直勾勾地看着天空,心情复杂微妙得很。

不出任何人的预料,如此刚猛的绝技,不可能持续太长时间,尤其那些被顾颦儿强行压制的家伙,每一个都是惕无咎那种级数的,不需要太过认真,只是本能地真息反震,便能让那个不自量力的小姑娘吃尽苦头。

转眼间,火云崩散,但也就是这转眼的工夫,清光已消失得无影无踪,恍若从未出现过。

李珣看得明白,这是顾颦儿用类似于玄门的兵解之术,帮助惕无咎摆脱了神形俱灭的可怕结局。

那一闪而逝的青光,应该是惕无咎的元神之类了。

虚空中三个人影同时现身,李珣在远方遥遥一望,忍不住轻抽一口凉气:“飞天猿魔、腐骨童子、齐勿生!他们……”

在这一刻,李珣想到的,却是与此间情形完全不相干的问题。

那是五日前,未解问题的延续。

他当时还对林无忧“保”萧重子的做法感到无法理解,现在,却是再明白不过。

调虎离山!这是调虎离山!

最简单的计策,却因为极贵重的饵食,而达成了相当不俗的效果。毫无疑问,散修盟会在沉寂了十年之后,再一次拿出了大手笔。

看看在场的宗门:天妖剑宗、魅魔宗、毒隐宗、冥王宗,这些宗门的势力范围,均是在西北、西南一带,由北至南,几乎占据了通玄界西部的三分之二。

眼下,这些宗门的二号、三号人物都已经驾临,而此时,只是林无忧所谓“一月之约”的三分之一的时间不到。

可想而知,如果此间局势混乱,一时不得解脱,各宗恐怕还要再次调派人手增援。若是散修盟会藉此机会,从“无回境”杀出,一路向南,以他们强大的实力,又有谁能阻挡?

只是,这么做,有什么意义?抢占地盘当山大王吗?为了这个,与整个通玄界为敌?是玉散人疯了,还是这个世道疯了?

说实话,如果李珣力所能及,他倒很愿意帮上一把,看看散修盟会此计划的结局如何。

只可惜,现在一切要以保护自己的性命为前提,所谓的“一月之约”,权当放屁好了!

“你那小相好完了!”

水蝶兰神情凝重,本来幸灾乐祸的语气也淡了许多。

眼下这三个家伙,若在她全盛时期,便是一起上她也不惧,然而以她现在的状态,其中任何一人,只要动动手指头,她便抵挡不住。

“趁他们的注意力没有转过来,快走!”

水蝶兰招呼了一声,却看到李珣依然望向天空,与平日的反应大异。她怔了一下,继而便笑道:“怎么,不忍心了?”

李珣终于回过头来,冷冷一笑,也不多说,转身便走。

水蝶兰低低一笑,正要跟上,忽又一停:“等一下……”

李珣闻声回头,眼角处却忽地一亮。一道粉红的光雾在昏暗的天空中迅速地扩散开来,分外耀眼。

光雾所至之处,三个真人级的修士都有些忌惮,不约而同地后退了些许。便在这一退之间,一个身影穿行而入,倏乎间便悄然无声地欺到了顾颦儿近前。

顾颦儿举剑便刺,但此时她已是强弩之末,过手只一合,紫阳神剑便给卸了下来。

那身影纱袖一拂,夜空便似开了朵淡粉色的小花,在这妖异的气芒衬托之下,顾颦儿身子一软,直坠下去,被那人轻松搂在怀中,却已是人事不知。

“她是……”

“销魂妃子!你那小相好运气不错,近来怕是想死都难!”

“好,还有极乐宗!”

一语之后,李珣脸上阴沉如水,水蝶兰咯咯一笑,越发地开心起来,扯着他向后退去。

但很快的,水蝶兰便笑不出来了。

天空中,那最先偷袭惕无咎的魅魔宗大佬,飞天猿魔,以他尖锐刺耳的嗓音轰然传声:“魅魔宗、天妖剑宗、毒隐宗、冥王宗、极乐宗五宗弟子听令,妖雷古刹方圆千里,有擅入者驱逐,有反抗者立诛!”

稍顿了顿,他又继续发啸:“萧重子,你若现在将‘云雾石’交上,我等可以以五宗信誉,保你不死,并使你任择一宗,修习无上法门。若半个时辰后,你仍心存侥幸,那么一旦落入我等之手,必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音波透天入地,无所不至,而在数里之外,李珣与水蝶兰的脸色,更变得无比僵冷。

尖锐的声波刺得人耳膜生疼,但更要命的是,随着飞天猿魔的呼啸,周围密林中,升起了上百处不俗的气机反应,显然是这五宗弟子所在。

李珣他们周遭不过两三里之地,便有了十余处!

“地下!”

李珣当机立断,反扯着水蝶兰,施展土遁之术,撞入了地下。

水蝶兰本还有些奇怪,但当她嗅到地下那浓郁的水气,便知道李珣打的是什么算盘。

“哦,要学萧重子那死鬼游暗河?”水蝶兰轻嗤一声:“你可没有他那股子熟悉劲儿,瞎逛吗?”

话音未落,两人便撞入了土层之下奔涌的暗河中。

地下河的水流量出奇的大,两人被水流一冲,刹那间便去了数百尺远。

偏在这时,李珣又低叫一声:“这边!”

随着他的呼声,两人踩着水,在密如蛛网的河道中转了三四个弯。此时,脚下的暗流显然已平缓许多,水蝶兰目光瞥过去,在这没有天光的地方,以她的眼力,也只能见到李珣大概的轮廓。

“耶,你挺懂嘛!”

“嗯,懂一些!”

李珣轻描淡写地说话,但这其中的原因,却不是这么平淡了。

自从他悟到这东南林海“水火相济”的大势之后,便依照妖雷古刹的封禁布局,推演其中的种种变化。

几日来见缝插针,总是略有所得。

水蝶兰所说的“瞎逛”,可真是冤枉他了。

不过李珣暂时还不想让水蝶兰知道此事,应付过去后,他很快转移了话题:“也怪了,我在这边东躲西藏,是孤立无援。水仙子明明还有同门,怎么还和我一样狼狈?”

水蝶兰轻笑一声:“同门?嘻,我的人缘可不太好呢!这种样子回去,一定会吃大亏!还有,你也听到那飞天猴儿的话了,你觉得蚀神他们,还能在这丛林中待下去吗?”

“这倒是……”李珣随口应了一声,旋又困惑道:“只是,他们是怎么搅和在一起的?”

这个“他们”,自然是指魅魔宗等。

“结盟呗!贺参死前倒是探得了这个消息……”水蝶兰三言两语将所知的情报一说,李珣也为之恍然。

“罗老妖真是大手笔!这五宗结盟,实力可说是空前强大,足以同散修盟会相抗衡,而不落下风!”

李珣也想起来,当年散修盟会成立之时,正是这几个宗门先后表态支持。看来在那个时候,他们之间便有了相当密切的联系了。

只是,联想到林无忧那小妖精的算计,李珣觉得,散修盟会与这五宗联盟之间的关系,大概已经走出蜜月期了吧……

这些个念头在他脑中稍一打转,便沉了底。

他没时间去推演时局,毕竟现在最重要的,便是在这危机四伏的环境中活下去!而为了活下去,又怎能不解决“同伴”之间波诡云谲的微妙关系呢?

想到这里,他又回头看了一眼。漆黑不见五指的地下,并不能阻挡他的夜眼,当然水蝶兰亦如此。

两人目光相对,看到的依然是深深的戒备,还有隐藏得更深的层层杀机。

“这样下去不行!”

毫无疑问,大家都是聪明人。

但聪明人的问题就出在这里,一方面,他们知道什么时候应该同心协力,一致对外抗敌;但另一方面,他们也从来不会放过可以致对方死命的良机。

其中甚至没有可以缓解的余地!

只因为他们实在知道了太多对方的隐秘,一旦各自分飞,毫无疑问,就将成为对方最可怕的威胁。

这是一个死结!

李珣心中忽地一动,前几日他留在古刹中的感应机关被激发了。也正是因为这个,他忽然想到了一个主意。心中一转,他便转脸道:“他们在破解古刹封禁!”

水蝶兰明显惊了一下,不过,她很聪明地没问“你怎么知道”这类的蠢话,而是问出一个最实际的问题:“还要多长时间?”

“天知道?不过,若是与我的修为差不多,又从头推演……约二十个时辰吧!”李珣按照自己的标准估计了一下,末了又补充一句:“他们所知比我详实许多,时间恐怕要再减上一些……呃,等一下!”

李珣挥手止住水蝶兰即将开口的话音,闭目细细感应。

毫无疑问,他们现在与妖雷古刹的直线距离并不太远,否则气机的变动不会如此清晰。

“最糟糕的那种情况!”李珣嘿然一笑:“高手!”

水蝶兰又瞥了他一眼,奇道:“你好像并不怎么在意?”

“有吗?”李珣嘴上说着,心中却知道自己的态度已经引起了水蝶兰的疑心。

不过他心中自有计较,也不多说,一笑之后,又引着水蝶兰在河道中转了几圈。

两人不太走运,可能是萧重子的惯用伎俩被看穿,五宗联盟的修士倒有小半学他们钻了下来。

任李珣如何熟悉水道分布,也不免打了几场遭遇战,这才体现出二人合作的好处。即使都是有伤在身,但二人配合有如天成,在黑暗中此进彼退,硬是冲开了一个缺口,钻入一条湍急的激流中。

在李珣的示意下,二人屏住气息,顺水飘流,中间再转过两个弯道,不过半炷香的工夫,出口在望。

激湍的水流将两人冲出狭小的河道,只不过外面却不是空气,而是冰冷的湖水。

虽然不见天光,但这里的水清澈极了,以至于连鱼儿都少见。而且,这处水域显然也是颇深的,在突然出现的巨大水压下,两人同时喷出一口鲜血。

周围的湖水中很快浮起了道道血线,又在水流的作用下或分或散,两人的血液就在这种情形下交织在一起,那感觉是说不出的奇妙。

水蝶兰眸光微变,再一挥袖,这漂流的血丝便尽数收起。

李珣一眼扫过,暗赞这女妖谨慎过人。如此,已将后方追兵所能捕捉的信息降到了最低限度。

只可惜,水蝶兰却不领情,她目光扫过周围的环境,皱眉传音道:“这是什么鬼地方?”

她这么说也是有缘由的,湖水虽然清澈,但入目的景致却不是太美好。尤其是湖底那一片极宽广的礁石群,乌黑错杂,便如同千百只异兽伏在水下,搅乱了本来平缓移动的水流。

“这可是藏身修养的好地方!”李珣咧嘴一笑道:“你看这湖底地势,如此错综复杂,如果我们藏身其中,稍微布置一下,有谁能发现我们的踪迹?”

水蝶兰闻言略有些心动。

在黑暗的湖底,这一片礁石群一眼看不到边,若施以胎息之术,别说藏两个人,便是上百个,也绰绰有余。

只是,百鬼能有这么好的心思?

“看起来,你对这里很熟悉……”

“是啊。这是我很久以前就想好的退路,如今拿出来,与水仙子共享。正如仙子所说,此刻的局势,只有我们齐心协力,才有可为。只是先前多有冒犯,这便等于是在下的赔礼吧。”

水蝶兰神情微妙,显然还有顾忌。

李珣则正色道:“这是我所能想到的最隐秘之处,若仙子还不相信,所谓‘齐心协力’又从何谈起?”

他话中之意,水蝶兰自然清楚明白。

其实,也就在他努力说服之际,水蝶兰已用神念将湖底扫描了一遍,确认其中并没有什么异样的气机波动,又想到自己的诸多手段,终于还是点头同意。

“好……不过,男女授受不亲,离我远些!”

李珣被这个理由逗笑,却极大方地道:“这么宽敞的地方,没问题!”

飞天猿魔蹲在一处焦枯的大树上,猴眼翻动,扫视周围。看上去是将周围环境尽入眼中,其实他却没有放上半点儿的心思。

他的心思完全都放在了数十丈外,那片枝叶掩映下,粉红帐内。黑暗的天色下,那粉帐烛影实在是勾人得紧!

看着这样旖旎的景致,猿魔的心情是近些年来少有的放松。

这次以五宗联盟雷霆万钧的手段,实在成功之至。

以实力论,干元先生的修为在东南林海众修士中,当是首屈一指,然而,在阴狠的布置之下,仍然饮恨身亡;就算他保住了灵识,能以秘法转世重修,那也是数百年后的事了。

有惕无咎作为前车之鉴,先前还准备抢些边角料的朱勾宗,很明智地全线退出。剩下那些还抱持着侥幸心理的小猫三两只,看来也成不了什么气候。

可想而知,那萧重子必然也是手到擒来,他五年前的失误,也就可以藉此而弥补过来。

现在,正是放松之时啊!

暗中咽了一口唾沫,帐中两位美人,都可说是天香国色,尤其是她们还在干那种勾当……

他老袁不是不吃腥的猫,心中自然也是痒痒的,只是,销魂妃子他是不敢想了,那女人堪称是第一宇内采补妙手,别说是他,就是宗主亲至,恐怕也不敢轻易尝试。

不过,另外一个,他老袁吃不到头啖汤,排队等着总还成吧!现在五宗同盟,任销魂妃子如何专横,也不能霸着美人儿不放,总要给些面子的……传说那女修可是曾被阴散人亲自操练过的,想必功夫也是不错!

嘿嘿一笑,他眯起眼睛,正要歇上一会儿,后方沉重的脚步声响了起来,只听这声音,就知道是元难那个倒霉蛋。

“袁老三!给我几个人手!”

不知怎么回事儿,元难的嗓音有些失真。他回头看去,见元难已呈青灰色的丑脸上,已扭曲得不成样子。

心中一奇,他翻身跳下树来:“哎?怎么了?”

“元敕死了!”

“死了?宋元敕?”猿魔的脸色一下子凝重起来。

宋元敕这人他是知道,虽说修为差些,但为人谨慎,颇有智计,十分了得。这样的人,竟然在无声无息间被杀……

“谁干的?”

“必是百鬼与水蝶兰那对狗男女!”

元难心中恨极,偏又重伤未愈,有心无力,只能恨恨道:“五日前就是他们连手偷袭,使元曦他们罹难。今日元敕内脏被幽明阴火烧毁,后脑致死处虽没有什么特殊法诀的痕迹,但看那狠辣的手法,出手者必是水蝶兰无疑!”

“百鬼?水蝶兰?他们怎么会搅到一块儿去?水蝶兰那女人性子怪得很,没有人敢轻易招惹,百鬼那小子凭什么?”

他沉吟了一下,猴脸上的气色也难看起来。

“麻烦了!俺宗主曾说过,这水蝶兰可说是天底下最厉害的女杀手,其‘逆影遁法’,兼两家之长,又似别有传承,速度、诡变均当是首屈一指,如果她一门心思与咱们捉迷藏,偏又在关键时候给咱们来上一记,那么,嘿……”

他脑子转得极快,立时就召来手下弟子,准备整合防卫手段。

便在这时,有人回报说,水蝶兰与百鬼正依托地下暗河,亡命逃窜。

“亡命?逃窜?”

这个荒唐的形容,让飞天猿魔和元难的脸色都变得有些古怪。天底下最出色的女杀手,又怎么会和这种字眼儿联在一起?

但这种消息虽不可尽信,也不可不信。

飞天猿魔当机立断:“正好这边时辰差不多了,俺亲自带队,叫上腐骨那老杀才,便是水蝶兰玩什么手段,咱也不惧她!”

这边话刚说完,天空忽地一暗─虽然黑夜中这种变化极不明显,但两人感应灵敏,都在第一时间感觉到了这种变化。

他们仰头看天,却见天上月暗星稀,层层水雾正自丛林中蒸腾而上,渐渐弥盖天地。

“怎么突然变热了?”元难重伤在身,对外界的气温变化也就更加敏感。他在脸上抹了一把,已是薄薄的一层油汗。

猿魔耸耸鼻子,猴脸皱起:“这不像是起雾,倒有点儿像蒸笼……娘的,怎么回事?”

话音方落,妖雷古刹方向便传来了呼声:“封禁破了!封禁破了!”

两人闻声都是一怔,紧接着,猿魔便怪叫一声,一头撞进了愈来愈浓密的雾气中,不见了踪影。

元难本能地想提气跟上,却引来了一阵逆气的呛咳,他心中大骂飞天猴儿不是东西,但也没办法,只能深一脚浅一脚地追了上去。

猿魔三跳两跳,便到了古刹废墟之前,眼见便要踏入,他猛然止步,猴眼扫视,前方虚空中,已经被高温蒸炙得扭曲起来,乍一看去,倒像是到了火山口上。

诡异的是,这热力凝而不散,一步之遥,便再没有感觉,倒似有一堵无形的墙壁挡着似的。

“先天火窍喷发了?”

“正是如此。”一人从侧面转出来,接上话头:“十三个地火窍穴已经全部打开,地脉融汇,水火相激,反应强烈得很,恐怕这片丛林,数日之后,便要成为那云梦之泽了!”

说话的人身材高瘦,一身气息凌厉得很,背上斜披的长柄铁剑极为醒目,正是天妖剑宗的“勾魂残剑”齐勿生。

他是天妖剑宗里,仅在宗主七修尊者之下的第一号人物,生性高傲,又好战嗜杀,向来不与人合群。先前在围杀惕无咎之时,飞天猿魔、腐骨童子都参与偷袭,他却仅只截杀了天行健宗援手的弟子,其个性之孤僻,体现无遗。

推荐热门小说幽冥仙途,本站提供幽冥仙途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幽冥仙途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三章 伏杀 下一章:第五章 湖底
热门: 杀破狼 许仙志 六迹之梦魇宫 铁血雄兵川军团:刀光如雪 大宋王侯 牛史·晚清篇 伦敦罪:奥运惊魂 暗杀大师:寻找伦勃朗 清朝的皇帝 艺术谋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