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湖底

上一章:第四章 水火 下一章:第六章 誓蛊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感觉着远处水蝶兰已经潜心调理伤势,李珣暗吁了一口气,目光透过层层黑暗,打量周围礁石的分布。

水蝶兰同意在此养伤的缘由,便是此地并没有什么特异的气机连接,乃是天然生成,没有人动手脚。

然而在李珣看来,这其中固然没什么人工布置的气机相连,但这看似错杂分布的礁石,以及这道道被湖水侵蚀的沟壑,其中的座落布局,处处合节合拍,点与点之间,错落掩映,分明就是一个了不起的封禁布局。

而有了在古刹破禁的经验,他几乎可以肯定,这是与妖雷古刹绝不相同,但又一脉相承的禁法手段。

由此看来,他这几日的细致推演,并无错漏。

此处,才是进入雾隐轩的最关键所在。

“以一线而相通表里,这就是所谓古刹封禁的真面目!”李珣无声一笑,笑容里是无比的自信。

“古刹那边封住了火窍,此处便也相应地封住了门户。一旦火窍打开,水火相济,此处的封禁才会露出真容。嘿,布阵那人真是了不起,这封禁利用天时地势,绵延数百里,却又做得如此隐密,当是宗师才有的一流水平!”

若想破解禁制,并不容易,尤其是古刹那边火窍不开,这里便等于是大锁给封住了锁眼,无处下手。

李珣并不打算做白工,也并不着急。因为,当他先一步到达这里的刹那,他便有信心成为雾隐轩争夺战中最大的赢家。

现在,只需要在其中做一些小小的变动……

一切都在无声无息中进行。

由于封禁锁定,气机不生,这里的变动便没有丝毫可以感知纠正的凭借。

不过李珣手下没有半分犹豫,六十年的时光,早将他的禁法修为磨练到炉火纯青的地步,而生于其中的周密与自信,更比他的修为还要来得珍贵难得。

也就是小半刻的工夫,诸事已毕。

虽然只是个小工程,但为了瞒过水蝶兰,他也是费了好一番心力。然而,一待事毕,他却不给自己留半点儿喘息的时间,立时盘膝坐下,心神又浸入体内生涩流转的幽明阴火上去。

时间宝贵,但他并没有急于疗伤,而是将精力放到了幽玄傀儡上去。

此时天冥化阴珠遭受重创,已不可能通过这件异宝召唤傀儡,他只能另想办法,也就是将驱动傀儡的中枢,由宝珠转移到常规的“无底冥环”上来。

“无底冥环”是幽魂噬影宗弟子一切根基生发之源,其作用便等于是玄门弟子结成的金丹、元婴,是跨空引气,归化九幽的总枢纽。一切的法诀施为,都要从此中来。

像李珣以“天冥化阴珠”为立法中枢,节省气力,好听点儿说是聪明,难听点儿就是邪门歪道了!

而此时,李珣无奈之下,转回法门正途,虽然只是一转念的事,但其中气机变化牵引,却是每一条都要重新熟悉、排定的。以李珣此时的修为,也不敢轻率行事,只能澄心静意,细细体会。

无底冥环先是逆行数周,绞合气机,继而又加速反转,由此收摄阴火,打开了通玄九幽地域的门户。

精纯至极的九幽地气被提取了一丝出来,迅速地与外界气机交融在一起,并以其特殊的质性,理所当然地成为了统摄一切气机的核心。

随着它强大的引力,在另一个无以名道的空间中存在的幽玄傀儡,与之发生了反应,立时震荡虚空,生发共振。

而这一点九幽地气,也以一个奇妙的管道,种入傀儡体内,成为控制的前端。

虽然并未真正召唤出傀儡来,但这也不过是个形式而已。李珣还是第一次完全凭借着自己,控制幽玄傀儡。这一尝试的成功,便等于在他胜利的天平上,放下一块重重的砝码。

同时,这种体验也很新鲜,他从中得到一些以前没有过的经验。

更奇特的是,在无底冥环运转的时候,他心窍处似乎也有响应,好像是藏在里面的阴火珠起了共鸣。

他正想细细体察一番,然而外界气机震动,将他惊醒过来。睁开眼睛,恰看到水蝶兰投射过来的极复杂的眼神。

水蝶兰此时距他不过十余尺,这么无声无息地潜近,天知道有什么打算?

李珣心中戒备,手上却不由抚上前胸。

在那里,正有一波又一波细微的震动。

这是云雾石产生反应了!

产生变动的不只是云雾石,就在他们周围,这一大片礁石地带,也发生了极细微,但又不容置疑的轻震。流转其中的隐晦气机,则渐渐由隐而显,再也瞒不过人。

水蝶兰轻扬秀眉,啧然一笑道:“好你个百鬼,又在捣什么鬼?”

火窍开了!

李珣先下了这个判断,同时也在脸上露出极自然的惊奇之意来。他捏捏胸口的衣物,皱了下眉头,这才伸出入怀,拿出了云雾石来。

在水蝶兰目光闪动之际,他猛地“啊”了一声,叫道:“古刹封禁给破了!”

话音未落,云雾石上光芒骤起,土黄色的强光暴闪,在水光折射下,映得礁石水域一片光怪陆离。

更重要的是,随着强光出现,以千计的庞杂气机,猛地向四面八方散射开去,即使是在水下,李珣也听到了一声滋滋的怪声。

刹时间,整个礁石群嗡然震动,这片水域便像是被蛟龙的尾巴猛拍了一记,水流急旋,又巨力震荡。

便是李珣也没有想到,火窍开启之后,这边封禁的变化竟然是如此剧烈。幸好,这一震荡只持续了很短的时间,礁石群很快又平静下来。

说是平静也不太对,因为在一个玄妙的层次上,成千上万的气机正彼此交会作用,织成一张涵盖整个湖底的大网,映出别样生机。

这礁石群倒似是活了一般!

水蝶兰在一刹那的惊讶之后,便瞬间做出决断。

以她的眼光,自然看出这其中的气机变化,其实是以李珣手中的云雾石为中心。

她也不废话,闪电伸出手去,便要将这块奇石“拿”过来。

两人之间的距离有十余尺之遥,任她速度如何快法,李珣也该有个反应的时间。

然而奇怪的是,李珣竟然手脚不动,任水蝶兰手指轻拈,将云雾石拿去。最终也只是笑道:“水仙子莫要焦躁,在这禁法丛生之地,平心静气,方是自保之道!”

他的言语中没有半分火气,这一手立时将绷紧的局面缓和下来。

水蝶兰瞥了他一眼,将云雾石举在眼前,打量了半晌,却只是被其中窜动的气机搅得眼花,半分奥妙也看不出。

她毕竟聪慧,先前只是急切之下脑袋发热,此时冷静下来,立时就明白了李珣的心思。

她扬眉道:“谁焦躁了?这鬼石头我拿来也没用处,只是好奇看看罢了,也没什么别的意思……倒是你的心思更鬼,我倒想知道,这里究竟是什么鬼地方?”

她一句话中出现三个“鬼”字,显然对眼下的局势不满之至。

李珣胸有成竹,也不急着回答她,只是将手伸出,平摊开来。

这手势的意思再明白不过,水蝶兰会意,眼珠一转,也笑吟吟地将云雾石放了上去。

李珣拿回石头,这才点头道:“好叫仙子得知。这回,咱们是撞上大彩了!若我所想不错,这里可能便是通往雾隐轩的真正门户。”

“怎么?”

水蝶兰这次是真的吃了一惊,可是李珣不给她反应过来的机会,紧接着便将自己原先的推断模糊了几处意思,搬了出来,当成是自己刚刚才想到的缘由,且说得一本正经,将自己的心机撇了个干净。

对他这番说辞,水蝶自然不会全信,但这样一笔唾手可得的巨大财富放在眼前,李珣之前怎么想的,已经不是重点。

她一边暗中筹算,一边听李珣道:“这真是天助我等。我们有云雾石在手,破解此处禁制,便是水到渠成,只是……”

水蝶兰毫不客气地打断了他的话:“你到底想说什么?”

“时间宝贵,水仙子要给我腾出些空档!”李珣目光扫过礁石群,将眼底一抹得意藏得更深了些。

此时他已在原本的封禁中加了些“佐料”进去,再加上此时已可以召唤傀儡前来助阵,只要给他三步的空间,他便有信心将水蝶兰甩开,独进雾隐轩。

水蝶兰盯着他的脸,还未说话,心中却是一动。

与之同时,李珣睁大眼睛,抬头看向湖面,当他确认了发生什么事之后,便从牙缝里挤了一个字出来─

“糟!”

话音未落,他和水蝶兰同时身形一缩,伏在了礁石的暗影之中,敛去了全身气息。

稍后,水外大气震荡,转眼之间,至少有十余道气息破水而入,偏又在入水的刹那,达成了由外放而内敛的转化,只凭这一手,便不难知来人个个都是棘手的货色。

这还不算完,转眼间这些人便都落到湖底,李珣感觉到了至少七八波侦测气机在水域中扫过,彼此之间一个交错,便很快地分出了负责区域,绝不冲突。

且负责区域也不是固定的,而是此去彼来,互补有无,只看这一着,便知这都是老辣成精的人物。

如此,也不必多看,来人的身分已是呼之欲出。

李珣和水蝶兰在发现异样的第一时间便收敛了所有气息,再加上这处水域复杂的气机流变,影响了对方的感应,两人这才暂时摆脱被人揪出来的惨况。

然而,这毕竟也只是暂时的。

这方圆十余里的湖底已堪称巨大,乱石交错的礁石群也的确复杂,但这一切都建立在没有引起人们注意的前提之下。

倘若眼下这些修士真的发现了什么,认真搜察起来,两人必然无法幸免于难!

或许,用“瓮中捉鳖”来形容,更恰当些?

李珣正苦笑自嘲之际,一个轻柔磁性的嗓音震动水波,在这略显纷乱的空间中响起。

“乌吉大师,此处气机繁密复杂,极不稳定,却是为何?”

另一个声音当即响应道:“虽然乱了些,但诸位应当知道,雾隐轩的封禁,取的便是同济水火,表里相通之术。古刹封禁既开,这边有反应,也属正常。”

听到这番言论,李珣心中便是一跳:“高手!”

他立时便有了些悔意:“原来我还是小看了天下修士─我能看出来的,别人就看不出?自以为抢在所有人头里,到头来,却给人堵在了这里!”

他正想着,水蝶兰在一侧轻捅了他一下,示意他抬眼。

这种情形下,倒也不怕这些高手有什么反应,李珣眯起眼睛,仅留一线缝隙,向那边看去。

果然是五大邪宗联盟。

飞天猿魔、腐骨童子、勾魂残剑……连差不多成了废人的元难,都在别人的扶持下来到此地。

当然,最引人注目的,还是当头那位绝代佳人。虽在水下,然裙袂拂动,与水波共舞,竟是飘逸如仙,怎么也看不出半点儿有关于她“名声”的味道来。

李珣的目光在销魂妃子身上停了一停,旋又移到后方奼阴那边,确切的说,是移到奼阴扶持的顾颦儿身上。

这么一动,便死死地粘在了上面,半晌都没动一下。

水蝶兰看他神情,低笑传音道:“你那小相好的性命保住了不是?只可惜连站都站不住了……”难得她还有心情开玩笑。

李珣猛然扭头,水蝶兰还以为他恼羞成怒,正考虑着是否还要再刺上几句,却见他脸上神情严肃,显然不是计较刚刚的言辞:“这次是真的糟了!”

水蝶兰白了他一眼:“不必你提醒。”

“我不是这个意思!”李珣摇头道:“若是只来了销魂妃子那几个人,咱们未必没有机会。只是,那乌吉和尚却是个棘手的人物。”

“乌吉和尚?”水蝶兰不知李珣怎么就从顾颦儿身上跳了开去,但还是向那边扫了两眼,见李珣所说的那人虽还算俊秀,却一脸油滑,看不出厉害在哪里。

只听李珣沉声道:“此人的名声我也听过,为人或许不堪,但也是有着真才实学的。他出身不言宗,现在虽已叛宗而出,但在禁法上的造诣,当不在我之下!”

水蝶兰为之一怔:“不言宗?怪不得解禁这么快!”

李珣奇道:“什么意思?”

“你不知道吗?雾隐轩上一代的主人,叫屈拙语,也就是不言宗上上代的宗主!”

水蝶兰说的很无辜,但李珣知道她又是故意隐瞒,只是现在他是顾不得生气了。

屈拙语的名号让他很是吃了一惊。

在他研究古刹封禁的时候,便觉得禁法高明,偏又能融入最平常不过的环境中,使人看不出端倪,与不言宗“大巧不言”的法门颇有相似。却没想到竟是一代宗主所建,当下心中态度又认真了几分。

不过他还有一事不明:“屈拙语既然是不言宗之主,为什么不把这处洞府在宗门中传承下去?”

水蝶兰回答得理直气壮:“谁知道?好像那些得道飞升的家伙,想法总是和别人不一样,什么有缘啊、天意啊,哼,全都莫名其妙!”

“这倒是……”响应的时候,李珣想到的则是钟隐。

但他很快就回过神来,道:“我本来还想以此处的封禁为依托,争取些时间,但既然有这个乌吉,这个打算便不成了。虽说他没有云雾石,可找出开启封禁的关键处,却不用花太多心思。若他们抢先一步占住,我们便再无机会。怎么办?”

他难得示弱,将问题抛给水蝶兰解决。只是水蝶兰眼睛都不眨一下,又将皮球踢了回来:“我对禁法一窍不通,这是你的事情……要不,我出手,帮你宰了他?”

这当然是开玩笑,李珣也是笑笑便罢。

然而就在他们说话间,这一波人马蓦地四散开来,齐勿生和飞天猿魔穿出湖去,不知去了哪里;腐骨童子则绕着湖底转圈儿,也不知在打量着什么;元难受伤,由一个极乐宗的女修扶持,到一边休息打坐。

这边,销魂妃子与乌吉并肩走入礁石群中,后面就是奼阴搂着顾颦儿,其余几个身分地位稍逊的弟子则零落地跟随在侧。

看到这种情形,两人眼前都为之一亮。

水蝶兰低笑一声:“守株待兔?”

“奼阴做得极好!”李珣同样一笑,接着便与水蝶兰目光相接,显然对彼此的想法,了然于心。

此时,两人只需再稍做沟通、安排,便足以行事了。

在这一点上,李珣并不客气,凑在水蝶兰的耳边,悄声道出自己的计划。

也许两人都没有发现,在这种情形下,他们之间的气氛竟是出奇的融洽─不是那种为求合作而保持距离的客气,而是发乎自然的契合。

而这“融洽”也仅仅持续了短短的一瞬,两人很快便发觉这种姿态实在不怎么安全,也就自觉地调整过来。

水蝶兰深深地看了他一眼,身形一闪,便自不见。

李珣按着胸口的云雾石,看那“很厉害”的乌吉和尚还在与美人低语谈笑,也低笑了一声,又将目光扫过奼阴扶持的顾颦儿。

他掐动印诀,立时,黑暗中,一个身影跨空而出,与之同时,他眉头轻皱。

在召唤出幽一的刹那,无底冥环的运转,便出现了一波从未有过的震荡,若非他这些年来修为越发精纯,只那一下,便可能引动伤势,当场出丑。

还好,幽一还是顺利地驻形成功,血红的光芒一闪,又完美地隐入到礁石的阴影之下,无声无息,真如鬼魅一般。

奼阴已经要被自己的心事逼疯了。

自从与宗主会合所说的第一句谎话开始,她的罪行便像是滚雪球一样,越滚越大,积至如今,已经足以让她死上一百次。而更憋闷的是,她从一开始,便没有了选择的权利。

想想她干了什么事吧:办事不力还算是轻的,私授法诀、戕害同门、误导情势……

看现在五宗联盟游山玩水般的调调,若他们知道,此时拿着云雾石的,已不是那一只手指便能捏死的萧重子,而是普天之下最可怕的女杀手和近年来耀眼夺目的后起之秀,又会是怎样的一种情况?

毫无疑问,她就是在场人中最悲观的那一个,看起来,连手边那个美丽的俘虏,都比她来得从容。

正因为如此,再加上元气未复,她的反应比平日差了很多,便是有人扯她衣角,也要连扯两下,她才反应过来。

等等,扯衣角?

奼阴回过头来,看着一侧半人高的礁石中,伸出的手臂,还有随即出现的熟悉的脸,一时间险些呛了口水进去。

此时,在她前方二十步左右,是销魂妃子;更远一些,有腐骨童子在周边游弋;湖底四方,更有七八位可独当一面的精锐弟子。

便在这形势下,百鬼道人几乎是大摇大摆地现身出来,她没有当场尖叫,已是很了不起。

在这瞬间,奼阴不是没想过翻脸动手,然而只看百鬼的笑脸,再思及日前所经历的狠辣手段,奼阴才涌上来的冲动,便给打消了下去。

她手指一颤,将顾颦儿制昏,又稍移了半步,将百鬼蜷缩的身体完全遮在了阴影下,然后急促传音道:“你又想怎样?”

“聪明人!”李珣不介意多赞她一声:“彼此合作,才是最好的解决之道。现在,帮我个忙吧……当然,任凭选择!”

奼阴苦苦一笑,选择?她哪还有选择的权利?

然而,在百鬼三言两语将事情说完之后,她反而有些不敢相信了。并不是事情如何难为,而是……这也太简单了些,且好没道理!

她目光瞥向被扶持着的顾颦儿。这女修被她制昏,眉眼低垂,看不出什么门道儿来,也正因为如此,她对百鬼莫测高深的算计更是凛然生畏。

百鬼冲她一笑,身形在阴影中一折,便消失无踪。

纵然现在的情势是防外不防内,但对百鬼这种来去自如的本事,她还是觉得心口发凉。她终于绝了最后一分“反制”的心思。

这时,销魂妃子和乌吉又已领先她三十步远,她深吸了口气,稍微加快步伐节奏,跟了上去,心中则在计算着位置的变化。

前面的乌吉在礁石群中曲折来回了一大圈,开始将心神转到正事儿上来,考虑着其间的气机变化,与销魂妃子的对话也少了。

便在众人踏入百鬼所说的位置之时,奼阴又吸了口气,环目一扫,将顾颦儿放下,倚靠在礁石上,又设了一个简单的禁法,挡住水流的侵袭,这才挥手,叫一个极乐宗的女弟子过来。

前面销魂妃子听到声息,回眸看时,奼阴正好露出一个浅浅的笑容来:“宗主,你看此地如何?”

销魂妃子先是一怔,但看到周围礁石的分布,立时就明白过来,轻笑道:“确是个僻静的地方……只是,不打扰乌吉大师吗?”

乌吉听到销魂妃子叫他名字,登时从繁琐的气机作用中回过神来,看到眼下情形,这花和尚如何不明白?立时便叫道:“不碍的,不碍的!这地方好,好的很!”

嘴上说着,目光则绕着顾颦儿打转,显然是色心大起,想吃个头啖汤了。

他这心思能瞒得过谁来?销魂妃子心中冷笑,面上则准备顺水推舟,将这好处许出去:“乌吉大师说好,那就是没错了。且向来就是近水楼台先得月,乌吉大师……”

话才说了一半儿,一声巨响撼动水波,将她下半截话语堵回了肚子里去。

水波剧烈震荡,倒像是有了一场小地震,本来相对安静的湖底登时大乱,众人纷纷提气,扭头四顾。

推荐热门小说幽冥仙途,本站提供幽冥仙途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幽冥仙途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四章 水火 下一章:第六章 誓蛊
热门: 婚后每天都在吃醋 四大名捕外传方邪真故事:杀楚 甜味儿Alpha 复唐 我的游戏果然有问题 定风波 特别部门第一吉祥物 祖师爷赏饭吃 独步天下 唐朝那些事儿5:藩宦祸乱卷